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老朋友巴德的一本万利

9.老朋友巴德的一本万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狄克从深沉的睡眠中睁开眼睛,即便是现在的身躯已经不需要睡眠这种效率低下的方式来补充精力,但身为凡人的习惯却很难改变,而且佳人相伴,睡眠并不只是消遣,希尔瓦娜斯清秀的脸枕在狄克胸口,如玉般的双手环绕在狄克脖子上,秀发披散,和那吹弹欲破的皮肤完美搭配,就像是神话中最诱惑的魔女一般。

    这夜夜笙歌的依恋让人很难将眼前这个半裸的尤物和曾经那个冰冷的游侠将军联系在一起,但固执而蠢萌的女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情,就是很难回头的,索性我们的希瓦将自己托付给的,并不是一个人渣或者是恶棍,这就足以让我们的咒骂平息了。

    狄克轻轻的将佳人的身体翻转过来,自己悄悄下床,穿衣,着甲,最后俯下身,在睡熟的希尔瓦娜斯的唇上轻轻一吻,这个傻女人的身体还未完全复原,他必须得照顾好她,但即便是万分不舍,但他今天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能让一个身心健康的年轻人离开温柔乡的事情必然是真正的大事,当然不是萨特利特钥石,伊利丹说了3天,就必然是3天,就连狄克都改变不了这个决定,索性他也不需要改变。

    记忆中的36把神器已经收集大半,还有的至今渺无音讯,当初派遣森夏来玛顿只是为了碰碰运气,但没想到这个运气一向不错的海盗下属,却给了他一个真正的惊喜。

    死亡骑士鲜血神器-诅咒之喉,敏锐刺客神器-吞噬者之牙以及恶魔学识术士神器-萨维奇之颅。

    这三个几乎从未出现在艾泽拉斯世界的神器,竟然在玛顿大陆上都发现了踪迹,最让人欣喜的是,前两把神器在他们和伊利达雷的合作里已经被收回,只剩下了萨维奇之颅还在恶魔手里。

    但这就足以让狄克欣喜万分了,现在他掌握了奥杜尔的所有权限,已经不再缺少基层战士,但神器对于他仍然有极大的吸引力,别的都不说,只要一名天赋还算可以的职业者,手持神器,只需要几年的历练时间,就能成为一方豪杰。

    伊利丹在德拉诺即将掀起一场恐怖的战争,狄克甚至无法看穿这场战斗持续的时间,但他必须为此做好准备,战争中什么最重要?兵力?支援?还是领导者?

    不,都不是!

    英雄最重要!36把神器就是36个英雄,从战略层面讲,只要伊利丹的计划成功哪怕一半,这36名英雄以及其带领的泰坦军队,就能让燃烧军团顾此失彼,凡人英雄和泰坦士兵结合的威力早已经在奥杜尔之战里被完美的证明了。

    当然,还有一个阴暗的想法,狄克从不会承认,神器的另一个优势在于,只要神器本身不损毁,它们就能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直到艾泽拉斯取得胜利之时,每一代神器的使用者都必然是真正的英雄豪杰,狄克甚至可以预料到,在数万年后的历史里,神器的历代主人和他们所拥有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绝对会占据相当大的篇幅。

    于公于私,狄克都不能放任神器被遗失在世界之外。

    所以,在接到伊利丹和森夏几乎同时到来的信函之后,狄克第一时间就赶来了玛顿,甚至为此放下了奥杜尔的重建,不过圣骑士并没有考虑到一点,在奥丁的封锁还未完全解开之前,他的离开,本身就是对刚刚稳定下来的艾泽拉斯的一场考验,事实证明,黑暗从未散去,哪怕现在它们已经被削弱到了极致,但代表着世界管理者的狄克的暂时离开,却给了那个依旧脆弱的世界,几乎最致命的一击。

    当然,现在还无人知晓这一切。

    “嘿,巴德老兄,来换班了!”

    托尼·双牙穿着怪模怪样的木质盔甲,手握长矛走到了墨绿色大地的悬崖边缘,一个黑乎乎的身影正爬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根最精密的工程学望远镜,在偷偷摸摸的打量着远方悬崖之下的恶魔营地。

    听到托尼的声音,用黑色大氅包裹着身体的巴德没有回头,只是伸出手指摇了摇,托尼嘿嘿笑着将一小瓶烈酒塞进了他手里,大概是因为世界已经破碎的原因,玛顿大陆的气候混乱的惊人,最高温度和最低温度相差近40度,最不幸的是,现在这个时间,濒临最低温度降临的时候。

    和托尼,森夏不同,巴德只是个普通人类,这种极端的气候差点要了他的命,但他硬是凭着奈德雷克家族的硬骨头熬了过来,并且成功的帮助森夏取得了两把神器,这倒不是说这个狡猾的文物贩子突然转了性,真实的原因嘛,一直跟在巴德少校身边的勤务兵兼情人兼保镖,圈子里人称“小野猫”的埃尔达拉上尉...嗯,在某一次充满情调的露营之后怀孕了,所以巴德必须得想办法给自己未出生的孩子赚个出身。

    这一点古今中外不外如是,而奈德雷克家族子嗣艰难,巴德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将来继承自己的“家业”,所以他打算彻底洗白自己和妻子,辞职报告已经交上去了,臭名昭著的“寻宝者”团也在2个月之前解散,这是巴德的最后一次任务,森夏打了包票,只要任务结束,巴德立刻就能得到塞拉摩公国的子爵爵位,真正的进入贵族圈子。

    对此,巴德很满意,干他们这一行的,从他祖父的父亲开始,就从未得到过善终,这已经是他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结局了,只是可惜,巴德少校现在的情况其实并不怎么好。

    吞噬者之牙的持有者,被萨格拉斯选中的恶魔刺客阿卡丽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森夏付出了两颗“种子”的代价才将她困住,最终等到了伊利达雷的支援,但巴德在混战中被阿卡丽刺中了手臂,来自恶魔的毒素正在快速侵蚀着他的意志和灵魂,不过好在当时来援的食魂者阿莱利帮他及时处理了伤口,所以倒是并不致命。

    “巴德老兄,听我一句劝,现在就回去吧!”

    托尼·双牙蜷缩在巴德身边,他被巫术强化过的目光时不时扫向下方的大型恶魔营地,在那里,一个超大型的祭坛正在无数恶魔卫士的辛勤劳动下快速成型,在那些恶魔卫士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蓝皮肤恐惧魔王双手抱肩,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在它身边,一个恶魔的头颅正快速的绕着它的身体盘旋着,黑色的黑暗能量顺着那头颅的走向,不断的挥洒在这恐惧魔王的身边。

    那个恐惧魔王叫孟菲斯托,玛顿大地的高阶恶魔领主之一,纳斯雷兹姆的高阶成员,而它身边悬浮的那个恶魔颅骨,就是他们这一行人的目标,萨维奇之颅!

    “不回去!拿下这玩意,最少也是个伯爵!”

    巴德咬着牙回绝了托尼的好意,他的左臂上打着厚重的符文绷带,很难相信那种同时作用于身体和灵魂的痛苦会有多么可怕,但这个曾经不值一文的文物贩子却一声不吭的咬牙忍了下来。

    不只是为了爵位!

    托尼从巴德那消瘦的不像样子的脸上,那双放佛燃烧着某种火焰的双眼最深处看到了一抹坚持。

    巴德和自己的妻子埃尔达拉从不相信幸运,他本质上还是那个阴毒的文物贩子,他谁都不信,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他更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知道这一点,所以用自己的命来为后代拼出一条前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托尼,如果我死了...请替我照顾好我的孩子。”

    文物贩子双眼里闪过了一丝释然,他扭头看着巨魔,咬牙切齿的说,“告诉埃尔达拉那个小野猫,不许改嫁!老子拿命拼回来的东西,不是让她拱手送给外人的!”

    “说什么丧气话呢!”

    托尼狠狠的拍了拍巴德的肩膀,将他的脖子勒了一下,低声说,“那个恶魔猎手小妞不是说了嘛,你的伤势不致命,最多变成一个废人,BOSS对自己人从来不吝啬,想想你的孩子,老兄,要我说,你现在就该回去了,最少也是个子爵!别把命搭在这里!”

    “滚滚滚!”

    巴德没好气的砸了托尼一拳,自己倒疼的呲牙咧嘴,“这是老子的最后一票,不捞个够本怎么上岸?哎,说起来,大老板怎么还没来,信号都发出去多久了?”

    “大老板在温柔乡呢,你又不是没见过那个精灵小妞。”

    托尼压低了声音,发出了一阵阵猥琐的笑容,手指比划了一下,“啧啧,真正的极品!也只有那样的美人才配得上大老板的身价,不过估计快了,大老板出了名的从不迟到。”

    “你竟然敢诽谤公爵大人,你死定了,我告诉你,老托尼,我一定要...等等!托尼,事情不对劲!”

    这样的话题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尤其是当事人是自己的大老板的时候,不过巴德偶然回头的一瞅,却将他所有开玩笑的兴致都扫飞到了九霄云外,因为那个祭坛提前完成了!而那个带着萨维奇之颅的恐惧魔王正在施法,那个祭坛正在启动!

    “混蛋!肥羊要跑!”

    巴德一把甩下手里的望远镜,拿出腰间的超远程步枪就要开枪,却被托尼死死按住,

    “你疯了!那底下的恶魔随便来上2个,我们都得死!”

    “放开我!托尼,你这蠢货,富贵险中求,大老板随时就来了,我们不一定会死,但是这个机会!你明白吗?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文物贩子消瘦的脸上满是狂热的神色,就像是输红了眼的赌徒,他咬牙切齿的对老巨魔低声吼到,“一万次顺利完成任务,也比不上一次真正的临危受命!这才是一本万利,要么死,要么彻底发达!别挡着我发达的路!”

    这一声怒吼让老巨魔也楞了一下,他咬了咬牙,后头看了正在休息的森夏一眼,朝着巴德隐晦的打了个手势,3,2,1!

    砰!砰!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念咒念到关键时刻的孟菲斯托的肩膀上突然绽放出了一丝血花,这伤势甚至连轻伤都算不上,但另一颗子弹却精准的击中了眼前祭坛最脆弱的一角,伴随着石块的崩裂,引导到一半的法术彻底被打断,暴躁的魔力在这一刻完全爆开,蓝色皮肤的恐惧魔王的身影在瞬间就传送到了极远处,但下一刻,疯狂的魔力将周围猝不及防的数百名精锐恶魔都席卷其中,彻底被撕成了碎片。

    巴德和托尼手里的步枪可不是样子货,这是狄克专门委托梅卡托克和加鲁维茨为这支寻宝队准备的猎杀武器,就连子弹都篆刻着破魔符文,也许对付高阶恶魔的威力差一点,但用来打破一个根本没有加固的祭坛,却绝对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哪怕是孟菲斯托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堂堂的高阶恶魔领主,会被两个愚蠢而疯狂的凡人当成一本万利的垫脚石。

    更疯狂的是,他们好像还成功了!

    所以永远别小看老鼠,他们建设不在行,但要搞破坏,那威力,可非同凡响了。

    “啊啊啊!杀了你们!撕碎你们!”

    孟菲斯托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极远处的悬崖上站起的两个人影,关于伊利达雷的炮灰军团他也有所耳闻,但由于身处玛顿腹地,它倒是真没有接触过这些凡人,但现在,一群该死的凡人,却破坏了它准备了5天的计划,本来就要将伊利丹背叛的消息送出去,这下全完了!

    “谁给你们的胆子,我要把他挖骨抽皮!我要把他碎尸万段!”

    高阶恶魔真正愤怒的时候,距离和时间都已经不再是阻碍,巴德和托尼几乎就是眼前一花,两个人已经在一击轰杀的巨力之下,打着旋,喷着血向后飞去,如果不是孟菲斯托打定了主意要折磨他们,这一击就能彻底杀死这两个蝼蚁。

    不过下一刻,数十道缠绕着雷电光泽的黑色藤蔓就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将孟菲斯托的下一击挡了回去,在藤蔓被恐惧魔王的利爪撕碎,被萨维奇之颅的魔法泯灭的同时,还有森夏那压抑到极致的愤怒和扭曲的吼声。

    “你们这两个混蛋,一本万利居然不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