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8.外域之王的礼物和野望

8.外域之王的礼物和野望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咔啦”

    星空巨舰风暴要塞顶层的冥想室的大门被推开了,在德拉诺世界凶名赫赫,犹如真正的主宰一样的外域之王没有理会背后传来的杂音,他非常用心的捧着手里的一颗头骨,就像是在祈祷,又像是在进行着某种神秘的仪式。

    那颗头骨明显不是人类的,比人类的颌骨更大,还有两颗锋利的尖牙,散发着一股让人胆寒的惨白,那头骨黑乎乎的眼眶里,闪耀着一抹不正常的翠绿,看上去就像是一抹绿色的池水,还有两颗诡异旋转的漩涡。

    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收藏品,哪怕其中盛放的魔能已经被一饮而尽,但实际上,只需要给它足够的灵魂补充,这颗头骨就会成为黑暗行者们最无法抗拒的宝物。

    古尔丹之颅!

    被来自萨格拉斯之墓的恶魔之火焚烧了生命而形成的魔器,其中汇聚的不只是几近半神的术士古尔丹的生命和魔能精华,还有他掌握的那些能让一个世界颤抖的邪恶知识。

    “我还以为你把它扔了...”

    狄克叼着烟斗,将脸埋在深沉的烟气里,咕哝着说,“看来你果然是个念旧的人。”

    “呵呵,我可不念旧。”

    外域之王从地面上站起,将手里的颅骨收起,伸展着身体,背后的墨绿色蝠翼也在一刻完全张开,就像是要笼罩整个苍穹的恶魔之翼,紫色的灵魂能和墨绿色的火焰缠绕在伊利丹身边,伴随着他的呼吸不断收缩或者是拓展,就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那是伊利丹的力量体现,更是他升格之后的象征。

    虽然不是泰坦之路,但显然,伊利丹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他早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凡人生命了,他和狄克一样,不再卑微的爬行于大地之上,而是将头看向了星空,并且拥有了征战星空的力量。

    “我只是会在意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比如你。”

    伊利丹转过身,他精赤的上身上用诡异而神秘的魔纹涂绘着整片整片的墨绿色纹身,那不只是装饰,更是带给了他无法想象的魔力抗性和力量加持,尤其是在击败了原本的外域之王玛瑟里顿之后,他也将那头蛮力无穷的深渊领主的一部分永远留在了自己的身体里,这让他变得更加强大,更加野蛮。

    面对伊利丹简短的赞扬,狄克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实际上,当走到他们这个位置的时候,已经很难高兴起来了,平静的面对一切,不管是是好是坏,对于凡人而言,知道自己头顶上有“神灵”存在的好处,就是自己可以随意的折腾,反正有神灵会在最后时刻来收拾残局。

    但对于神灵来说,这无疑是个让人厌烦的扫尾工作。

    狄克随意的摆了摆手,只穿着一件紫色睡衣的他,在烟雾缭绕中慢步走到伊利丹的王座边,皱起眉头鄙视了一下外域之王陈旧的审美观,然后大摇大摆的坐在了那完全由恶魔的骸骨建成的王座上,双手自然的放在扶手上,根本不介意自己坦露的胸口上,那些让人浮想联翩的“红色草莓”被人看到。

    呃,实际上也无需担心...因为伊利丹是个瞎子,各种意义上的盲人。

    “那么我是不是该为您的看重而欣喜若狂呢?陛下。”

    狄克有些无聊的用左手撑着下巴,看着站在昏暗的冥想室边缘摆Pose的伊利丹,在两个人面前,是一片让人窒息的风景,来自扭曲虚空的无尽伟力将破碎的玛顿大陆的碎片禁锢在这颗星球的周围,就像是一条环绕在大陆之外的光带,再加上亘古不变的时光赋予这些星空废墟的厚重感,这一刻,狄克的冷笑话的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他似乎有些烦闷,他将烟斗从嘴里取了下来,在手里把玩着,片刻之后,他的声音响起,

    “说吧,伊利丹,这么着急找我过来,是因为你找到钥石了吗?”

    “当然...没有!”

    外域之王看上去心情很好,他甚至开了个玩笑,那因为魔能流动而呲出嘴唇的尖牙每一次看到,都能让人一阵胆寒,这倒不是说他特别丑,而是因为在吸取了深渊领主的一部分灵魂之后,他也拥有了这种强大的恶魔的一部分体质,或者说,一点点技能。

    恐惧、献祭的双重光环!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玩意对于狄克来说,一点用都没有,所以那个冷笑话也没能得到狄克的回应,伊利丹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他也不需要狄克的回应,在一段短暂的沉默之后,他再次开口,

    “但我已经找到了它的位置!恶魔以为他们把它藏的很好...但它们根本不知道,这样的躲藏毫无意义!我不仅要拿走钥石,我还要留给燃烧军团一份真正的大礼!”

    “你要毁了玛顿?这就是你找我来的目的?”

    狄克皱起了眉头,他的手指在王座的扶手上轻轻敲击着,最后谨慎的表达了自己的反对,“这么做毫无意义,而且会让你提前暴露,不值得!”

    “值得?不不不,价值,你明白吗?狄克,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伊利丹伸出一根带着黑色锋利指甲的手指,在空中虚划着,“任何事物都有价值,玛顿的价值不在于它的位置,就像是一只猫铃,当它响起铃声的时候,就意味着捕食的大猫要来了...散乱成一团的老鼠们才能聚集在一起,共同对抗大猫。”

    外域之王转过身,他脸上的黑色布条之下,亮起了两摸墨绿色的光芒,就像是眼睛,又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我们是老鼠,但不会一直是老鼠,旁观天灾军团的战争给了我这个想法,狄克,没有天灾军团的威胁,你的世界会那么快的联合在一起吗?凡人皆愚昧,只有死亡的威胁能让他们短暂清醒,才能让他们看到真正的灭顶之灾!”

    “可是你也别忘了!”

    狄克猛然站起身,毫不畏惧的和外域之王“对视”着,“你我原本都是凡人!他们有他们的命运,而不是被动承受你施加给他们的“命运”!”

    “你在玩火!伊利丹,艾泽拉斯和德拉诺存在的力量,面对倾巢而来的燃烧军团,有几分胜算?”

    “所以我们才更需要钥石!”

    伊利丹的声音也变得亢奋起来,如果有一名伊利达雷在这里的话,就会惊讶的发现,自己一向阴沉冷酷的首领,也会有如此感性的时候,他的声音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焰,放佛要烧尽自己,烧尽一切。

    “我们会用钥石打开通往燃烧军团老巢的传送门!我们会在它们到来之前!把战火烧到它们的世界!它们能燃烧一切,我...也能!”

    “哦,看啊,一个疯子!”

    狄克揉着额头,伊利丹的计划是他听说过的最疯狂的,最大胆,最狂妄的计划,这个宇宙里,大概没有谁面对燃烧军团的毁灭威胁的时候,还会想着反咬它们一口。

    但不得不说,这个计划,很棒!很对狄克的胃口。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和和平亡。”

    狄克拽了句文,但伊利丹对于这句话却颇为认同,他有些感慨的说,“当年上古之战的时候,艾萨拉如果有你一般的睿智,就不至于落到那个下场了。”

    圣骑士重新坐回了王座上,他深吸了一口烟气,朝着伊利丹伸出了三根指头,

    “我觉得你的狂妄幻想很有意思,但...第一,玛顿可以毁灭,不过要等到我找到我需要的东西。”

    伊利丹的眉头皱了起来,不过狄克的下一句话又让他将心放回了肚子里。

    “别担心,老朋友,我的下属们在这一方面很有经验,他们已经锁定了目标所在,这不会影响你的原定计划,我保证!”

    “好!”

    “第二,我要你麾下的那个娜迦督军...瓦斯琪,艾萨拉的侍女,我要找她确定一些事情。”

    “她在德拉诺的盘牙水库里,那些娜迦怀有二心,我早就知道这一点,不过下手利索点,她好歹名义上也是我的伊利达雷的一员。”

    伊利丹满不在乎的话让狄克耸了耸肩,“别这样好嘛,你这样看上去就像是个真正的恶棍,接替她的人找到了吗?娜迦可不会服从异族,而且目前来看,你的伊利达雷还离不开那群水底杀手。”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狄克。”

    伊利丹将背后的蝠翼收齐,转身走向了冥想室的边缘,他的声音缥缈的就像是从地狱里传出来,

    “在瓦斯琪那里,我意外见到了一万年前的“老熟人”,不是所有上层精灵都服从艾萨拉的。”

    “很好!”

    圣骑士靠在王座上,再次用手臂撑起下巴,“最后一个,我要带走玛维!”

    狄克的话音落地,伊利丹猛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了狄克的手指在空中甩动,还有他固执而坚定的声音,

    “别告诉我玛维不在你这里...也别告诉我你杀了她,否则,我会...很生气!”

    “她很烦,她在想尽所有办法杀了我,就像是个不自量力的老鼠,试图挑战一头恶龙,我可以把她交给你,但记住了,狄克,只要她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外域之王猩红色的舌头在锋利的牙齿上舔了舔,狄克毫不怀疑伊利丹的杀意有多么强烈,但他和玛维之间早就是一笔烂账了,而狄克也不是单纯的为了救玛维的性命,只是在他来玛顿之前,曾经的战友,玛维的弟弟加洛德·影之歌硬是闯入了戒备森严的奥杜尔里,请求他带回玛维。

    不管是对于曾经的友谊,还是玛维对他的救助,狄克都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玛维的生命在最后的黑暗里变成一团微弱的火花,所以他来了。

    狄克默然不语,伊利丹呵呵笑了起来,

    “很好,看来我们达成一致了,夺取钥石的行动将在3天后进行,别迟到了...还有,别在那个女人身上浪费太多精力,爱情对于凡人来说是无上的赐福,但对你我来说,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谈判完毕,圣骑士从王座上站起身,狠狠的朝着伊利丹比划了一个中指,然后叼着烟斗走向大门之外,但就在即将迈出大门的时候,伊利丹又叫住了他,

    “嗨,接着!”

    狄克回头,就看到一团鲜红色的光点朝着自己飞了过来,他将其接在手里,一团火热如烈焰一样的感觉在他手心升腾而起,同时升起的,还有一抹异常熟悉的感觉,他挂在脖子上的繁叶之影,和装在储物空间里的秩序重剑在这一刻都快速的跳动了起来,似乎是在焦急的呼唤着什么。

    狄克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见识浅薄的圣骑士了,他很容易就分辨出手里的东西代表着什么,他将其放在眼前晃了晃,然后稍显轻浮的吹了个口哨,

    “愤怒之心...阿塔玛水晶的七分之一,这对你来说也是个好东西,为什么要把它给我?”

    伊利丹没有转身,但他的声音却清晰的传入了狄克的耳中,

    “我早已注定无法回去艾泽拉斯,这算是定金吧,帮我照顾好玛法里奥以及...她。”

    “她?”

    狄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怪笑,他将手里的愤怒之心上下颠了颠,“有什么价值呢?伊利丹,泰兰德永远不会知道你为她付出了什么,她甚至不会将目光放在你身上...毫无意义的爱情,不是吗?”

    “你的话...太多了!”

    突然亮起,在无形之中裁开了圣骑士周围所有空间的黑暗刀刃跳起,封堵住了圣骑士所有的躲闪空间,其中还伴随着伊利丹压抑着愤怒的吼声。

    但狄克只是伸出手指轻轻一点,那足以在瞬间切开一座堡垒的黑暗刀刃就像是玻璃一样片片破碎,他的身影在闪耀的银色闪雷中消失,还带着一丝畅快的笑容,

    “哈哈哈,伊利丹,你这个情种!不过别担心,我会把这一切都告诉泰兰德的...虽然这毫无意义,哈哈哈哈!”

    等到一切安静下来的时候,恶魔猎手之王的表情再次变得祥和,他盘坐在地面上,似乎是打算再次抽取古尔丹之颅里的禁忌知识,但在沉默之后,他却慎之又慎的,将一只早已经干枯的黄色小花拿了出来,放在鼻子之前轻轻嗅着万年前已经消散的香味。

    这一刻,冷酷残忍的外域之王的脸上满是祥和,那恐怖的利齿和嘴角上,甚至还带上了一丝满足的笑容。

    就像是地狱里微笑的天使一样,全身肮脏,却又神圣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