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1.混乱之神

31.混乱之神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暗中的奔行是孤独的,尤其是在你确定这很可能是一趟有来无回的旅程的时候,那种孤寂就显得更加难以忍受。

    在当年奥杜尔的“光明时代”里,米米尔隆铺设了这条跨越多个位面的单轨列车,当初是为了在不刺激到古神的情况下,向更内部的驻守军团运送物资,这条轨道几乎可以通到疯狂之缘的最深处,在那里是一扇被特殊的力量祝福过的大门,封锁着噩梦里的无尽恶灵。

    当列车驶过黑暗里的时候,没有一丝光芒,从众人的目光中,只能看到一片片扭曲的景象,并不破碎,但不管是石柱还是墙壁,都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就像是破碎的石块链接着还算完整的建筑物,但不管是石柱,还是墙壁,都在某些位置有了扭曲的征兆。

    那些石块,以各种形态诡异的漂浮在空中,看上去已经彻底被毁掉了,但米米尔隆告诉他们,没有!

    “这些只是因为太靠近尤格萨隆,导致这片空气都出现了畸形和扭曲,如果有机会,你们可以亲手去抚摸一下那些柱子!”

    机械侏儒守护者在身体背后背着一把和已经被送给老猎人赫米特的泰坦之击非常相似的工程学步枪,一边操纵着列车的速度,一边对其他人说,“这片空间已经变得很危险了,就像是那些柱子,它们在物理层面上,其实还是完好的,但是看看吧,它们在更高维度上,已经被扭曲成了这幅鬼样子...实际上,疯狂之缘还有另一个名字,那是当年守卫这里的军团给它起的。”

    “嗯?”

    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的海姆达尔哼了一声,表示了自己的兴趣,机械侏儒耸了耸肩,便不再玩这种吊胃口的游戏,而是直接公布了答案。

    “他们管它叫“破碎的疆域”,实际上除了那些早就被洛肯害死的卫兵之外,也没有谁敢在这种地方停留,这里的每一块大地之下,都可能隐藏着致命的扭曲陷阱!”

    “咔咔咔咔”

    列车的前进在这一刻猛然减速,巨大的火星不断从列车正上方的轨道里冒出来,车厢中的众人的身体摇摆着,但是在几秒钟之后,这种震动就伴随着列车的急停而停止了。

    一道被某种巨力击溃的墙壁,以碎石翻滚的姿态堆在列车的轨道之前,完全堵住了去路,米米尔隆伸手将控制台上的钥匙抽了出来,第一个跳下车门,然后从背后取出了自己的蒸汽步枪,这个看上去很搞笑的机械守护者的双手在巨大的枪械上擦了一下。

    “咔擦”

    子弹上膛,一起响起的,还有米米尔隆尖锐又低沉的声音,“接下来,就该我们走过去了,能量检测器检测到前方有个大家伙...打倒了它,我们就能见到尤格萨隆的囚室了。”

    “砰”

    米米尔隆的话音刚落,一道灼热的太阳长枪就砸在他面前的碎石上,石块横飞,爆开的耀眼光芒硬生生在这堆碎石里,轰出了一条可以通过的道路。

    “那还等什么?”

    狄克提着嗡鸣的,缠绕着金色闪雷的重剑大步上前,“让我们去砍了它吧。”

    “嘿,我说,你的风格越来越和我胃口了。”

    海姆达尔活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了咔咔的骨骼碰撞声,金色的怒气同样在他身体上跳动起来,还有其他人那些五颜六色的,性质完全不同,但却都很强大的能量,在这一刻将黑暗的通道彻底照亮。

    这里弥漫的混沌力场已经很深沉了,不过就像是诺兹多姆说的那样,以这伙人的实力,除非是最虚弱的时候被古神偷袭,否则尤格萨隆再强,也不可能同时俘虏所有人的意志。

    这会是一场苦战,但绝对不是没有胜利的希望的。

    狄克扭头朝着海姆达尔笑了笑,然后身体花光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这个破碎边疆的最边缘,那是个大厅,尽管是最靠近尤格萨隆的囚室的地方,眼前的大厅却并不阴暗,相反,它遍布光明。

    如果不考虑眼前密密麻麻的无面者士兵和远方那个近30米高的紫色怪物的话,这里简直就像是奥杜尔里最光明的殿堂。

    但这光明之下,隐藏的却是最深沉的黑暗,无法形容的恐惧...和绝望。

    这不正常!

    “是那个丑家伙的法术!”

    手持荆棘木杖的弗蕾亚高喊一声,左手向外挥起,一圈圈绿色的光芒在所有人身体上跳动,将那一丝入侵到他们思维里的绝望驱散,圣骑士抬起头,能很轻易的看到一圈紫色的光环在那个高大的怪物身体上涌动着。

    仅仅是凝视,都能感觉到内部流淌的实质性恐惧,那是绝望光环,某些恶魔的拿手本领,但说实话,狄克从未见过哪个恶魔能把光环玩出这种花样,显然,远方那个高大的无面者将军,是个真正的劲敌。

    这家伙的身体就像是一头双腿站立的巨龙,就连身上的鳞片也一模一样,闪耀着某种恶毒的光芒,但它的脑袋却像是世界上最恶意的汇聚,像是虫子一样的脑袋,还有一条紫色的口器,头顶还有两根长角一样,沾染着恶心粘液的触须,那虫子一般的脑袋下方,是两个散发着冷漠黄色光芒的眼睛,其中闪耀的叫冷酷和恶毒。

    而在它的身体上,布满了各种畸形的骨刺,狰狞而野蛮,它的双臂是两个螃蟹一样的大鳌,上面布满了锋利的倒刺和角质,最恶心的是,那大鳌最内部,还有两张充满了疯狂利齿的大嘴和布满了吸盘的舌头。

    最后是它脖子上蔓延在身后的四只紫色和绿色混杂起来的,被角质包围的虫肢就像是爪子,又像是翅膀一样,分布在这头诡异生物的身后。

    而在它的腹部两侧,还有两个畸形一样的小型爪子和虫鳌,那是它和其他无面者不一样的地方,也是它黑色疯狂又混沌的身份的象征!

    “维扎克斯...最后一个克瑟拉基!”

    圣骑士的声音在同伴们身边响起,“小心它的暗影法术,小心它的心灵印记...这玩意和当年杀死提尔的两头克瑟拉基异形是同一时期的上古无面者,尤格萨隆身边的至强武力,不过...也就这样吧。”

    狄克单手握住了不断跳动的秩序重剑的剑刃,这把在慢慢复苏其灵魂的武器似乎是预感到了即将到来的厮杀,兴奋的无法自已,甚至在分叉的剑刃中央,那颗由纳鲁之盾转化的核心都开始自主的充斥灼热的圣光能量。

    这让狄克看上去就像是握着一把实质性的圣光能量,他背后的天神之力飘起,源自圣灵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他的身体,青龙,白虎,朱鹤,砮皂的徽记在他背后依次出现,就像是一杆猎猎飞舞的战旗。

    “如果尤格萨隆以为一头克瑟拉基就能挡住我们,那它就注定要失望了。”

    “唰”

    圣骑士的左手张开,一杆金色的,跳动的太阳长枪出现在手心,他看着眼前开始冲锋的无面者军团,手里的长枪甩出一个枪花,然后猛地掷了出去。

    “轰”

    无面者军团被这一击完全贯穿,在质量达到了某个界限之后,数量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在金色的火焰窜起的那一刻,红绿蓝黄四头巨龙从他头顶飞过,灼热的龙息扫过战场,他的身体华为金色闪雷直冲向那头张开了双爪的紫色怪物。

    战斗,开始了!

    “你的毁灭昭示着痛苦时刻的开端!”

    维扎克斯将军怒吼着用畸形的爪子挡住了狄克斩下的重剑,被黑暗能量充斥的坚硬角质和锋利的剑刃碰撞,发出了钢铁交鸣的声音,但在这怒吼当中,还有狄克冷漠的声音同样响起,

    “就凭你,也想将毁灭带给我?”

    “你!不配!”

    “砰”

    第二把太阳长枪被狄克抡圆了,恶狠狠的刺向了维扎克斯的右眼,在遍布着跳跃的金色雷电的缠绕里,那坚固的绝望光环就像是被撕开的布条一样,根本无法阻挡这一击。

    “铿”

    无面者将军腹部的畸形虫鳌在这一刻疯狂探出,将那能量长枪抵在了身体之外,它阴笑一声,背后挺起的四只虫肢就像是四道长枪,从四个方向刺向了空中的狄克,被金色的闪雷躲过,它正要转身追击,却迎面又被一道绽放的十字星芒击退了2步。

    原本无懈防御却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丝空档,下一刻,眼前被龙息和紫色混沌雾气包裹的战场就又一次被撕裂了。

    狂笑着的海姆达尔从掠过天空的绿龙女王的身体上一跃而下,在半空中启动了英勇跳跃,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只被金色光芒包裹的厚重炮弹一样,犹如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入了维扎克斯的腹部,英灵的巨力是不可能被抵抗的,缠绕着金色怒气的圣光大剑齐根没入这无面者将军的鳞片里,在布满了角质的身体,留下了第一道被撕开的伤口。

    “嗷!尤格萨隆的黑血在我的血脉里崩腾!”

    被痛苦刺激到的维扎克斯的双眼猛地变红了,恶心而浑浊的紫色液体从那伤口中喷出,就像是被挤压的水泵,在接触到空气的瞬间,那液体就被蒸发,一层层重重叠叠的黑色能量飞快的缠绕在无面者将军的身体之外,碰撞,爆炸,就像是一道怒卷的黑暗之潮。

    “我...现在...无敌了!”

    狄克和海姆达尔飞快后退,维斯扎克的双鳌和背后的虫肢在这一刻完全举向天空,它狂妄的声音在这一刻笼罩全场,在距离尤格萨隆这么近的战场里,它只需要等待黑暗之潮形成,就能借用尤格萨隆的力量,碾碎眼前这群不自量力的蠢货!

    但还没等到那黑暗之潮蓄力到顶峰,三发低沉的,被蓝色的泰坦能量包裹着的大号子弹就从战场的另一端飞来,像是三颗锥子一样,刺穿了它的护盾,在它的左眼,胸口和心脏的地方爆开了三团灼热如小型炮弹爆发一样的火光。

    “不,你离无敌最少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米米尔隆扛起自己的枪械从藏身处站起,在他身后,蓄力已久的托里姆和霍迪尔一左一右,化为雷电和白色的冰霜,直冲向维斯扎克的身边,而芙蕾雅则双手舞动,三团巨大的绿色孢子如离弦的利箭一样,在那完全被搅乱的黑暗风暴的干扰里,冲入了维斯扎克还未愈合的伤口里。

    “砰砰砰”

    三声轻响,维斯扎克的黑血就在诡异的生命之毒的缠绕下,变成了正常生物血色的鲜血,而这一幕,就像是利刃刺入心脏一样,让无面者将军发出了痛苦的鸣叫,然而托里姆的闪电和霍迪尔的冰霜一左一右砸在了它根本无法反抗的身体上。

    而去而复返的狄克在金色雷光中出现在了维斯扎克的脑袋上,他的双眼冷漠到了极点,秩序长剑被他背在身后,他双手合拢,在因为黑暗风暴而猎猎飞舞的天神之力的映衬下,一把灼热的金色长枪出现在他手心。

    阿尔卡冯的重拳上红色的光芒一闪,他腰部的雷霆之神的活力也绽放着光芒,将他映衬的,犹如真正的雷霆之神一般。

    “放心的去死吧,下一个就是尤格萨隆!”

    “噗”

    “啊…哈哈…你们根本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样的…恐怖…在等着…你们…呢!”

    “没人能...没人!”

    “砰”

    灼热的圣光海洋在维斯扎克绝望的声音中扫过了整个战场,正如狄克在开战前所说,他们不是孤立无援的提尔...带着过去亡者的意志和整个世界的沉重,他们站在了囚室之外,一墙之隔,是数万年的混沌和永不会消亡的黑暗,而它面对的,是整个世界最强大的一帮人。

    那是混沌和秩序,是黑暗和光明。

    不管对尤格萨隆,还是对这些审判者,生存还是毁灭...这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