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7.混乱的北境王国

17.混乱的北境王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黑暗之门20年,堕落的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在自己的国家里掀起了一场让整个世界震动的亡灵天灾,人类七国里最强大的洛丹伦在一夕之间走到了灭国的边缘,甚至连带着魔法王国达拉然都经历了一次灭亡。

    在亡灵天灾最疯狂的时候,整个广阔北疆的三分之二都已经沦陷,但洛丹伦的残存国民们,在他们的领袖,米奈希尔王室的末裔卡莉雅?米奈希尔的带领下,一直没有屈服于可怕的黑暗,在漫长的5年之后,他们最终将深沉的黑暗从这片古老的大地上祛除,洛丹伦这个古老的国家,在它的旧址上再一次焕发出了新生的光泽。

    但并不是所有的北方王国都和洛丹伦一样幸运。

    达拉然暂且不提,这个微型国家所在的达拉然大平原都已经被彻底摧毁,除了目前悬浮在诺森德大陆,晶歌森林上空研究魔网组成的,重建的达拉然城之外,这个国家已经名存实亡,但与之接壤的另一个国家也没好到哪里去。

    吉尔尼斯,这个在亡灵之灾中选择用一堵坚硬的墙将自己和外界完全隔开的国家,人类七国联盟中目前硕果仅存的三国之一,被重建的洛丹伦王国的国民称之为“叛徒”的北地国度,在整个大陆反击亡灵天灾的时候,唯一没有参与其中的,而选择了独善其身的国度,也已经走到了灭亡的边缘。

    这个国度的统治者曾以为他们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但在6年后看来,他们并没有躲过灭国的威胁,只是那威胁并不来源于亡灵天灾...而是来源于另一种比亡灵更难缠,更危险的生物。

    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建立的格雷迈恩之墙挡住了亡灵的进攻,但也将吉尔尼斯国民彻底封锁在了这个未知的狂暴瘟疫横行的大地上,最要命的是,当格雷迈恩之墙的控制权被夺走之后,整个吉尔尼斯已经彻底成为了一座被封锁的国度,在三方势力分出一个高下之前,无人能够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已经逐渐被绝望笼罩的大地。

    “呼”

    一道黑影在下着雨的夜色里闪过了吉尔尼斯城的上空,在这种不会有城市卫队来巡逻的天气里,一些早就被城市居民了解的生物,也开始肆无忌惮的活动了。

    但在那些坚固的大宅院里,每日的生活还是在继续进行,在被壁炉烤的很温暖的房间中,罗娜小姐正捧着一本书在细细研读,这位漂亮的小姐在黑色头发边缘,插着一朵装饰用的小红花,让她看上去有了种娇弱的气质,而从她身上穿着的只有贵族小姐们才会穿的华丽睡衣和那些繁杂的坠饰就能看出来,这位漂亮的小姐是一位贵族。

    嗯,各种意义上的大贵族,罗娜·克罗雷,吉尔尼斯北境大领主达利乌斯·克罗雷唯一的女儿,将来是必然会继承达利乌斯的公爵之位,是吉尔尼斯真正的统治阶级,不过在2年前,达利乌斯领主掀起了北门兵变然后失败,继而失踪之后,罗娜小姐在整个吉尔尼斯的地位就变得微妙起来。

    贵族之间很少有真正的你死我活,而且在北门兵变之后,吉恩国王也不止一次公开表示不会追究罗娜的责任,毕竟那是她父亲一意孤行的叛变,罗娜小姐根本不知情,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从小和利亚姆王子一起长大的罗娜,在吉恩国王看来,和自己的女儿也差不多了。

    但叛变毕竟已经发生了,所以从2年前到现在,位于吉尔尼斯教堂区的克罗雷庄园也从门庭若市,变成了现在的门可罗雀,虽然罗娜并没有对这种遭遇不满意,但实际上,不管是她,还是这座庄园里的仆人们都知道,罗娜小姐其实已经被软禁了,而且这种变相软禁已经持续了整整2年。

    雨点哗啦哗啦的拍打着窗户,再加上壁炉中的薪柴时不时发出的爆裂声,让整个大宅院内部安静到近乎诡异,有些惊慌的仆人们早早的就在管家的命令下返回了房间,在夜晚最好不要独自外出,这是这几年来,这座城市里的人用生命换来的教训。

    “你们是谁?不许进去!这里是克罗雷家族的...呃!”

    一阵突入起来的喧闹声从大厅之外传来,这打扰了罗娜读书的性质,娇弱的小姐将手里的书本合起来,放在一边,然后就听到自己忠诚的老管家发出了一声痛呼,接近着,大厅的大门被粗暴的推开了。

    “哐”

    冰冷的风混杂着雨滴,从洞开的大门吹入了大厅里,看着那几个穿着黑色猎装,神情冷漠的家伙踏上华丽的地毯,罗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冰冷的风,还是因为内心的恐惧。

    那些粗鲁的家伙在地摊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湿漉漉的脚印,他们对大厅里奢华的装饰完全不屑一顾,而是径直走到了罗娜小姐面前,为首的那个家伙咳嗽了一声,用冷漠的语气对眼前的罗娜低声说,

    “罗娜·克罗雷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是谁?内廷骑士?还是...来杀我的刺客?”

    娇弱的贵族小姐却没有任凭这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摆布,她大声质问到,“克罗雷家族的爵位还没有被废除!谁给你们的勇气闯入这里?还打伤了我的管家!”

    但她的质问搭配她那身睡衣实在是没有丝毫的威慑力,站在她眼前的黑衣人沉吟了片刻,嘴角咧开了一丝冷笑,

    “不要试图引起你那些仆人的注意,罗娜小姐,也不要逼我们使用暴力,至于我们是谁...你可以认为我们是内廷骑士,也可以认为我们是刺客,这要看你如何选择了!”

    罗娜似乎被这种威胁激怒了,她后退了两步,站在壁炉之前,精致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够了!我对我父亲发起的兵变毫不知情,已经过去2年了,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这个可怜的被囚者?克罗雷家族的领地已经被一分为二,我们失去了萨伯切尔和银松森林,剩下的一半也已经被血牙狼人完全占领,即便是这样,你们还要对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人严刑逼供吗?”

    “我什么都没了!你们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说到最后,罗娜小姐大概是想起了自己家族的悲惨遭遇,悲愤充斥着她的声音,但这种表情却没有给她带来哪怕一丝一毫的优待,那几个冷漠的黑衣人在她眼前分散成一个圈子,将她死死的堵在其中,为首的那个阴霾的中年人活动了一下手指,本就低沉的声音再次压低了,

    “好了,罗娜小姐,你父亲做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但我们不是来听你说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的,你自己跟我们走,还是我“带”你走?”

    “呼...呼”

    罗娜小姐的脸色变得苍白,她使劲的呼吸了几声,最终就像是彻底放弃了抵抗一样,她低着头,看着脚下不断摇曳的火光,声音也变得虚弱了起来,

    “我只有一个问题,告诉我,我就跟你们走!”

    “说!”

    “吉恩叔叔已经答应过不会继续追究克罗雷家族的责任,我相信他,那么你们肯定就不是格雷迈恩的内廷骑士...你们到底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阴霾的中年人楞了一下,随后就发出了一声嘲讽的笑声,

    “果然是娇生惯养的贵族小姐,到这时候,还在关心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不过如果这个能让你下定决心的话...我们不是内廷骑士,我们也不归属“伟大”的吉恩陛下的管理,其实从私人角度来说,我很佩服达利乌斯领主的抉择,他失败的原因在于还对王室抱有一丝不该有的幻想,但我们不会!”

    中年人大概是觉得眼前这幅景象已经是胜券在握了,所以他并不吝啬于将自己的目的告诉给眼前娇弱的贵族小姐,“罗娜小姐,坦白说,你真的没有一丝一毫为父亲报仇的想法吗?但你被虚伪的吉恩软禁了,跟我走吧,以你父亲的名字举起复仇的旗帜,那些还效忠于克罗雷家族的勇士们,将真正看到希望!”

    但他并没有从罗娜小姐抬起的脸上看到一抹他想看到的希望或者是畏惧,相反,那精致的脸上,一切惊恐和愤怒都已经被消抹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若有所思,看上去就像是一只找到了真正秘密的小狐狸。

    “哦,所以,你们是这个该死的城市里的第三方势力?让我猜猜,高弗雷,对吗?”

    这个问题让中年人意识到了某种不对劲,他立刻就朝着眼前不到2米的罗娜扑了上去,他带来的随从也从口袋里掏出了武器,但下一刻,十几道从大厅上空跳下来的迅捷黑影就将他们团团包围,而罗娜小姐以完全不符合贵族淑女姿态的敏捷,闪身躲过了中年人的扑击,左手在睡衣边缘的分叉上一抹,一道银色的寒光就从她手心绽放。

    一把装饰精致的刺剑,从它锋利的刀刃来看,这玩意可不是装饰品。

    “啊!”

    中年人抱着已经被利刃洞穿的胳膊砸在了地面上,他绝望的看着身后,那十几个穿着黑色皮甲的怪物...那些全身长满了鬃毛,还有一颗狰狞的狼头的狂暴怪兽,已经在这一瞬间,将自己带来的随从撕成了碎片,这些可怜的年轻人甚至连哀嚎声都没能发出来。

    华丽的地毯已经彻底被残肢鲜血染红了,眼前的景象就像是真正的屠宰场,让人恶心,让人恐惧。

    而那个娇弱的贵族少女甩着手里的刺剑,将上面的鲜血甩在因为饱饮了血渍而变得更加鲜红的地毯上,她冷漠的看着中年人,似乎根本不畏惧现在这幅地狱一样的杀场,而当那些行凶完毕的狼人毕恭毕敬的站在这位穿着睡衣的贵族小姐身后的时候,中年人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太小看克罗雷家族的势力了...或者说,罗娜·克罗雷,这个被软禁了2年的贵族小姐,肯定还和她那已经失踪的父亲有某种联系,而关于据说早已经死在了战场里的达利乌斯·克罗雷大领主,中年人在看到那些穿着精致皮甲,爪子上还套着金属钢爪,虽然狂暴但却抱有理智的狼人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事情变得更复杂了。

    或者说,事情从来都没有简单过,不管是他,还是他背后的阴谋家,都被骗了!

    “大小姐,老主人已经下了命令,您这一次必须跟我们立刻离开吉尔尼斯城!”

    一个带着黑色眼罩的高大狼人低头对罗娜说,“月怒和血牙即将开战,整个吉尔尼斯都将成为战场,这里已经不再安全了!”

    “父亲总是这样,还以为我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

    罗娜将手里的刺剑甩了个剑花,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吉尔尼斯城从来都没有安全过,不过我会跟你们走的,但在走之前,我得去见个老朋友。”

    此时的罗娜,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娇弱,那神态,那表情,简直像极了当年敢和吉恩·格雷迈恩国王当面对抗的达利乌斯大领主。

    真正的虎父无犬女!

    罗娜转身走入了内室,在离开之前,她怜悯了看了一眼被狼人们团团包围的中年人,

    “高弗雷那个只会躲在黑暗里算计的老狐狸不会成功的,吉恩叔叔是老了,但还没有老到谁都能上前撕下一块肉的地步,不过当血牙和月怒真正分出胜负的时候,他也会彻底失去他的国家和他的一切,你们也是!”

    “瞧瞧这个混乱的国家,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真可悲...”

    罗娜远去的声音在血肉横飞的屠杀里被彻底遮掩了,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她说的不错。

    小小一个吉尔尼斯,国土面积只有洛丹伦的三分之一,却混杂着大大小小的三方势力,眼下,最弱的吉尔尼斯王室内部还即将发生一场叛乱,两大狼人氏族即将分个胜负,谁赢谁输现在还不好说,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那决战之后,这个国家和格雷迈恩王室,就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对于一位国王来说,真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