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1.前厅-真正的奥杜尔

21.前厅-真正的奥杜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奥杜尔真正意义上来说,是一片由完全不同的时空区域,用一种凡人难以理解的方式,重组,重叠,排列在一起的神秘区域,它们被安置在奥杜尔这座城市里,它们共同组成了神秘的泰坦之城。

    而前厅和练兵场所在的区域严格来说并不在同一位面,所以需要通过遍布奥杜尔内部的特殊传送器,才能实现快速的来回,当年修建了奥杜尔的泰坦们严格的为这些区域划分了时空壁垒,就连现世最强大的魔法师,蓝龙王玛里苟斯,都无法从内部打破这层壁垒。

    在传送器生成的蓝色星光破碎之后,一行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数万年都没人访问的奥杜尔前厅当中,第一个走出星光的狄克左右看了看,然后蹲下身,伸出手,在地面上抹了抹,那是一层厚重的尘土灰烬,代表这地方的与世隔绝。

    “果然是再怎么壮丽的过去,都抵不过无情的时间。”

    青铜龙王的感叹果然与众不同,他施施然走到旁边的台子上,伸出手在台子上轻轻一抹,那洋洋洒洒的灰尘中混杂着从华丽的墙面上剥落的装饰品的残骸,他的手指触碰到一个纯金制作的雕塑上,只是轻轻的接触,那雕塑就快速散落成了一地的金沙。

    诺兹多姆的感慨是正确的,这里是一片被时间遗忘的地方,尽管它表面上还保持着过去的秩序,但实际上,时间已经在更生层次的象征中,将这些完全摧毁了。

    玛里苟斯扬起手,精细入微的魔力,带起了一阵阵轻柔的风,将地面上的灰尘完全剥离,当那厚重的尘土消去之后,整个前厅的通道似乎又一次恢复了过往的宏伟,地面之下并不是普通的土地或者是钢铁铸造的地面,而是完全由星光组成的投影之墙,在众人头顶上方,存在的也不是壁画或者是其他东西,而是夜空!

    真正的夜空,星光甚至还在闪耀,这里出现的,也许并不是艾泽拉斯的苍穹,但毫无疑问,泰坦和守护者们用自己的方式,将特殊的,不同于现世的风景,保留在了这个特殊的地方,这种瑰丽的场景和左右两边斑驳的,被时光消磨的墙壁形成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对比,总让人有种无法平静的感触。

    “哎,这里过去可不是这样的。”

    跟在狄克身后的阿扎达斯扛着战锤,有些默然的说,“忠心耿耿的眷族会仔细打扫这里的每一个地方,他们总是在守护者们反应过来之前,就将一切尘埃都擦拭干净,那个时候,我还记得,在星光投影当中,由眷族里最老资格的长者们亲自规划,布置着这里,这些雕塑,这些壁画,都是他们亲手布置的,最少在我离开的时候,这里还华丽的像是凡人神话里的天堂一样。”

    和阿扎达斯站在一起的艾隆纳亚由于性别的原因,显得更感性一些,她看着诺兹多姆脚下打着旋流淌的金沙,脸上也有一丝无法掩饰的失落,

    “在我们打赢了元素之战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整个奥杜尔都在莱和奥丁的指挥下,以它该有的姿态运行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哪怕在我们闲下来的时候,我们也有属于自己的爱好,我还记得,那时候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跟着芙蕾亚大人一起在她的实验室里观看那些物种的演化,我的好朋友欧尔莉亚,那个总是抱着书本和她的猫的家伙,也偶尔会邀请我去她的档案室里坐一坐,哎...”

    同为女性,伊瑟拉女王将手放在心情低落的艾隆纳亚的肩膀上,作为安慰,红龙女王也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说,

    “我们当年在奥杜尔接受来自伟大泰坦的赐予,也曾见过芙蕾亚大人和欧尔莉亚女士,倒是没见过你,你既然都活着躲过了古神之灾,那欧尔莉亚女士应该也是安然无恙的,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和她见面的。”

    艾隆纳亚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非常矛盾的说,

    “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期待,但如果欧尔莉亚真的已经被...我实在是无法提着武器和她大打一场,甚至要亲手杀死她...泰坦在上,我们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命运!”

    “关于这一点,你倒是可以放心。”

    狄克背着秩序重剑走上前,在众人面前,是一节蔓延向上的高大阶梯,在阶梯两侧,特殊的仪器用星光投影显示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和传说,就像是凡人遗迹里留存的,记载神话故事的壁画一样,投影的主人公,大都是元素之战里的勇士们,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武器,和各种各样的对手战斗着,这些特殊的投影在整个前厅中到处都是,这些特殊的摆设,也给这繁华落尽的地方,增添了一丝丝特殊的味道。

    圣骑士手里捏着伊格尼斯给他的符文石,对艾隆纳亚说,“欧尔莉亚和你一样,属于中级守护者,只要她还活着,凭借权限,我就能清除她的腐蚀,肯定不至于杀死她,所以你最好打起精神,艾隆纳亚,这里弥漫着更危险的东西,如果你不想迷失在混沌里的话,最好不要去想那些糟糕的事情!”

    说完,他扭头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龙王和同伴们说,“我虽然临时加固了最深层监狱的封锁,但尤格萨隆的思维随时可能破封而出,那是完全体的古神,可不是克苏恩那样的残次品,所以任何人如果感觉到思维出现混乱,一定要第一时间退出前厅的范围...”

    “不用担心,狄克。”

    诺兹多姆走上前,他左肩上固定着一个特殊的容器,其中的时之沙不断的来回流动,象征着时间的轮回,他狭长的眼睛里闪耀着某种特殊的光芒,他拍了拍狄克的肩膀,“泰坦之力在我们身体里流动,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尤格萨隆还打不垮我们的神智,但就像你说的,我们最好速战速决。”

    “嗯!”

    圣骑士点了点头,他看向沉默的海姆达尔,

    “那么守门人,就劳烦你和女武神们前往钢铁议会厅,钢铁军团的指挥官在那里,控制或者是干掉他们!让凡人留在奥杜尔,是件很冒险的时候,我们必须先稳定前线的战事,将他们先送出去!”

    “好的,交给我们吧!”

    海姆达尔带着艾尔以及女武神们走向了前厅左边的通道,狄克度身后的龙王和守护者们一挥手,

    “跟我来,同伴们,我们先去解救那些高阶守护者。”

    众人拾阶而上,就在狄克踏上最后一节阶梯的时候,整个前厅都开始轰然作响,阿扎达斯在第一时间举起了手里的战锤,在回到奥杜尔之后,得到了力量的补充,这个虚弱的守护者的实力正在快速恢复,而艾隆纳亚也在第一时间召唤出自己的岩石长剑,守在了狄克身边。

    “轰,轰!”

    众位龙王同样做好了战斗准备,下一刻,众人眼前重新变成了钢铁的道路被无法想象的巨力从下方击破,四处飞散的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出,狄克的左手抽出秩序重剑,两次横扫,就将眼前彻底清空,而等到地面的震动平息之后,在众人眼前,一个只有上半身露出来的巨型石巨人出现在了那里,哪怕只有上半身露出地面,那从腰部到头顶的距离,也足有近20米。

    如果站在地面上,这恐怕是个身高超过40米的庞然大物。

    它的身体由一块块坚硬的花岗岩组成,脸部被雕刻成了守护者们的面容,双眼里闪耀着灼热的目光,那显然也是个攻击性的武器,而它的双臂粗壮巨大,就像是最庞大的铁锤,哪怕被锤一下,就可以将一座房子彻底摧毁,仅仅从他的造型上,就能看出,这个玩意肯定是擅长蛮力攻击的,而且是最危险的那种。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阿扎达斯握紧了手里的轰石战锤,大声叫到,“这里之前可没有这样的玩意!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好了!不要紧张!我的朋友。”

    狄克将手里的符文石举起,大步走上前,“这是科隆加恩,伊格尼斯在洛肯的要求下制作的守护巨人,我有办法控制它,不要紧张!不要做出攻击动作,这玩意很棘手!”

    说完,圣骑士将身体里的秩序之力注入手中的符文石里,那块灰白色的石头表面萦绕出特殊的符文,科隆加恩,就是眼前这个巨型石头人似乎也接受到了某种命令,他双眼里翻滚的灼热能量慢慢褪去,然后在狄克的命令下,将双臂放在了平台上。

    “砰,砰。”

    两声巨响,两道“桥梁”出现了,在科隆加恩眼中的光芒彻底消失之后,圣骑士收起符文石,大步踏上了科隆加恩的左臂,然后一路攀登,最终站在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对众人挥了挥手,

    “来!伙计们,我们时间紧迫!”

    然而,在他没有注意到的背后,在科隆加恩的肩膀不远处的黑暗里,两抹红色的光芒突然出现,然后是六道窜起的锋芒,毫不留情的,以掠食者的姿态,从狄克背后,划向了狄克的脖子。

    他只能看到阿扎达斯扔出来的轰石战斧,以及艾隆纳亚的尖叫声,

    “小心身后!狄克!”

    就在狄克遇袭的这一刻,在前厅的另一边,海姆达尔和艾尔也和钢铁议会交上了手。

    跟随他们而来的女武神卫队正在前厅的通道里,和那些钢铁军团的精锐缠斗的时候,已经很不耐烦的海姆达尔一剑将眼前的钢铁维库人砍成了两半,和全身上下圣光涌动的艾尔汇合之后,飞身一撞,将钢铁议会大厅封闭的大门彻底撞开。

    “哐当”

    铸铁的大门被撞成了四块,朝着四个方向飞了出去,海姆达尔站稳身体,然后就看到了眼前的三个身影,全身洋溢着炫目雷光的钢铁矮人,他穿着法袍,手握钢铁权杖,手持剑盾的钢铁维库人,全身都被坚硬的盔甲包围,最后是高大的钢铁巨人,双手里什么都没有,但过去的记忆告诉海姆达尔,这个巨人才是最危险的。

    看到海姆达尔和艾尔闯入钢铁大厅,钢铁军团的三个领袖,也代表着钢铁军团的三种士兵的指挥官,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开口了。

    钢铁巨人活动着双手上前一步,他赤红色的眼中满是不屑和残忍,

    “哈!看看这是谁!海姆达尔,我们的“兄弟”...你以为你们能这样轻易的击败钢铁议会?嘁,痴心妄想!”

    钢铁维库人无聊的摔着手里的剑盾,似乎面对的并不是强大的对手,只是随手就可以掐死的小人物,他的声音一如他的姿态,狂妄而傲慢。

    “啊,让符文大师来告诉你吧,海姆达尔,我们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们了,毁灭从不会满足于半途而止!你如此自负的代价,就是,死亡!”

    最后做总结发言的是最矮小的钢铁矮人,他的左手在空中一划,一道耀眼的电花就从手里的钢铁权杖顶端,连接到了他的手心里,在头顶形成了一条雷电桥梁,但他的声音却如同北地风暴一样冷酷,字字如刀。

    “站稳你的脚跟,愚蠢的海姆达尔,看看这伟大的光芒...我们会卷起风暴之云,从天空倾斜你们想要的死亡!”

    矮人身体上的电光更加闪耀,声音也越来越宏大,最终犹如天空中响起的雷暴一样,

    “管它什么奥丁最伟大的蚊子或者是奥丁最伟大的勇士,面对新生的钢铁议会,你只会有一个身份!失败者!”

    海姆达尔扭头和艾尔对视了一眼,然后颇为无奈的揉了揉额角,将风暴大剑拄在身前,

    “几万年没见了,莫尔基姆和布伦迪尔,还有那个大个子断钢者,你们还是这么狂妄,这么让人恶心!你我都知道你们手里藏着通往天文台的钥匙,咱们商量一下吧,把那张数据卡给我,我会轻一点揍你们!”

    “你们不是原来的你们了,但我还是原来的我...如果不想再挨一顿打,就老实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