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4.世界毁灭之歌---为_沧浪之水_兄弟加更~

14.世界毁灭之歌---为_沧浪之水_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钥石到手,但不意味着猎杀结束。

    实际上,在伊利丹和狄克带着胜利的果实返回风暴要塞的时候,对恶魔的屠杀刚刚到达最高潮。

    彻底失去了最高统帅者的玛顿进入了最混乱的时期,凯瑟琳·夜刃的那些督军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它们开始逃离正面战场,但这种行为却完全不意外的引起了大溃逃。

    恶魔猎手们最喜欢的日子来了,到明天午夜之前,他们可以尽情狩猎那些强大或者独特的恶魔,来收藏恶魔之魂。

    对于恶魔猎手大师们来说,这种狩猎的意义只在于填充自己的收藏库,但对于新兵和刚刚加入伊利达雷的战士们来说,这种难得的狩猎,却是关乎到下一场战争的生死。

    这是个很强大的职业,他们化身恶魔来狩猎恶魔,但弊病也非常严重。

    通过新兵训练的精灵们将驯服的恶魔之魂容纳在身体里,将杀死的恶魔的力量用魔纹刻画在身体表面,这样就能让他们彻底获得一只恶魔的力量和天赋,甚至可以通过强行吸取恶魔灵魂,来获得不同的天赋和技能!

    但记住一点!恶魔之魂不可能永远驯服…而且在尚未完全屈服时,它们异常饥渴!如果主人不够强大或者是状态不佳的时候,它们就会寻求自由,甚至是反向吞噬。

    这也是为什么恶魔猎手新兵的死亡率高达70%的原因:很少有凡人的意志能够压倒一头纯粹的恶魔,所以能活下来的那些,永远都是最好的战士!

    恶魔猎手大师们不需要担心这些,他们在长久的猎杀中已经将身体里残留的恶魔之魂彻底磨去了最后一丝叛逆,只需要不断的喂给它更多的力量,它越强大,他们就越强大。

    但新兵们在战斗中却需要担心失控,因此,暂时和恶魔之魂达成一种“供养”的平衡,就是他们需要最重视的事情。

    所以,在身边保持着充足的恶魔之魂,这是每一个恶魔猎手学会的第一件事情,也正是因为这种特质,恶魔猎手和恶魔之间,几乎永远不存在和平共处的可能。

    不过不管是伊利丹,还是他的伊利达雷,却都并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对于这些抛弃了一切,失去了一切的复仇者们来说,没有什么比猎杀更让人感觉到满足的事情了。

    “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定位玛顿大陆目前最脆弱的地核,以便于你能一击毁掉它,大概1个小时左右。”

    狄克手持世界权杖,在康复的希尔瓦娜斯的陪伴下,悄然走入传送光柱中,他朝着伊利丹挥了挥手,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去吧,我不会亏待朋友,只要我们返航,你就能带走玛维…”

    伊利丹手里握着钥石,几乎将百分之百的精力都集中在这个一只手就能紧握的小玩意上,根本没有回头,放佛这玩意对他来说就是整个世界。

    “唰”

    光芒一闪,狄克和希尔瓦娜斯就出现在了玛顿大陆的最北端,这里的气候恶劣到了连恶魔都无法生存的底部,但从这里的大陆撕裂带,携带着世界权杖的狄克,却能将自己的意志,完全的融入这个已经彻底死亡的大陆里。

    风暴要塞不是真正的战舰,它附带的火力还不足以一击毁灭玛顿,但有了狄克的帮助,一炮击毁这个悬浮于扭曲虚空中的大陆,就完全不是问题了,万事万物都有弱点,哪怕是一个世界都不例外。

    这鬼地方地面上满是类似于积雪一样的白色粉末,但那不是雪。

    希尔瓦娜斯好奇的伸手将那些粉末握在手里,重量很轻,就像是磨损的石头粉末一样,从她带着黑色弓术手套的指缝间滑落,充满了某种别样的哀伤。

    “这是什么?狄克。”

    圣骑士瞥了一眼,温柔的挽起了精灵的肩膀,低声说,

    “那是世界的眼泪,希瓦,那是虚空对于这个破碎世界的腐蚀痕迹,失去了世界壁垒,一个世界在这种腐蚀之下,最终会分崩离析,也许需要数万年,但那就宣告着它死亡的来临。”

    “这个世界,早已经死了。”

    狄克微微摇了摇头,一手挽着爱人的纤腰,另一只手将逸散着星光的权杖轻轻的点在地面上。

    就在权杖底部接触到落满了雪白色石末的大地的那一刻,一道无形的风暴从狄克所在的地方朝着外界疯狂的涌动,就像是一头看不到的巨兽用呼吸将铺满地面的粉末吹起,然后洋洋洒洒的落下,它们的重量要比雪更轻,所以能在空中停留更久,将每一寸空气都充斥着,在空中划过各种各样的图画,真的就如同一场最安静的落雪一样。

    而来自虚空中的各种光芒,在这些粉末的遮蔽,折射当中,在两个人头顶形成了一道道绚丽至极的光影,绿色的,蓝色的,红色的,橘色的,闪耀的如同真正的光海,粉末飘逸,光海流动,向着两侧的天际蔓延,直到视界的最顶端,又像是圣骑士记忆中的北极光,那种在艾泽拉斯绝对不会存在的华丽景象。

    美得让人窒息!

    狄克收回权杖,双手抱着游侠将军站在这洋洋洒洒的“雪”中,希尔瓦娜斯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黑色的头发遮住了小半张脸,就像是站在夜空的雪地里的情侣一样,这一刻,温柔的情愫在两个人之间缓慢的流淌着,穿着黑色猎装的精灵,和一个穿着银白色盔甲的圣骑士,就像是最亲密的恋人。

    “没有人说过你很会讨女孩欢心吗?”

    游侠将军的眼睛里也闪耀着别样的光芒,她近乎贪婪的看着头顶的光海,想要把这美丽的一幕勇敢的刻在脑海里,她低声调笑着说,“没有用过这一招骗过别的女孩吗?”

    “没有…这是我在玛顿送给你的最后一件礼物,这个死亡的世界最美丽的风景。”圣骑士用下巴轻轻的碰触游侠将军的脑袋,嗅着头发中的清香,“唯有在那些和玛顿一样的星球上,才能看到这样的景象,相信我,即便是在无垠的宇宙里,这样的星球也很少,凡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想象这样的画面。”

    几分钟之后,希瓦推开了狄克,

    “快去做你该做的事吧,伊利丹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狄克将她再次拉入怀中,“我也不是…更何况,只是一片破碎的大陆而已,刚才的那一瞬间,我已经找到了那条深藏于地下的大裂缝,这个死亡的世界无法拒绝一位世界守护者的观察。”

    “我只是想给我们一个安静的空间,他们太吵了,不是吗?”

    “所以,这是离别的礼物咯?”

    “离别?不,休想…这一辈子…休想,和我回奥杜尔吧,我会向安娜和莉亚解释的。”

    终于得到了这句话,希尔瓦娜斯眼角的泪光是遮掩不住的,但她最终选择了拒绝,

    “我说过,我不会和其他女人分享你,你也说过,你更喜欢自由骄傲的我…而且,我还有别的事情。”

    游侠将军的手指在背后的风行者战弓上轻轻滑动,在弓身的边缘,有一行凸显出来的轻微刻痕,那是奥蕾莉亚留给她的信息。

    “那道被破坏的大门曾经通往一个叫阿古斯的世界,奥蕾莉亚去了那里,我和伊利丹已经达成了协议,我会暂时加入伊利达雷,直到寻找到阿古斯的存在…我要找到她!我要找到我的姐姐,这是我这一辈子必须要做的事情!”

    希尔瓦娜斯的语气坚定,当她握住战弓的那一刻,那个固执的游侠将军又回来了,狄克的手指在她的头发里微微抚摸,

    “然后呢?找到奥蕾莉亚之后呢?”

    游侠瞥了他一眼,“之后嘛…保证风行者的传承不会在我手里断掉,所以没准我会卸下一切责任,去找我想要的生活。”

    “好,我等你!”

    时间过得很快,这玩意最终还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18个小时之后,最后一批远行猎杀的恶魔猎手们返回了风暴要塞,其他三艘用于监控整个玛顿的护卫飞船也从世界的星空中返回了母舰周围。

    值得一提的是,比三艘护卫舰大了三圈的墨绿色飞船,邪能之槌号也安静的停留在巨人一样的风暴要塞的护卫舰位上,这是伊利丹的战利品,最重要的是,相比科技高到无法仿制的风暴要塞和它的护卫舰,这艘能在虚空中旅行的邪能之槌号,是可以被艾泽拉斯的工程学大师们理解,并且仿制的。

    这艘平淡无奇的军团入侵飞船,将成为整个艾泽拉斯的星舰第一个蓝本。

    甚至在狄克严重,这艘飞船要远比那颗钥石更重要!后者只是一个武器,而前者,极有可能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狄克站在风暴要塞那充满了科技感的控制台前方,将自己观察到的,横跨整个玛顿大陆的深层大裂隙的方位告诉给了那些伊利达雷的飞船驾驶者。

    十几秒钟之后,在伊利丹和一众恶魔猎手指挥官的注视中,风暴要塞巨大舰体的侧下方,坚硬的挡板向两侧移开,一个圆锥形的巨型紫色水晶在神秘的纳鲁科技的推动下,向着前方探出,它用5秒的时间充能,在充能的过程中,一圈圈神秘的符文在那水晶尖锐的前段浮现出空气之外,一层一层的叠加,最终形成了放佛飘逸的符文护盾一样的结构。

    在充能结束之后,巨大的紫色能量在那水晶的前段不断的吞吐,就像是一把已经蓄势而发的战矛,已经瞄准了敌人最致命的弱点。

    这样强度的能量轰击,在场除了伊利丹和狄克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这也意味着,这个破碎世界的恶魔,同样不可能活下来,而这种强度,在燃烧军团真正的战斗用星舰里,也不过只是最低级的护卫火力。

    一旦燃烧军团的星舰到达艾泽拉斯,即便是神,也无法阻止它们毁灭一切。

    这才是狄克真正担心的事情,面对即将到来的对手,他们甚至连反击的可能都没有!

    伊利丹坐在自己那用恶魔的颅骨搭建的王座上,此时的他收敛了蝠翼,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强壮一点的暗夜精灵,但无人敢直视他的威严,狄克坐在大厅的另一边,银色的光芒同样组成了他的王座,唯有他有资格和伊利丹平齐,而在他身边,是一身戎装的希尔瓦娜斯,以及温蕾萨和罗宁。

    他们将是艾泽拉斯对于这场超越了凡人世界的战争唯一的见证者。

    “开始吧,让我们见证…一个世界的毁灭!”

    伊利丹的左手轻轻在空中滑落,赤色火印的指挥官凯恩·日怒亲手按下了能量炮发射的按钮,下一刻,一道紫色的光柱出现在众人眼中,就像是一道划过天空的闪电,又像是愤怒的神,朝着敢于忤逆他的罪人们,投下的神罚之枪。

    毁天灭地的紫色光柱精准的轰击在玛顿大陆东方山脉的中央,它带着外域之王的意志,洞穿地面,在大裂隙的中央轰然爆裂。

    于是下一刻,在众人眼中,已经破碎的,如同卵形的墨绿色恶魔大陆的每一条裂痕之下,紫色的光芒逸散而出,就像是一颗在内部引爆的紫色炸弹,它充斥着每一块地面之下的裂痕,将那本就贯穿了大陆的大裂隙震荡的更加巨大,就像是行将朽木的垂垂老者,被一把锋利的长剑刺穿胸膛。

    玛顿大陆上残留的所有生物在这一刻都惊恐的抬头看向天空,在那紫色的光芒从无垠的星空中斩落之后,整个世界都发出了哀鸣!

    就像是世界毁灭之前的圣歌,又像是低沉的世界丧钟。

    在刺出地面的紫色光芒达到最剧烈的那一刻,它猛然收缩,来自风暴要塞的能量炮的能量已经耗尽,但不到一秒钟之后,玛顿大陆,相当于整个卡利姆多或者是东部王国的面积2倍多的大陆,已经走到了分崩离析的最后一刻。

    安静的3秒钟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折磨,罗宁发誓,在这一刻,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而温蕾萨紧紧的抓着他的手,就像是在等待某种神圣时刻的到来。

    “轰”

    一整个世界,在旁观者眼中轰然爆开,就像是一颗超大的气球,在内部不断膨胀的气体的冲击下,最终碎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玛顿的情况也是一样…甚至看不到浮空岛,从世界之核崩碎的碎片,在原始的能量爆发之中,朝着每一个方向疯狂的涌动,直到它们被更大型的星体俘获,但更有可能,它们会在这片孤寂的宇宙里成为一条危险的碎石带。

    但这和风暴要塞里的众人已经没有关系了,罗宁的心跳在这一刻停滞了整整3秒,整个艾泽拉斯最强大的法师,在这一刻犹如一个被吓坏的孩子,这就是世界的毁灭,那大地裂开的能量,将这颗星球上所有的生物的躯体都在这一刻完全撕开,它们哀嚎隔着冰冷的观察室放佛都能听到。

    “这样的终末…谁能抵抗?”

    狄克饶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执意让罗宁和温蕾萨留在这里的目的就在于此,有时候,看不到一切,凡人们就会选择性的忽视一切。

    “这是个开始…但却远不是结束!”

    伊利丹从王座上站起,他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让我们返航吧,我们得到了我们想要的一切,是时候准备下一场战争了!”

    “从德拉诺开始的,无尽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