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2.我从地狱之心刺向你

42.我从地狱之心刺向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银色天使...姑且将其称为秩序天使吧。

    这种特殊的形态,是狄克在影之国的战场上,与海拉对决的时候,在和安薇娜的力量融合之外,意外发现的一种力量形式,它出现的条件极为苛刻,需要狄克和安薇娜在同时将圣光的输出频率达到极限,并且一致的情况下,才会发生这种生命形态上的变化。

    而这种秩序天使的形态,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在影之国仅仅持续了不到10分钟,却正面顶着影之国的特殊规则干翻了那个鬼地方的主宰者,海拉。

    秩序天使才是目前狄克真正的杀手锏,但不到最关键的时刻,他是不会主动使用它的,因为...无法控制!

    这种形态会抽取圣骑士的部分灵魂作为意志的载体,但并不是全部的灵魂,因此,它不受狄克的控制,最少在目前这个时候,还不行...狄克能感觉到,如果他的阶位再一次提升的话,应该可以全面掌握这种特殊的战斗形态。

    但对于阿尔萨斯来说,眼前出现的这个怪物,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强大对手了,尤其是在加上已经腾出手来的其他人,来自灵魂熔炉和倒影大厅的灵魂力量已然被封印,尽管整个冰冠冰川的亡灵,都在他的意志命令下,疯狂的朝着冰冠堡垒突袭而来,但巫妖王的眼神却也在这一刻却依旧冰冷。

    尽管他也第一次有种不祥的预感,也许...自己会输,会输的很惨。

    “铿”

    萨鲁法尔抹了抹脸上的鲜血,大步从旁边的冻土上拔出了自己的斧头,将其抗在肩膀上,乌瑟尔也活动着刚刚被那一道光芒灼伤的身体,拄着死亡裁决站在了另一个方位,然后是老弗丁,然后是莫格莱尼,维伦则走到沃金身前,将虚弱的暗影猎手扶了起来。

    五个人,五个方位,将阿尔萨斯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了。

    冰冷的寒风依然在吹拂,雪花从众人身边滑落在大地上,整个寒冰王座已经天翻地覆,原来肃穆而沉重的景色,此时已经变得残破,变得萧索,一如阿尔萨斯此时面对的场景。

    “我得承认,你们干的不错...”

    巫妖王活动着手腕,他伸手将背后已经被激烈的战斗划得破碎的黑色大氅丢向一边,双臂伸展了一下,面对即将到来的决死一战,这个死亡的君主也不乏拼死一搏的勇气,他不再留手,将身体里的力量完全蔓延到了脚下的平台里,下一刻,被唤醒的亡灵士兵从坚固的冻土里一个接一个的爬了出来,拱卫在他的身边。

    阿尔萨斯知道,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这些普通的亡灵生物除了当炮灰之外,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他现在需要的就是炮灰,它们在出现的瞬间,就朝着其他四个方向冲了过去,为它们的主人赢得最后的时间。

    至于威胁最大的那个,阿尔萨斯决定亲自动手。

    他的手指轻轻擦过霜之哀伤的剑刃边缘,跳动的幽蓝色火焰在剑刃上不断飞舞,在这一刻,决定拼死一搏的阿尔萨斯身体周围有了一丝凛然之气,毕竟,在成为巫妖王之前,他也曾是一个悍勇的圣骑士,一个尽职尽责的王子,他从不缺少应有的担当,也从不缺少最后一搏的勇气。

    他轻舒了一口气,将剑刃垂下,幽蓝色的冰冷火焰顺着剑刃缓缓流淌,在地面上形成了一道流散的光芒,他不再去关注那些正在被屠杀的亡灵,他只是看着眼前那个银色的生物,他朝着他比划了一下手指,

    “来!我的生命就在这里,想要的话...就亲自来拿!”

    面对这挑衅,秩序天使歪了歪脑袋,他在兜帽之下的脸是一片黑暗,没有表情,但下一刻,他背后飘扬的光线翅膀舒缓着张开,在这一刻飞散向身后,乍起的银芒如闪电一样,划过冰冷呼啸的空气,阿尔萨斯也在这一刻举起魔剑,王座之上,风雪的吟唱又一次变得剧烈了起来。

    “铿”

    战锤和重剑碰撞,破碎的白色的光晕划过周围的大地,将已经被搅得七零八落的积雪冲向四面八方。

    巨力和巨力在空中弥散,两种力量碰撞产生的呼啸,就像是两头巨兽争锋之时的咆哮,黑色的天幕似乎都被摇曳的光芒撕开,就连那星光都有些看不清楚了,银色天使的身影在空中微微被击退,阿尔萨斯的脚下也有两条后退的划痕,这一击,不分胜负!

    死亡的君主狂笑着将手掌划过冰风,就像是一只冰冷的大手拍向对面的秩序天使,凛风冲击就像是实质性的刀刃,闪耀着致命的寒光,阿尔萨斯背后萦绕的暗影剧烈的震动,他的双腿发力,在脚下厚重的冻土上激起了破碎的冰块,四处飞舞,秩序天使背后的六根银白色的光线翅膀也在拍打空气,面对阿尔萨斯的冲锋,这光芒组成的生物就像是不懂的后退一般,又一次迎面冲了上来。

    碰撞,交错,缠斗!

    两个拥有远超于凡人想象的力量的生物,在艾泽拉斯最黑暗的地方,进行着殊死的搏斗,银色的秩序,灼热的圣光,耀眼的雷霆,呼啸的寒风,冰冷的落雪,无处不在的黑暗,这片战场上每一寸力量,都成为了这两个家伙交战的武器,每一寸大地上,都有他们的力量撒播。

    当然,不只是他们...还有其他人。

    萨鲁法尔手持锋利的战斧,从最后两头维库人的身边冲了出去,红色的怒气就像是实质性的火焰一样燃烧着,在他冲出去之后,那维库人亡灵的尸体才分成四半,以一个战士的名义,他已经受够了被阿尔萨斯一次又一次的击退,他就像是血红色的流星一样砸向了阿尔萨斯和秩序天使交战的战场,在阿尔萨斯被击退的那一刻,锋利的脊骨战斧如死镰一般,将阿尔萨斯背后的盔甲完全撕开。

    “这一斧子为了安加萨的亡魂!”

    “混蛋!”

    遭受突袭的巫妖王挥起左手,寒冰之力在瞬间就将偷袭得手的萨鲁法尔的半个身体冻结了起来,还没有完成接下来的攻击,就被秩序天使一锤砸在了胸口,银色的火花在他胸口暴起,就像是一只重拳,打的阿尔萨斯整个人都朝着后方飞了出去。

    “阿尔萨斯!吃我一斧!”

    身上缠绕着10道灵魂之光的老弗丁从死灵群里杀出来,就看到了阿尔萨斯踉跄的站起身,老骑士没有思考,顷刻间圣光大作,抡起战斧就砍了上去。

    “砰”

    巫妖王的魔剑和影之哀伤撞在一起,身形不稳的死亡君主向后退去,老弗丁咬着牙又一次发动了森罗万象,萦绕在他身体边缘的紫色灵魂在这一刻爆开,让阿尔萨斯反击的速度慢了一线,影之哀伤锋利的斧刃就擦过了他的胸口,阿尔萨斯后退两步,他身体上将那破碎的盔甲已经被完全砍成了两半。

    一把燃烧的金色重剑在这一刻从阿尔萨斯背后袭来,巫妖王猛地转身,一把攥住了突进向他心口的灰烬使者,在决死一刻,黑暗的能量完全爆发了出来,在这一刻甚至将熊熊燃烧的灰烬使者表面的圣焰熄灭,那刮起的黑暗风暴,也将试图再次攻击的老弗丁逼退,巫妖王的骨白色长发在黑白色的风暴里被吹起,他死死的看着同样愤怒的莫格莱尼,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某种暴躁和压抑。

    “你杀不了我!软弱的活人杀不死我!”

    “说得好!可惜...我不是活人!”

    “噗”

    黑色的蝠翼在这一刻猛然刺破阿尔萨斯身边的黑暗风暴,就在巫妖王的声音落地的瞬间,呼啸而来的死亡裁决带着某种诡异的嗡鸣,在它主人的意志下,犹如一道黑色的光影一样,从下方冲向天空。

    乌瑟尔的身体掠过莫格莱尼和阿尔萨斯中央,一起带走的,还有阿尔萨斯右臂,那被齐根斩断的右臂飞上天空,在乌瑟尔,莫格莱尼和阿尔萨斯三方的能量冲撞当中,在瞬间就被碾成了齑粉。

    “啊啊啊啊!”

    阿尔萨斯的痛呼声在这黑暗的风暴中响起,他单手里的霜之哀伤带着愤怒的风暴斩向了继续向前突进的莫格莱尼,在这一刻,白发苍苍的老骑士已经彻底将生死置之度外,他的每一寸皮肤都在忍受着被死亡风暴折磨的痛苦,但胜利就在眼前,过往的痛苦和失去的一切在焦灼着他的内心,让他如何放弃?

    “嗖”

    银色光芒在双方同归于尽的前一刻撕破了黑暗的风暴,秩序天使手里的战锤精准的格挡在阿尔萨斯的魔剑之上,不弱于巫妖王的力量让那嗡鸣的魔剑停在了莫格莱尼头顶上方。

    然后响起的,就是三道利刃入体的身体。

    “噗噗噗”

    燃烧的重剑刺穿黑暗护盾,洞穿腹部,黑暗的骨剑刺入胸口,冰封的战斧从背后斩入。

    三个人影保持着各自的姿态,三把神兵利器从三个方向贯穿身体,将阿尔萨斯彻底固定在中心,那一抹跳动的银色光芒也在这一刻停止在空中,他背后的光线翅膀不断拍打着,战锤的顶端来传来魔剑的重量,阿尔萨斯并没有立刻死去。

    黑色的死亡力量从他断臂的伤口不断的洒出,就像是血液在水中荡漾开来。

    阿尔萨斯的目光还能看到眼前的一切,亡灵化的身体让他尽管在遭受这样的痛苦之外,还能保持着身体的活动,他狞笑着,那是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将死之人脸上的表情,但他就那么狂笑着,他看着眼前的众人。

    “我挥舞死亡,我吟唱死亡,我不会...就这么死去...”

    “今天的一切都将被掩埋,我也许我无法胜利,但我绝对不会输!”

    “咆哮吧!霜之哀伤,我不会再压抑...你的愤怒!”

    “撕碎...一切!”

    这战斗进行到了最后一刻,真正的最后一刻,在冰冠冰川之外,那名为黑暗大教堂的冰冷殿堂的最深处。

    这阴冷地方的所有亡灵都已经赶往了冰冠堡垒,看似空无一物,但实际上,在这种地方,幸运的人总能找到最值钱的宝物。

    还有些东西,不仅仅是值钱。

    “唰”

    传送门的光芒散去,玛里苟斯信步走入一片死寂的黑暗大教堂,老蓝龙此时的表情和以前一样沉默,他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笑的家伙。

    他站在黑暗大教堂的黑暗里,闭着眼睛,顺从的魔力在这一刻开始跳动,为伟大的魔法之王,寻找着他需要的东西。

    “哦...找到了!”

    玛里苟斯快步走到了一面闭合的墙壁之外,他深处手指,在墙壁上轻轻一点,下一刻,在玛里苟斯的意志之下,他面前的整个墙壁都在这一刻完全破开。

    那是一个密室,狭小的密室,一个盒子放置在那密室当中,蓝龙王走上前,手指按在那被数百个魔法符文包裹的盒子上,蓝色的流光闪过,盒子上的魔纹统统失效。

    他揭开了盒子,一个拳头大小的,被晶莹剔透的寒冰包裹在其中的心脏,灰白色的,就像是一件狰狞而诡异的艺术品,那是阿尔萨斯的心脏...狄克曾经在冰冠冰川最下方的深渊里见到过它。

    玛里苟斯看着这颗已经不再跳动的心脏,他的脑海里闪过了在安加萨大战开始之前,秘密赶到考达拉的狄克,对他说的那句话。

    “你对阿尔萨斯的愤怒不会比我更少,蓝龙王后即便是在死后,也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折辱,不过你的身份决定了你无法介入凡人的战争,但这不意味着你无法复仇...有那么一样东西,你只需要在某个关键的时间,轻轻的在面前刺一下...”

    “我就能摧毁你最后的希望...”

    玛里苟斯的左手食指伸出,坚硬的龙鳞和龙爪在这一刻出现在了人形态的手掌里,老蓝龙扭头看向了冰冠堡垒的方向,在那里,厚重疯狂的紫色风暴已经将那座黑色的冲天高塔完全笼罩,那是死亡的呼啸,那是绝望的狂躁...那是灵魂!哀嚎的灵魂!

    老蓝龙沉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的神情,左手使劲向下一刺,强大的魔力在这一刻灌入那颗心脏里,将其每一寸角落都覆盖,转化,最后泯灭。

    “肆无忌惮的凡人,你以为我会原谅你对辛达苟萨做的一切?不...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