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夜刃蛛后凯瑟琳

12.夜刃蛛后凯瑟琳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凯瑟琳不怎么喜欢玛顿,尽管她本人就出生于此。

    作为蛛魔的女王...呃,这里要解释一下,玛顿的蛛魔可不是艾泽拉斯世界诺森德大陆地下苟延残喘的尼布鲁蛛魔,不管是从力量,还是从生命层次来说,玛顿蛛魔都要比艾泽拉斯的蛛魔强出不止一个层次。

    它们属于恶魔种,据说曾经是被泰坦们关押在玛顿的扭曲生命之一,极其擅长空间法术,其中的最强者甚至可以轻易的撕碎空间壁垒,而且它们性格暴虐,在女王的带领下,就像是一群迁徙的蝗虫,毫无疑问会对宇宙平衡产生威胁。

    不过据说萨格拉斯一刀斩碎了玛顿星球之后,是蛛魔的某一位女王出手挽救,才让玛顿免于毁灭,这都是流传在恶魔之间的小道消息,但是似乎并不是空穴来风,蛛魔毫无疑问加入了燃烧军团,但它们的现任女王,也就是凯瑟拉·夜刃,却始终留在玛顿星球上,似乎是在守护远古的戒条。

    但实际上,凯瑟琳确实是在守护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不过并不是远古的戒条,而是...钥石!

    万神殿的覆灭在数十万年之前,而燃烧军团成立的时间就更早了,在黑暗泰坦决意发动燃烧的远征的时候,钥石就被留在了玛顿,那颗神物存在,可是比很多星球诞生至今还要漫长,凯瑟琳不过是它无数任看守者之一。

    但使命就是使命,只要那颗悬浮于邪能之槌飞船正中心的墨绿色尖锐石块不离开玛顿,凯瑟琳在她有限的生命里就无法离开这个世界,当然,我并不是说凯瑟琳是无辜的,实际上,她比大多数恶魔都要狡诈和邪恶,但从更高阶的位置来看,她也不过是个命运的囚徒。

    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凯瑟琳女王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用自己的蛛丝,将那些倒霉蛋的灵魂一层一层的缠起来,看着它们无助的灵魂在某种规则的作用下窒息,痛苦的悲鸣,却无法逃脱最终的死亡,而每一次那些灵魂的散落,都会让凯瑟琳的喜悦持续很久,不过如果那些灵魂足够坚强,她也会用更极端的方法去折磨它们,直到灵魂最后的悲鸣传来。

    这几乎是凯瑟琳唯一的乐趣,而悲剧的地方就在于,作为钥石的守护者,她空闲的时间很多,所以在伊利丹进入邪能之槌飞船大厅的时候,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一头倒霉的恶魔灵魂破碎的轻响声。

    外域之王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他能感觉到一个强大的生物存在于这个大厅之内,但他更能感觉到,钥石就在眼前!

    夜刃蛛后无聊的靠在自己的床榻上,她穿着一件很暴露的红色皮甲,五颗翠绿色的晶石镶嵌在那皮甲之外,这个夜刃蛛后的皮肤是赤红色的,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艾瑞达人,她的身材姣好,双腿修长,脸部还有一丝精致,最少那张脸看上去并不奇怪,在额头两侧,两个小巧的角屹立在那里,看上就像是装饰品。

    如果只是这样,那凯瑟琳没准在某些审美观独特的人眼里还会是个可爱的姑娘,但如果你的眼神够好,就能看到凯瑟琳背后的...蛛腿,是的,并不像是尼布鲁蛛魔那样代替双腿,而是生长在背后,左右各四支,但并不用于行走,实际上,当那些赤红骨骼一样的蛛腿完全展开之后,倒更像是一对翅膀!

    一对让人毛骨悚然的翅膀。

    她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伊利丹一步一步靠近悬浮在大厅中央祭坛上的墨绿色钥石,甚至在伊利丹伸手去拿那钥石的时候,都没有出言警告,而不出所料,尽管钥石就在眼前,但伊利丹伸出手,却抓了个空。

    它就在那里,但它又不在那里,悬浮在空气中的钥石是真实的,这一点骗不过伊利丹,但除非打倒守护者,否则任何人都无法偷走它...这不就是守护者存在的意义吗?

    “玛顿蛛魔的空间天赋果然非同一般...”

    伊利丹抬起头,那条和其他恶魔猎手都不一样的,特殊的诅咒视界“看”向了靠在床榻上的夜刃蛛后,“把钥石交给我。”

    声音平淡,就放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这种语气却没有激怒凯瑟琳,她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你不是第一个提出这种要求的人了,伊利丹,德拉诺的新任恶魔之王...你猜,上一个提出这要求的家伙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把钥石,交给我!”

    “哦,一个性急的家伙,我们可以好好聊一聊,关于你封锁了玛顿整整3个月的事情,你真的以为,基尔加丹对你的行动一无所知吗?”

    凯瑟琳饶有兴趣的伸出细长如血的指甲,在自己丰满的嘴唇上划了划,然后就呵呵的低声笑了起来,“孟菲斯托那个蠢货想要用你的行踪来换回大恶魔对它的支持,我知道它必然会失败,就像是其实你的军团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发现了藏在地下的邪能之槌号,不过我很好奇,伊利丹,是什么压制了你对于钥石的渴望呢?而且更好奇的是,你想要用它来干什么?”

    夜刃蛛后从床榻上站了起来,伸展着姣好的腰肢,就像是在活动身体,她似乎是个对一切都很好奇的家伙,

    “根据有关于你的传言来看,你可不是那种野心勃勃的打算用钥石入侵某个星球的家伙,再加上你在玛顿大地上对于那些蠢货的狠辣屠杀,我猜...你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打算背叛军团,对不对?”

    “我最后再说一次,把钥石,交给我!”

    伊利丹背后的蝠翼慢慢展开,灼热的邪火在他手心里出现,就像是两盏被点亮的邪能灯,面对这种实质性的威胁,蛛后并不慌张,她反而变得更加兴致勃勃,

    “我见过很多恶魔桀骜不驯,但像你这样敢于公开背叛军团的,还是第一个,没准我把你送给基尔加丹,就能换来一个真正的自由生活呢...哪怕我并不喜欢战斗。”

    “唰”

    凯瑟琳的话音刚落,伊利丹的身影就从原地消失,并不是空间传送,只是单纯的速度,快到了极致!而凯瑟琳的反应也很快,这位夜刃蛛后背后的骨质蛛腿在这一刻完全合拢,就如同真正的肢节护盾一样,将她的身体完全挡住,下一刻,伊利丹被邪火包裹的双拳就砸在了她合拢的蛛腿上,发出了两声巨响。

    “砰,砰”

    凯瑟琳的身体被蛮力砸的倒飞了出去,但是在离开地面的瞬间,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手握两把水晶一样的赤红色长匕首,一左一右从伊利丹背后的盲区反动了反击。

    “呵呵,力量不错,坚硬度也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够不够坚挺...”

    嘴里说着某种怪话,凯瑟琳下手却毫不手软,两把匕首就像是她手臂的延伸,每一次都能从完全不可能的地方发动袭击,但是这种迅捷的战斗方式同样是伊利丹非常擅长的,不过空手对武器,对手又是个不比他弱多少的一族之王,只是短短的几秒钟交手,伊利丹的身影就化为四道疾影,飞快的将凯瑟琳逼退,而他本人则稍稍后退了两步。

    左臂上已经出现了一道伤痕,并不深,也不严重,但这毫无疑问代表着对手的实力,凯瑟琳则毫无形象的靠在一边的柱子上,伸出猩红色分叉的舌头,舔了舔匕首尖的鲜血,似乎是要挑衅,但在品尝完了这鲜血之后,她的脸色就变了变。

    “你居然以凡人之躯容纳了两头高阶恶魔灵魂的灵魂...你真是个疯子!甚至比真正的恶魔还要疯狂!”

    “我的疯狂,你还没见识到呢!”

    冷酷的声音在利刃出鞘之后显得更加冰冷如刀,弯曲如新月一般的墨绿色月刃出现在伊利丹手中,这把武器陪伴了它主人征战万年,饱饮了无法想象的数量的恶魔的生命,早已经变得和恶魔猎手一样疯狂,每一把拥有自我灵魂的武器都不会平凡,它咆哮着和赤红色的匕首每一次撞击,都能在空中带起呼啸的能量风暴,缠绕在这月刃之上的邪火并没有因为伊利丹的快速挥舞而消散,实际上,这反而让这武器更具有杀伤力。

    但凡它所到之处,就连空气都被切开,黑乎乎的空间裂隙看上去触目惊心,但实际上,在这种级别的战斗当中,这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就连凯瑟琳的蛛腿在空中划过,也能留下同样的痕迹。

    说白了,当一个生物强大到一定程度,空间就再也无法束缚他了。

    “砰”

    即便是被这狂暴的能量擦到,大厅内部的坚固的石柱也轰然分成了平滑的两半,索性这是艘飞船,尽管是使用的恶魔科技,但这些柱子也只是用于装饰,否则,任由两个已经可以媲美半神的生物在这里狂乱的战斗,即便是一艘真正的飞船,也会被拆掉的。

    “啊哈!就赢你能打赢我,又怎么样呢?”

    凯瑟琳的身影就像是赤红色的鬼影一样,飘然从战圈中后撤三步,她背对着供奉钥石所在的祭坛,张开左手,得意的说,“作为夜刃蛛后,我天生就是维度空间的调节者和使用者,区区三维空间的转换,只要我愿意,钥石随时都会...”

    说到这里,凯瑟琳脸色徒然一变,与之相对的是,一直冷酷的战斗,不多说一句废话的伊利丹脸上,却扯出了一个让她毛骨悚然的笑容,并不是畏惧外域之王阴森的利齿和恐怖的战斗力,而是在于这个笑容背后的意义,以及,她已经无法再随意操纵的维度空间!

    “随时都会什么?”

    伊利丹在血红色的诅咒视界之下,那双被彻底焚毁的双眼里亮出来墨绿色风暴一样的光芒,“既然知道看守者是一名玛顿蛛魔,你真的认为我会不做任何准备的闯入这里吗?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耽搁了足足2个月才来进攻吗?”

    “喂喂!不要把你无能下属的责任扔在我身上好吗?明明是你需要时间分割玛顿的恶魔军团。”

    狄克有些头疼的用世界权杖点在安放钥石所在的祭坛边,源自一个世界的力量压制着祭坛上空间的变化,哪怕这里距离艾泽拉斯异常遥远,但早已经破碎的玛顿,却根本不是这根权杖和狄克背后所承载的那份意义的对手。

    “说起来,凯瑟琳女士,您的天赋真的让人羡慕,区区空间并不算什么,但维度...无法想象,一个本身并不能脱离三维空间的生物,竟然可以这么轻易的操纵更深层次的维度变化...宇宙之大,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圣骑士手里的阿尔卡冯的重拳表面闪过了一丝红色的光芒,他伸出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在夜刃蛛后想要杀人的目光中,耸了耸肩,

    “不过怎么说呢...我更厉害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