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8.霜之哀伤的怒火

38.霜之哀伤的怒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寒冰王座之上,黑暗天穹之下,巫妖王在肆意挥洒自己的力量,寒风如刀,死亡如影,厚重的让人窒息,深沉的让人绝望。

    嗯...不只是夸张。

    当霜之哀伤挥起的时候,第一个冲上前的是乌瑟尔,这个整个命运都和阿尔萨斯死死缠在一起的死亡骑士大领主根本无法压抑内心的杀意,老莫格莱尼紧随其后,一黑一金两道巨型的能量剑朝着阿尔萨斯当头斩下,但那把魔剑,冰蓝色的霜之哀伤剑刃上的七色符文在这一刻完全亮起,剑刃上还有两道黝黑的紫色锋芒。

    “砰”

    死亡裁决和霜之哀伤撞在一起,两把穷凶极恶的魔剑在同一时刻发出了嗡鸣,这对“兄弟”的相见显然更加“热烈”,阿尔萨斯和乌瑟尔的目光也在这一刻交汇,这对师徒几乎是同时抽回剑刃,又一次撞在了一起,

    “砰”

    “我跨过了死亡的瀚海来找你...阿尔萨斯,我用我的名字发誓,你死定了!就在今天!”

    “噗”

    乌瑟尔的话音刚落,一把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灼热长剑就正面刺穿了阿尔萨斯的胸口,莫格莱尼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斩杀对手的喜悦,因为阿尔萨斯根本没有防御,他就像是任由灰烬使者穿过他的身体一样。

    “呵呵...说什么大话...”

    阿尔萨斯扭头看了刺入自己胸口的长剑,他歪着脑袋,看着一脸凝重的莫格莱尼和乌瑟尔,嘴角泛起了残忍的笑容,

    “你们真的以为...你们能在我的“神圣”土地上杀死我?你们真的以为,我所拥有的死亡只有那么一点点力量?”

    “呵,愚不可及!”

    “快退开!”

    萨鲁法尔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对,他冲上来救援,比他更快的是化身雷电的狄克,以及维伦抬手覆盖在莫格莱尼和乌瑟尔身体上的厚重护盾,但下一刻,一抹通天彻地的黑色光芒闪过众人的眼睛,就像是黑色的闪电穿过长空。

    乌瑟尔,莫格莱尼,萨鲁法尔,狄克...这个联合在一起几乎可以攻破世界上任何一座国都的强者,被阿尔萨斯一剑逼退...不,逼退这个词太褒义了,从莫格莱尼破碎的盔甲,乌瑟尔胸前的那一道几乎贯穿胸口的伤痕,以及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刚才位置上的狄克和捂着手臂的萨鲁法尔就能看出,他们联合起来的攻势,在阿尔萨斯这一剑之下,被彻底逼退了。

    “这不可能!!”

    乌瑟尔干涩的声音里充斥着不可置信的愤怒,他看着身体在快速复原的阿尔萨斯,如同一头被激怒的老虎,“你怎么可能...强出这么多!”

    “呵呵...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阿尔萨斯哈哈笑着一剑将冲上来的弗丁砍飞了出去,就像是挥舞着球棒的成年人在欺负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显然,之前他不外出御敌的原因就在这里,在寒冰王座之内,他几乎是无敌的!

    他想要冲向众人,一道金色的壁垒从地面上升起,将他挡在中央之外,维伦左手维持着金色壁垒,另一只手里的法杖在空中轻点,为众人恢复着刚才那一瞬间造成的伤势。

    “咳咳...是那把剑!”

    狄克揉着胸口,拄着正义之火站起身,低声快速的说,“还记得普拉格传回来的消息吗?现在看起来那是真的!”

    圣骑士的目光落在了不断尖啸的霜之哀伤上,“我们都小看了那把剑...每杀一个人,它就会汲取一个人的灵魂,将一分力量加持在持剑者身上,阿尔萨斯杀了多少人?没人知道...”

    “嗯,你说的不错,狄克!”

    阿尔萨斯也听到了圣骑士的解释,他一剑斩碎了面前的金色壁垒,任由那金色的光点落在他身上,激起一阵阵的黑色漩涡,他哈哈笑着,就像是胜券在握一样,他伸出左手,两抹白色的光芒,在他手心汇聚成了高速旋转的冰霜之球,他将那玩意朝着众人的方向扔了出来,

    “霜之哀伤才是这世界上最强的神器!喋血以展其锋锐,噬魂方显其威能!在这世界上最强的力量加持之下,你们谁能是我的对手?没有人!就连神...也得在我面前倒下!”

    高速旋转的冰霜之球在众人身体周围爆开,但没能伤害到任何一个人,这里聚集的是艾泽拉斯最强悍的勇士,阿尔萨斯想要杀死他们,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但此时的他,却有一种猫戏老鼠的爽快感觉,他信手召唤出几十个高大的维库人死灵,将其他人缠住,然后持剑在风雪的夹裹当中,快步走向维伦,本能告诉他,这个半神阶的德莱尼老牧师,这个几乎可以在瞬间治愈任何伤害的家伙,才是这一战最关键的那个人。

    当然,一边卷起黑暗飓风将老弗丁砸过来的圣光之锤泯灭,一边召唤出成群的石像鬼骚扰那些英雄的进攻,他还不忘嘲讽到,

    “就像刚才那样软弱无力的攻击...你们得杀死我200多万次,不过我不认为你们有那个机会了...跪服于我!否则,死!”

    “铿”

    朝着维伦斩落的霜之哀伤被燃烧着白银色火焰的战锤挡住了,白银色的火焰和黑暗的光影碰撞交错,雷光四溢之下,狄克的脑袋抬起,他的双眼边缘闪耀着金色的流光,在他身后,三对金色的羽翼不断的拍带着,圣歌的声音响彻全场,在神圣复仇者百分之五十的力量加持下,在维伦快速扔到狄克身体上的超强祝福的涌动下,这是阿尔萨斯的剑刃第一次被稳定的格挡住。

    “看上去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我的巫妖王陛下...”

    狄克看着统御之盔下方,那双冷漠的眼睛,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荒芜的世界,“人类之躯依旧束缚着你,就算霜之哀伤能无限加持力量,你的躯体也已经决定了你的力量上限...看,你不过如此...”

    “那又怎么样呢?狄克...就算你看破了这个秘密,那又怎么样呢?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稍强一些的…蝼蚁…蝼蚁,怎么能杀死我?别开玩笑了!接受你的命运吧!”

    阿尔萨斯并不慌张,他收回剑刃,又一次横斩了过来,黑暗的风暴在瞬间就刺破了狄克的圣光护盾,但在切开圣骑士身体的前一刻,却被一面破破烂烂的,布满了伤痕的铁盾死死挡住。

    狄克的身体在这重击之下,后退了一步,他咬着牙,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酸麻,

    “不怎么样!但我要说...你可是真的小看了我们!”

    下一刻,圣骑士的声音就在整个寒冰王座呼啸成风暴一样的寒风中响起,响彻每一个人的耳朵,

    “破坏王座上的冰峰,切断他和灵魂熔炉的联系!霜之哀伤储存的灵魂是有限的,不要被他骗了!”

    “砰”

    狄克的话音刚落,阿尔萨斯就动了真怒,这巫妖王双手握剑,黑暗的剑锋在空中连影子都看不到,一连三次重击,将狄克彻底从维伦身前“砸”了出去,霜之哀伤还不足以破坏阿格拉玛之盾的坚固,但狄克的手臂依然被震出了鲜血,阿尔萨斯毕竟是半神,即便是不能一击必杀,但他现在每一击的力量,都和狄克全状态下的力量差不多。

    如果没有艾泽拉斯最强牧师老维伦的支援,圣骑士早就因为伤势过重而崩溃了。

    但就在他的黑暗剑刃即将刺穿维伦的护盾的时候,乌瑟尔的黑暗蝠翼却又在这一刻,填补上了狄克被撞飞的空挡,死亡裁决和霜之哀伤又一次碰撞,乌瑟尔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此时的阿尔萨斯,真的就像是一头根本无法阻挡的野兽,那蛮力可怕的惊人。

    阿尔萨斯击退了乌瑟尔,出现在他的眼前,还是那一面破烂的盾牌,这一次的盾袭来的更猛,那灼热的圣光也撕破了他的黑暗护盾,狄克的巨力将阿尔萨斯的脑袋砸向了另一边,脖子都发出了咔的一声脆响,但巫妖王不在乎!

    他不会死,所以在第一时间,他就发动反击。

    霜之哀伤的剑影呼啸着擦过了狄克的胸膛,圣骑士如遭雷击一般向后退了几步,然后被快速赶过来的维伦的左手覆盖在肩膀上,胸口处在霜之哀伤擦过之后,留下了一道饱含黑暗之力的伤口,黑暗和圣光对撞,疯狂的厮杀。

    而下一刻,来自沉默的维伦手心里,那跳动的圣光就顷刻间将伤口抹平,狄克深吸了一口气,调动起MAX的圣能,在乌瑟尔被一剑砍飞之后,又一次补上了他的位置。

    三人组已经成型,不为击杀,不为破坏,只为了阻拦阿尔萨斯的攻击!

    在这一刻,狄克褪去了英雄的光环,他就像个真正的小兵一样,一次又一次毫无畏惧的冲上来。

    乌瑟尔也变成了一个可靠的副T,在狄克后退的时候,由他上前阻拦阿尔萨斯。

    安薇娜卷起的圣光之潮,艰难的消磨着数量越来越多的死灵的围攻,狄克本人,则在寒风中配合维伦扔出的圣光锁链,乌瑟尔的死亡之握,手持战锤重盾,姿态丑陋,甚至类似于死缠烂打的,试图将目前无可撼动的阿尔萨斯死死缠住,在另一边,老弗丁,莫格莱尼和萨鲁法尔,沃金,这些人同样褪去了英雄的光环,就像是任人驱使的小卒,拼命攻击那五座坚固的寒冰山峰。

    圣光的力量,死亡的力量,愤怒的力量,巫毒的力量...漫天飞舞的光影,将这一片永恒黑暗的天空彻底照亮,这一切,这个王座上,没有英雄...但却人人都是英雄,为了伟大的目标,崇高牺牲是必须的,只不过是区区名号罢了,而从阿尔萨斯一言不发,在狄克和维伦的阻挠下,艰难的朝着王座进发的样子,显然已经说明了一切...这里,就是他的死穴!

    “休想...过去!”

    狄克手持阿格拉玛之盾,将其挡在身前,另一只手里握着短柄的正义之火,圣光熊熊燃烧,就像是金色的火墙一样,挡在阿尔萨斯身前,在他身后,正是通往王座之巅的阶梯,在他身后,是他的同伴,他绝不后退!

    “滚开!蝼蚁!我的耐心,耗尽了!”

    阿尔萨斯挥出一阵极寒冰流,像是阵风一样砸向狄克,却在阿格拉玛之盾几乎无敌的防御之下,只是将狄克击退了两步,他走上王座阶梯,狄克化身雷电,合身扑来,金色的雷影撞在他身体表面那层厚重如墙一般的血色护盾上砸出了一道裂隙。

    乌瑟尔从旁边的寒风里冲出来,死亡裁决精准的斩在那裂痕上,将阿尔萨斯的灵界护盾彻底撕开,死亡裁决的剑刃,又一次刺破了巫妖王的胸膛。

    那力道是如此的猛烈,让阿尔萨斯一步退下了台阶,至于那致命伤,他不在乎!

    “都说了!给我,滚开!”

    霜之哀伤呼啸着斩了过来,这一击混杂着阿尔萨斯真正的怒火,在剑刃所到之处的空气里,甚至出现了黑色的空间裂隙,乌瑟尔神色大变,背后的蝠翼张开,飞速后退,而巫妖王已经顾不得自己的“风度”了,他愤怒的将霜之哀伤指向了狄克,下一刻,在龙骨荒野上出现过一次的冰棺,再一次出现,但已经用过一次的招数,对圣骑士而言,就没有了威胁。

    在霜之哀伤的剑刃转向他的那一刻,狄克的身影立刻化为雷光消散在原地,这一记冰棺落空了!

    但被狄克和乌瑟尔缠的不厌其烦的阿尔萨斯也得到了空档!

    他手中的魔剑举向天空,黑色的雷电在剑刃上不断跳动,那紫色的灵魂从剑锋里飞舞着,如同紫色的影子一样,绕着阿尔萨斯飞速旋转,还有他冷漠的声音,以及狄克肃穆到极致的脸色,他知道阿尔萨斯要干什么。

    “沃金!”

    “霜之哀伤...饿了!”

    伴随着阿尔萨斯低沉到极致的声音,他猛地的将霜之哀伤直刺入脚下的大平台,这一刻,近乎无穷无尽的寒霜风暴从利剑刺入大地的瞬间,朝着四面八方奔涌了过去,就像是无敌的铁蹄踏过眼前的一切,整个寒冰王座都在震动,甚至整个冰冠冰川都在震动。

    数不尽的紫色的灵魂风暴混杂在其中,就像是地狱的大门被拉开,如呼啸的巨龙一样砸向周围的一切,不停的撕扯,不断的尖啸,就像是愤怒的极致,就像是艾泽拉斯从未出现过的毁灭风暴,整个寒冰王座的地面,都在这风暴中被彻底撕碎,没人能在这种攻击之下活下来...这已经不再是阿尔萨斯一个人的攻击,这是整个霜之哀伤利刃中,那无穷无尽的灵魂的集体攻势。

    “呵呵呵...我不再有问题,也不再有疑问。你...你们,你们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勇士。就连万千灵魂加身的力量都无法击垮你们!你们的坚韧让我惊讶...”

    阿尔萨斯在紫色和霜白色的风暴中站起身,他将霜之哀伤握在手中,低沉的声音里混杂着一丝胜利的笑声,

    “但真的是正义在驱使你吗?我很好奇,弗丁,莫格莱尼,狄克...你们联合起来,把世界上最强大的勇士都送到了我的面前。这正合我意!”

    “你们的默默牺牲会得到我的褒奖。亲眼目睹吧,我会把你们从尸骸变为我最强大的战士。艾泽拉斯会在你们的手中陷入混乱!走向毁灭!而你,狄克...你这个背叛者,你将是第一具尸体。”

    “哈哈哈哈哈!我会享受这种讽刺!我会...”

    阿尔萨斯激昂的宣布胜利的声音,在那紫色的无尽风暴稍稍落幕之后,也进入了嘴尾声,但就在他举起霜之哀伤,准备复活那些尸体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下一刻,光芒刺穿弥漫的灵魂风暴,阿尔萨斯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无法压抑的惊呼,

    “这怎么可能!你们居然...还活着!!”

    “咳咳...都说了,你太小看我们了!那把魔剑,还杀不了我们…阿尔萨斯!为了干掉你...我们又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被你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