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8.元素守卫者的愤怒

8.元素守卫者的愤怒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曾无数次来过阿尔卡冯的宝库,也曾无数次带着自己的团队或者是孤身一人前来挑战强大的岩石守护者。

    但这确实是他第一次见到阿尔卡冯的真身。

    在他和几个在宝库中巡逻的符文巨人对峙的时候,在这座宝库最前方,那紧闭的石质大门轰然洞开,一股强大的气势伴随着地面的震动和宝库本身的摇晃,直冲狄克而来,一起响起的,还有几乎形成了实质性音浪的怒吼声。

    “岩石不会忘记!大地不会忘记!入侵者...你们的末日到了!”

    那20米高的巨人的每一步,都会让大地发出难以忍受的悲鸣,他们的体重简直太犯规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充满了愤怒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狄克察觉到了难以形容的危险,他的身体在这一刻猛然化为流光消失在原地,不到1秒钟之后,他所站立的地方,那坚硬的岩石就像是有了自我生命一样,快速变成了两只握起的岩石大手,一左一右的砸向地面。

    “轰,轰”

    “冷静!阿尔卡冯!我不是...”

    金色的雷光在更后方的地面上闪耀,圣骑士的身体出现在那里,但他的话还没说,脚下的大地再一次变化,一只拳头冲天而起,逼得狄克不得不再次化光消失。

    这一次,他没有停留在地面上,他算是知道了,在现实世界,和阿尔卡冯这样的家伙作战,整个大地都会成为自己的对手,于是狄克只能悬浮在空中,他看着快步带着地震朝他扑过来的岩石守护者,他大声喊到,

    “够了!我不是敌人!我是带着善意来的!”

    回答他善意的,是阿尔卡冯的重拳,仅仅是砸出的那一刻,狄克就能看到那拳头周围的空气都在巨大的力量下破碎了,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被这样的拳头正面砸一下,即便是现在的他,也会很难受的,所以他再次选择了躲避。

    他的身影掠过阿尔卡冯的拳头带起的呼啸风暴,在他身后的空间中出现,他还试图解释自己的来意,所以他张开双手,没有携带武器,对一拳砸碎了一道墙壁的阿尔卡冯大声说,

    “我没有恶意,我们不需要战斗!”

    “你的身上带着洛肯的臭味!你还想解释什么?”

    岩石守卫者握紧拳头,双拳狠狠的擂在地面上,根本不听狄克的解释,这一击引动大地之力,不仅仅在地面上带起了冲向天空的巨拳,还将狄克身体周围,四面八方的石块都变成了锋利的石锥,密密麻麻数百快,从各个方向刺向他。

    不仅如此,在刚刚交手的几招里,阿尔卡冯就注意到了狄克的战斗方式,是他最讨厌的那种敏捷型对手,所以在石锥出现的瞬间,岩石守护者就大喊到,

    “我的兄弟们,入侵者进入了大厅!来帮我!”

    下一刻,其他三个声音在封闭的宝库里响起。

    如烈焰一般熊熊燃烧的声音,“火焰会烧尽他的躯体!”

    如寒冰一般阴森透骨的声音,“寒冰将冻结他的灵魂!”

    如风暴一般狂啸不羁的声音,“风暴已宣告他的泯灭!”

    最后是阿尔卡冯低沉的声音,“大地必记录他的败亡!”

    四道声音,四道力量,火焰的焚烧之力,寒冰的冻结之力,风暴的撕裂之力,大地的厚重之力,从四个方向冲出,那红色的,白色的,蓝色的,黄色的光柱,如四道重炮一样,推动着空气挤压,在狄克身边形成了实质性的元素囚笼,压迫他根本无法躲闪。

    这是狄克自从有了雷铸之躯以后,第一次被逼到这个程度,阿尔卡冯和他的兄弟们联手释放的攻击似乎带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远比其他的能量使用者的能量更加深沉,更接近本源,这大概是泰坦赐予他们的特殊力量,如果不是这样,阿尔卡冯和他的兄弟们,也不会被泰坦委以重任。

    不过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狄克?

    “轰”

    四道截然不同的能量汇聚在一起,从四面八方轰击在了狄克的身体上,从他从空中压到了地面,就像是一只重拳从天而降,带着无可撼动的力量,正砸在他头顶上一样,坠入地面的那一刻,整个宝库,甚至是整个冬拥湖,都在这一击之下震动了片刻。

    元素轰击带起的波澜还在空中跳跃着,那红色跳动的火焰和蓝色渗人的冰霜缠绕在一起,看上去分外古怪,还有风暴的呼啸,这一击在宝库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冲击性的凹陷,面对这样的一击,艾泽拉斯百分之90的生物都会被碾成齑粉,甚至连那些同样操纵元素之力的元素生物,也无法完全豁免。

    “他死了吗?”

    爆裂的声音在阿尔卡冯身后响起,伴随着火焰的跳动,一个和阿尔卡冯身高大小差不多的符文巨人出现在他身后,那巨人和阿尔卡冯很相似,只是他的脸和身体,都包裹在熊熊燃烧的烈火里,他有被雕刻成白色的大胡子,穿着一件火焰组成的长袍,头上还带着火焰兜帽。

    他是火焰看守着科拉隆,宝库看守者之一。

    阿尔卡冯没有回答,回答科拉隆是另一个声音。

    “这还用吗?他必然已经被我的风暴撕成碎片,这些恶心的入侵者,死性不改,愿他们的灵魂都被扔到无尽风暴里。”

    那是风的吹动,就像是剧烈跳动的风暴之灵,那是一个同样和阿尔卡冯形态差不多的的符文巨人,他的身体被蓝色的,跳动着蓝色电花的风暴包裹着,他是守护者里唯一穿着盔甲的巨人,他空着双手,但每一次移动,身体上的魔纹都会绽放出耀眼的闪电,就像是一团行走的雷云风暴。

    他是强大的风暴看守者埃玛尔隆,阿尔卡冯的兄弟。

    还有伴随着冰冷的跳动冰花在看守者周围跃动了一圈,最后一个看守者也登场了,他从呼啸的寒风中大步走出,他是唯一一个使用武器的看守者,他提着一把被寒冰包裹的圆柄战锤,蓝色的冰花在战锤表面凸出,就像是一根精英的狼牙棒一样。

    这个巨人倒是和风暴峭壁的霜巨人长得很像,头顶上同样有霜巨人一样的弯曲双角,还有完全由蓝色冰花组成的大胡子,他穿着破旧的皮甲,身体上每一处都似乎被冰霜覆盖着,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看守者,一样强大,一样是阿尔卡冯的兄弟。

    他名为寒冰看守者图拉旺。

    不过这个沉默的看守者的观察力又是最敏锐的,在他出现之后几秒钟,图拉旺就举起了自己的覆冰战锤,高喊到,

    “注意了,兄弟们,入侵者还没死!他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的多!”

    是的,狄克还没死,他没这么容易死。

    当元素之力的碰撞完全消失之后,一个人影从那冲击型的凹陷里站了起来,是狄克!

    他的左手提着破旧的阿格拉玛之盾,不愧是艾泽拉斯最坚固之物,同时承受了四元素的一击,竟然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留下,而在狄克身后,纳鲁之盾形成的光盾却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就像是彻底被打碎的玻璃,只需要轻轻一点,就会完全碎裂一样。

    但不管怎么样,狄克挺过了这一击,毫发无伤,他站在已经被破坏的满目疮痍的大地上,将阿格拉玛之盾换到右手,左手轻轻一甩,缠绕着金色雷电的逐风剑出现在他银白色的手心里,刚刚那一击将他的猎装完全撕碎了,露出了他银白色的手臂。

    金色的圣焰和圣光在狄克身后猛然腾起,那灼热的温度甚至在第一时间

    而在看到那面盾牌和那银色手臂的瞬间,岩石守护者阿尔卡冯面色剧变,他大步向前,将自己兄弟们准备继续发出的攻击拦了下来,然后扭头质问道,

    “等等!这面盾牌...这是奥丁持有的阿格拉玛之盾...还有你的手臂,那是提尔的...提尔怎么了?告诉我!外来者!”

    狄克已经打定主意大闹一场之后,再和这些脑子不够用的符文巨人们好好讲讲道理,但是看到阿尔卡冯已经有了可以沟通的可能,他也无法再强硬的打下去,他皱着眉头,索性将逐风剑背回了身后,将阿格拉玛之盾丢给了阿尔卡冯,他并不担心巨人会拿走这面盾牌,在冰冠堡垒那一战里,在秩序天使形态之下,他已经和这面盾牌建立了隐隐的联系。

    没有他的同意,谁也拿不走它。

    阿尔卡冯将那盾牌放在手心里,那拿在狄克手里和护身大盾差不多的阿格拉玛之盾,落在巨人手里就和玩具差不多,他和他的兄弟们仔细的观察了好几分钟,才将盾牌还给狄克,态度也好了很多。

    “好吧,这确实是阿格拉玛之盾,做不的假,外来者,请原谅我们的鲁莽。”

    阿尔卡冯站在狄克身前,低下了头,诚挚的道歉说,“只是这里之前发生的战斗,让我们有些太敏感了,如果你有时间,我们想了解一下关于你的手臂的故事。”

    狄克抬头看着巨人,虽然第一次接触并不愉快,但他能感受到巨人话里的诚挚,所以几秒钟之后,他抬起左手,

    “你是说提尔?你认识他?”

    阿尔卡冯点了点头,“我和提尔曾经是战友,他是唯一几个可以被我们完全信任的守护者。”

    闻言,狄克点了点头,这大概算是个意外收获,如果阿尔卡冯和提尔的关系真的好到那种程度的话,也许自己就不需要长篇大论的拉拢他们了,只需要将提尔的悲惨故事告诉给这些巨人们,他们自然会加入自己这边。

    于是狄克沉吟了片刻,对看着他的阿尔卡冯说,

    “那是个很长的故事了,我们能坐下来慢慢说吗?我还有件事情想要找你们帮忙。”

    阿尔卡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兄弟们,然后点了点头,

    “随我来,客人!”

    “其他人,继续巡逻,不要松懈!”

    几分钟之后,众人坐在了阿尔卡冯的“冥想室”里,由于是给巨人准备的房间,所以狄克盘腿坐在地面上,和其他四个同样盘腿而坐的巨人相比,就像是闯入了巨人国的老鼠一样。

    “提尔死了...死在了洛肯和古神尤格萨隆卑鄙的联手伏击之下。”

    狄克的第一句话,就让四个守护者的表情变得愕然。

    “怎么可能...提尔那么强大...区区洛肯!他根本不可能杀死提尔!”

    火焰看守者科拉隆不可置信的高叫着,狄克没有理会巨人的质疑,而是看着巨人的首领阿尔卡冯,继续说,“奥丁也被洛肯和堕落的海拉困在了瓦拉加尔,整整数万年!”

    “尊敬的大守护者莱,则被自己的造物偷袭,又被古神亚煞极残存的黑暗之魂纠缠到了现在。”

    “奥杜尔的守护者们大都被腐蚀,整个钢铁军团都叛变了,尤格萨隆即将越狱而出。”

    狄克将现在的情况一件一件告诉给了与世隔绝的巨人们,直到最后一句话说完,所有的巨人都沉默了下来,几秒钟之后,阿尔卡冯低声说,

    “说说提尔的故事吧,最少让我们知道,老朋友的最后一战!”

    狄克耸了耸肩,

    “好吧,如果你们想要知道的话。”

    提尔的故事很长,狄克还顺便将奥达曼以及奥丹姆,潘达利亚和破碎群岛的故事,通通告诉给了这些巨人们,在他讲完之后,阿尔卡冯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有压抑不住的愤怒和悲伤,他看着他,严肃的问到,

    “你说,你已经组建了你的军团,要攻入奥杜尔,让泰坦守护者们重新复苏?”

    “是的,不光如此,我还找到了泰坦留下的守护巨龙们,还有奥丁麾下的英灵军团,还有凡人世界的勇士以及守夜人军团,我找到了我能找到所有的力量,我将彻底解放奥杜尔,让秩序之光重新降临在那个地方!”

    狄克站起身,对阿尔卡冯说,“现在,我同样邀请元素看守者加入我的军团,不仅仅是为了提尔的复仇,更重要的是,让泰坦们留下的世界重归于他本该有的样子,让那些本该高贵的守护者重新高贵,让那些早就该死去的污秽,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你们愿意帮我吗?”

    阿尔卡冯的兄弟们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他们的兄长,岩石看守者没有立刻问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狄克低下头,将左手放在心口,“这是使命...不得不做的事情!就像你们困守宝库数万年一样,我们这一生,总有一些事情,是我们不得不去做的。”

    “好!我答应你!”

    阿尔卡冯站起身,他的左手高高举起,他的声音如黄钟大吕,顷刻间就传遍了整个宝库,整个冬拥湖,

    “元素看守者们的仆从们,整修工坊!重铸元素大军!”

    “我们已经离开这个世界数万年了,那些恶棍已经忘记了宝库守卫的名字。”

    “他们已经忘记了他们的责任,他们的使命!”

    “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荣耀,自己的过去!”

    “让我们用血与火,钢铁与雷鸣,用一场痛宰,让他们重新记起那些!”

    “让他们重新记起被支配的恐惧!”

    “为了我们的过去!为了我们的朋友!宝库守卫,从今日起,正式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