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6年的春天

1.26年的春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暗之门26年3月17日,洛丹伦王国希尔斯布莱德行省,塔伦米尔市南海镇港口。

    这个港口原本只是用作民船航行的一个中继站,但是在北疆之战当中,它也被用于军事用途,所以这座港口的规模一直在扩张,尤其是在睿智而仁慈的卡莉雅女王继位之后,为了安置刚刚从世界各地返乡的老国民,南海镇就快速开始了扩建,连带着这座港口,也比之前扩大了最少3倍。

    据说女王陛下对于南海镇的发展很上心,所以本地官僚的行政效率也非常高,短短3个月的时间,港口的修筑已经完成,当时刚好赶上了伟大的北伐战争结束的好时候,往来不断的贸易船和运兵船络绎不绝,很快就盘活了这座港口,连带着整个南海镇都变得比之前更加繁荣。

    “叮叮叮叮”

    伴随着港口的撞铃的响起,正坐在码头上,一边闲聊,一边等待活计的码头工人立刻在工头的呵斥下行动了起来,不远处,一艘标记着暴风王国徽记的商船正在缓缓靠岸,甲板上人头攒动,显然,这是一艘运送“拓荒者”的船只,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这种船只是南海镇港口接待的最多的客人。

    不过这艘船看上去有些不一样,因为赫尼·马雷布镇长都亲自带着卫兵,来到港口边缘,迎接某些大人物的到来。

    看到这一幕,混杂在港口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的小偷们纷纷朝着其他方向走开了,这些永远都不会绝迹的三只手们是最擅长察言观色的,仅仅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即将到来的就是真正的大人物,他们不会冒险搞一些事情,眼下北伐战争的老兵们刚刚回归祖国,南海镇就有很多归乡的老兵,这时候闹出事情,绝对会被那些还没有从战争的狂热里恢复过来的老兵暴揍一顿,那些闲不下来的家伙在半个月之前,甚至还主动联合本地治安官,剿灭了盘踞在碧玉矿洞的一伙吉尔尼斯盗贼团,据说那些可怜的匪盗,被这些下死手的老兵杀得血流成河,附近的村民传说,直到现在,那地方还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在港口讨生活的坏种们,甚至有倒霉的被失手打死...当然,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去找那些老兵的麻烦,北伐之战死掉了三分之二的士兵,但凡活下来的,都得到了各大王国的勋章,其中一大半都得到了象征地位的骑士称号,已经迈入了贵族阶层。

    整个洛丹伦的国民都知道,女王对这些为国征战的老兵尤其优待,皇室和首屈一指的大贵族莫格莱尼家族和弗丁家族就是这些粗鲁老兵们的坚实后盾,即便是事情闹大了,这些喜欢抱团的老兵也不会有任何损失,没人愿意惹他们,尤其是在他们刚刚为这个世界赢得了一场辉煌胜利的时候。

    几分钟之后,船只缓缓靠岸,木质的阶梯都放了下来,第一个走下甲板的,是一个魁伟的家伙,他穿着体面的长装,披着一块绒毛斗篷,腰里还挎着一把长剑,头发花白,但眼神锐利,一看就是个经历过战场的家伙,在他身后跟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和孩子的母亲,显然,这是一家人。

    在他身后,还有拖着行李的仆人,而这个中年人在踏上港口的时候,就左右看了看,然后看到了快步走过来的马雷布镇长,他哈哈笑着迎了上去,两个人来了一个结实的拥抱。

    这显然是老朋友见面了。

    “杜汉,你这混蛋,六年没见过了,你居然只写给了我几封信,我还以为你死在那个犄角旮旯里了。”

    一向待人和善的马雷布镇长此时就像个粗鲁的老兵,而他对面的中年人也不甘示弱的反击到,

    “我给你写信是确认你这老家伙还活着,而不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那些亡灵手里,那样我就会在第一时间来给你报仇...当年在燃烧平原,我欠你一条命,老兄弟,我从没忘记过。”

    马雷布笑着摆了摆手,然后伸手拍了拍躲在中年人身后的男孩的脑袋,“小杜汉,不认识你赫尼叔叔了?”

    “他当然不认识你,他上次见你的时候才2岁!”

    杜汉揉着自己儿子的头发,然后注意到了老兄弟马雷布身上的正装长袍,他有些好奇的问,

    “怎么?今天还有正事要处理?”

    马雷布镇长笑了笑,低声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杜汉,你上次跟着温德索尔元帅一起冲入暴风城,解救国王,也混到了一个勋爵衔,可是你还是学不会这个圈子里的规则...有一位大人物跟你坐同一条船过来,你这一路上居然都不知道?”

    杜汉的表情有些古怪,他挠了挠头,

    “呃,这个我真没有注意到,你说的是谁?”

    “赫尼先生说的是我,抱歉,杜汉先生,我不是有意隐瞒我的身份的,只是...责任使然,不得不谨慎行事。”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杜汉身后传来,几个人回头看去,一个穿着天蓝色裙子的年轻姑娘正提着裙角,从阶梯上走下来,杜汉的儿子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就笑着跑了过去,

    “泰娅姐姐,你今天好漂亮!”

    有一头金发的姑娘嘻嘻笑着把小杜汉抱起来,走到了几个人身边,自我介绍到,

    “重新认识一下,杜汉勋爵,赫尼勋爵,我叫阿尔泰娅,阿尔泰娅·艾伯洛克,暴风王国灰熊行省,新建立的琥珀松木市的新市长,嗯...如果我没记错,杜汉勋爵应该是我以后的副手了。”

    这个姑娘的名字并不出奇,但真正重要的是她的姓氏,艾伯洛克,整个暴风王国的上流圈子里只有一个艾伯洛克,那位老先生的爵位是...公爵,那是自莱恩先王,甚至更早时代就伴随着暴风王国一起出现的真正的大贵族,眼前这个年轻的姑娘,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艾伯洛克家族的下一代族长。

    她以后的爵位会是女公爵,不过现在,她只是一位伯爵,但即便如此,这也是杜汉和赫尼平日里无法接触到的大人物了。

    “向您致敬,伯爵大人!”

    杜汉和赫尼同时俯身行礼,阿尔泰娅大大咧咧的挥了挥手,然后在赫尼的带领下走向为这位大人物准备的住宿地,在他们身后,来自暴风王国西部荒野的拓荒者们带着自己仅有的行礼,在水手们骂骂咧咧的声音“欢送”之下,带着一丝忐忑不安,踏上了南海镇的港口,他们的脸上多是愚昧的惊恐,但还有一丝对于新生活的期待。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被迪菲亚和人民军交战的西部荒野里是赤贫阶级,不管艾泽拉斯的魔法文明多么繁荣,这个世界的生产力本身还是停留在很低级的层次,实际上,如果不是在北伐战争期间,来自潘达利亚的熊猫人们为了更好的融入文明世界,以极低的价格,卖给联盟部落大批的粮食,仅仅是接连不断的战争期间的饥饿,就足以引发动摇王国根基的暴动了。

    在前不久,迪菲亚盗贼团引发的不安刚刚被抚平,但在连年战火的肆虐下,暴风王国原本的粮仓,西部荒野要恢复生产,最少得3年的时间,这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和赤贫阶级的民众无处可去,就干脆被王室打包送往新的行省,远在诺森德的灰熊丘陵。

    那里气候寒冷,还有野蛮的熊怪和巨魔,但土地着实异常肥沃,而且数目巨大,足以容纳最少10W名国民的生活,只要开垦的好,成为第二个西部荒野不是问题。

    同样做法的不只是风暴王国,实际上,在战争结束3个月之后,整个世界都掀起了前往“新大陆”的移民潮,其中数目最庞大的是洛丹伦王国的迁徙者,北风苔原是最早安静下来的区域,卡莉雅女王甚至已经在那里建设了第一个行政区,致远郡的成功鼓舞着早已经急不可耐的分享蛋糕的贵族们,而民众对于土地的需求更是没有尽头,在两者的结合之下,短短2个月,就有超过2W农夫选择前往北风苔原行省。

    坦白说,现在的诺森德并不是一个很平安的地区,尽管新任巫妖王...守夜者乌瑟尔已经竭尽所能的拘束亡灵停留在冰冠冰川,但还有一些不服从他的统治的坏种们在诺森德四处燃起战火,但是在急于满足内部需求的统治者们看来,那地方已经足够平安了。

    乐观估计,即便是移民潮这样进行下去,也最少需要10年的时间,才能让那些孤悬海外的领土,真正融入各个国家的统治里,在这10年里,诺森德的大体环境必然是混乱的,就像是在另一个世界选择开拓新大陆的初期,必然伴随着重重矛盾和流血战争一样,对于诺森德的开发,必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

    不过好在...当亡灵天灾的阴影散去之后,所有人都有了足够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最少在表面上有了足够的时间。

    赫尼·马雷布是老官僚了,在他的布置下,风尘仆仆的阿尔泰娅总算是得到了良好的款待,一行人宾主尽欢,原本闪金镇的治安官杜汉,在随同温德索尔元帅参加了驱逐黑龙的行动之后,也得到了一个勋爵的爵位,这一次他更是带领第三批西部荒野拓荒者前往灰熊行省的领导者,并且即将在那里担任琥珀松木市的城卫军长官,这个职位是温德索尔元帅为他谋求来的,其实就是安置那些大手大脚的挥霍金钱,最终导致一贫如洗的老兵们的最后安身地之一。

    而阿尔泰娅女士的身份,其实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跑到那种海外的蛮荒之地去担任市长,更多的原因,是因为生性自由的阿尔泰娅已经受够了那些络绎不绝的求婚者,作为上层圈子里的单身适龄女性,阿尔泰娅可是真正的“万人迷”。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亲人...

    等到稍晚一些,阿尔泰娅走入赫尼镇长为她安排好的私人庄园休息的时候,她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个坐在壁炉边的身影,那是个女性,黑色的兜帽之下有一缕银色的头发,穿着厚重的魔纹长袍,腰上悬挂着一颗狰狞的白骨魔杖,手里还捧着一本黑色的魔典,正在温暖的火焰边,细细研读。

    “塔莱妮雅,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神出鬼没...我只是个普通女孩,我会被你吓死的。”

    阿尔泰娅翻了个白眼,顺手取下自己的外套,穿着贴身的短衣就坐在了这个精灵术士的对面,术士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面对阿尔泰娅的抱怨,她的目光甚至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魔典,只是低声说,

    “你知道的...这是你哥哥的命令,我必须贴身保护你。”

    “嘁,坎瑞萨德那个混蛋!”

    阿尔泰娅极其不淑女的骂了一句,然后拿过一杯酒,一边细细的品味,一边的对术士说,“你帮我送个消息给我亲爱的“哥哥”,下个月就是父亲大人的生日,我那时候已经远在王国边陲,所以他必须...记住,是必须!必须回家一趟,我那可怜的老父亲替王国镇守东部已经几十年了,他现在最担忧的就是那个混蛋的安全。”

    “你知道的,阿尔泰娅,你的哥哥很忙...他在另一个世界处理着非常严肃的事务,所以你的期待很难成为现实。”

    名为塔莱妮雅的精灵术士伸出一根手指,在阿尔泰娅眼前划了划,“不过我会替你发这封信,能不能得到回应就不好说了。”

    “他必须得回去一趟!”

    阿尔泰娅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明亮的笑容,“我知道他再为塞拉摩公爵做事,如果他不回去,我就直接去找到狄克先生,他最近就在诺森德,不是吗?”

    “那位真正的大人物可抽不出时间见一个小丫头,我的阿尔泰娅。”

    塔莱妮雅合起了手里的魔典,同样拿过一杯酒,看着对面的女孩,她的眼眸最深处有一抹碧绿色的光芒,每一次直视它,都会让阿尔泰娅的身体一阵颤抖。

    “看在我们相处不错的份上...我给你个建议吧,我的阿尔泰娅,不要再愚蠢的追寻和塞拉摩公爵有关系的所有事情,那不是你,或者你的父亲可以踏入的圈子,深入更多,就连你的哥哥也救不了你...如果你还不理解,那么把他当成一位神灵,当你注视神灵的时候,神灵也在回望你...”

    “但他却对你毫无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