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亲人的祝福

4.亲人的祝福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尼斯卡拉,这是玛顿大陆靠近东部的一座悬浮岛,和整个大陆都是分割开的,这里存在着一个恶魔大军营。

    它并不特殊,实际上,在破碎的玛顿大陆上,这样的军营到处都是,加摩尔和107联队在刚刚到达玛顿之后,就被送到了尼斯卡拉的战场上,这本该是伊利达雷对于玛顿大陆的进攻狂潮中非常不起眼的一个地方,但加摩尔在某一次战斗之后,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在一座被魔能炮击毁的军团联络室里,找到了那枚破损的绿叶徽记。

    也正是因为他将其作为战利品上交之后,加摩尔被调回了绝望岭,也因此保住了一条小命。

    当牛头人再次通过伊利达雷的军团传送门回到尼斯卡拉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战后的残酷废墟,在恶魔们制作了一起针对驻扎在这里的炮灰军团的残忍伏击之后,伊利达雷的恶魔猎手,面对这种挑衅,选择了更残暴的方式回应。

    他们操纵着悬浮在玛顿大陆星空之外的战争堡垒,名为风暴要塞的纳鲁飞船的大功率能量炮,将尼斯卡拉从头到尾,犁了整整三次,可以肯定的是,80%的恶魔在这样无法抵御的毁灭攻击下已经变成了战场废墟的一部分,但总有些恶魔会活下来,那就是加摩尔和希尔瓦娜斯这四个人会在探索过程中面对的对手。

    “咳咳,这个该死的地方,这该死的空气!”

    罗宁在踏出传送门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玛顿对于凡人的无穷恶意,这里的空气和大地都是灼热的,几乎不含一丝水分,而且还是非常刺鼻的硫磺味,在刚刚遭遇了能量炮的攻击之后,那灼热的能量射线也改变了这里的空气,甚至带着腐蚀性的毒气。

    大法师将手里的羊头法杖在地面上轻轻一点,伴随着法杖下方那银色铃声的响起,四个带有空气净化效果的结界就笼罩在了四个人的身体上,总算让他们好受了一些。

    “这...简直是地狱!”

    温蕾萨背着银白色的战弓和箭囊,站在自己丈夫生活,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整个尼斯卡拉的地表都在伊利达雷的报复行动里彻底被掀开,就像是被巨大的镰刀从地面横斩了十几次一样,源自这座浮空岛最核心的墨绿**能岩浆从其中涌出来,在惨烈的废墟中形成了一道道充斥着毒气和火焰的湖泊,在游侠良好的视力所见之处,皆是一片片毫无生命反应的死亡大地,这里只有两种颜色,作为黑色存在的堡垒,和作为绿色存在的魔能。

    “凡人在这里根本活不下去!”

    罗宁扭头看向沉默的从地面的灰尘里捡起了一块被能量融化的金属徽记的加摩尔,他好奇的问到,“你们当初是怎么在这鬼地方坚持半个月的?你们都是怪物吗?”

    加摩尔没有理会罗宁的问题,这个牛头人就像是真正将生死置于身外了,他低头摩挲着手里被融化了一大半的金属徽记,那是107联队营地里的指示牌,现在那个曾经充满了人渣的营地,已经变成了这块死亡的浮空岛的一部分。

    加摩尔以为自己对那些人渣毫无感情,但直到亲眼看到他们惨烈的墓地之后,牛头人才意识到,在过去的10天并肩作战当中,他最少和那些坚持到最后的200人已经成为了实质上的朋友,他们是可以信赖的战友,那些不能被信赖的家伙早在第一波恶魔袭击的时候,就已经死光了。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感觉让加摩尔的心情变得更糟了,面对大法师的询问,他恶声恶气的回答到,

    “很简单,用命填!”

    “嗯?”

    这下就连一路上都很沉默的希尔瓦娜斯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显然,加摩尔的回答引起了他们的好奇,牛头人感觉到了这种探究的意味,但这让他有些不好受,尤其是在曾经战斗过,现在却已经被毁灭的地方,所以他一边甩着尾巴,一手提着盾牌,一手握着战斧,在前方引路,然后用毫无感情的声音介绍着尼斯卡拉和整个玛顿。

    “和我一起被送到尼斯卡拉的107联队本来有2434名士兵,是的,就是你们这些大人物嘴里的人渣,恶棍,坏种和罪犯,在我们登陆这里的第7个小时,尼斯卡拉的恶魔发现了我们,然后发动了袭击,那是我在这里的第一战,勉强击退了恶魔的攻击之后,107联队就只剩下了1254个人,一半人在战斗开始的10分钟里就死掉了,只有那些能服从伊利达雷的恶魔猎手指挥的,而且足够勇敢,运气足够好的家伙才能活下来。”

    罗宁的目光也随着加摩尔的描述,变得黯淡了下来,作为达拉然的首领,他显然是知道狄克和伊利丹的某些特殊行动的,甚至卡德加还为此和他吵过几架,当初他认为卡德加就是太感性了,把这些全世界的罪犯和人渣送到另一个战场去和恶魔拼命,这看上去没有什么不对的。

    但直到他真正从加摩尔的嘴里听到了炮灰军团的遭遇之后,他才突然意识到,并不是卡德加太感性,也许是他...太冷血了。

    而相比罗宁,温蕾萨的问题就细致了很多,她左右看了看周围,猎手本能确定周围没有威胁之后,这个身穿一身银色链甲的女士看着加摩尔,高声问道,

    “那些被奎尔萨拉斯送到这里的魔瘾者呢?还有辛德拉以及苏拉玛的魔瘾者,官方的宣传说那些可怜人在这里得到了治愈...告诉我,加摩尔,告诉我关于魔瘾者的真实遭遇!”

    “魔瘾者?治愈?”

    加摩尔忍不住回头看了温蕾萨一眼,他的尾巴甩动着,似乎是在配合他脸上的怪笑,“不是吧?大人物,你们居然相信这一套!哈哈哈,不过说起来,那些魔瘾者确实被治愈了。”

    牛头人的声音变得诡异而玩味了起来,他将残留在前进道路上的残骸踢开,用斧子将那些残垣断壁砍倒,一边清理一边说,“我来玛顿的第二天,就有50个魔瘾精灵被送到了尼斯卡拉,带领他们的是食魂者阿莱利,嗯,一个冷酷无情的奎尔萨拉斯伊利达雷,那也是你们的同胞,对吧?但是我记得很清楚,阿莱利给那些瘦骨如柴的魔瘾精灵一人发了一个灵魂容器,又给他们身体上画上了某种法阵,就把他们送进了最危险的前线,你知道阿莱利给他们说了什么吗?”

    “嗯?”

    希尔瓦娜斯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加摩尔立刻想起了森夏的警告,然后就乖乖的回答说,“好吧,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残忍无情的奎尔萨拉斯精灵站在军营门口,她告诉他们,要么带着一条恶魔之魂,成为伊利达雷活着回来,要么就成为尸体留在战场上...她管他们叫废物,而且在我看来,伊利达雷对那些魔瘾精灵比我们更残忍,要么成为他们的一员,要么死,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这简直是犯罪!”

    温蕾萨从加摩尔这个第一线的炮灰士兵嘴里听到了魔瘾精灵们的真实遭遇,忍不住痛骂了一句,“凯尔萨斯真的是疯了,居然会把自己的子民送到这里来,这简直是...简直是一种渎职,对凤凰王朝的亵渎!”

    “够了!温蕾萨!”

    希尔瓦娜斯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游侠将军虽然卸任了奎尔萨拉斯的游侠领袖的职位,但作为曾经的大人物,她要比温蕾萨看的更长远,阿坎多的存在,能让奎尔萨拉斯精灵接受缓慢的身体重塑,但那些已经被击溃心灵的魔瘾精灵,却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够解救他们的办法,凯尔萨斯所做的一切,也只是给他们无望的生命寻找到了一丝最后的希望。

    如果他们真的能够用伊利丹的方法成为伊利达雷的恶魔猎手,那他们就相当于完成了一次艰难的涅槃重生,这不管对他们,还是对于远方的世界,都是一件好事。

    “对啊,这怎么能是犯罪呢?”

    加摩尔也低声笑着,咕哝着嘴巴说,“我们这些人渣和恶棍,难道不是被艾泽拉斯挑选出来,第一批迎战恶魔的真正“勇士”吗?我们难道不是在救赎自己过去犯下的罪恶吗?即便只是因为饥饿偷了一块面包,但那也是罪恶,不是吗?”

    这种自嘲让罗宁,温蕾萨和希尔瓦娜斯无言以对,但即便是他们这样的大人物,也无法干涉由整个艾泽拉斯的真正上层确定的某些方案,狄克和伊利丹,还有所有文明世界的国王和酋长们,都已经默认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和进展,纵使是他们,也只能选择接受。

    “我倒是更好奇,伊利丹对这个世界发动战争的消息是怎么隐瞒下来的?”

    罗宁打量着周围一成不变的废墟战场,他低声说,“按照森夏的说法,玛顿应该是燃烧军团的前进基地之一,恶魔们没道理对这地方的被入侵熟视无睹的。”

    “伊利达雷在整个玛顿都布置了最少三层空间封锁。”

    希尔瓦娜斯的眼光落在了远方的一座丘陵之上,那地方似乎存在着某些东西,在血脉中不断的呼唤着她,她随口回答说,“除了空间封锁之外,纳鲁的飞船风暴要塞和它的三艘护卫舰也从四个方向将玛顿彻底包围,那些飞船上有我们无法相信的特殊能力,它们能遮蔽这个世界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所以在燃烧军团那里,玛顿还是一切如常,没人知道这场战争的发生。”

    “嗯?你怎么知道这些的?这应该是机密才对!”

    罗宁更好奇了,结果被温蕾萨的手指在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大法师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以传闻中希尔瓦娜斯和狄克的关系,她知道这些并不意外,但这一次罗宁和温蕾萨都误会了,这些消息是希尔瓦娜斯在启程之前,由莉亚德琳告诉她的,塞拉摩公爵夫人在临走时,还将一块伊利达雷特制的传送石塞进了希尔瓦娜斯的手里,一旦事情到达最糟糕的时候,在风暴要塞坐镇的外域之王,甚至会亲自出手,挽救这几个人性命。

    是的,这也是狄克的要求之一。

    “我们到了!我就是在这个地方发现了那块徽记!”

    加摩尔带着众人在废墟中行走了近10分钟,在歪歪曲曲的小路的尽头,是一座残破的废墟,在更远处,则是一片没有被风暴要塞的能量炮毁掉的恶魔营地,牛头人甩着自己的尾巴,看着不远处来回巡逻的高大的恶魔卫士,低声说,

    “当时是战斗快结束的时候,我和我的联队失散了,误打误撞进入了这里...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好吧!你们猜对了,我是打算逃跑的,但是意外发现了这里,当时这里没有恶魔驻扎,我在废墟最深处找到了一个储物箱,其中有很多类似于这徽记的东西,但我只来得及带走这个!”

    加摩尔挠着下巴,有些疑惑的说,“说实话,我感觉那个储物箱应该不是恶魔放在那里的,因为它半埋在地面里,就像是...就像是专门留下的标志。”

    希尔瓦娜斯和温蕾萨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激动,温蕾萨的声音都变得雀跃了起来,

    “也就是说,大姐很可能没死,她从恶魔手里逃走了,然后特意留下了这些东西...我就知道,大姐那么厉害的游侠,肯定不会死在这个地方!”

    希尔瓦娜斯的反应则更理智一些,她伸手从背后摘下莹白色的战弓,那是她作为远古守护者长弓的替代品,是凯尔萨斯在知晓了这一次行动之后,特意暂借给她的皇室藏品,这把弓的中心有一个用于瞄准的星盘,在周围深沉的黑暗里,这个星盘伴随着长弓的挥舞,在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绚丽的光影。

    “进去看看!”

    游侠将军从背后的箭囊里抽出了一根橘色的细长箭矢,就像是一根生物的锐利尖针。

    灵弦长弓,虚空尖刺!

    希尔瓦娜斯从藏身地猛然站起,双手又一次拉开了熟悉的弓弦,跳动着致命光芒的虚空尖刺在她手心跳跃着,嗡鸣着,在她拉开战弓的那一刻,两抹跳动的雷电在她手臂上来回盘旋,让这一箭变得更加危险,更加疯狂。

    满怀着对于失踪的亲人最好的祝福,希尔瓦娜斯的手指轻轻松开,虚空尖刺在出手的瞬间,就被蓝色的电流包裹,速度提升了最少三成,哪怕只是一根箭矢,在飞出弓弦之后,却也成为了一道跳动的蓝色雷霆,在那些巡逻的恶魔卫士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那箭矢精准的刺入了这支巡逻小队的最中心。

    下一刻,蓝色的能量轰然爆开,就像是一颗满含雷电的飞弹爆开一样,将落点周围30米之内的所有生物席卷一空。

    玛顿灼热的风将希尔瓦娜斯的头发吹起,她美丽的脸上满是冷漠和杀意,手持战弓的游侠将军,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锋芒逼人。

    看啊...主宰天空的游侠将军,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