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王子的抉择

18.王子的抉择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主动放弃了萨伯切尔和银松森林近三分之一的国土之后,被格雷迈恩之墙包围的吉尔尼斯就像是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吉尔尼斯城就位于这个圆形最中央。

    这座大陆一流的城市曾经是吉尔尼斯人的骄傲,它是在上一任国王阿基巴德·格雷迈恩的手中真正建成的,那时候的吉尔尼斯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商业国度,尽管有让人羡慕的海岸线,但它的商业大都是以陆地渠道进行的,并不是说吉尔尼斯人不喜欢航海,而是在吉尔尼斯的海岸线之外,生长着一种特殊的暗礁,“咬人礁”,这暗礁遍布整个海岸,导致任何船只都无法通过海路进入吉尔尼斯。

    但实际上,这对于吉尔尼斯反倒是一种保护,最少在第二次兽人战争的时候,因为这些礁石的保护,吉尔尼斯几乎是唯一一个没有被兽人大规模进攻的国家,所以在这个国家里,大部分人都认为咬人礁的存在是一件好事。

    不过现在,咬人礁依旧在保护着这个国家,但它却也阻碍了这个国家最后一丝新生的希望。

    所有事情的开端在6年前,在亡灵之战爆发以后,吉恩·格雷迈恩国王严肃的评估了整个战争的规模,那个时候,吉尔尼斯已经因为敏感的领土和商业问题退出了人类国家联盟,而洛丹伦被亡灵在几个月之内完全攻陷的可怕场景也确实吓到了这个国家的上层。

    最终,吉恩决定修建一堵墙来保护自己的国民,这个想法看上去有些异想天开,但实际上,吉尔尼斯特殊的半岛地形,决定这几乎是完美的问题解决方法,所以在洛丹伦的抵抗还在继续的时候,吉尔尼斯人抛弃了他们。

    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不仅要忍受来自其他人类国家的鄙视,更重要的是,为了保护国民,吉恩国王不得不舍弃了格雷迈恩之墙以外三分之一的国土,萨伯切尔和银松森林,焚木村等等,这些地方被完全舍弃了。

    这决定在当时看来不算错误,毕竟亡灵的威胁太可怕了,而格雷迈恩之墙修建时,也确实得到了大部分国民的认可,一堵墙不可能毁掉一个国家,真正将吉尔尼斯逼入绝境的,是另一件事。

    当时在格雷迈恩之墙修建完毕的时候,吉恩国王其实还存有反攻的想法,但他不能用自己的士兵和国民冒险,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取巧的办法,吉尔尼斯的大法师阿鲁高告诉吉恩,他能凭借手里名为《乌尔之书》的禁忌知识,召唤出一种足够凶猛和危险的猛兽,来为吉尔尼斯守卫格雷迈恩之墙,在再三保证不会让这种生物威胁到墙内的国民之后,阿鲁高得到了来自王室的全力支持。

    他成功了!在已经被放弃的焚木村之外的影牙城堡里,阿鲁高用禁忌知识撕开了现世和翡翠梦境某一个特殊位置的联系,没人知道这个蹩脚的大法师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确实召唤出了一种让亡灵也不得不退却的凶猛野兽。

    一种有人类外形,但却长满了鬃毛,有狼头,还有人类智慧和野兽杀戮本能的可怕怪物,他管它们叫狼人,在最初的时候,狼人们服从于阿鲁高,在他的指挥下,他们甚至夺回了三分之一个银松森林。

    但就像是所有故事里都会发生的变故,在阿鲁高召唤出了一头特殊的狼人之后,他彻底失去了对狼人的控制,就连他本人,也不得不屈服于那头自称为莱拉尔·牙火的强大狼人的狂野力量之下。

    于是血牙狼人出现了,在头狼莱拉尔的带领下,他们以焚木村和影牙城堡作为基地,和亡灵们争夺着银松森林的控制权,但很快,莱拉尔就不再满足于这种现状,作为更古老的存在,他第一时间就将眼光放在了那堵墙上,在那之后,有一群比亡灵更好对付的家伙们龟缩在那里,那将是莱拉尔新的信徒。

    拜狼教刚刚在吉尔尼斯兴起的时候,并没有引起王室的注意,而等到吉恩国王开始正视这个问题的时候,通过狼人感染,格雷迈恩之墙之后二分之一的土地已经不再归属他了,只要被狼人的爪子划破皮肤,普通的平民根本无法抵抗感染,很快就会成为新的狼人,这种“瘟疫”传播的速度要远比亡灵天灾更可怕。

    但不管是吉恩,还是其他人,都已经无法再扭转这一切了,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品尝。

    黑夜里的雨点少了一些,但呼啸冰冷的风接替了雨,继续肆虐在这座满是阴霾的城市里,远远看去,已经被城市黑暗里流窜的那些野兽吓到的平民们根本不敢在晚上独自出门,于是整个宏大的吉尔尼斯城就显得像是个被废弃的鬼城一样。

    呜呜的风吹动地面的垃圾到处滚动,商业街的招牌在风中不断的摇摆着,这不是一个合适出行的天气,但换上了一身戎装的罗娜,穿着黑色的皮质风衣,骑在纯血的战马上,挥舞着马鞭,任由狂风暴雨将这暴力玫瑰的风衣向后吹起,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英姿飒爽的气质。

    这才是真正的罗娜·克罗雷,不再是那个娇弱的贵族小姐,继承了克罗雷家族的优良血脉和坚毅的性格,她更像是一位指挥官,天生的将军!

    十几道黑色的疾影在她身后的街道两侧的房顶上不断疾驰,像是忠诚的护卫一样跟随在罗娜身后,任何企图打断纵马狂奔的大小姐的威胁都会被他们第一时间清除,坦白说,由平民变化来的狼人,不管是力量还是战技,都远不如这些主动接受了狼人血脉的精锐老兵,别看他们只有十几个人,但出生吉尔尼斯最精锐的猎兵营,再加上狼人血脉的加持,哪怕眼前是一支数百人的军队,也绝对挡不住他们的狂野突袭。

    超凡生物和凡人永远不是一个起跑线,记住这一点!

    激烈的马蹄声从教堂区传出,一路直通往吉尔尼斯宫廷,即便是在眼下这个风雨多事之秋,那里仍然是整个吉尔尼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罗娜并没有带着狼人老兵们正面突入那里,而是选择了一条小路。

    作为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孩子,这座守卫森严的宫廷,在罗娜眼睛里几乎是不设防的,当然,她也不会疯狂到刺杀吉恩,她来到这里,完全是为了另一个家伙。

    利亚姆王子的全名是利亚姆·格雷迈恩,吉恩·格雷迈恩的独子,如果一切顺利,利亚姆将在十几年后继承他父亲的王位,成为吉尔尼斯的下一任国王,当然,前提是这个国家还有未来的话。

    利亚姆是个富有活力的年轻人,众所周知,年轻人都喜欢胡思乱想,而且性格冲动,容易在情绪的支配下做出一些不怎么好的事情,在三天前,利亚姆在夜晚独自一个人偷跑出宫廷和某位贵族小姐约会的事情,被老国王知道了,所以他现在正在被禁足。

    这毫无疑问是老国王对王子的保护,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即便是吉恩,也已经无法再保证吉尔尼斯城的安全,利亚姆不带一个卫兵偷跑的行为,毫无疑问点燃了老国王的怒火,不过就在利亚姆王子在雨夜里刚刚入睡之后,一阵不同寻常的吵杂混杂着卫兵的惊呼和打砸东西的声音,将王子瞬间惊醒。

    年轻的王子立刻从床上跳起来,伸手抽出了放在床边的利剑,另一只手从桌子上拿起了自己的火枪,紧贴在墙壁上,然后将房门打开了一丝缝隙,血腥味传入他的鼻子里,这让利亚姆仅存的睡意在顷刻间消失不见。

    他的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宫廷被突破了!毫无疑问,是刺客!

    作为王子,利亚姆对这种情况早已经驾驭轻熟,他没有慌乱,而是快步走到窗户边,左右打量了一下,就准备从窗户跳出去,虽然年纪轻轻,但利亚姆是个战斗的好手,他可不是从小在王宫里长大的孩子,他见过的血,不比一名老兵少,但就在他即将跳出窗户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猛地推开了。

    穿着马靴的罗娜大步走进利亚姆的房间,脚跟后的马刺和地面碰撞,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她伸手扭开了晶石灯,然后双手抱肩,以一个非常酷的姿态看着从窗户上跳下来的利亚姆,后者挠了挠头,将手里的长剑和火枪放在了桌子上,疑惑的问到,

    “罗娜?亲爱的,怎么是你?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小心!”

    带着黑色眼罩的狼人从门外走入房间,这被利亚姆当成了袭击的信号,年轻的王子全身缠绕着血红色的怒气就朝着那个狼人冲了过去,然后是拳头和利刃响起,王子并不畏惧这些狼人,但就在他们打的热闹的时候,一声娇喝响起,

    “够了!”

    罗娜闪身跳入了战圈里,这一刻,利亚姆的拳头停在了罗娜的脸前方,他看着那个狼人,而后者恭敬的收起武器,站在了罗娜身后,这个姿态让利亚姆的眉头挑了挑,他不是个笨蛋,所以他很快就知道了罗娜隐藏起来的身份,他苦涩的看着自己的爱人,后退了几步。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罗娜,你真的还和达利乌斯领主有联系吗?”

    面对爱人的质问,罗娜的回答很简短,

    “废话!那是我父亲...好了,利亚姆,收拾东西,跟我离开吉尔尼斯城,这里很快就会变成战场了。”

    “什么意思?”

    王子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犀利起来,罗娜一扫之前贵族小姐的娇弱,不耐烦的解释到,“血牙狼人和月怒狼人即将开战,吉尔尼斯城保不住的!而且高弗雷和他的党羽即将掀起一场叛乱,没准你这蠢货会被他们利用,所以我要提前带你离开。”

    “什么?高弗雷勋爵?这怎么可能!”

    利亚姆惊呼了一声,他下意识的就要冲出房间,去向他的父王报信,但十几个狼人严严实实的堵住了他的去路,他握紧了拳头,回头看着那个在一夜之间就变得完全不一样的恋人,压低了声音,充满了某种被背叛的悲愤,

    “你这是什么意思?罗娜,我以为你是我们这边的。”

    “哎...你知道吗?利亚姆,我的父亲现在是月怒狼人的首领之一,我从来都不是你这边的。”

    罗娜小姐转过身,她的眼睛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失落和眷恋,“很抱歉我在这件事上骗了你和吉恩叔叔,但相信我,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必要骗你,你必须得跟我走!”

    “为什么!凭什么?你背叛了我们的感情!罗娜!你背叛了我!我的父王正在被威胁,我的国民即将变成牺牲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利亚姆握紧了双拳,怒吼着,他的双眼泛红,就像是一个真正被现世逼到了绝处的悲情王子,而罗娜面对这种质问,她的脸颊在这一刻泛红,

    “我有了你的孩子。”

    “啊!!!”

    15分钟之后,全副武装的利亚姆和罗娜共乘一骑,在黑夜里朝着吉尔尼斯城紧闭的城门快速突进,这个年轻人脸上还残留着各种表情的混合,还有一丝傻乎乎的笑容,尽管罗娜在离开宫廷的时候,就告诉他她在骗他,但对于已经做了决定的利亚姆来说,这些都是小事情了。

    罗娜愿意用自己和克罗雷家族的声誉来换取他的认同,这本身就是最大诚意的展示,更何况,他本身就对罗娜异常钟情,而且面对此时一路通畅的逃亡路,利亚姆哪怕再迟钝,也已经猜到了某些事情。

    “你确定我父王已经知晓了高弗雷勋爵的叛乱?”

    利亚姆对蜷缩在自己怀里的罗娜低声问到,后者冷哼了一声,

    “当然,要不你以为我就这么十几个人,就能一路打进宫廷区?吉恩叔叔默许了这一切,血牙和月怒开战的消息他肯定早就知道了,而且...利亚姆,你难道没有觉察到吉恩叔叔这一段时间的异常吗?”

    “嗯?怎么说?”

    “哎...你这个傻瓜,我从没骗过你,我们其实一直都是一边的,我父亲和吉恩叔叔的矛盾是他们两之间的事情,但是在关乎吉尔尼斯存亡的事情上,他们都不会被私人的感情误导,你还记得1年前,吉恩叔叔遭遇的那场刺杀吗?他们说那是月怒狼人干的...其实不是。”

    似乎是因为冰冷的风雨迎面吹来,罗娜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将最后一个秘密告诉给了一无所知的利亚姆,

    “我们是一边的,利亚姆,我们从来都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