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1.我,即是秩序!

41.我,即是秩序!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目光转回寒冰王座的战场。

    刚刚爆发的霜之哀伤的怒火的余波还未散去,紫色的灵魂风暴依然在王座边缘肆虐,那些刺出冰层表面的冰柱在这一波疯狂的爆发中彻底被摧毁,一起毁灭的,还有阿尔萨斯召唤出来的那些维库人死灵,它们在剧烈爆发的寒冰能量里被封印成冰柱,又被随后而来的灵魂爆炸炸碎成了粉末。

    冰蓝色的光晕伴随着粉末的飞舞,让整个安静下来的寒冰王座变得异常绚丽,这个本该是最黑暗聚集的地方,却是整个冰冠冰川唯一能看到星空的场所,于是星光和冰蓝色的光晕交错在一起,反而让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地方,有了那么一丝丝的人情味。

    阿尔萨斯双手拄着冰蓝色的魔剑,在统御之盔下方,那双眼睛里还残留着一抹惊讶和不可置信,而在他对面,在那五座冰锋之下,他的对手们,在这足以撕扯掉任何一个人的灵魂的疯狂暴动之下,安然无恙。

    乌瑟尔摇晃了一下身体,在他身体表面,那层特殊的红色光芒片片破碎,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情况,在众人身后,面色苍白如纸的暗影猎手沃金停下了古老的巨魔战舞,洛阿的力量从他身上褪去,老巨魔的嘴边,甚至也渗出了一抹刺眼的鲜血。

    在他身前,狄克半跪在地上,阿格拉玛之盾被他挡在身体前方,刚刚,就是因为有这面护盾的存在,才能保证唯一一个没有被古老神秘的“巫毒”魔法保护的沃金,不至于死在那能量的爆发当中。

    阿格拉玛之盾代表防御的规则,尽管狄克还无法完全调动它,但仅仅是它的本体,就不是阿尔萨斯可以破坏的,这毕竟是从泰坦阿格拉玛手里传承下来的真正神器。

    至于“巫毒”,这是神秘的巨魔神灵洛阿赐予暗影猎手们的终极技能,通过神秘的巫毒术,引导洛阿的力量降临在施术者的盟友身上,在巫毒生效的时间里,被庇护的人诸邪不侵!

    各种意义上的无敌...沃金曾用这一招和萨尔以及萨鲁法尔对抗过梦魇暴君,那是完全不弱于阿尔萨斯的存在。

    但沃金拄着木质战矛才能站起来的身体,也代表着一个战斗力的退场。

    实际上,能在完全爆发的霜之哀伤的怒火之下,还保住这么多勇士的存在,沃金这个狄克点名要来的杀手锏,已经完全起到了自己应有的作用。

    “保护好自己!”

    狄克对身后的沃金说了一声,身体化为流光,阿格拉玛之盾和霜之哀伤再次撞击在一起,在他身后,维伦的圣光术已然亮起,恰到好处的治愈了狄克稍显疲惫的身躯,在沃金失去战斗力之后,乌瑟尔就得承担起攻击寒冰山峰的责任,不过好在刚才的霜之哀伤的怒火,在某种程度上也帮了众人的忙。

    那五根厚重的冰柱,已经被爆发的能量削弱了很多,在狄克和阿尔萨斯的碰撞当中,第一根柱子在莫格莱尼的一记重斩之下,轰然倒塌,圣骑士几乎是立刻就感觉到了盾牌上传来的力道一轻,阿尔萨斯的咆哮声也在这一刻响彻王座。

    “你们就这么想死吗?”

    “我成全你们!”

    巫妖王一剑逼退圣骑士,魔剑飞舞,四道散发着寒气的冰霜之墙在他身体周围悚然升起,将狄克死死的挡在墙外,这挡不住圣骑士,战锤带着辉煌的圣光和巨力砸在冰霜之墙上,大块的冰块碎裂,但巫妖王需要的也只是这短短几秒钟,霜之哀伤被他高高举起,下一刻,呼啸的寒风和厚重了最少10倍的雪花打着旋从阿尔萨斯站立的地面升起,围绕着他飞速旋转,在瞬间就变成了笼罩整个寒冰王座的超大型飓风。

    “北地的寒冰之力,呼啸起来,淹没这些蝼蚁!”

    温度低至极限,阿尔萨斯掌握的寒冰之力在这一刻完全爆发,甚至硬生生逼退了冲上来的狄克,巫妖王狂笑着伸出左手,死亡之握的法阵在他脚下出现,带着污浊的能量锁链扑向了还在破坏着剩余的四座冰柱的众人,莫格莱尼和老弗丁同时回头,辟出了两道交错的X型圣光剑,将那污秽的能量斩碎。

    阿尔萨斯不以为意,他狞笑着反握魔剑,黑暗之力遍布脚下的寒冰王座,伴随着魔剑刺入脚下的冻土,整个王座的边缘都在这一击之下,开始飞速崩溃,地面在震动,王座将倾!

    “没人能战胜我!没人能战胜死亡!”

    这震动影响不到巫妖王,他手中的魔剑向前挥舞,每一剑都会在空中带出一道道厚重的剑影,狄克顶着阿格拉玛之盾,在这种不正常的巨力碰撞之下不断后退,数十个混杂在寒风当中的冰霜之球,这阴险的攻击从天空朝着众人砸了过来,躲闪不及的沃金被一颗寒冰之秋砸中,随后爆发出的巨力,将暗影猎手击飞了出去,朝着平台之外坠落,又被跳出去的萨鲁法尔抓住了他手里紧握的木矛,萨鲁法尔大半个身体飞出平台之外,又硬生生的被乌瑟尔用死亡之握抓了回来。

    这种高度,一旦坠落...十死无生!

    地面的崩溃还在继续,在这种最危急的时刻,老弗丁狂啸一声,手里的影之哀伤在这一刻爆出了紫色的光晕,再次开启的森罗万象毫无差别的轰击到了眼前伤痕累累的冰柱上,终于,第二根冰峰就此折断。

    阿尔萨斯的力量再次减弱二成,狄克第一次用盾牌挡住了霜之哀伤的斩击,再没有被击飞出去!

    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去帮他们!维伦,我撑得住!兄弟们!最后一搏!再砍断一根柱子,我们就赢定了!”

    狄克朝身后喊了一声,他背后的翅膀再次拍打,整个人化为金色的闪雷冲入了冰蓝色的飓风里,老牧师向前跑动几步,厚重的圣光注入脚下不断崩裂的地面,硬生生给众人制造出了一个可供站立的平台。

    一切的战斗,一切的恩怨,在这一刻已经达到了最后的最高潮!

    合众人之力,完全不需要砍断五根山峰,最重要的是,还有另一端人马正在封印灵魂熔炉,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就想狄克说的那样,只要再砍断一根柱子,霜之哀伤和灵魂熔炉加持给阿尔萨斯的力量就会完全被抹去,那个时候,面对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批人,巫妖王也只有饮恨而终的下场。

    但明白这一点的不光是狄克,阿尔萨斯在这种情况下显然也爆发出了压箱底的手段,他朝着四面被飓风包围的天空高声怒吼,

    “瓦格里,来帮助你们的主人!我命令你们!干掉他们!”

    下一刻,黑暗的天空中光影闪动,8道白色的光之门在天空中打开,然后是8个全身由幽白色的光芒组成的女性身影,她们带着银白色的盔甲,穿着银色的盔甲,背后还有双翼,手持白色的战矛,看上去就像是神灵的侍女一般。

    这是阿尔萨斯身边的真正的杀手锏,能够搜集灵魂,运送灵魂的瓦格里,灵魂使者,能得到这些传说中的生物,已经证明了阿尔萨斯和陨落的海拉有某种隐秘的联系,这种能往返现世和影之国,特殊的死灵生物也拥有强大的力量,在看到这些身影出现的那一刻,不管是艰难的用圣光对抗着空气中无时无刻不在腐蚀的死亡和寒冷的维伦,还是在破坏冰柱的众位战士,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容。

    阿尔萨斯居然还藏着这样的力量!

    但就在这8头瓦格里出现的时候,狄克的嘴角却在这一刻泛起了诡异的笑容,这个笑容被阿尔萨斯捕捉到了,巫妖王心里一沉,就听到狄克的声音在风暴的呼啸中传遍了天空。

    “影之国的瓦格里!你们听谁的命令,我,还是他?”

    8个飞速掠下,带着无尽气势的身影在这一刻猛然一停,就像是狼群遇到了猛虎,就像是猎食者遇到了更强大的猎手,阿尔萨斯的眼睛在这一刻瞪大了,而狄克胜券在握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以大守护者的名义,我命令你们!攻击我的对手!”

    但没有!

    这8头瓦格里没有听从狄克的命令,她们只是拍打着翅膀停留在原地,并不突进,也不退去,似乎是在挣扎!

    “我们...无法...攻击!海拉...的命令...”

    “哈哈哈哈!”

    阿尔萨斯飞起一剑,将狄克手里的盾牌砸的向外偏去,他全身的气势再次勃发,不再分出心神去攻击那些破坏着冰峰的家伙们,看上去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将狄克留在这里,圣骑士用手里的战锤艰难的对抗着灵魂加持状态的阿尔萨斯,不断的后退,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身后,在视线的死角中,一团冰霜之球正在悄然形成。

    “很厉害啊,狄克!居然能绕过海拉给我的护符,指挥瓦格里...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我把你提高到了最值得重视的程度,我依然发现我小看了你!”

    “砰”

    “但我不会再犯这个错误了...我不会再轻视你了!”

    霜之哀伤的利刃,包裹着黑暗和冰蓝色的锋刃,带着无可撼动的巨力,擦过了狄克的右臂,然后又再次抽回,将他格挡的战锤砸飞到一边,狄克的双臂旋转着要将重盾放在身前,但下一刻,他的右脚就接触到了后方的冰霜之球。

    “砰”

    小型的冰球爆开,冰冷的能量冲向四面八方,狄克一个踉跄,稳住了身体,但防御的动作却慢了一丝。

    这一刻,巫妖王狂吼着,向前猛冲,双手握住了剑柄,黑暗的能量在他背后形成了一道疯狂的漩涡,在狄克愤怒的目光中,将剑刃洞穿了他的护盾,然后,刺入了他的...腹部。

    “噗”

    热血飞溅,那带着金色荧光的血液还未落地,就已然变成了水滴形的冰块,叮叮当当的砸在了地面上。

    “不!狄克!”

    “混蛋!放开他!”

    “维伦...别管我们,去救他!快!”

    鲜血带着内脏的碎片泼洒在了冻土的地面上,同伴们的惊呼和阿尔萨斯阴冷的声音也在圣骑士耳边响起,

    “安静的去死吧,狄克...我真的...真的...受够你了!”

    正在远方对抗着那些源源不绝的从下方平台冲进来的亡灵的安薇娜尖叫一声,化为金光回到了狄克身体里,拼命的鼓动着圣光为他治疗,在面对死亡的这一刻,这个平日里毒舌的太阳之灵,也终于流露出了最真实的感情,她惶恐的喊着,

    “别死!笨蛋,别走,别留下我一个人!别死...求你...”

    巫妖王将剑刃偏斜,准备将圣骑士彻底切成两段的时候,狄克的双手却死死的攥住了霜之哀伤的剑刃,锋芒切入他的右手,鲜血再次滴下,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响起,那是莉亚德琳的声音,她在告诉他...时候到了!

    “咳咳...灵魂熔炉...被封印了!”

    圣骑士艰难的用双手握着剑刃,他看着阿尔萨斯,低声说,又像是某种审判,“你...无路可逃了!”

    “你在说什么蠢话...安东尼达斯可不会被几个小菜鸟打败,你已经疯了,去死吧!”

    阿尔萨斯嗤笑一声,双手用力,圣骑士的腹部被缓缓切开,但就在1秒钟之后,一股虚弱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上,就像是狄克所说...灵魂熔炉,在这一刻,被封印了!

    灵魂加持失效了...他的力量,被驱逐了!

    阿尔萨斯觉察到了这一点,他疯狂的一拳砸在了狄克的脑袋上,将无法反击的圣骑士砸到在地,然后高高举起剑刃,那闪耀着致命光芒的剑锋正对狄克的脑袋,阿尔萨斯的双眼里,闪耀着最后一抹疯狂的神色,

    “那又怎么样!只要杀了你!胜利者,依然是我!”

    “安薇娜...别哭...让我们...再试一次...还记得,影之国那次吗?再来一次...我的命,交给你了...”

    阿尔萨斯的剑刃落下,萨鲁法尔的身影跳在半空中,乌瑟尔的死亡之握即将落在阿尔萨斯的身后,还有影之哀伤和灰烬使者的圣光剑刃,就连维伦也甩出了一团神圣之火和圣洁庇护,但来不及了,没有时间了。

    狄克...似乎死定了。

    但真的是这样吗?秩序的守护者,维持者,审判者,制裁者,真的就这么死去了吗?

    不...当然不...这不是他该有的结局!

    “轰”

    在这一刻闪耀的冲天的银色光芒将猝不及防的阿尔萨斯击飞了出去,整个饱受摧残的寒冰王座在这一刻迎来了第二次震动,比第一次更加剧烈,更要疯狂,不管是霜之哀伤的剑刃,还是圣光,还是死亡,还是怒火,都这一刻被冷漠的银光完全排除在外。

    不再是圣歌飞扬,而是钟声...那审判的钟声,似乎预示着真正的大人物的到来,一个强大的,伟大的,超乎平常的生物...又一次来到了这个世界。

    阿尔萨斯狼狈的从地面上爬起来,他用霜之哀伤拄着身体,但抬起头的那一刻,阿尔萨斯就呆滞了原地。

    “开...开什么玩笑!这是...这是什么见鬼的玩意!”

    在他眼前,在众人眼前,一个穿着华丽的银色盔甲,左手带着拳甲,头顶覆盖着圣洁的白色兜帽,背后还有六道如蛛丝一般快速跳动,在空中划出了一片炫丽光影的神秘生物出现了,他的身体似乎是悬浮在空中,左脚的脚尖微微接触着地面,在他左手的拳甲之下,银色的正义之火从未闪耀的如此疯狂...就像是一把真正的秩序长剑,而非战锤一样。

    他的右手提着阿格拉玛之盾,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阿尔萨斯看到的,只有兜帽下方的那一抹黑暗。

    这是个神圣而冷漠,强大而诡异的生物...就连见多识广,活了2W5千年的老牧师维伦,也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

    整个战场都变得静悄悄,唯有寒风吹过王座的声音猎猎作响,几秒钟之后,那生物缓缓开口,声音毫无感情,就像是呆滞的金属音。

    “我...即是秩序!”

    “准备好,接受审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