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烈焰战场

16.烈焰战场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轰!”

    巨大的爆炸声从狄克左边传来,他一剑砍飞了眼前爬上战车的钢铁维库人,然后扭头向后方看去,那是一台大型投石车,在刚刚落下的灼热烈焰飞弹当中,已经被炸成了一堆残渣,连同内部驾驶的土灵和周围护卫的魔古石像一起,变成了这场战争的第无数个牺牲品。

    圣骑士甚至没有时间为牺牲者默哀,他抬头看向天空,在练兵场西南方的雷霆之塔的引导下,又一波疯狂涌动的雷电之流在天空中汇聚,不到2秒钟,它就朝着正在缓慢的行进的工程车方阵斩了下来。

    奥杜尔外部防御系统之轨道粒子炮-托里姆之锤!

    “唰”

    狄克的身影在金色的雷光中消失,他从战车上一跃而起,在雷霆之刃前方的空气中出现,用手中的逐风剑刺入了那跳动的雷霆里。

    来自雷霆守护者托里姆的力量在他的剑刃上跳动着,传入他的身体,这本该瞬间融化一个凡人的雷电,在圣骑士胸口跳动的雷电之核的压制下,被强行静止在天空中,然后又在狄克挥舞的剑刃偏转侠,朝着前方密密麻麻的竖立在练兵场里的风暴信标砸了下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在深红色的大地上撕出了一道近百米的裂痕,摧毁了沿途所有的风暴信标,最少杀死了数百名从四面八方狂吼着冲向战车方阵的钢铁军团士兵,将他们彻底融化。

    但说实话,这样的攻击毫无意义...因为在战车部队前方,最少耸立着数千只风暴信标,每时每刻都有超过近千钢铁军团士兵加入战斗,这些用神秘的泰坦科技制造的风暴信标下方是不会被摧毁的传送门,在狄克和他的军团踏入练兵场的那一刻,所有的信标都被开启,无穷无尽的敌人从传送门里加入了战场当中。

    被土灵驾驶的大型攻城器械方阵,在英灵和魔古军团的前方一字排开,用无可撼动的重火力摧毁着眼前拦路的一切,每一秒钟都有近百发大炮弹轰在地面上,炸药爆开的声浪让整个练兵场都快要被点燃了,最勇敢的那些法师无畏的站在如巨兽一样奔腾的战车上,脑袋上顶着保护用的钢盔,双手引导大型魔法,将一个个耸立在身边的风暴信标摧毁。

    还有被投石车扔出的熊熊燃烧的油桶,砸在地面上,就能让近百米的地区都被烈焰覆盖,地精的工程大师们丧心病狂的给一些小型攻城武器上装满了蒸汽驱动的连发步枪,那些和矮人一样暴躁的土灵驾驶员,正带着愉悦的吼叫声,将致命的子弹如暴雨一样轰向朝自己扑过来的钢铁士兵。

    钢铁军团的每一步前进,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尤其是哪怕他们侥幸突破了这枪林弹雨的阻拦,在攻城器械之后,还有早就按耐不住的英灵以及高大的魔古石像,在一对一的对抗里,他们并不占优。

    从天空看下去,但凡狄克的军团走过的地方,遗留下来的只有一片废墟,那些被摧毁的风暴信标,那些被炸弹炸碎的钢铁,还有被魔法融化的看不清原本面目的钢铁巨人。

    这哪里像是一个魔法世界的战场,这分明就是热武器逞凶的地方。

    在更远方的天空里,狄克的身影不断的在天空中闪现,就像是一抹跳动的金色闪雷,在蔓延天空的火焰,冰霜和雷霆的间隙里,快速接近了雷霆之塔的位置,在这座能量塔里操纵着雷电的家伙显然也发现了狄克的影子,他干脆不再汇聚雷霆,而是将那些雷霆以爆发一样的形式朝着天空轰出,试图以这样的方式阻拦狄克的进攻。

    不过雷电对于狄克来说显然不是什么无法逾越的困难,他的身影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在越发靠近雷霆之塔的位置之后,圣骑士不再留手,手中酝酿已久的太阳长枪朝着被数目众多的铁矮人士兵保护着的能量塔的中心掷了出去。

    下一刻,两人合抱粗的金色光柱从他手心扫出,在周围钢铁士兵惊恐的惊呼中,正中雷霆之塔的能量中枢,那原本萦绕在塔顶的雷电在这一刻变的混乱了起来,就像是流动的电流在诡异的汇聚,不到3秒钟的时间,那积郁的电流就达到了能量塔能承受的极限,然后在一阵天崩地裂的爆炸声中,轰然爆开。

    疯狂扩散的电流也将能量塔周围的守卫士兵完全吞没,甚至让坚固的练兵场大地,都被轰出了一个超大型的凹陷。

    狄克看都没看那残留的凹陷一眼,转身就跳向了正在被数目多出好几倍的铁矮人围攻的战车阵线,他就像是个救火队员,不断的在需要的地方出现。

    这里是泰坦之城奥杜尔的练兵场中心,任何要进入这座上古城市的人,都无法避免的要通过眼前这条大道,现在这里被完全进入城市的英灵军团和魔古军团占据了三分之二,在军团的最前方一字排开的巨型攻城器械肆意破坏着周围的一切,它们的任务,就是摧毁见到的所有风暴信标,就像是一支刺出的灼热烈焰,负责在钢铁军团的包围里打通一条路,紧跟在它们身后的英灵和魔古则负责正面突击,以及那些被打散的钢铁士兵,也会遭到他们无情的屠戮,而不管是燃油还是炮弹,都由更小型的运输车,在最前线和奥杜尔大门处来回运送。

    这热火朝天的战场上空也不安全,来自四座能量塔组成的轨道防御系统的飞弹,雷霆将头顶的空间完全封锁,尽管狄克刚刚摧毁了雷霆之塔,但其他防御塔还在,在这种情况下,敢于飞上天空的所有人,都会被整个奥杜尔的力量围攻。

    在其他三个地方,各自的指挥官都在试图打开被封锁的天穹,好让整装待发的巨龙和工程学轰炸机群可以进入支援。

    “这真是神话一样的战场!该死的,快轰掉这座该死的塔!”

    穆拉丁·铜须站在一辆超大型蒸汽坦克上,用手里的战锤不断的猛砸着爬上战车的钢铁士兵,他带领的战车部队只剩下了两辆工程学坦克死死堵在冰霜之塔的入口,手持武器的魔古和英灵围在周围,阻拦着那些不断攻击的钢铁士兵。

    “布莱恩!瞄准点!给我轰掉它!”

    老矮人怒吼着跳下战车,身体表面覆盖着厚重的灰白色石甲,在天神下凡的状态下,一脚踹飞了朝他扑过来的钢铁维库人,又一斧子砍掉了一个家伙的脑袋,扭头朝着身后正在操纵投石车的布莱恩·铜须,他的弟弟喊着,

    “就剩这一座塔了,轰掉它!快!”

    “该死的!穆拉丁,别催我,我在瞄准!”

    坐在投石机操纵位上的老矮人的手指不断的摇晃着,要在炮火连天的震动里锁定一个该死的能量核心,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投石机不断摇晃着,来布莱恩低头躲过了一把朝着他脑袋飞过来的战斧,瞄准器在这一刻将那跳动的白色核心锁定,老矮人的手指在同一时刻按在了发射键上。

    “见识一下铜须的愤怒,混蛋!”

    “轰”

    投石机的锁链在这一刻飞速旋转,被土灵们填装的高爆炸弹混杂着一大团燃烧的油桶在空中划过了一抹赤红色的抛物线,在冰霜之塔萦绕的寒冷气息爆开之前,砸在了那高塔的能量核心上。

    “轰”

    和狄克摧毁了雷霆之塔的动静几乎一模一样,飞速跳动的银白色光芒将周围的一切都吞噬了。

    更重要的是,蔓延天空的寒霜在这一刻也完全消散,仅仅是几秒之后,最后一抹跳动的火焰也同样散去。

    停留在奥杜尔大门后方的补给点,一直在用精密的望远镜观察天空的大工匠梅卡托克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他扶了扶精密的眼镜,大声朝着身后的侏儒飞行员们喊到,

    “天空肃清了,所有飞行器升空,给战车部队打开一条通道!”

    “飞艇升空!飞艇升空!”

    同一时间,地精修补匠加鲁维茨也站在充满了地精风格的大型飞艇的甲板上,朝着地面的地精工程师摆着手,

    “快解缆绳,我已经等不及把炸弹丢下去了!”

    但是比这些钢铁制作的大家伙更快的,是拍打着双翼的巨龙,这些真正的天空霸主早就被刚才被压制的情况愤怒到了极点,眼下,当天空的封锁解除,巨龙们就在第一时间冲入了奥杜尔的苍穹之下。

    因为伤亡过大已经停止前进的战车军团很快在漫天飞舞的龙息和从头顶落下的源源不断的炸弹雨的援助之下,得到了短暂的维持时间,工程师们用这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快速维修那些还能动的攻城器械,而英灵和魔古军团则第一次主动开始冲锋。

    整个战场的局势完全被打开,不过就在这时候,亲自驾驶着战机扔下了一串炸弹,将地面的钢铁军团和风暴信标炸的七零八落的梅卡托克突然看到了近千米之外,那练兵场最前方的异动。

    大工匠调节了一下工程学眼镜的分辨率,在看到那在厚重的钢铁城墙之后不断震动的玩意的真面目的时候,他脸色大变,

    “滋滋滋...狄克...狄克!后退!有东西出来了!是个大玩意!不要前进了!”

    狄克的眼睛猛地眯了起来,他从战车上站直了身体,看向前方,下一刻,那厚重的钢铁城墙被无可抵御的巨力完全撞碎,飞散的钢铁碎片划过天空,就像是爆开了一团耀眼的巨大火光。

    “检测到轨道防御系统被摧毁...MK-I型烈焰巨兽上线...”

    “入侵者锁定...歼灭模式启动!”

    伴随着一阵传遍了练兵场的金属音的响起,通往奥杜尔深处的第一个困难以横空出世的姿态撞碎了沿途的一切,带起了轰鸣的炮火鸣响,朝着正在修正的战车部队冲了过来。

    那是一台巨型的烈焰战车,很明显的工程学造物,但它却拥有自我的智慧!这足有一座哨塔大小,全身橘红色,布满了毁灭性武器的钢铁巨兽简直就像是所有生命的毁灭者。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对它感觉到恐惧或者是厌恶。

    “那玩意属于诺莫瑞根!”

    梅卡托克双眼发亮的在空中大喊着,“有了它,我还要什么“莫诺瑞根歼灭者”?”

    “那是黑水佣兵集团的财产!你休想染指它,该死的侏儒!”

    加鲁维茨同样双眼发亮,两个工程学大师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无尽的热情,狄克听到他们的争执,又看了一眼已经拿出了各自的压箱底本事的两个大工匠,仅仅是两个人的第一波攻击,就在空中掀起了一抹钢铁火海的疯狂弹幕,硬生生将那突袭而来的烈焰巨兽战车压制在了原地。

    这一幕让狄克楞了一下,随后他朝着身后的海姆达尔耸了耸肩,

    “我们去更深处吧,看来这里不需要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