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7.自由的女王

7.自由的女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加摩尔的意志燃烧之下,被罗宁布置在藏身地周围的法力炸弹一颗接一颗的被引爆,辉煌的火焰在这一刻从尼斯卡拉的废墟里冲天而起,将整个勉强存在的战场彻底从中央炸开,将源源不断的从孤峰方向赶过来的恶魔截成了两半。

    但高阶审判官奎玛拉敦只是回头看了一眼远方的天火,就重新回过头,放佛那爆炸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的声音也毫无波动,

    “托尔丝死了,她早就该死了,当年就是因为她的疏忽,让另一个风行者逃走了,不过没关系...我还有2个!你们说对不对?小老鼠!”

    被数以千计的精锐恶魔团团围在中心的罗宁面色难看的举起了法杖,在他身后,温蕾萨背着希尔瓦娜斯,同样脸色难看,按照现在这种情况,她们很难再逃出去了,而伊利达雷的支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

    “把那把弓交给我!你手里握着一个不该被你掌握的秘密!我只说一次!把它,交给我!”

    眼看着猎物如此不配合,奎玛拉敦彻底失去了和他们说话的兴趣,它朝着眼前的罗宁伸出了手,这大概是恶魔特有的“善意”了,但它得到的却是一团疯狂袭来的火焰,罗宁的眼睛里看不到哪怕一丝一毫的畏惧,有的只是不屑和愤怒,就像是被逼入了绝境的老虎一样。

    高阶审判官身边漂浮的眼球中射出好几道射线,将那来袭的火焰泯灭,它的眼神里凶狠的光芒亮起,漂浮在空中的身体摇摆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轻轻甩了甩。

    “杀了他!对了,留下2个风行者的性命,你们的血脉很有意思!”

    这命令让周围的恶魔卫士大声咆哮着,它们挺着武器大步上前,而握紧了长刀的温蕾萨的声音也在这一刻传入了罗宁的耳朵里,

    “对不起,亲爱的...我把你拉入了险境里,我很抱歉...”

    罗宁的嘴角在这一刻划过了一丝释然的笑容,在这一刻,当玛顿的光芒照在他的侧脸上,让这个法师看上去有了一丝特殊的气质,“说什么傻话呢,我的温蕾萨,当年如果不是你,我在就死在那条黑龙手里了,更何况,为了你去死,这难道不是我的愿望吗?呃,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活下来,要个孩子吧。”

    “......好!”

    说完,两个人嘴角都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嘴上说的很轻松,但这种数量的恶魔,再加上一个高阶恶魔督军,还有自己这边已经完全失去战斗力的希尔瓦娜斯,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的几率很小了。

    “唰”

    但就在这一刻,绿色的光幕从星空当中亮起,最终精准的投射在了两个人不远处的地面上,那是从风暴要塞直接投入尼斯卡拉的临时军团传送门,一次只能传送2-3个人,在奎玛拉敦重新控制了尼斯卡拉之后,能打开这种传送门,已经是伊利达雷能做到的极致了,但是面对这种数量的恶魔,2-3个人,根本起不到扭转的作用。

    不过这一次有些不一样,墨绿色的光门刚刚打开,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插入了罗宁和温蕾萨含情脉脉的对话里。

    “呃...抱歉打扰一下,这让人肉麻的情话能稍后再说吗?”

    这句话将罗宁和温蕾萨营造的感动气氛破坏殆尽,更重要的是,它很熟悉!

    法师猛地回头,结果就看到了身穿黑色风衣,手持星光权杖,正从光门里走出的狄克,只是半个月的时间没见,这个家伙身上就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尤其是在他从传送门里踏入尼斯卡拉的地面的那一刻,法师甚至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颤抖,在尖叫,在恐惧,似乎...似乎就连已经破碎,已经死亡的它们,也在畏惧刚刚到来的这个家伙。

    圣骑士却没有在意罗宁的目光,他看向了被温蕾萨背在背后的希尔瓦娜斯,游侠将军狼狈到了极点,他伸手从温蕾萨那里接过沉睡的希尔瓦娜斯,用一种别样的温柔的将她抱在怀里,看着那张被疲惫和伤痕破坏了美丽的脸,他微微叹了口气,

    “瞧,你总是这么不听话...”

    但狄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高阶审判官奎玛拉敦看着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狄克,它狂笑着指挥周围的恶魔大军加快了速度,“啊,又一个跳入了陷阱里的老鼠!我就知道,在玛顿会有好运气!”

    圣骑士抬头看了一眼周围,摇了摇头,他的目光甚至没有在奎玛拉敦身上停留哪怕一秒,然后第一片银色的光羽在他身后突兀的出现,一个身高高大,身穿银色盔甲的人类英灵提着重剑大步从光羽中走出,紧接着是下一个兽人武士,同样是银色盔甲,但手里提着重斧,神色肃穆,这一幕让罗宁和温蕾萨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光羽出现的速度很快,只是短短几秒钟,跳动的银色光芒就将三个人周围的空间完全填满,等到银色的光芒散去,一只近千人的英灵军团安静的站在原地,将恶魔留下的包围圈挤得严严实实,他们就像是最忠诚的卫士一样,拱卫在了狄克的身边,而每一个英灵的身体上,都传来了让那些恶魔忍不住尖叫的灼热。

    圣骑士的目光在这一刻才落在了奎玛拉敦的身上,就像是一道锋利的要切开它的身体的剑光,让高阶恶魔忍不住颤抖,甚至想要转身逃跑,狄克给它的感觉,就像是面对真正的大恶魔...甚至还要更恐怖一些,逃!这个地方不能待了!

    但它,没那个机会了。

    “杀了它们!对了,把那个高阶恶魔的灵魂留下,他的秘密,很有趣!”

    话音落地,银色的风暴就在这一刻向着四面八方发动了冲锋,第一排恶魔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被砍翻在地,狄克的英灵勇士们可以和尤格萨隆争锋,更别说这些低级恶魔了,他们完全可以处理好一切,于是狄克收回目光,抱着希尔瓦娜斯转身走向了背后的光门,他回头看了一眼待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的罗宁和温蕾萨,

    “怎么?你们要留在这里过感恩节吗?”

    罗宁语塞了片刻,然后指着孤峰的方向,“哪里有一个死去的牛头人,他救了我们,他的灵魂应该还在那里。”

    “哦?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他另一个机会?”

    狄克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又看了看怀里的希尔瓦娜斯,叹了口气,“好吧。”

    他将希尔瓦娜斯用另一种姿势挽在怀里,然后在风衣的口袋里掏了掏,将一块空白的灵魂石丢给了罗宁,“交给你了,我会给他一个机会,但能不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就要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说完,圣骑士再度抱起游侠将军,大步走入了光门当中,那光幕摇曳了两下,就此破碎,罗宁摩挲着手里的灵魂石,他看着自己的妻子,低声说,

    “他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

    温蕾萨使劲点了点头,“是比以前更冷漠了一点,不过...我是不是要改口叫他姐夫了?”

    “......”

    6个小时之后,尼斯卡拉在风暴要塞的能量主炮的轰鸣中彻底变成了游离于扭曲虚空中的碎片,而在同一时刻,狄克轻轻打开了希尔瓦娜斯房间的门,他拄着手杖走到床边,坐在椅子上,在不算明亮的光芒中,他静静的看着躺在那里的游侠将军,那张本来充满了自信,独立和骄傲的脸上,此时多了一分惹人怜爱的娇弱和苍白。

    她的伤势很重,就连伊利丹麾下破碎者的首领,萨满阿卡玛亲自出手为她治疗,也花费了3个小时的时间,狄克看着她,就如同希尔瓦娜斯内心对于狄克的感知,圣骑士也能隐约感觉到这位游侠将军对于自己的好感,坦白说,在几年前,这种好感会让他惊喜若狂。

    那可是希尔瓦娜斯,那可是曾经迷倒了无数玩家的女王...但可惜,现在的狄克,已经不太会因为这种私人感情而感怀,当沉重的压力压在他肩膀上的时候,他就没有太多时间来处理自己的事情,就如同他经常自嘲的那句话。

    太受人器重,有时候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更何况他现在的感情生活简直是一团糟,洛丹伦的女王卡莉雅已经连续2个月没有召开外臣会议了,如果不是军事大贵族们坚定的站在她这边,以及她在民众心目中的高超地位,仅仅是这一项,就足以让立国未稳的洛丹伦出现动荡,但其中的原因只有他和卡莉雅,以及几个真正的心腹重臣知道。

    还有吉安娜,有些事情是瞒不过这个聪慧的法师小姐的,虽然没有明说,但两个人之间目前的状态毫无疑问是处于冷战,哪怕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对于这种尴尬的事情,狄克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那个为了他甘愿放弃王位的女孩。

    莉亚德琳倒是让自己最省心的女人,可惜她最近一直在吉尔尼斯帮助小狼女维琳德处理那边愈演愈烈的狼人之灾,几乎没有时间来调解他和吉安娜的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狄克只能婉拒这一份沉甸甸的好感,更何况,在达拉然之战以后,希尔瓦娜斯刻意的回避根本瞒不过他,他确实不怎么懂女人心,但是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信号,所以狄克也顺应希尔瓦娜斯的想法,不再与她见面。

    一个人的爱情就那么多,分给了太多人,终究会什么都得不到,不管是责任使然,还是意外的缘故,狄克背负的感情债已经够多了,这种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状态,也让他松了口气,但直到今天,在看到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希尔瓦娜斯痛苦的表情的时候,那种无法压抑的怒火在瞬间就断送了尼斯卡拉所有恶魔的性命。

    不死不灭的英灵军团不会怜悯,尤其是在面对这种绝对算不上友善的势力的时候,他们会严格执行狄克的任何命令,整个尼斯卡拉只有奎玛拉敦一个恶魔的灵魂得以保全,而且这种遭遇对于高阶恶魔来说,绝对算不上幸运。

    这种愤怒的背后代表着什么,冷静下来之后,狄克比任何人都清楚,就像是弹簧,压抑的越狠,反弹的时候就跳的越高,不管是他还是希尔瓦娜斯,两个人各自做的努力,都在今天轰然崩溃。

    在游侠将军的床边默默坐了一个小时,狄克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在最后,他站起身,伸出手在希尔瓦娜斯的额头上轻轻抚摸了一下,将她有些散乱的头发拨向一边,最终,他整了整衣服,转身离开。

    留下的,只有一声喟然长叹,有的时候,感情这种东西真的是没有道理可言,来的迅猛,要断开的时候,却又让人心痛,但心痛过后,没准就是一片新的未来。

    希尔瓦娜斯不愿意因为他而否定自我,不愿意成为一个男人的附庸,不愿意失去自己的自由。

    那就给她吧...真正的自由。

    狄克的目光重新变得坚定,他肩膀上承载着太多的东西,做了决定之后,就没有太多时间给他后悔了,但就在他扭开门锁的那一刻,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在我身边坐了一个小时...你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和我说吗?”

    狄克扭动门锁的动作停了一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希尔瓦娜斯的装睡简直和小孩子的玩笑差不多,但他没有揭穿,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所以面对这个问题,面对背后的那个人,他没有回头。

    “你在我身边装睡了一个小时...这种沉默,不就是一种回答吗?”

    希尔瓦娜斯靠在床头,她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一股无法言说的委屈在因为受伤而变得情绪脆弱的游侠将军内心升起,她抿着嘴,

    “你难道就不能主动一次吗?难道每一次都要我做决定吗?疏远是这样,就连给我东西,也让你手下的人代劳,就连要帮我,也要莉亚德琳代替你说,你这个懦夫!”

    狄克舒了口气,他转过身,靠在门上,嘴角是一丝掩饰不住的苦笑,

    “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钟情我,但你明白吗?希瓦,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在过去的无尽时间里,你就像个女王,我只能仰望你的风华,这让我很有压力,而且现在...莉亚德琳,不是吗?”

    “咔”

    希尔瓦娜斯有些艰难的从床上走下来,她走到狄克身边,她的个子比狄克还要高一些,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并不帅,并不英俊,和奎尔萨拉斯的精灵们差远了,但是越靠近他,就能感觉到安全。

    “你这个混蛋!”

    希尔瓦娜斯看着狄克,她骂了一句,但下一刻,她冰冷的嘴唇吻上了狄克,热烈,疯狂,就像是飞蛾扑火,良久,唇分,她将脑袋搭在狄克的肩膀上,轻声说,“但我已经无法回头了,我喜欢上了一个混蛋。”

    狄克看着头顶的灯光,那显得越发的迷离,最终,他轻叹一声,将双手环在了希尔瓦娜斯的纤腰上,在她耳边说,“对不起,我这个混蛋让你伤心了。”

    “我不会和别人分享你,狄克,但你也休想让我忘记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想别的女人!然后...吻我...”

    灯光在更高级意志的命令下,缓缓的暗了下来,放纵的感情,如火焰一般在这个距离艾泽拉斯数百万光年的地方熊熊燃烧,这一刻这么美好...至于明天会怎么样,管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