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暴走的黑暗与疯狂

29.暴走的黑暗与疯狂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十分钟之前。

    伊瑟拉站在通往智慧火花的传送器边缘,等待着双方的汇合,狄克进入智慧火花清除前进的阻碍,这一点伊瑟拉并不反对,秩序骑士有能力做到他想做的一切,伊瑟拉没有任何理由阻止他去做这些事情。

    这个凡人骑士以所有人都无法想象的速度在飞快成长,6年的时间,对于一觉就能睡近百年的巨龙来说,简直是比一瞬间也长不了多少的闲暇,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伊瑟拉几乎是旁观着狄克一路向上攀登,这个凡人从最初的一无是处,到现在的光芒万丈,是用6年的时间,他书写了一个几乎无法被复制的奇迹。

    伊瑟拉不明白狄克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处理这些真正的麻烦事,希利苏斯和破碎群岛发生的一切,还有黑石塔之战,这些东西哪怕在巨龙们看来,都是极其麻烦的事情,还有不久之前的亡灵战争,那是一场在巨龙看来,都算的上是全面战争的大事件,本该是完全没有对抗性的双方,本该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但是在狄克和那些凡人舍生忘死的执行之下,竟然真的迎来了一场辉煌的大胜利。

    这件事在巨龙军团内部产生的波澜客源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年轻的巨龙只会感慨凡人的英勇和不屈,以及对巨龙们第一次参与凡人战争的意义争论不休,但对于老成持重的的老年巨龙们来说,他们看到的和年轻人完全不同,不止一头老年龙向伊瑟拉说过,凡人已经崛起,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一个种族,一个文明,想要屹立在世界中心,必然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巨龙能占据世界一万年的中心,是因为残酷的巨龙战争和上古之战的惨烈,而现在,经过一场亡灵战争的开端,凡人的时代已经拉开了序幕,也许他们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但是对于曾经高贵到无法直视的巨龙们来说,美好时代的黄昏已经降临了。

    关于巨龙和凡人的相处方式,巨龙们争执不下,但是伊瑟拉相信,在奥杜尔的攻势结束之后,自己的那些兄弟们,也终会明白,只要狄克还在,凡人的崛起就是必然的趋势了。

    “伊瑟拉!看来你们的进度要比我们快很多。”

    阿莱克斯塔萨的声音从身后的通道里出现,将处于思考里的伊瑟拉惊醒了,她回头看去,她的兄弟姐妹正大步走来,在他身后,一个垂头丧气的巨人被蓝色的锁链和金色的时光魔法紧紧束缚着,那是穿着轻甲的巨人,他此时是人形态,身高3米多,是个大光头,背后还有个小辫,肉眼可见的冰霜之力覆盖在他的身体上,那几乎是他存在的一部分。

    显然,这个家伙就是霍迪尔,冬日之王,操纵一切冰霜风暴的守护者,他的冰川之力无比强大,但是面对三位龙王的联手,他最终还是失败了。

    不过看上去霍迪尔并不像是完全被疯狂主宰着,伊瑟拉从他的眼眸里,还能看到一丝清醒。

    “是啊,你们花的时间有点长,可能也是芙蕾亚的情况稍好一些。”

    伊瑟拉上前,挽着自己姐姐的手臂,红龙女王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玛里苟斯的左手不自然的垂在身边,只有一脸冷漠的诺兹多姆看上去还正常,显然,和霍迪尔的战斗,他们也不是毫发无伤的。

    “狄克呢?”

    玛里苟斯问到,伊瑟拉指了指传送器和远方的通道,“他先去清除前进的障碍了,米米尔隆在通道当中布置了很多糟糕的玩意,我们得把它们清除干净。”

    “嗯...确实该如此,那我们走吧,没准狄克已经和米米尔隆打起来了。”

    青铜龙王扬了扬手臂,他身后的霍迪尔就被淡黄色的时间魔法禁锢在原地,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这道时间禁锢已经足够束缚霍迪尔的活动了。

    不过就在他抬起脚,准备进入传送器的那一刻,一阵疯狂的,喧嚣的,包含破坏力的能量波动,突然就从龙王们身体前方的传送器里喷涌了出来,玛里苟斯错步上前,用右手撑起了一层淡蓝色的魔力护盾,才将那爆发出来的能量完全抵消。

    伊瑟拉看到了传送器上跳出来的一抹火花,楞了一下,但下一刻,在不远处的另一个通道里,一阵倒塌和破碎的声音却让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封印!封印被破坏了!”

    淡绿色的光芒如光雾一样出现在龙王们身边,那是人形态的芙蕾亚,这位应该在生命温室里养伤的生命守护者一脸焦急,她拉着伊瑟拉的手,左右看了看,大声问到,

    “大守护者呢?我刚刚感觉到了一股破坏性的力量冲破了远古守护者之墙,疯狂之缘的封印被破坏了!黑暗正在重新聚拢!他到底在哪里?”

    伊瑟拉刚想要回答,但就在这一刻,一声低沉的呼吸声在所有人心头响起,就像是黑暗中的巨兽吞水的声音,随后又似乎是一抹抹水花迸溅的声音,心灵的迷雾在这一刻笼罩全场,伊瑟拉感觉到自己的心智之墙这一刻就像是被攻城锤轰击着一样,整个人都忍不住弯下腰,发出了一声痛呼,她的梦境权柄第一次主动的弹出了身体之外。

    淡绿色的光晕将她保护了起来,在他身边,龙王们身上都泛起了不一样的光芒,就像是一个信号,告知着平静的对峙结束了,真正的进攻开始了。

    “唔...这是什么?”

    “这是黑暗...转过头,小丫头,看看你的身后有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伊瑟拉心底里响起,那个声音并不扭曲,并不让人厌恶,反而像是一个和善的长辈一样,在谆谆教导,绿龙女王的心智在这一刻模糊了一下,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她看到了...她自己。

    另一个她站在她背后,同样回头在看着更后方,而伊瑟拉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团混沌的黑暗,最深沉,没有任何光芒,就犹如一潭死水一样的黑暗,黑色的雾气在水面上翻滚着,那是又不是水,伴随着她注意力的集中,下一刻,那黑色的水幕分开,一个黄色的眼瞳出现在了水幕当中,巨大的眼瞳,冷漠,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但就那么看着她,直勾勾的,没有情绪,没有语言,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

    那是...那是深渊!

    她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在回望她。

    “砰!”

    一声巨响将伊瑟拉从刚才的凝视里惊醒了,她有些茫然的回头看去,发现是一脸严肃的诺兹多姆正将左手放在她肩膀上,刚才的那一声巨响,正是诺兹多姆拍打她肩膀的声音。

    “你看到了什么?伊瑟拉,告诉我们!”

    阿莱克斯塔萨和玛里苟斯也严肃的看着她,不同光芒的光晕在他们身上跳动着,伊瑟拉感觉自己逃了出来,她惊魂未定的说,

    “一只眼睛...一只黄色的眼瞳...那是深渊!”

    “它告诉了你什么?它说了什么?”

    阿莱克斯塔萨走上前,将自己可怜的姐妹抱入怀中,低声问道,“告诉我,我的妹妹,它告诉了你什么?”

    “它说...它说,让我拥抱黑暗...它在诱惑我!”

    伊瑟拉的身体都在颤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遇到这种事情,而红龙女王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那你为什么不照做呢?我的姐妹...”

    伊瑟拉感觉到一股推力将自己从那个温暖的怀抱里推了出去,她绝望的看着冷漠的将她推入身后黑暗里的姐姐,不...那不是她的姐姐,那不是她的兄弟姐妹,他们的脸上满是冰冷,疯狂,就那么看着她坠入身后的无尽深渊里,那是...那是怪物!

    “不!!!”

    伊瑟拉发出了一声尖叫,所有的幻象在这一刻完全消失,她抱着肩膀蹲了下来,瑟瑟发抖的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你怎么了?伊瑟拉,我的妹妹,你怎么了?”

    阿莱克斯塔萨一瘸一拐的飞速走上前,正要拉烛伊瑟拉的手,却被绿龙女王尖叫着拒绝了,

    “别碰我!...别碰我!”

    这一声尖叫将周围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红龙女王不知所措的收回了手,而芙蕾亚则轻轻的挥起一阵淡绿色的光影,将伊瑟拉笼罩了起来,在这种纯粹的生命力笼罩之下,绿龙女王瑟瑟发抖的身体,才算是慢慢恢复了正常。

    “她怎么了?”

    玛里苟斯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他抬起头看着芙蕾亚,希望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解释,生命守护者咬着嘴唇,艰难的说,

    “她的意志...她被击溃了...”

    “怎么可能!”

    红龙女王有些痛惜的看着自己如小女孩一样蹲在地上的妹妹,她一脸的不可置信,“我们可是真正的守护巨龙,泰坦的权柄在我们身上涌动,而且这才过去了不到1秒钟...怎么就...”

    “不要慌乱,阿莱克斯塔萨!”

    一直没有出声的诺兹多姆伸手将激动的红龙女王安抚下来,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看着伊瑟拉,低声说,“正常情况下,即便是直面尤格萨隆,它也不可能一个照面就击溃我们,而且只有伊瑟拉崩溃了...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我们的妹妹身上,隐藏着我们没有觉察到的黑暗...翡翠梦境,是了!我们忽略了一点!”

    “恩佐斯!那个杂种!”

    玛里苟斯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它对伊瑟拉的精神做了手脚,我们的妹妹在刚才同时承受了两个古神的共同攻击...该死的,我们忽略了这一点!翡翠梦境已经不安全了!立刻把所有的翡翠巨龙全部从翡翠梦境里转移出来!恩佐斯的触手已经深入到那个位面里了!我们面对的不只是尤格萨隆,该死的,它们联手了!”

    “不!不要慌!不要自乱阵脚!”

    另一个粗壮的声音从另一侧的通道里传来,海姆达尔带着女武神卫队飞快赶来,他显然是听到了玛里苟斯的推测,他大声说,

    “奥丁大神一直在监测着海底的异动,而且我可以确定,这不是联手,绿龙只是运气不好,被尤格萨隆触发了恩佐斯留下来的陷阱,古神之间是不可能联合的...而且就算事情到了最糟糕的程度,我们也要先解决掉眼前的麻烦,快跟我来,我们去疯狂之缘,艾尔和托里姆已经赶过去了!那里被突破了,我们需要立刻封印那里!”

    “托里姆?”

    芙蕾亚看着海姆达尔,她好奇的问到,“他也恢复了理智吗?”

    “不,托里姆是你们这群守护者里被腐蚀程度最低的一个,他本身就抱有自己的理智,他更多的是被洛肯的阴谋欺骗了!”

    海姆达尔一边将一块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符文石放在伊瑟拉的怀里,一边解释到,“我和艾尔冲入风暴大厅,杀死了那个冒牌希芙之后,他就清醒了,虽然不是彻底清醒,但已经足够了...”

    守门人大步走到被禁锢在原地的冬日之神霍迪尔身边,他看着这个守护者,摇了摇头,然后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这一幕让所有龙王都惊呆了。

    “你干了什么?你杀了他!”

    玛里苟斯的手掌握成了拳头,但却被海姆达尔的声音吼了回去,“我只是在重启他的思维,狄克如果在这里,他根本不需要受这罪,可是狄克不在...好了,还站在这里干什么?快去疯狂之缘帮忙!我重启了霍迪尔之后就会赶过去!”

    “把你们的神智都给我顶住!尤格萨隆还未真正苏醒,谁要是敢在这个时候发疯,我就第一个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