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4.伐木者狄克

24.伐木者狄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你告诉过我,芙蕾亚不是个好战的家伙,对吧?”

    变为原型的伊瑟拉狼狈的拍打着翅膀,在空中躲过了三条巨型藤蔓的抽打,扭头就是一口充满腐蚀性的剧毒龙息喷了出去,将下方不断投矛攻击的林精融化成了白骨,然后有些气急败坏的对在她身边来回化光跳跃的狄克抱怨着,“你还告诉我,她是清醒的!但是你看看!这就是你所谓的清醒!”

    “抱歉...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小心!”

    “砰”

    伊瑟拉的爪子探出,将抽来的藤蔓抓住,搅碎,然后在第二根藤蔓抽碎空气,呼啸而来之前,两个家伙朝着两个方向窜了出去。

    绿龙女王的愤怒是有原因的。

    5分钟之前,她和狄克以一种郊游的心态走到了生命温室的最深处,那里坐落着一座小亭子,在那其中,他们看到了沉睡在大地边缘的生命守护者芙蕾亚,正如狄克和伊瑟拉猜的那样,这位生命守护者以自己身体里的能量作为补充,来维持着这个超小型生命世界的平衡和完整。

    狄克决定去唤醒她,但就在他用大守护者权限将沉睡的芙蕾亚唤醒之后,迎接他的并不是芙蕾亚的感谢,而是一条布满了荆棘倒刺,包含着剧毒的藤蔓长鞭。

    狄克一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躲开了这一击,但在一边看热闹的伊瑟拉却猝不及防的,只能化身龙形来对抗这出其不意的攻击,代价就是,现在身形巨大的绿龙女王的胸口和腹部,有一条丑陋的黑色鞭痕,芙蕾亚的起床气绝对危险,那一击在猝不及防之下,几乎抽碎了绿龙女王全身二十分之一的鳞片,如果不是她及时遁入梦境,那势大力沉,还带着生命规则的一鞭,就能让她身受重伤。

    这倒并不是说芙蕾亚强悍到让两个艾泽拉斯最顶级的家伙都束手无策的地步,只是单纯的没有防备...

    是的,芙蕾亚的情况并不如狄克想象的那么好,古神的腐蚀是全方位的,芙蕾亚虽然将一丝分身放逐到了奥杜尔之外,但她本体的情况,比她的兄弟们也好不了多少,那双眼睛里遍布着混沌和愤怒的神色,她行走在大地之上,狂怒的犹如一头发怒的野兽,哪里还能看到一丝一毫的生命女神的威严?

    面对伊瑟拉女王的抱怨和怒吼,狄克只能选择闷头接受,毕竟这糟心的事情在他不对在先,而现在的芙蕾亚明显已经失去了理智,原本被她精心保护起来的生命小世界已经在她的愤怒里被破坏了三分之一,瀑布被藤蔓的抽打拦腰截断,巨型的树木就像是遭遇到了可怕的,镰刀一样的风暴一样,齐刷刷的断掉,在生命温室最边缘,已经出现了植物枯萎的情况,明显是这地方的力量被抽取太多了。

    “她的情况不太对劲,她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的苏醒,我们得在她完全醒过来之前解决掉这麻烦!”

    狄克闪身出现在伊瑟拉的脖子处,大声对她喊到,“我看到她的护盾能量节点了!就在生命温室的边缘!”

    狄克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凭空出现的巨型绿色孢子,就在他们身边爆开,伊瑟拉的翅膀猛地张开,高速前进的身体借助巨大翅膀打来的阻力,强行停留在原地,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孢子的爆炸和爆发,而狄克则在前一秒就纵身离开了这个地方,这种战斗憋屈极了,正如伊格尼斯所说,在各自所属的大厅里,这些守护者的力量被大大加强了,那挥舞的藤蔓上带着的巨力,简直比力量最强的阿尔卡冯还要大很多,这显然不正常,但他们也不是没有试图反击过。

    芙蕾亚的体型和欧尔莉亚差不多,她和守护者一样,虽然身体由石块组成,但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就和真正的生命体没有两样,她的头发是灰白色的短发,在脑后扎成小辫,她穿着混杂绿色和棕色草叶的衣服,在长袍上绘满了关于生命含义的图形,看上去古朴极了,在护腕,腰带和靴子的位置上,镶嵌着五个洋溢着能量的泰坦宝石,这同样赋予了她控制闪电的能力,不过相比较这个远程进攻的手段,芙蕾亚的进攻方式更直接一些。

    就是藤蔓的抽击和时不时在空中爆开的绿色孢子。那些粉尘一样的东西,不管是狄克还是伊瑟拉,都不愿意挨上哪怕一点点。

    “你来缠住她!伊瑟拉,我去解决掉她棘手的能量源!”

    金色的闪雷在伊瑟拉头顶的位置出现,狄克手握秩序重剑,一剑削断了从上方抽下来的荆棘长鞭,那长达30米的长鞭被斩断之后,飞快的化为一抹库黄色的落叶,飘洒在空气中,狄克的身体在空中轻巧的旋转,回身就是一记太阳长枪扔了出去,目标正对下方大步行走的芙蕾亚,但那包含灼热圣光的光柱从狄克手心窜出,下方的泰坦守护者却根本没有躲避,任由那长枪刺入她的腹部,轰开了一道伤口,让芙蕾亚的身体也停在了原地。

    “就是现在!”

    狄克的身影骤然消失,一直在躲闪藤蔓的伊瑟拉也在空中灵巧的调转身体,不用魔法或者权柄,而是凭借着巨大的身影,从空中呼啸而下,犹如炮弹一样,砸在了芙蕾亚身前的能量护盾上,将狂吼的生命守护者撞的踉跄了一下,她头顶锋利的龙角,也在芙蕾亚手臂坚硬的皮肤上,留下了三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然而,只是不到2秒钟的时间,太阳长枪轰出的伤口和伊瑟拉划出的伤痕就恢复如初,三条荆棘一样的绿色光带从这个生命小世界的三个方向聚拢在芙蕾亚的头顶,将这个小世界的生命力灌注到她身体上,这个手里握着一把荆棘木杖的生命守护者根本不需要防御。

    面对试图近战的伊瑟拉,芙蕾亚只是挥舞自己的左手,三道巨型的藤蔓抽向前方,生命权柄的攻击性一般都和毒素离开不关系,生命守护者自然也是一样,而且这种剧毒就连身为绿龙女王的伊瑟拉都无法豁免!

    狄克敢肯定,自己只要被抽中一下,绝对是个失去战斗力的下场。

    不过伊瑟拉这样的龙王一旦下定了决心,也不是会轻易退却的,面对来袭的长鞭,绿龙女王咆哮了一声,翠绿色的雾气将她的身体包裹了起来,就像是遁入了另一个位面一样,她使用了自己的梦境权柄,在这一刻,生命和梦境发生了剧烈的对撞,两种权柄,两种规则的碰撞引发的躁动要比想象的更强,绿色的光环在两个缠斗在一起的巨大生物周围不断的波动着,吞噬着一切。

    任何处于绿色光环中的生物,都会被悄无声息的融化掉,甚至包括芙蕾亚沉睡的那座坚固的小亭子也是一样。

    而狄克此时已经在雷光跳跃中,出现在了生命温室的边缘地带,他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头高大的树人,正站在一个布满了魔纹的小型法阵里,引导着整个生命温室的力量,显然,这就是芙蕾亚的力量来源之一,据说是世界上第一批诞生的树人。

    当然,现在已经是真正的树人长老了,这些家伙和狄克在海加尔山见过的,暗夜精灵们树人们可不太一样,它更大,身高近25米,甚至比芙蕾亚本人还要高,而且更具有活力,它引导魔法的动作,甚至和一个人类法师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在树冠上那张惟妙惟肖的苍老人脸之外,在它背后的树枝,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中,成为了真正的晶体。

    这代表着这头树人对于魔力的运用已经到达了无法想象的地步,甚至在身体里形成了实质性的魔力结晶。

    如果放在平时,对于这样的珍惜物种,狄克只会保护和好奇,但现在,他不得不痛下杀手了,单独的伊瑟拉绝对不是现在被噩梦主宰的芙蕾亚的对手,他必须在绿龙女王受伤之前,搞定这三头树人!

    “凡人,这里没有你寻找的东西...滚出生命的乐园!”

    那树人对狄克怒目而视,尽管它那张苍老的脸上正气凛然,但圣骑士在靠近它时,变得更加灼热的左手,却证明了,眼前这个树人,同样遭受了尤格萨隆的腐蚀,这一点让抽出了秩序重剑的圣骑士的心情变得稍微好了一些。

    杀死一头混沌的生物是为了胜利,而屠杀真正的生命,却只能带来烦恼和自责。

    “身为芙蕾亚的眷族...在她真正苏醒之后,她会有办法复活你的...所以,放心去吧!”

    狄克冰冷的声音混杂在跳出地面近5米高的十字星芒当中响起,古老的树人召唤出了很多长有尖牙利齿的魔花试图延缓狄克的攻势,但是在同时暴起的圣光之潮的涌动下,那些魔花只坚持了不到10秒钟,就被焚烧殆尽,这树人可没有芙蕾亚那样的护盾,它抬起双臂挡住狄克的剑锋,但伊格尼斯赋予这把新生长剑的,除了刚刚诞生的灵魂,还有无与伦比的锋利。

    “噗”

    “咄!咄!咄!”

    树枝被直接斩断,下一刻,金色的闪雷在树人长老身体周围跳动,伴随着砍伐树木的声音,树人发出了痛苦的吼声,但是在几秒钟之后,跳动着难以想象的金色雷光的秩序重剑刺穿了树人长老的心脏,最后一波爆发的圣光雷电将其彻底击毁,在狄克闪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跳出去的下一刻,那树人长老背后的结晶魔力怦然破碎,连带着他的上半身,缓缓的,顺着一道斜斩而下的平面,栽倒在了地面上。

    地上的魔法阵也在这一刻失去了控制者,无人引导之下,在狄克回身扔出的太阳之枪刺穿魔法阵的瞬间,就达到了能量的过载,在一团耀眼的光芒中,第一个魔法阵失去了作用。

    而正在和芙蕾亚缠斗...准确的说,依靠梦境权柄被动防御,被狂怒的芙蕾亚吊打的绿龙女王伊瑟拉感觉到抽打的荆棘长鞭力道减弱了五分之一,这让她心态大变,顿时巨大的尾巴一甩,将芙蕾亚的手臂隔开,锋利的前爪就在生命守护者的胸口,划出了好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嗯,蓝色的泰坦能量,那是她们的血液。

    “砰!”

    带有蓝**力结晶的树人长老的上半身砸在地上,它还没有死去,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睛,也变成了愤恨,“我诅咒你!...你会死在这里...你会死在无尽的黑暗里!”

    “轰!”

    再度亮起的太阳长枪将这树人的身体连同地面的魔法阵一起轰碎,狄克冰冷的目视前方,“我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2分钟之后,最后一个魔法阵爆炸的能量将整个生命温室的最后一个魔力节点破坏掉了,整个生命温室的情况都开始剧烈恶化,那些被芙蕾亚强行变得平和的生物开始疯狂的攻击彼此,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和生命都开始凋零,而在生命温室的最中央,芙蕾亚的狂怒似乎到达了最顶峰。

    她舍弃了荆棘长鞭,转而抓起自己的手杖,劈头盖脸的朝着眼前鳞片破碎了三分之一的绿龙女王砸了过来,伊瑟拉也被痛苦彻底激起了凶性,不闪不避的扑了上去,龙爪乱舞,还有从嘴里喷出的剧毒吐息,一头龙王拼命的场景可不多见,即便是高贵的泰坦守护者,也在这种野兽一样的攻击下,被弄得狼狈至极。

    “啊啊啊!滚开!挑衅者!”

    “砰”

    荆棘木杖抽中了伊瑟拉的身体,将龙王抽飞了出去,这一击也让芙蕾亚气喘吁吁,她本身就不是擅长战斗的守护者,从开战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近10分钟,她正要呼吸一下空气,一抹耀眼的雷光就从空气里出现,狄克站在空中,双手举过头顶,一杆巨大的太阳长枪出现在他手中,朝着芙蕾亚的脖子狠狠刺了下去。

    “噗!”

    直没入守护者的皮肤里,还没等到生命守护者发出痛苦,其内部蕴含的雷电和圣光就完全爆发开来。

    “轰!”

    圣骑士被灼热的气浪卷着飞了出去,而生命守护者在这种爆炸之下,身体一个踉跄,就朝着旁边栽倒,只是重伤,对她来说,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能恢复如初,但生命温室魔力节点的消失,也意味着这个被封闭的地方重新打开,当芙蕾亚栽倒在地面的时候,一个绿油油的影子在空中一闪而逝。

    生命守护者睁开眼睛,就看到另一个自己带着笑容站在她眼前,她混沌的大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影子就朝她张开双臂,然后融入了她的身体里。

    挣扎...颤抖。

    分身回归本体本不该有这样剧烈的反应,但由于混沌的存在,让芙蕾亚内心深处恢复的理智和无处不在的混沌展开了剧烈的争夺,争夺这具守护者之躯,以她的身体作为战场,在数万年前,彻底迷失之前就做出的防御手段在这一刻派上了用场。

    但两者彼此僵持,让她承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直到一只灼热的手掌放在了她的额头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和让人信服的气质,第三方力量和芙蕾亚本身的理智合二为一,混沌开始退散。

    一抹泪珠在芙蕾亚紧闭的眼睛边缘流出...

    “提尔...莱...你们终于回来了...我等了太久了...”

    而狄克则有些黯然的站在芙蕾亚巨大的脑袋身边,低声说,“不...他们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