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赎罪岛的夜幕

15.赎罪岛的夜幕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色的云层缠绕在天空的远方,一道道不甚耀眼的雷光在云层中不断出现,然后一闪而逝,就像是在云层里翻滚的雷霆巨蛇,准备接受来自现世的祭品。

    低沉的天空放佛时刻都在酝酿着狂暴的暴风雨,对于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来说,这种天气无疑是最让人厌恶和担忧的,水手永远是这个世界最迷信的一群家伙,在他们的口口相传之下,很多故事都会变得诡异而惊悚。

    比如现在,“北地女王”号的甲板上,就有扎堆的水手们在低声交谈,他们穿着肮脏的衣服,甚至手里还握着各种各样的护符,有正神和邪神的,船长们一般不怎么管这种事情,只要水手们做的不过分,他们都不会在这些小事上过于苛责这些在大海上讨生活的可怜人。

    不过对于北地女王号的水手来说,这艘在整个东部王国北境,都排的上号的商船却有人人都知道的三个禁忌,没人敢违背这些禁忌,敢于违背它们的,都已经死了。

    “铛,铛,铛”

    健壮冷酷的水手长挎着腰刀,准时敲响了位于甲班边缘的小钟,这代表着每天最让人期待的时刻到来了。

    晚餐时间!

    作为从暴风王国退役的战舰,这艘船上有专门的厨房,还有在整个北地的海面上都很有名气的大厨“红鱼”老莱特亲自掌勺,这算是北地女王号的额外福利了。

    “我说,船长为什么非要来这个鬼地方做生意?”

    新来的水手邓肯,外号“帅小伙子”,抱着自己的木碗大嚼着美味的炸鱼排,一边悄悄问自己身边的老海狗菲尔拉伦,这两个家伙有着相同的过去,他们都曾是臭名昭著的血帆海盗的成员,不同的是,曾经已经成为一支舰队首领的菲尔拉伦,在一次意外遭遇了黑魔王森夏的舰队之后,就跟着他的舰队一起人间蒸发。

    邓肯曾以为菲尔拉伦死了,但直到整个血帆海盗被大海皇帝戴琳连根拔起之后,他才在一次仓皇的逃亡之路上,遇到了这位老伙计,然后加入了北地女王号。

    “不该问的,别问!”

    相比邓肯的活跃,年过40的菲尔拉伦早就变成了一副对什么事都漫不经心的标准老海狗的姿态,他大口吃完了自己碗里的一张煎蛋,将另一张金灿灿的煎蛋拨给了望眼欲穿的邓肯,然后开始品尝大厨为自己精心烹制的龙虾炒饭。

    在大海上,想吃到这种新鲜的陆地食物是很难的,这也是菲尔拉伦身份的象征,他目前是北地女王号的大副,这艘船上真正的“大人物”。

    邓肯耸了耸肩,三两口吃完了煎蛋,抹了抹嘴,一边对付自己的鱼排,一边又问到,“菲尔拉伦大哥,我们这一次要去哪?我怎么感觉航向不太对…这好想不像是去米奈希尔港的方向?”

    这个问题让大快朵颐的大副停了停,按道理说,这个问题是不该回答的,但邓肯仅仅凭着感觉,就能发现略微偏转的航线的不同,这显然是一种让人羡慕的航海天赋,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对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另眼相看的原因,舰队要扩大,就需要这种人才。

    所以他想了想,左右看了看,便压低了声音。

    “没错,我们这一次确实要去米奈希尔港,但旅途的下一站…赎罪岛!”

    “什么!”

    邓肯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八度,结果引来了其他正在喧哗着吃饭的海盗们的注意,不过很快,就没有人再关注他了,他扭头就看到了菲尔拉伦冰冷的眼神,邓肯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对…对不起,我只是太惊讶了!菲尔拉伦大哥,赎罪岛,那不是传说里的“幽灵岛”吗?我之前听人说,二十多年前,那座岛是库尔提拉斯的海军补给基地,结果被兽人们突袭了,没能完成自己的使命,随意那些被烧死的士兵死后变成了幽灵,永远的守卫着那座岛,任何敢登上去的人都会死于非命…没人能从那座岛里带走任何东西!”

    说着说着,邓肯的表情都变得惊恐起来,所以说,这些粗鲁而又敏感的水手通常都是自己编故事,试图吓到别人,来展示自己的见多识广,但往往第一个被吓到的,却是他们自己。

    “好了,忘记那个无聊的传说吧。”

    菲尔拉伦快速吃完了自己的炒饭,将餐盘里的青柠檬丢了一个给邓肯,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只是一座普通的岛…恩,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今晚午夜,留在甲班上,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菲尔拉伦站起身,在走过邓肯的旁边的时候,又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你想和他们一样,当个又蠢又废物的海盗…还是成为一个真正有价值的人,你已经错了一次了,邓肯,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

    说完,大副的手,在水手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摇摇晃晃的提着朗姆酒,走向了甲班之上,在窗外,一声闷雷已经响起,暴风雨,最终还是来了。

    这一晚,邓肯睡在吊床上,听着周围水手们此起彼伏的鼾声,他辗转反侧,最终,他咬了咬牙,从吊床上爬起来,提着昏暗的马灯,走入了已经被一片冰冷的夜雨覆盖的甲班之上。

    在那里,一伙人已经在等待了。

    “过来,邓肯!”

    菲尔拉伦的声音让水手回过神,他快步走向那些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其中一个是菲尔拉伦,邓肯借着火光看了一眼,惊讶的发现,这艘船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都在其中,而如同利剑一样,站在最前方的,是他们的船长,“神秘的吉布斯”。

    大家都这么叫他,那是个真正的神秘的家伙,也是这艘船的第一个禁忌,但凡敢深究船长秘密的家伙,都会在第二天死于非命。

    “这就是你推荐的人?”

    吉布斯头也没回的问到,菲尔拉伦点了点头,“他很年轻,武技也不错,而且有航海的天赋,最重要的是,他是个聪明人。”

    “哦,一个聪明人,这在这艘船上可真罕见。”

    船长先生说了个笑话,但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人,没有一个人笑出声,而此时,邓肯才算看清楚了船长的打扮穿着,他不像是一个海盗,他身上贵重的皮衣和镶满了宝石的指挥刀,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中年的老贵族。

    气质更像!

    “你在看什么?小子!”

    就在邓肯偷偷观察吉布斯的时候,冷漠的声音从船长嘴里发出,把可怜的年轻人吓了一跳,“恩…我见过你,对不对?在3年前,藏宝海岸北方的海面上,我击溃了一艘敢于反抗的血帆海盗…对了,你就是其中一个跳入大海逃跑的逃亡者,那艘船叫什么来着…鹦鹉螺?”

    这个声音让邓肯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被雨水浸透的甲板上,冰冷的雨水打在他惊恐的脸上,他终于知道神秘船长的底细了…黑魔王!鹦鹉螺是被黑魔王的旗舰打沉的!

    天呐!是黑魔王!

    “好了,让那小伙子站起来,菲尔拉伦,他看上去吓坏了。”

    吉布斯很快就失去了兴趣,他摆了摆手,冷漠的眼睛里有一丝绿色的光芒闪过,大副急忙一把将邓肯从甲板上拽了起来,然后塞给他一瓶朗姆酒,水手狠狠的灌了几口,这种辛辣的液体给了他新的力量,也许是过去的纠缠,也许是年轻人的冲动,他第一次主动开口问到,

    “船长…你是不是,是不是…”

    吉布斯正在观察越来越近的灯光,突然被这个问题打扰了,他扭头看了这个被吓坏的年轻人,看着他咕哝着嘴却不敢说出自己的猜想,这一刻,吉布斯似乎是想起了某个笑话,他裂开嘴笑了笑,突然就变得温和了起来。

    “是不是谁?黑魔王?”

    这个名字让邓肯的身体一阵颤抖,然后使劲点了点头,双眼里满是一种惶恐之外的期待…天呐,黑魔王!南海的永恒传说!邓肯甚至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能有机会站在传说中的黑魔王面前。

    不过他显然失望了,吉布斯摇了摇头,感慨的说了一句,

    “不,孩子,我不是黑魔王。”

    眼看着邓肯有些失望,菲尔拉伦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声说,“站在你眼前的,可是黑魔王舰队的二号人物,“老海狼”吉布斯,塞拉摩公国的子爵先生,统帅着强大的女妖舰队,你这傻瓜。”

    “好了好了!该干正事了,让你的孩子闭上嘴,菲尔拉伦,那些野兽可不管他是谁。”

    吉布斯甩了甩手,不甚在意的扭头看向不远处黑色海岛上一个接一个亮起的灯光,他大步走向甲班边缘,在那里,水手长劳伦已经放下了一艘小艇,显然,他们要去岛上了。

    “跟上,邓肯。”

    5分钟之后,在轻轻摇曳的水花里,小艇靠岸,吉布斯第一个走下船,在他们对面,十几个隐藏在黑暗里的人影正在等待他们,为首的是一个在寒冷的狂风暴雨里精赤着上身的大光头,邓肯第一眼就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一道疤痕,很难想象,有人能在这种伤势下活下来。

    “你们比上一次晚了2天!”

    那个高大的,健壮的,凶狠的大光头上前一步,低声说,“你们违反了约定!”

    “哼,约定?”

    面对这不客气的质问,吉布斯冷漠的反击到,“谁跟谁的约定?别忘了,如果不是你们的主人和黑魔王之间的私人友谊,我们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尊敬维琳德女士,不代表我也要对你们抱有友谊,那位女士愿意帮助你们是她的事情,但这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是商人。”

    “认清你的位置,格瑞姆森!你不过是个真正的小人物,所以,别和我玩这一套!”

    “呸!”

    名为格瑞姆森的大光头恶狠狠的骂到,“狗屁的商人!一群肮脏的海盗,没有你们,我们一样能拿下吉尔尼斯,维琳德女士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看来我要替你的主人教训一下你,什么叫身份尊卑!”

    说完,这个野蛮的大光头活动着肩膀,在手里的马灯的照耀下,邓肯非常清晰的看到,这家伙身体上所有的肌肉都在不正常的晃动,他的脸上都在扭曲,而在一阵悠远的狼嗥声中,格瑞姆森的身体彻底失去人形,变成了一头全身长满了白色鬃毛,双爪锋利如刀的…狼人!

    这种恐怖的如同从神话里走出的生物让邓肯全身发毛,作为一个水手,他知道狼人并不只是传说,这些恐怖的家伙在自我封锁的吉尔尼斯国度里飞快的滋生,但却被其他国家的官方封锁了消息。

    格瑞姆森身后那十几个人影也在这狼嗥声中飞快的变身,然后以邓肯近乎看不到的速度将吉布斯一行人包围了起来。

    “小心!吉布斯先生!”

    邓肯抽出腰刀,疯狂的挥舞着,挡在了吉布斯面前,大喊到,“你们这群野兽!滚开!我们的火炮可以轻易的撕碎你们!”

    “野兽?”

    化身狼人的格瑞姆森那狼型的脑袋上咧开了一个危险的狞笑,他看着邓肯身后的吉布斯,“你的下属称呼我们为野兽?你们想见识一下真正野兽的狂怒吗?”

    邓肯毕竟只是个24岁的年轻人,在他以前的人生里,最危险的对手就是那些从海里爬出来的娜迦,但现在,他却要和十几个恐怖的狼人拼命,这让年轻人如何不害怕?不过下一刻,一只带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掌就放在了邓肯不断颤抖的肩膀上。

    吉布斯绕开忠勇的下属,他看着格瑞姆森,双眼深处的绿色光芒越来越盛,

    “你在威胁我?南杜斯大概不知道他的下属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看在尊敬的维琳德女士的份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格瑞姆森,变回去,然后继续我们的交易!我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