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4.嗨,宝贝,向国王致敬!

44.嗨,宝贝,向国王致敬!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米斯希尔萨·阿奈尔,这是狄克在冰冠冰川的深渊之下,找到的幽灵小孩。

    阿尔萨斯·米奈希尔的童年映像,代表了他心灵里仅剩的光明和希望,巫妖王扔掉了会让他变得软弱的心脏,也将他灵魂的一部分彻底撕裂,将阿奈尔留在了那个永恒的黑暗冰狱里。

    不过更显然,巫妖王可能自己都不知道,阿奈尔并没有死去,而是顽强的存在了下来,就像是希望,一旦诞生,就很难被彻底的毁去。

    而在属于巫妖王的黑暗被最终击溃之后,残留在他躯体里的阿尔萨斯也在弥留的时候清醒了。

    尽管狄克早在这件惨事发生之前,就承诺一定会来救阿尔萨斯,但在看到现在他的情况的时候,狄克也知道...救不回来了。

    他和这具躯体的羁绊已经太深了,他和魔剑霜之哀伤的羁绊已经太深了,在魔剑被砸断,在身躯被破坏之后,这一丝灵魂,已经救不回来了。

    狄克最终还是没能做到他承诺的事情,还是没能救回阿尔萨斯,那个苦命的王子,那个在最后将他引为朋友的孤单独行者,那个为了自己守护的一切,甘愿坠入黑暗的可怜人。

    “不需要道歉...狄克,我的朋友。”

    阿尔萨斯的脸因为长期接触死亡和黑暗,显得枯瘦,在黑暗力量被击溃之后,他双眼里冰蓝色的亡灵之火也在这一刻散去,他看着狄克,艰难的,几乎是用最后一丝力气咧开了一个笑容,

    “你来了,这就够了,我...没有奢望过被拯救,我做了那么多错事...死亡,仅仅是其中最轻微的惩罚了...孩子,你叫...你叫什么名字?”

    阿奈尔有些害怕的躲在了狄克身后,圣骑士收敛了圣光,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举动似乎给了他勇气,他从狄克身后走出来,捏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回答说,

    “我叫米斯希尔萨·阿奈尔,陛下...我一直为你守护着你的宝物!但我不小心弄丢了它,对不起...”

    阿尔萨斯楞了一下,这才意识到阿奈尔说的“宝物”是什么,他艰难的摇了摇头,将仅剩的左手里的断剑抛到一边,然后伸向了阿奈尔,后者也怯生生的伸出手,搭在了那冰冷的手上,然后,他就听到阿尔萨斯说,

    “你做的很好...阿奈尔,要好好活下去,代替我重活一次...你,自由了。”

    “呀!”

    就在阿尔萨斯说出“自由”的两个字的时候,阿奈尔发出了一声惊呼,幽蓝色的火焰在他身体上不断蔓延,在那火焰流动的地方,阿奈尔虚弱的灵魂变得凝实了起来,显然,这是阿尔萨斯给这个孩子的最后祝福,他完全切断了阿奈尔作为他灵魂一部分的联系,给予了他新的存在,作为曾经的巫妖王,阿尔萨斯有足够的方法来做到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狄克静悄悄的看着这一幕,众人也没有人出声打扰,直到阿奈尔的重塑完成,狄克从怀里取出已经变得越来越明亮的小马灯,他看着阿尔萨斯,

    “有一个特殊的灵魂要和你说话,我的朋友,你不会愿意错过的,所以...再坚持一下。”

    圣骑士的左手拂过马灯的表面,一缕紫色的灵魂从其中飘出,在阿尔萨斯身边停留,最终形成了一个苍老的,带着王冠的老人的形象,他穿着白袍,衣服上还有各种装饰品,以及一条金色的绶带,这些都代表了他的身份。

    在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老弗丁和莫格莱尼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俯身跪拜,就连站在远方的乌瑟尔,也忍不住回过头,然后低下了自己高傲的脑袋,

    “泰瑞纳斯陛下!”

    老人回过头,朝着自己的老臣子招了招手,“提里奥,亚历山德罗,还有乌瑟,再次见到你们真让人高兴...但,请允许我自私一下,我要把最后的时间,留给我和我的儿子。”

    泰瑞纳斯王,这个被阿尔萨斯亲手杀死的国王,他的父亲,老国王俯下身,用虚幻的手指抚摸着阿尔萨斯骨白色的头发,他苍老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沉重和悲伤,

    “阿尔萨斯,我的孩子,瞧瞧他把你折磨成了什么样,孩子,我很抱歉,当年我不该让你去东达隆米尔,是我的固执,将你引上了这条不归路。”

    “不,父亲...这是我的命运。”

    阿尔萨斯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微弱,但其中却已经没有了恨意,没有了愤怒,也没有了冷酷,唯有一片平和,他看着眼前的老人,挣扎着伸出手,和老人的手握在一起。

    “父亲,我很抱歉,很抱歉我做的那些事情...我错了...原谅我。”

    泰瑞纳斯王的幽魂叹了口气,他也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

    “还记得我当初教你的道理吗?我的孩子,王权没有永恒,但我们该庆幸,一切都结束了,一切的黑暗,一切的苦难,都在今天结束了。”

    “咳咳...我的眼前,曾经只有一片黑暗...但现在,我最少看到了一丝光明。”

    阿尔萨斯最后一次看向狄克,眼神里全是感激,

    “谢谢你带给我的礼物,我的朋友...再见了...”

    告别的时光结束了,在阿尔萨斯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幽白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体上突兀的出现,就像是海拉死去时候的景象重现,那幽白色的火焰飞快的燃烧,几乎是眨眼之间,阿尔萨斯的身体,他的灵魂,连带着泰瑞纳斯王的灵魂,都在那白色的火焰里被点燃,燃烧,最终化为灰烬,在呼啸着转动的寒风中,从破碎的寒冰王座的顶端,吹向了冰冠冰川,吹向了更远处的地方。

    这一刻,诺森德的山川齐鸣。

    这一刻,冰冷北地的寒风呼啸。

    这一刻,整个艾泽拉斯的亡灵齐声怒吼。

    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感到了某一位大人物的逝去。

    遥远的东部王国,斯坦索姆皇宫的内殿,卡莉雅若有所感的看向吹起了轻风的窗口,她打开窗户,调皮的风儿吹入屋子里,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温柔的轻吻。

    破碎的寒冰王座上,众人安静的看这一幕的结尾,维伦念起了德莱尼人祷告的悼唁,沃金也将巨魔送别时候的熏香点燃,一个黑暗的时代,就此结束了。

    这种肃穆的气氛,直到一个意外的插曲的出现,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直站在王座边缘的乌瑟尔,深吸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向前走出一步,整个人都坠向了王座平台下方的空中。

    “不!乌瑟!”

    老弗丁第一个发现了这个意外,他快速的冲向王座边缘,但还有人比他的速度更快,狄克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场景,他的左手向外一挥,一直静悄悄的停留在王座天空中的8位瓦格里女武神,化为8道流光冲入王座下方,几秒钟之后,挣扎的乌瑟尔,硬生生被她们重新又拖上了平台。

    “放开我!混蛋!”

    大概没有什么比下定决心去死,却没有死成,更让人感觉到难堪的了,但乌瑟尔没有第二次尝试的机会了,因为老弗丁和莫格莱尼,已经一左一右架住了他的身体,将他拖到了王座最中央,大战之后,所有人都是精疲力尽,全身带伤,连老牧师维伦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疲惫,众人盘腿坐成一圈,死亡大领主只是低着头,几秒钟之后,他开口说,

    “你们...你们走吧!”

    乌瑟尔的声音变得意兴阑珊,他从自己的黑暗躯体里感觉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疲惫,那张坚毅的脸上满是迷茫,他抬头看了看头顶正在快速消散于狄克手里的马灯里的紫色风暴,朝着同伴挥了挥手,

    “走吧!永远离开这里...不要再回来了...”

    “那你呢?乌瑟?你就打算这么自杀?”

    老弗丁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乌瑟尔,“我不明白,你被阿尔萨斯刺伤的时候,即便是选择坠入黑暗,也要坚强的活下来,为什么在胜利之后,却又要选择这种懦弱的方式?”

    “就是因为这个!”

    死亡骑士将手里的骨剑放在腿上,他扫视了一圈,最终叹了口气,“因为复仇,我活了下来,同样是因为复仇,我不知道该为什么活下去了...阿尔萨斯死了,我的存在没有意义了,生者的世界让我厌恶,天启的低语封锁着我的命运,生命和死亡永远无法共存...我只是,只是不想和你们某一天在战场上相遇...坦白说,在阿尔萨斯死后,你们真的能接受黑锋骑士团吗?在你们眼里,我们和亡灵天灾真的有区别吗?”

    乌瑟尔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就连睿智的维伦,也在这一刻叹了口气,最勇猛的萨鲁法尔开口做了个很贴切的总结,

    “也许我们可以,毕竟你们已经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但民众...”

    “好了!不要再讨论这个蠢问题了!”

    狄克突然举起左手,打断了众人的安静,他抬起头,看着乌瑟尔,双眼里满是严肃,

    “艾泽拉斯也许无法接受黑锋骑士团,但另一个世界可以!乌瑟,你见过伊利丹了,我想你也从前不久返回的那些难民那里听说了德拉诺世界的现状,很多事情之前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时机不到,现在天灾的祸患已经清除,就是时候把这件事摆在台面上了。”

    圣骑士的眼睛微微紧闭,但声音却越发低沉,“乌瑟,你参加过海加尔山之战,见识过燃烧军团的破坏力,但那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在那个让人恐惧的阴影之下,艾泽拉斯从未安全过!在一直存在的威胁面前,亡灵天灾也只是微不足道的波澜。”

    “我和伊利丹有完整的计划,并且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你说黑锋骑士团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我就为你找一个理由!”

    “甚至是亡灵天灾...失去巫妖王的控制,亡灵天灾会吞噬整个世界,所以它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我会给它一个新的使命,一个所有人都无法拒绝的使命,亡者的军团,将从威胁世界的阴影,变成守护世界的利剑,最重要的是,它将永远握在我们手里!而且永远不会再威胁到艾泽拉斯!”

    狄克睁开眼睛,刚刚恢复了一丝力量的安薇娜大人跑到远处,将那顶变得暗淡的统御之盔捡了回来,放在了狄克的手心里,圣骑士将它高高举起,

    “我手里捧着的,是一个残酷的命运...但这不属于艾泽拉斯,也不属于生者...乌瑟尔,你愿意接受这个命运,直至灵魂永寂吗?你愿意在今后的无尽时光里,为永恒的和平而战吗?你愿意付出你的一切,只为了保护你脚下的世界吗?”

    所有人的表情都严肃了起来,莫格莱尼和萨鲁法尔似乎想问些什么,但却被老弗丁和维伦阻止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能被打扰,因为这意味着下一任巫妖王的传承...

    是的,哪怕他们刚刚杀死了第二任巫妖王,但现在,却又不得不选出第三任巫妖王,只因为狄克说的很对。

    失去了巫妖王的控制,狂暴的亡灵天灾将吞噬一切,在那种数量之下,整个世界都无法避免,而且看上去,狄克似乎对于如何安置亡灵天灾,已经有了完整的方案。

    而面对狄克送到手边的统御之盔,乌瑟尔的眼睛紧闭着,显然,这个死亡大领主也在内心里做着激烈的对抗和挣扎,但最终,狄克的那句“黑锋骑士的新使命”还是打动了他,乌瑟尔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亡灵,他还保有自己完整的感情,对于那些忠诚,无畏的下属,他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他们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所以在长达3分钟的沉默之后,乌瑟尔睁开了眼睛,迷茫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变得坚定的目光,

    “是的!我愿意!”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从指环里取出逐风剑,然后示意乌瑟尔半跪在他身前,就像是国王授勋的骑士一样,狄克一手捧着统御之盔,另一只手里拄着长剑,维伦,老弗丁,沃金,萨鲁法尔,莫格莱尼作为见证者,分别站在破碎的寒冰王座的两边。

    狄克大声说,

    “死亡领主乌瑟尔,在艾泽拉斯的天空与大地之上,在万灵的注视里,在世界上最崇高的勇士们的见证中,你将接过一份沉重的使命,请跟我宣誓!”

    “长夜将至,我从今夜开始守望,至死方休!”

    “我将不后退,不畏惧,不退缩。”

    “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

    “我是黑暗中的死亡利剑,抵御邪恶的沉默刀锋,破碎世界的亡灵卫士,破晓时分的永黯光线,唤醒眠者的白骨号角,守护艾泽拉斯的不朽军团。”

    “我将逝去的生命与沉寂的荣耀献给守夜人!”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狄克说一句,乌瑟尔跟着说一句,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洪亮,直到最后,就连萨鲁法尔和莫格莱尼都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寒冷的空气里,洋溢着无尽的肃穆和庄严。

    在最后一句誓言说完之后,狄克举起长剑,在乌瑟尔的左右肩膀上轻轻抵住,然后将长剑递给身边的阿奈尔,双手举着统御之盔,将其放在了乌瑟尔的头顶,

    “以艾泽拉斯泰坦守护者议会,暂代大守护者狄克·布隆赞·唐的名义,我赐予你这责任,从今以后,将不再有亡灵天灾,你将成为守夜人军团的领袖,前往破碎世界德拉诺,在燃烧军团的威胁消除之前,无故不得返回艾泽拉斯!”

    “艾泽拉斯和守护者的眼睛在注视着你,乌瑟尔,慎用你手里的力量!如果你承受不了这责任,那么最好自己终结它,我不想看到我的战友堕落为真正的怪物!”

    在统御之盔和乌瑟尔的精神相连的那一刻,死亡领主发出了一声闷哼,他手中拄着的死亡裁决也发出了一阵轰鸣,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直到10分钟之后,乌瑟尔睁开双眼,两抹淡蓝色的流光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守夜人军团就位...我们什么时候前往德拉诺?”

    面对这个问题,狄克耸了耸肩,将身后懵懵懂懂的阿奈尔推到了乌瑟尔身前,

    “那个还不急,法师们重启黑暗之门也是需要时间的,不过在那之前,乌瑟,这是你的新弟子,也是你最好的副手和继承人,你最好好好训练这个孩子,他的潜力惊人。”

    “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和阿尔萨斯有某种关系吗?”

    “不...因为霜之哀伤,这孩子已经和霜之哀伤的碎片达成了某种特殊的联系,我相信你不会愿意放弃这样一个助力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