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6.固执的小狼女

16.固执的小狼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雨夜的沙滩上,气氛在这一刻凝滞了,邓肯可以看到对面的格瑞姆森那绿油油的眼睛越来越危险,也能看到吉布斯将左手慢慢的放在了腰间的枪柄上,他咽了咽口水,握紧了手里的腰刀,但就在双方即将打开的前一刻,一道迅捷的银影跳入了双方中间,伴随着一声怒吼,变身狼人之后,足有3米高的格瑞姆森整个人都打着旋飞了出去,温热的血液甚至溅到了邓肯的脸上。

    那是一个银色鬃毛的狼人,在打飞了格瑞姆森之后,他飞快的化为人形,成为了一个披着长袍的中年人,看上去甚至还带着一丝书卷气,就像个书记官之类的角色。

    “抱歉,吉布斯先生,格瑞姆森的脑子不太好使,但他对维琳德女士的忠诚毫无疑问,忘了他的冒犯吧,我们将付出三分之一的血清作为赔礼!”

    “呵呵,当然…我们是商人,我们不在乎这些冒犯,有森夏大人和维琳德女士的友谊见证,我原谅粗鲁的格瑞姆森,但下一次,我更希望直接和你交易,强大的狼王,南杜斯!”

    吉布斯笑呵呵的将手从枪柄上移开,然后伸手从皮质风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天鹅绒小袋子,放在手里颠了颠,最后将其丢给了对面的中年人,

    “老规矩,十五个储物指环,十个是粮食,另外五个是武器和补给,你查看一下,没问题就可以交易了。”

    名为南杜斯的沉稳狼人甩了甩手,将其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从另一边取出了一个小型的木盒子,伸手递给了吉布斯,沉声说,

    “你走运了,老伙计,女士在上个周对诅咒的研究有了进展,这一次的血清成功率更高,还有赔礼的三分之一,也在里面,作为交换,我的朋友,下一次来,我不需要粮食了,全部换成武器和补给!”

    “嗯?你们要血牙那帮杂碎开战了?”

    吉布斯眼前一亮,将木盒交给了菲尔拉伦,更有兴趣的询问着,南杜斯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当然,莱拉尔以为它可以永远控制我们,但这是妄想!在女士的指引下,我们必将恢复整个吉尔尼斯的秩序!把莱拉尔和他的野兽们彻底赶出去!”

    “战争结束后,我一定会请你喝酒,我的老朋友!”

    “嘿嘿,实际上,如果不是那烦人的咬人礁,我的舰队很愿意帮助你们夺取自由!”

    吉布斯摸了摸下巴,然后和南杜斯来了个友好的拥抱,最后,他轻声问,“那吉尔尼斯王室呢?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面对这个问题,南杜斯嘿嘿一笑,悠然而冷漠的说,

    “女士给我们带来了自由,王室给我们的,只有耻辱和失败…吉尔尼斯不再需要王室了!我们不会再当他们的狗了!”

    15分钟之后,邓肯回到了自己舱室里,他没有躺回吊床上,而是坐在角落里,呆滞的看着手里那只有小拇指粗细的玻璃瓶,手边还有一个微型的金属注射器,其中蕴含着一抹让人窒息的绿色液体,他当然也忘不了刚才分开的时候,吉布斯那意味深长的话,

    “用了它,邓肯,如果你足够幸运,你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年轻人的思绪很乱,他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菲尔拉伦那句话跳入他脑子里,

    “你是想做一个又蠢又无能的海盗,还是想真正成为有价值的人?”

    “呼…”

    邓肯握紧了手里的血清,他最后看了一眼舱室里那些睡得深沉的水手们,转身离开,2分钟之后,北地女王号的甲板上,冰冷的雨水拍打着邓肯的脸,年轻的水手将一瓶朗姆酒整瓶灌了下去,最后狠狠的将注射器刺入了自己的手臂里。

    “凯瑟琳,如果你还活着…请祝福我…你活着,我会去找你,你死了,我会为你复仇!我发誓!我…”

    “啊!!”

    “嗷!!!”

    如此同时,吉布斯那豪华而温暖的船舱里,菲尔拉伦一帮人正坐在一边,痛饮着美酒,品味着美食,老兄弟们说着笑话,哈哈大笑。

    邓肯的吼叫声混杂在雨夜当中传入了船舱,吉布斯顿时高举着酒杯,高声说,

    “瞧,又一个年轻人加入了我们!森夏先生听到这消息之后,一定会高兴的!祝愿他在那个该死的星球过得愉快,哦,玛顿…我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去回忆那个该死的地方了。”

    “我们也不用再去做骗子了!你知道的,老大,整天骗那些杂碎,很无聊,没有任何意义!”

    举着一只羊腿的菲尔拉伦抱怨着说,“天涯酒馆那些沙塔斯流亡者们最近越来越蛮横了,他们甚至试图抢夺我们在塞拉摩的港口,一群野蛮的蠢货,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和什么样的力量作对!”

    “不急不急!”

    吉布斯笑眯眯的看着黑暗阴沉的远方,最后叹了口气,“哎,说起来,吉尔尼斯可是个比塞拉摩更好的募兵基地,可惜,维琳德女士取得胜利还需要一段时间,否则那些狂乱的血牙狼人,倒是一群真正的好炮灰。”

    “我倒是很好奇,老大,那个维琳德女士是何方神圣?森夏老大又是怎么和她认识的?”

    喝的半醉的水手长劳伦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难道是森夏老大的情人不成?”

    “砰!”

    劳伦的话还没说完,一只从背后探出来的灰色爪子就狠狠抓住了他的脖子,将其一把摔在了地面上,让水手长摔得头破血流的同时,也完全从醉酒的状态清醒了过来,他迎面就看到了一只装饰着金边和短刺刀的大口径红木火枪的枪口,甚至能看到其中螺旋的花纹和上膛子弹。

    还有枪口之后,吉布斯那张冷漠到极致的脸,当然,现在那上面已经布满了灰色的鬃毛,就和刚才的格瑞姆森以及南杜斯的狼人状态毫无区别,甚至更强壮。

    吉布斯!他也是个狼人…或者说,这个家伙也接受了那种血清,但他的一副却没有在变身中损毁,还是那华贵的样子。

    “劳伦…你刚刚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说了些不该说的话,看来,你已经对我立下的禁忌失去了敬畏…不懂得敬畏秘密的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不是吗?”

    其他人也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沉默的看着吉布斯,似乎是在等待他最后的判决,劳伦更是惊恐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其实应该庆幸站在他眼前的是吉布斯而不是森夏本人,否则,面对这种极有可能造成大麻烦的胡言乱语,谨慎的黑魔王的反应,一向是宁杀错不放过的。

    “咔”

    吉布斯收回了火枪,脸上的灰色鬃毛也在这一刻慢慢散去,“宴会结束了,劳伦,你有新任务了,带着我们的邓肯去吉尔尼斯,带不回2000个无可救药的血牙狼人罪犯或者是疯子,你知道后果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甘愿受罚!”

    “很好!希望这个教训能教会你,别去打听那些你不该知道的秘密!那会让你死的很惨!”

    与此同时,在这个深沉的雨夜里,在吉尔尼斯境内最北端的黑森林里,坐落在森林深处的幽静庄园还亮着灯,在这个海面上掀起暴风雨的夜里,这座森林也在雨中变得沉寂而危险。

    危险并不来源于森林中的猛兽,而是那些在森立里若隐若现的人形猎手。

    狼人!这座庄园周围最少分布着500名精锐狼人,他们以一个非常严密的阵型保卫着位于森林最中心的庄园,显然,这些狼人本身还保留着理智,更显然,这座曾属于格雷迈恩家族的庄园里,正住着一些至关重要的大人物。

    由于是王室的庄园,所以占地面积很大,其中也分成了好几个区域,除去外围游弋的狼人斥候,在这庄园内部,还有一支时刻准备出动的狼人狂战士们,他们时刻准备着为自己的领袖付出一切,乃至生命。

    而在最内部的别墅一样的房间大厅里,上好的木炭在壁炉中被点燃,时不时发出啪啪的声音,温暖的温度渗入大厅当中,让这个地方在冰冷的雨夜里,也会变得温度怡人。

    而大厅里的装饰和大陆其他人类国家并不一样,没有那种奢侈的金银饰品,相反,这里大都是以美丽的丝织品和充满了历史韵味的古朴象牙制品来作为装饰,壁炉之上,是两把交叉固定在墙壁上的猎枪,矮人大师们手制的精品,这带着锋利刺刀的凶器和枪械下方的红色绶带,给这大厅增添了一分别样的威严。

    在大厅最中央,是一块白色的大型圆毯,一黑一白两头巨大的恐狼温顺的趴在那毯子上,舒服的靠着火焰,已经开始打盹了。

    莉亚德琳还是盘着橘色的头发,但这一次她没有穿盔甲,只是穿着柔和舒适的睡衣,手里捧着一本书,靠在精致的沙发上,享受着难得的闲适,而精灵眼睛上带着一副非常知性的金丝边眼睛,这给她增加了一副特殊的气质。

    在她对面,许久不见的维琳德刚刚结束了晚间例行的祈祷,哪怕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被月神镰刀转化为了狼人,但她对于月神的诚挚却丝毫没有降低过,那根散发着绿色荧光的镰刀被她放在手边,刀刃时不时闪过锋利的光芒,但是在这个国度里,这把凶器,却被无数人当成了希望的象征。

    维琳德从桌子上拿起一杯热茶,一边嗅着那股清香,一边满脸满足的靠在沙发上,然后伸了个懒腰,她蓬松的尾巴在腿边轻轻摇晃着,让人一看就能看到她的好心情。

    “啊,这样的下雨天最适合好好休息了,真棒!”

    “如果被狼人们看到你这幅样子,他们肯定会大跌眼镜的。”

    莉亚德琳合起书本,调笑着说,“带来希望的狼神使者就是这么一副毫无威严的样子,也不知道戈德林当初是怎么选择了你,不过说真的,维琳德,大家都很想你,在狄克从玛顿回来之后,跟我回去奥杜尔吧。”

    精灵圣骑士说到最后,表情已经变得严肃了起来,她压低了声音,

    “而且这对于吉尔尼斯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这个国家已经走到了灭亡的边缘,这里的混乱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单单是依靠你和你麾下那些月怒狼人,还无法挽救吉尔尼斯,你如果真的想救他们,就得寻找狄克的帮助,而且这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

    维琳德歪着脑袋,她头顶的灰色的狼耳动了动,然后眯起了眼睛,咧开了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不去!这是我和狄克的约定,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戈德林的嘱托,在结束了这场诅咒之后,我会自己回去奥杜尔的,但现在还不行,克罗雷和南杜斯他们即将和血牙狼人开战,除了我,没人能对付莱拉尔·牙火,而且他也是我的使命之一。”

    “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维琳德,我的妹妹,即便是月怒狼人胜利了又能怎么样?狼人瘟疫以你根本无法控制的速度在吉尔尼斯国内蔓延,这才过去了4年,二分之一个吉尔尼斯就已经彻底沦陷了…这个国家里有超过140W疯狂而混乱的狼人,还有同样数量的惊慌失措的民众,你用了整整3年的时间,才拯救了其中不到十分之一的人,甚至为此好几次都差点失去生命…听我说,维琳德,有志气是好事,但这件事真的已经超出你的能力之外了!”

    莉亚德琳有些生气了,从她来到吉尔尼斯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快1个月的时间,但她们之间谈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以维琳德的使命作为说辞结束,但这一次,莉亚德琳已经不打算再让维琳德用自己的方式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了。

    但这一次,依旧被拒绝,经常被狄克戏称为“小狼女”的维琳德,用一种长生种固有的固执,拒绝了莉亚德琳的提议。

    “不!我拒绝!”

    “狄克也许能很轻易的解决吉尔尼斯的混乱,但这个国家也会因此毁掉…他们的事情,得他们自己解决!”

    维琳德的左手在月神镰刀上轻轻的跳动着,她非常认真的看着莉亚德琳,“我希望有一天,他们能依靠自己的意志控制狼人血脉里的愤怒,而不是依靠我或者是月神镰刀…莱拉尔试图用这种狂怒驾驭所有人,我希望他们能亲口告诉莱拉尔,他在做一件毫好意义的事情!”

    也许是为了说服莉亚德琳,维琳德歪着脑袋想了想,举了个例子,

    “就像是亡灵和恶魔同时入侵奎尔萨拉斯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请求其他势力进入永歌森林帮你们抵抗强大的外敌呢?”

    莉亚德琳被这个刁钻的问题问住了,不等她回答,小狼女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你们有你们的骄傲,吉尔尼斯也有属于它的骄傲…我们的帮助,不能成为他们失去这种骄傲的理由。”

    “呼…”

    莉亚德琳摇了摇头,她走到维琳德身边,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拍着她可爱的狼耳朵,

    “你呀你呀,哪里来的这么多歪理,你是怕我强行带走你吗?”

    维琳德舒服的靠在莉亚德琳高耸的胸口里,她翻了个白眼,“如果我没记错,我比你年纪可还大呢!而且你也不见得就能打赢我!”

    “那又怎么样呢?在我们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小丫头,尤其是在戈德林给了你狼人应有的野性和自由之后…也许是错觉,但总感觉你的这种症状越来越明显了。”

    莉亚德琳沉默了几秒钟,最终摇了摇头,

    “好吧,我再给你1个半月的时间,不管血牙和月怒的战争结果如何…你必须跟我回奥杜尔,狄克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他尽可能的给我们我们想要的自由,但维琳德,我们作为追随者…我们不能这么自私。”

    小狼女也沉默了几秒钟,最终,她深吸了一口气,

    “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