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塞拉摩·天涯募兵处

2.塞拉摩·天涯募兵处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在长生种看来,最近100年里的世界,比之前10000年加起来还要精彩的多,尤其是最近30年,整个世界放佛彻底进入了战争的循环里,从兽人入侵,到北疆亡灵,到海加尔山,到希利苏斯,再到北伐之战,每一次都是真正的大战争。

    战争催发了世界的改变,新的种族一个接一个浮现出世界的迷雾之外,从兽人,到亡灵,再到托维尔人,最后是熊猫人,最近还有乘坐天火巨舰从天而降的德莱尼人,以及那些据说从另一个世界过来艾泽拉斯的奇奇怪怪的种族。

    鸦人,聪明的食人魔,虚灵,破碎者以及一些罕见的孢子人。

    他们数量很少,但那是相对于种族来说的,在半年前那场德拉诺大迁徙中,有超过15W异族进入了艾泽拉斯,各大王国不怎么欢迎这些失去了文明的流亡者,所以他们干脆自己组成了一个小势力,就叫“沙塔斯”,据说是纪念另一个世界里最终落陷的那座城市。

    而且这些从破碎世界过来的坏种们都是本种族里最能打或者是最阴险的家伙,又因为艾泽拉斯的敌视而不得不抱团,在这种生存模式的熏陶下,艾泽拉斯的五大传统黑暗据点遭受了严重的冲击,黑暗世界的暗战一度打的火热,最终在上层的大人物的压制下,艾泽拉斯的第六个地下世界的据点正式成立。

    当然,这件事和平民,以及光明世界的关系不大,不过在北伐之战的“赎罪”条款提出来之后,默默无闻的沙塔斯组织,在艾泽拉斯的黑暗世界,名气却愈发膨胀了起来。

    所谓“赎罪”条款,是各个王国,为了保证北伐的士兵充足,提出的一种非常不人道的处罚措施,不再有死刑,转而将所有的罪犯都送到诺森德的正面战场,能活下来就能免罪,实际上,十个人里能活下来一个就非常不错了。

    而赎罪条款不只是适用于死刑,实际上,在北伐之战最激烈的那一段时间里,就连偷盗这样的小罪,也会被列入赎罪条款当中,整个世界依靠这种残忍的方法,硬生生顶住了亡灵天灾的进攻,但人人都知道赎罪条款不是一个好东西,而犯罪的那些坏种也知道这一点,他们拼命逃亡,其中绝大部分坏种的目的地是塞拉摩。

    并不是因为塞拉摩这座城市对犯人很友善,而是因为就在让人闻风丧胆的赎罪条款出现之后,黑暗世界里也有了一个流言:在塞拉摩的旧城区,有一个独特的老酒吧,只要能在被抓到之前逃入那里,就能免除所有的刑罚。

    流言是不可信的东西,但一旦流言中的东西成真,那吸引力就不是一点点了。

    在越来越多的坏种和恶棍们“逃脱”了见鬼的赎罪条款之后,塞拉摩的旧城区,就成为了所有罪犯梦想中的“天堂”。

    但很快,他们就会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今夜,在塞拉摩城外,静谧的海波在月色下显得异常安详,港口的值夜人早就悄然入睡,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在这种夜色之下出来溜达,就连整个城市最繁华的女王大道,也已经陷入了安静当中,然而,细碎的水波打扰了这安静,一艘小船从港口的阴影里慢慢溜出来,在桨手们很有节奏的划动中,这艘小船悄悄的靠在了塞拉摩港口的石阶上。

    托尼·双牙,这个巨魔老海狗带着一顶皱巴巴的船长帽,穿着半新不旧的船长制服,腰里挎着一支指挥刀,熟门熟路的带着身后的三十几个壮汉摸到了港口区最边缘的小巷子里,他带着这些看上去就不像好人的家伙走到巷子尽头,在一块平淡无奇的砖石上轻轻敲了三下,2分钟之后,那砖石在另一侧被掏空,露出了一个能允许一个人通过的裂痕。

    “快过来,蠢货们!”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墙那边说,“还有20分钟,城卫军的巡逻队就到了,托尼,你这一次晚了20分钟!BOSS很生气!”

    “嘿嘿,我为BOSS带来了好礼物,这会平息他的怒火的,相信我!”

    在黑暗中,老巨魔和那个家伙搭着话,阴霾的眼神在身后稍有些惊慌,还很警惕的众人身上停留了片刻,不过由于黑色的环境,让他的小动作没有被人发现。

    这些打扮的怪里怪气的壮汉跟着托尼·双牙走出那墙壁的裂痕,这才看到对面站着的,是一个高大的食人魔,和普通那些蠢笨的食人魔不一样,这家伙更壮一些,也显得更聪明一些。

    他的皮肤是暗红色的,头顶上长着一根独角,没穿上衣,那粗壮的肌肉让一伙坏种有些胆战心惊,其中一些比较敏感的,已经觉察到,这一次的冒险经历,似乎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愉快。

    食人魔一边动手将那墙壁填回去,一边随口问身边站着的棕皮肤牛头人,

    “嗨,伙计,你犯了什么罪,要逃出奥格瑞玛?我听说那地方发展的不错的,是个安居的好地方。”

    这个牛头人显得有些憨厚,不过眼睛里闪过的狡黠的光芒,却显示着这家伙并不简单,在食人魔询问之后,他甩着尾巴,瓮声瓮气的回答说,

    “那些该死的地精骗了我,我“拿”回了我的东西,还顺手给了他一刀,后来发现,那个怪里怪气的家伙是锈水财阀的外交官,现在整个奥格瑞玛都在通缉我...我也知道那是个好地方,但我待不下去了。”

    说完,这牛头人有些气恼,他摇了摇脖子,骂了一声,“地精都该死!”

    “哦...劳伦可能不太喜欢你...不过你说的不错!”

    食人魔填完了最后一块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对牛头人咧开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地精确实都该死!对了,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加摩尔,我听人说,只要进了天涯酒馆,就没人能抓我了,对不对?”

    牛头人看向躲在一边抽着烟斗的托尼·双牙,这个海盗说他有进入天涯酒馆的路子,加摩尔这才愿意跟着他走的,而面对牛头人的询问,食人魔呵呵一笑,

    “当然!天涯酒馆名声在外,相信我,兄弟,那里会是你我这样的恶棍的天堂!”

    这句玩笑话让凝滞的气氛变得欢快了一些,在场的都是从整个世界的各个地方聚拢过来的真正恶棍,食人魔的话不但不会触怒他们,还让他们觉得很自在,这就是恶棍,要和他们交朋友很简单,只要臭味相投就可以了。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上路吧。”

    托尼·双牙收起了自己的烟斗,食人魔也停下了那些恶棍的闲聊,他舒展了一下身体,“跟我来,兄弟们,我们去自由的天涯酒馆!到了那,你们杀过的人,你们偷过的东西,你们骗过的白痴,都找不到你们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在奥格瑞玛没见过你这样的食人魔。”

    加摩尔好奇的问到,那带路的食人魔没有回头,他嘿嘿笑了两声,“叫我葛罗克就可以了,我来自另一个地方,和本地的食人魔不算是同类,好了,我的兄弟,别问这么多,时间紧迫,到了天涯酒馆,我们有的是时间聊天。”

    加摩尔点了点头,牛头人的目光不断看向周围的小巷子,是的...他开始怀疑了,甚至打算就这么逃跑,但托尼·双牙和葛罗克一前一后的将他夹在中央,一直到进入那个昏暗的小巷子里,他也没有找到逃跑的机会。

    最后,众人停在了一个老旧的建筑物前方,那地方的上方,用一块巨大的破碎盾牌组成了它的名字,“天涯酒馆”,而在木质大门之内,还有温暖的黄色光芒,以及嬉戏打闹的声音传出来,看上去就像是个寻欢作乐的好地方。

    “我们到了!”

    食人魔葛罗克伸手推开眼前的木门,带着众人走入其中,加摩尔本来以为自己会被带到一个看守严密的监狱,或者是其他地方,但当他走入天涯酒馆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群在尽情狂欢的男男女女,各个种族都有,侏儒,地精还有和他一样的牛头人,那种每个人脸上洋溢的欢乐是做不得假的,这也让众人提起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欢呼吧,恶棍们,你们自由了!”

    托尼·双牙对众人摆了摆手,“尽情享受吧,先生们,我去去就来。”

    说完,老巨魔和食人魔葛罗克就走入了酒吧的内部,其他人都欢笑着加入了那盛宴里,唯有加摩尔的眼里闪耀着某种光芒,最终,他借着上厕所的机会,也走入了托尼和葛罗克走入的通道里。

    “BOSS,我回来了!”

    在酒吧深处的一间安静的房子里,托尼·双牙再没有了之前那副浪荡的样子,而是非常严肃的站在华贵的地毯上,是的,这个房间里装饰奢华,随手拿起一样,放在外面都能卖出一个天价,在托尼和葛罗克前方,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木桌,木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战利品,在木桌之后,是一个可以旋转的椅子,那椅子此时正背对着两个家伙,从后方伸出的一只手里,正夹着一根最上层的矮人雪茄,整个房间里都散发着醇厚的香气。

    “带回了多少人,托尼?”

    那个神秘的BOSS开口问,托尼·双牙急忙回答到,“这个月我在东大陆和卡里姆多的各大城市往返了5次,加上这一次的,我总共带回了267个人,都是真正的,无可救药的恶棍!”

    “很好...加上吉布斯和海狼他们送来的,差不多刚好2000人,嗯,一个联队的数目。”

    椅子旋转了过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席深黑色的礼服,点缀着金红色的配饰,以及让人眼花缭乱的宝石饰品,还有黑魔王森夏那张变得年轻的脸,他就像是恢复了20岁的样子,显然,这个让整个南海都闻风丧胆的黑魔王,在最近有了些奇遇。

    不过从森夏紧紧皱起的眉头来看,这个家伙显然是有些不开心的心事,他将手里的雪茄放在嘴边,吸了一口,开口问到,

    “托尼,和热砂财团的谈判怎么样了?”

    老巨魔从怀里取出一个卷轴,恭敬的放在了森夏的桌子上,还不忘小小的拍个马屁,“你今天的衣着和打扮很高雅,BOSS!”

    “嗯,我知道...还是你的品味最好。”

    一个小小的赞美,让森夏的心情愉悦了起来,他拿起卷轴,看了看,嗤笑一声,然后将其扔进了手边的火炉里,“那些贪财的地精疯了,居然敢这么狮子大开口,托尼,集结舰队,后天,我们进攻热砂港!”

    “BOSS,恕我直言,那地方不好打!而且钱财都存放在加基森,我们打下来那个港口也赚不到多少钱,这不划算!”

    托尼分辨了一句,结果引来了森夏的勃然大怒,

    “混蛋!这是钱的事吗?玛顿战场需要更多的炮灰,大人把这件事交给了我,我必须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筹备出最少6000人的军团送往德拉诺破碎世界,大人又不喜欢我们掠夺平民,不打下热砂港,你让我去什么地方凑齐这么多恶棍?”

    “还是说,大人的怒火降下来,我把你送上去顶着?”

    托尼缩了缩脑袋,但是他还是觉得要为自己分辨一下,于是他说,“可是我们已经有了2000人,不如先送过去,然后慢慢凑...”

    “滚!你没去过玛顿战场,你根本不知道那地方意味着什么!”

    森夏有些不耐烦的松了松脖子上的领结,他几乎有些意兴阑珊,“2000人?2000人甚至都不够一条防线的预备兵,真是见鬼了!2年前这些人渣恶棍几乎到处都是,现在居然成了稀有生物。”

    “是因为赎罪条款,BOSS。”

    托尼解释说,“您最近都不在艾泽拉斯,所以不清楚那个条款,大部分人渣都被送到了诺森德上战场,我们也不得不放出了躲在天涯酒馆就可以逃过赎罪条款的流言,这才凑齐了2000人,不过现在北伐之战已经结束了,我觉得没准下个月我们能骗到更多的蠢货来这里。”

    森夏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好!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下个月,我要3000人!最少!如果你做的够好,托尼,我就把卡利姆多三分之一的航线给你!你知道我的,我说到做到!”

    在一墙之隔的门外,加摩尔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知道自己听到了一个秘密,他也知道该怎么做,但就在他悄然转身,准备溜出去的时候,一抹闪耀着雷光的黑色藤蔓猛的从大门内部刺了出来,卷着加摩尔的脑袋将其拖入了那房子里。

    “瞧...这里有个自以为我没发现的老鼠,你叫什么来着?加摩尔?啧啧,真是个难听的名字,不过没关系了,玛顿的恶魔不会在乎你叫什么,外域之王也会喜欢你这样能打又有小聪明的炮灰。”

    “做了错事就要接受惩罚,我的加摩尔,你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