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世界权杖-远古王者之锤·瓦兰纳尔

18.世界权杖-远古王者之锤·瓦兰纳尔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熔炉大厅,距离刚刚你死我活的战斗已经过去了近十分钟。

    “咳咳...谢谢你,大守护者。”

    虚弱的伊格尼斯盘腿坐在地面上,他额头上的那个伤痕还未愈合,实际上,由于那是秩序和混沌交战形成的伤口,如果不经过特殊的处理,那伤口几乎永远不会愈合,不过好在与地狱一般的煎熬近10分钟之后,这个最古锻造者的符文巨人,最终还是恢复了神智。

    嗯,不是完全恢复,狄克还微微发烫的左手证明了这一点,但最少他已经恢复了绝大部分理智,守护者的存在和凡人不同,即便是这种状态,他也足够依靠自我来压制内心涌动的混沌了,最少不会变的更糟糕。

    依靠秩序之力,驱散了一个守护者缠身的混沌,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连现在的狄克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惫,不过好在他的身体也异于常人,只需要一点点时间的休息,他就能恢复如初。

    面对伊格尼斯的道谢,狄克摆了摆手,他站在伊格尼斯面前,尽管但从战斗力来说,他要比这个掌炉者更强大许多,但哪怕巨人是盘坐在地面上的状态,两个人之间的对比,也像是人类和老鼠一样。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恐怕也挺不了太久了。”

    伊格尼斯有些后怕的看了一眼奥杜尔后方的建筑,他低声说,“数千年前,那个声音就开始在我的心底出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击溃的,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囚徒已经越狱了,我们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正是为此而来,掌炉者,告诉我,奥杜尔内部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狄克看着伊格尼斯的眼睛,他并非不相信眼前这个恢复了理智的守护者,但毫无疑问,他还在受到混沌的影响,甚至是白银之手的秩序之力都无法完全驱散它,面对一个完全体的古神的辐射,狄克能保证自己不受影响就已经很勉强了。

    “很糟糕...”

    巨人的声音低沉,似乎是想起了某些不好的事情,他长叹一声,“2000年前,我就再也无法进入内环,高阶守护者们关闭了自己的大厅,甚至连前厅和观星台都被严密封锁,钢铁议会放任疯狂的钢铁军团到处破坏,没人制止他们,他们...都性情大变,我已经记不太清楚时间的流逝了,我只记得米米尔隆大人从那一次实验事故之后,就将自己锁在了智慧火花的实验室里,芙蕾亚大人专注于自己的生命温室,霍迪尔则用严酷的寒冬将他的冬日神殿完全封锁,托里姆...对了!托里姆逃离了这里...我记得很清楚,他离开了...他在哪?”

    狄克看着巨人,然后垂下了眼皮,

    “很遗憾,托里姆可能逃开了混沌,但他没能逃开阴谋,洛肯欺骗了他,所以他现在又回来了,以你的说法,那个状态的他,根本逃不开混沌的腐蚀。”

    “洛肯!对了!是洛肯...是那个家伙引发了这一切!”

    伊格尼斯的声音猛地变得厚重了起来,一起升腾起的,还有他背后的烈焰,显然,掌炉者的情绪开始愤怒了。

    “那个叛徒!我们都看错了他!在奥丁大人离开之后,他就下令封锁了最深处的监狱,起初我们以为那是为了更好的旅行责任,但现在想起来,那分明就是为了实现他某种邪恶的计划!甚至有不止一个钢铁士兵见过,他们见过他独自一个人进入那囚笼里,总是待很久...我们太迟钝了,竟然都没有看出来洛肯的异常!”

    “那些糟糕的事情都是他干的,是的!就是这样!洛肯应该还在闪电大厅!我要去杀了他!”

    “冷静!掌炉者,在古神的力量下,控制你的情绪...还有,洛肯已经死了。”

    狄克的回答让刚刚挣扎着起身的伊格尼斯愣了片刻,他的脸上有肉眼可见的呆滞,但随后他就又坐回了地面上,拍着大腿哈哈笑了起来,

    “死了?死的好!哈哈哈,死的好!”

    看着伊格尼斯不似作伪的表情,再三确认了眼前这个巨人的可信程度,圣骑士舒了口气,他从石台上站起身,对伊格尼斯摆了摆手,

    “看到你恢复,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你好好休息,如果还有余力,不妨去练兵场帮助那些凡人对抗钢铁军团,我走了。”

    “等等...有凡人进入了这里?”

    伊格尼斯叫住了转身离开的狄克,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挣扎,但最后还是舒了口气,“算了,非常时期,就不能恪守那些糟糕的信条,不过如果你还是往更深处去的话,这两样东西你得拿着!”

    狄克扭过头,看到了掌炉者从胸前的坩埚里捞出来的两样东西,那是一块灰白色的符文石,以及一颗不规则的金属块,看上去就像个手柄一样。

    圣骑士好奇的将这两样东西接过来,然后问到,

    “这是什么?”

    掌炉者挠了挠头,跳动的火花在他手指尖窜动,“这颗石头能控制科隆加恩,当年在奥丁离开奥杜尔之后,洛肯命令我打造了一个守卫前厅的岩石巨人,它没有思想,但纯粹的蛮力相当可怕,当时我觉察到了某种不对,大概是处于自保的念头,我悄悄留下了这颗控制石,有了它,科隆加恩就不会再攻击你,这样进入内环就会变得容易些,但一定要小心欧尔莉亚,我的同僚,奥杜尔的档案管理员,她应该就在内环内部游荡着,她肯定和我一样陷入了混沌里,而且她要比我更强!”

    伊格尼斯看着狄克,双眼里有一抹祈求,“如果可以的话,大守护者,请帮帮她,欧尔莉亚的性格平和,而且她知道很多奥杜尔里的秘密,你会用到那些的!”

    狄克点了点头,妥善的将符文石收起,

    “放心吧,掌炉者,我可不是个屠夫,那这个呢?这个是什么?”

    狄克举起另一只手里的金属手柄,伊格尼斯的表情也变得郑重起来,

    “这个...是世界权杖的碎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它,它的另一个名字,叫瓦兰纳尔·远古列王之锤,曾经被上一任大守护者莱,赐予了尤雷尔·石心,那是第一个被泰坦亲手制作出来的土灵,也是所有土灵的统治者和首领,他用这权杖帮助泰坦制造第一代生命,传说这是泰坦的秘宝,代表着某种更高的象征”

    伊格尼斯有些敬畏的看着被狄克握在手里的权杖手柄,他的声音越发轻柔,“在我的记忆里,还有当年尤雷尔手握世界权杖的影子,那个好脾气的土灵将这权杖放置在石块上,那石块便飞快的形成了土灵的身躯,还赋予了他真正的智慧和灵魂,据说远古列王的精神附着在这权杖上,能给使用者带来无所不在的庇护,甚至是真正的“升格”,而且我可以确定,这把权杖来源于更远古的时期,最少在我们出现之前,它就已经存在了,最睿智的守护者…我指的是还没有坠入黑暗的洛肯,他曾说过,这把权杖可能来源于另一个世界,来源于伟大泰坦的历史里。”

    掌炉者停了停,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悲伤了起来,

    “但还是接踵而来的厄运,在泰坦离开之后不久,仁厚的尤雷尔就死于一场意外,我们曾经以为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世界权杖也因此断裂,然后神秘的不知所踪,直到大概在5000年前,我在试验场的角落找到了这个手柄,那时候奥杜尔的气氛已经很不对了,所以我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其他人,但我严重怀疑,那神器剩余的部分应该还在奥杜尔内部。”

    伊格尼斯的话让狄克握着手柄的左手攥紧了,事关诺甘农在最后的一个任务里留给他的提示,瓦兰纳尔·远古守护者之锤隐藏的秘密可远比表面上看上去深刻的多,他也曾想象过,现实世界肯定不会像游戏里那样,将一把战锤分成30个碎片,但没想到,第一块碎片竟然就藏在伊格尼斯手里。

    幸亏自己没杀了他!

    狄克脸上的表情被伊格尼斯理解为惊讶,所以掌炉者便详细的为狄克介绍起这块碎片的宝贵之处,

    “可不要小看它,大守护者,实际上,我认为就是因为我保存着它,才能将自己懵懂的意识维持到现在,如果没有它,我可能在数千年前,就和其他守护者一样,被混沌缠身了,在当时那种大脑一片混乱的场景里,我唯一一个清晰的念头,就是要研究这块碎片,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你要找齐它,然后想办法将它重新融合,我相信,如果你要对抗尤格萨隆,这把权杖绝对能能给你极大的助力,我相信这一点!”

    “嗯,我也相信。”

    狄克将稍有些粗糙的权杖手柄收回,放入了储物指环当中,他沉吟了片刻,又问到,“关于高阶守护者们,你有什么建议给我吗?”

    “嗯…让我想一想,该死的混沌让我的记忆有了些错乱,哦,对了!”

    伊格尼斯用手掌撑着下巴,然后又在自己大腿上使劲拍了一下,大声说,“芙蕾亚,是的!芙蕾亚大人,如果你要去对付高阶守护者,我建议你先去生命温室,芙蕾亚大人可能还是清醒的!但我也不能保证…”

    “哦?怎么说?”

    狄克越发感觉自己费心费力救下了伊格尼斯是件正确的事情,这个一直待在奥杜尔内部的守护者,显然给了他太多惊喜,面对他的疑问,伊格尼斯又挠了挠头,详细说,

    “首先,芙蕾亚大人是最后一个封闭自己的大厅的,然后我隐约记得,就在她封闭生命温室之前,她曾将自己的一个化身遣出了奥杜尔,据说是去索拉查盆地维持生态,那里曾经是她的试验地,你大概不了解,对于高阶守护者来说,一个化身就相当于自己的一缕意识,她的化身如果一直待在索拉查盆地的话,就意味着她最少有一缕意识是清醒的,这就代表你唤醒她的几率很大!最少比其他人大很多!”

    “最危险的是米米尔隆,怎么说呢,在我混乱不堪的记忆里,米米尔隆自从那一次实验事故之后,性格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不再用他的智慧维持世界的平衡,而开始研究很危险的东西…他的试验场也因此堆满了各种残骸,所以如果要面对他的话…要万分小心!”

    “嗯!谢谢你的情报!”

    狄克朝伊格尼斯点了点头,掌炉者则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

    “不用客气,大守护者,我应该向你道谢…等等,让我看看你的武器,那把剑!”

    狄克楞了一下,但随后就将逐风剑递给了伊格尼斯,这位最古锻造者可是艾泽拉斯历史上第一个铁匠,他主动提出这个要求,没准意味着特殊的事情。

    而掌炉者接过狄克的逐风剑,那把对普通人来说相当于双手重剑的长剑,在他手中却像是一根牙签一样,他将逐风剑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最终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惜了,它本该成为一把有自己灵魂的武器,它有这个资质,但当初为它注入能量的那个元素生物太弱了,反而限制了它的极限,它失去了成为更有灵性的武器的机会。”

    狄克耸了耸肩,对于这个答案,他并不意外,别忘了,圣骑士本身也是个宗师铁匠,他很早之前就猜到了逐风剑的隐患,但伊格尼斯的下一句话,却让圣骑士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可以帮你修改这把剑,给它更进一步的可能,但大守护者,这是个双面的抉择,我会为你彻底清空这把剑原有的元素力量,让它成为一张白纸,它的威力会因此下降很多,也会失去对雷电的适应性,还需要你长时间的用自己的力量去侵染它,改变它,直到它诞生自己的灵魂,完成真正的升华为止,这可能是个漫长的过程…你愿意吗?”

    狄克伸出左手,一抹金色的雷光在他手指间不断流窜,

    “帮我修改它,伊格尼斯,我和它一样,都在寻找自我的升华,相比其他,我更希望这把剑能陪我走到最后…我是个念旧的人。”

    掌炉者点了点头,他站起身,拿起了自己的锻造锤,

    “这样吧,我帮你将这把剑原本的元素力量,转移到另一把武器上,也算是不浪费了,毕竟这是一个强大的元素生物的精华,就这么放弃太可惜了,你可以把它送给其他人。”

    狄克欣然点头,从自己的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一堆源质锭,交给了掌炉者,

    “那就干脆按照它的外形再做一把逐风者的祝福吧,我妻子的武器刚刚损毁,她也需要换一把新的剑了,麻烦你了,伊格尼斯。”

    “哈哈哈”

    掌炉者拍着肚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很荣幸为您服务,奥杜尔的新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