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玛顿的夜

1.玛顿的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数十万年前,甚至是更古老的时代里,整个宇宙的绝大部分,都被万神殿的泰坦们统治着。

    他们是最仁慈的统治者,他们甚至不会将自己的权柄用暴力来彰显,尽管他们每一个都是这片宇宙里最强大的存在,这些热衷于撒播生命之种的强大生物造访了数以千万计的星球,在那些适合生命生长的星球上,开启了无数个生命的时代。

    不过再温和的统治者也有铁血的一面,万神殿也不例外,他们在漫长的寻找生命的旅程中,见到的不光是那些守序而美丽的生命,还有一些扭曲的,黑暗的存在,或者是因为天性如此,或者是因为后天的形成,总之,放任这些扭曲的生命肆意的在宇宙间存在,就是对于其他生命最大的威胁。

    所以泰坦们在无垠的宇宙里也建立了很多监狱,专门用于关押这些残暴的生命。

    其中最大的一个,叫玛顿,它是由一整颗星球组成的邪恶监狱,在美好的宇宙时代里,玛顿和其他星球监狱,关押着那些最残忍,最阴毒,最狡诈的黑暗生命,由万神殿最强大的战士,青铜泰坦萨格拉斯亲自看守,在那个时代,在青铜泰坦手中名为戈什拉彻的恒星长剑之下,没有任何黑暗敢于反抗。

    但是就连最睿智的泰坦们也没有发觉,他们最强大战士,在和一直试图侵蚀现世宇宙的暗影界的虚空大君的无尽战斗中,已经被改变了很多,见识过无尽的腐蚀和堕落,又发现了那些恶心的虚空大君对于新生期星灵的腐蚀,净化的烈焰就在萨格拉斯内心深处不断涌现,萨格拉斯认为对于宇宙的净化,对于那些已经被虚空大君的爪牙腐蚀的星灵的净化,才是保证宇宙不会被虚空大君攻陷的唯一手段。

    他认为这是最正确的!但他没有意识到,这种残暴想法的出现,就已经意味着他的某一部分灵魂,正朝着混沌靠拢,但此时的萨格拉斯还有被挽救的可能,他毕竟是秩序最高体现的泰坦,对于混沌的抗性远超于凡人生物,只要其他泰坦注意到这一点,就不难阻止接下来的事情发生。

    可惜,命运总是如此弄人,在萨格拉斯有了这种想法之后,在他日常的巡视各个星球监狱的时候,一种名为纳斯雷兹姆的恶魔生物,它们因为擅长玩弄灵魂,而且将折磨视为一种娱乐,被泰坦封印在监狱当中,这种生物最擅长引动其他生物内心的黑暗。

    它们疯狂的,冒险的,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的,将自己的能力施加在了最强大的萨格拉斯的身上,以往的萨格拉斯根本无视这种低级的引诱,但此时的萨格拉斯内心的黑暗早已经蠢蠢欲动,纳斯雷兹姆的冒险,成为了打开这黑暗的最后一把钥匙。

    于是,青铜泰坦堕落了,最高贵的生命坠入黑暗当中,他依然会为了这个宇宙和虚空作战,但同时,他也在黑暗意志的驱使下,打破了所有的星球监狱,以恶魔和无尽扭曲的生命作为自己的仆从,它们惧怕萨格拉斯的力量,连同纳斯雷兹姆在内的所有恶魔,都向萨格拉斯效忠,它们自称为燃烧军团,在宇宙之内,展开了残忍的“净化”。

    燃烧的远征,燃烧军团一切所到之处,只有冰冷的星球残骸和生命的墓地,这场远征的终点,只有萨格拉斯和他的副官们知道,现在,狄克和守护者们,也已经知道了。

    艾泽拉斯,最有潜力却已经被古神腐蚀的星灵泰坦,艾露恩。

    当然,在如今的玛顿发生的一切,和艾泽拉斯的关系...不大。

    玛顿作为最大的恶魔监狱,是第一批被萨格拉斯打开的黑暗地,黑暗泰坦强大的力量将这颗星球彻底撕开,但却诡异的没有将它毁灭,从黑暗泰坦手中残存下来的大半块陆地,以一种被墨绿色岩浆和邪能,残暴的魔能包裹的诡异的形态,继续存在于虚空当中,但由于泰坦留下的能量的肆虐,这块大陆的空间壁垒被改造成了一副绝无仅有的样子。

    据说从玛顿能到达任何一个被恶魔控制的星球,也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空间性质,燃烧军团的恶魔没有放弃它,相反,它们将这里当成了继续燃烧远征的伟大计划的前进基地,这块虚空中的大陆,也因此几乎被塞满了各种各样的恶魔。

    它的名字还叫做玛顿,当然,在几个月之前登陆这里的外域之王的炮灰军团将其称为“恶魔之星”,这是如此的贴切,以至于到最后就连精锐的伊利达雷们,也开始这样称呼玛顿,从伊利达雷的大营地绝望岭向着玛顿的北方看去,除了一望无际的,代表恶魔存在的墨绿之外,这个破碎的世界,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绝望岭的西北方,是炮灰军团的驻地,说是驻地,其实就是一个被7座大型军团传送门包围起来的小平原,在这个遍布恶魔的地方,也不要指望生存条件有多好,坚硬的冰冷的地面上,散乱的分布着好几个营地,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帐篷的存在,那是炮灰军团内部的几大势力的分界线。

    伊利达雷秉承了他们的首领那种做事不拘小节,不论手段的狠辣,那些冷漠而疯狂的恶魔猎手只在乎恶魔来袭的时候,这些炮灰能派上真正的用场,除此之外,炮灰军团内部的斗争,他们是不闻不问的,据说在炮灰军团有个潜规则,只要不死人,或者说死人不被发现,他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嗯,我没有说错,你也没有听错,哪怕是在遍布恶魔的世界里,这些炮灰还是会彼此斗争,这就是智慧生物的糟糕天性,根本没办法控制,实际上,如果不是在玛顿里有远超于他们数量的恶魔时刻准备冲入绝望岭大营地把他们屠杀一空的话,这些来自艾泽拉斯各个地方的恶棍们,早就自相残杀起来了。

    不过不管是接收他们的伊利丹,还是送他们过来的狄克,其实都不怎么在乎这些人渣会怎么死,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死的是不是有价值,显然,对于大人物们来说,让这些混蛋们死在玛顿,就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

    “嗨,新来的,过来给我捶捶背!”

    阴霾的兽人术士一边用粗制的牙签剔着牙,一边朝端着自己的午饭正准备回营地的加摩尔喊了一声,牛头人低着头,并不打算理会这些被混沌烧晕了脑子的家伙们,但来自暮光之锤的术士,却把这种沉默当成了畏惧,他狞笑着拍了拍桌子,两个和他一起的黑袍邪教徒就一左一右的将加摩尔拦住了。

    “我说话你没听到吗?”

    叼着牙签的兽人术士走到加摩尔面前,他看着这半个月之前才来到营地里的牛头人,心里盘算着这家伙的威胁,从他平时的表现来看,这家伙应该是个好欺负的。

    而这小小的冲突已经吸引了很多无聊的家伙,各个种族的混蛋们端着自己的餐盘围在旁边看热闹,在玛顿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娱乐少的可怜,其实这里也不是没有女人...但考虑到这个营地的性质,能被送到这里的女人,绝对不会比这些男人好欺负,实际上,营地的五大势力,就有一个是由那些自称为“布伦希尔达”的女维库人组成的群体,她们只收纳女性,而且外号是“母狼”,一个谁也不愿意招惹的疯子群体。

    兽人术士所在的势力是暮光之锤,一个艾泽拉斯人人喊打的邪教团,不过在满是人渣的玛顿,他们倒也没有因为自己曾经的恶行遭到更多的惩罚,或者说,被扔到这里,本身就是最大的惩罚了,毕竟战争来临的时候,炮灰营的伤亡率可是高达80%的,侥幸活下来的那些,就会被伊利达雷的正统军团吸纳作为仆从军,还是一样要冲锋在前,但最少能在死之前,在这个鬼地方享享福。

    面对兽人术士的挑衅,加摩尔抿了抿嘴,他的嘴唇上满是因为白天的极度灼热和夜晚的极度寒冷而脱落的死皮,在来到玛顿的半个月里,加摩尔所在的联军经历了三场战斗,和他一起过来的2300多个人渣和坏种,如今死的只剩下了200来号人,在这度日如年的半个月里,加摩尔几乎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死法,被烧死,被冻死,被砍死,被吃掉,被融化,被毒死,甚至是自杀。

    老实说,这个曾经在奥格瑞玛里当小混混的牛头人还能坚持到现在,已经足够说明他的心志坚定了,或者说,可能在更早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已经麻木了。

    越来越多的人聚拢在了加摩尔和那个挑衅的兽人术士的周围,还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在大声喊着什么,似乎是期待着一场斗殴,来让所有人压抑的心情释放一下,兽人术士似乎颇为享受这种注视,他上前一步,挥舞着手里的法杖,猛地将加摩尔端着的餐盘打飞,任由那些烹制的还算不错的,但原料糟糕的食物洒的到处都是,就像是下了一场食物雨一样。

    牛头人穿着的麻布上衣上沾满了食物的油渍,但他依然低着头,对这种羞辱毫无反应,他的嘴唇微微动着,但声音很小,谁也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加摩尔的这种反应让兽人术士更加满意了,他觉得是自己胸前挂的那个暮光之锤的徽记的效果,他得意洋洋的在高大而懦弱的牛头人身前走来走去,像个大人物一样,最后又挥起一巴掌,打在了加摩尔的脸上,

    “嘁,懦夫!别出现在我眼前,否则以暮光之锤的名义,我会一点一点的削掉你的肉,让你的血流光,再把你喂给那些该死的恶魔!滚!”

    术士做完了这一切,转过身就要离开,但就在这一刻,一只满是刀痕的,巨大的手掌摁在了他的肩膀上,接近着就是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从他肩膀上传来,血红色的怒气在那手掌上飞速的腾起,然后疯狂的燃烧,在怒气的加持下,仅仅是一秒钟的时候,兽人就听到自己的肩膀的骨骼传来了咔咔的破碎声。

    “啊!!”

    他的惨叫第一时间唤醒了他的同伴,两个黑袍邪教徒飞快的抽出武器,就朝着依然低着头,但全身已经被血红色的怒气包裹的加摩尔冲了过来。

    “放开他!混...”

    人类邪教徒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的血红色拳头就在他眼前越来越大,然后...

    “砰”

    红色的血如同爆发的瀑布一样,当头朝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洒了下去,人类邪教徒的身体晃动了一下,无头的身体砸在了地面上,他手里握着的长刀已经落在了牛头人手心,另一个巨魔邪教徒还没来得及逃跑,就被从身后一刀穿心,刀刃又飞快的抽了出来,加摩尔也在这一刻抬起了头,那双本来是棕色的眼睛,此时已经满是赤红,他单手将眼前挣扎哀嚎的术士举在了空中,歪着脑袋看着他,

    “你要把我喂给恶魔?你要杀了我?”

    “来啊!来杀了我啊!来啊!来啊!!!混蛋,来啊!”

    没人敢阻拦暴怒的牛头人,实际上,真正聪明的家伙在加摩尔反击的瞬间,就偷偷从人群里溜了出去,这个营地里从来不缺少被压力逼疯的疯子,那些疯子发疯的时候是最危险的,就比如眼前的加摩尔,他明显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那个不知死活的术士又跑去撩拨他,结果就只有一个...艾泽拉斯有很多危险的生物,发疯的牛头人,绝对是其中榜上有名的家伙。

    5分钟之后,一声戎装,背负着黑色战镰,脸色冷漠的食魂者阿莱利带着两名灰舌破碎者狂战士,从人群分开的道路里走到了刚刚的凶杀案现场,那个据说发疯的牛头人战士正失魂落魄的坐在一边,手里握着半截断刀,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懦夫,但他的双手沾满了血渍和碎肉,而在他旁边是一具脑袋被巨力砸碎的人类尸体,一具心脏和整个腹部都被撕开的巨魔尸体,以及一堆血肉模糊的恶心东西,勉强能看出来那是个兽人的尸体。

    “嗯...又是暮光之锤主动挑衅?”

    阿莱利伸出手指轻轻的捂着鼻子,然后随意挥了挥手,站在她背后的,穿着全服武装的黑色狰狞战甲的灰舌破碎者走上前,拖着浑浑噩噩的加摩尔就朝着营地之外走去。

    身材姣好的恶魔猎手完全不在意死去的恶棍,反正这地方就没有该活下去的好人,总之,在她离开营地之后十分钟,新的命令下达了。

    作为惩罚,加摩尔隶属的第107突击联队,必须在6个小时之后上交最少10个恶魔的脑袋将功补过,而介于最近暮光之锤总是在惹是生非,所以在今晚的突袭行动里,将由暮光之锤的炮灰们担任主攻,如果他们能活着回来,就不会有人再追究他们的责任,如果他们回不来,也就相当于这一段时间他们搅风搅雨的惩罚。

    三条命=10个恶魔脑袋,很公平的交易,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