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吉尔尼斯的未来

19.吉尔尼斯的未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被格雷迈恩之墙包围的吉尔尼斯半岛是个不规则的圆形,目前这个圆形被一分为三。

    最北部的一块,包括北部海岬,北门森林,以及格雷迈恩之墙,还有银松森林以及焚木村的广阔天地,都归属于拜狼教的统治之下,这些从不压抑自己狂野怒火的狼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血牙!

    顺从于头狼莱拉尔·牙火的血牙狼人,银松森林当中让人恐惧,让人敬畏的黑暗猎手,他们也是整个吉尔尼斯国度里最强大的势力,甚至在最近一年里,血牙狼人们已经开始尝试进攻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但在洛丹伦重新建立之后,驻守在南点岗哨和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老兵,可是参加过亡灵战争的,最精锐的那些军团,这些军人武器和补给充足,最重要的是,这些老兵根本不怕毫无秩序,只知道凭借本能作战的血牙狼人。

    迄今为止,这种混乱的进攻没有一次成功过,不过有些零散的狼人却通过其他办法进入了那片丘陵,但单个行动的他们却根本不是团结起来的国民的对手,在新洛丹伦建立之后,这个新生的国家有一股自然而然的尚武之风,再加上驻守于考兰之匕高地的雷矛矮人的协助,狼人其实从来都没有成为过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麻烦。

    但这也是现在,一旦血牙狼人掌控了整个吉尔尼斯,那么毫无疑问,靠近吉尔尼斯半岛最近的希尔斯布莱德丘陵区域,就要面临一场比亡灵天灾弱不了多少的异族入侵了。

    为了防备这种局面,在重病刚刚痊愈,重新走上前台主政的卡莉雅女王强硬的命令下,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士团,两个圣骑士军团,总计7000人已经转移到了丘陵地区,在联合驻守在南海镇和塔伦米尔的本地军团,这已经不是一支单纯用于自卫的力量了。

    可以预见,一旦血牙狼人完成对吉尔尼斯的控制,并且对洛丹伦进行挑衅的话,卡莉雅女王有很大的可能会立刻出兵进攻吉尔尼斯,于是刚刚安静下来的北疆,又一次被战争的阴云笼罩了起来。

    当然,血牙狼人想要完全控制吉尔尼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目前的吉尔尼斯的南部,还有三分之一的国土是归属于格雷迈恩王室统治的,从天涯海角到吉尔尼斯城这一部分区域,是吉尔尼斯人口密度最大的王国腹地,吉恩国王几乎将所有的精锐都驻扎在这里,由于中央有无尽之海的阻隔,这里暂时还没有被血牙狼人威胁到。

    从北部到南部,唯一的通道就是通过位于国土中央的吉尔尼斯城,因此,血牙狼人想要控制吉尔尼斯,就必须攻下吉尔尼斯城,但吉恩不会这么容易让他们得逞的,实际上,目前的吉尔尼斯城已经差不多被完全要塞化了,血牙狼人想要强攻这座城市,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伤亡。

    他们只是狼人,他们不是神,他们被刺穿心脏也会死,而且介于吉尔尼斯军团大都有使用火枪的传统,这攻防战必然会是一场真正的恶战。

    而第三方势力,就有些古怪了,他们自称为月怒狼人,他们在外表上和血牙狼人没有任何不同,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们能更好的控制自己的思维,就像是个真正的“狼人”,而不是被狂怒的野兽意志主宰心神,月怒狼人目前控制着整个吉尔尼斯最东边的狭长区域,从黑森林到火石矿场,他们几乎是硬生生从血牙狼人手里,夺回了吉尔尼斯三分之一的控制权。

    而月怒狼人的控制者很神秘,最底层的月怒战士恭敬的将其称为“女士”,而在游吟诗人的故事里,这位神秘的女士据说是在月下诞生的睿智者,他们一般将其夸张的称为“月下银狼”,而相比毫无理智的血牙狼人,月怒狼人对于吉尔尼斯平民的态度就好得多,但民众还是将其看作是怪物。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团结起来的民众也许是强大的,但又必然是愚昧的。因此在发生了几次冲突之后,月怒狼人们干脆就封锁了自己控制的区域,不允许吉尔尼斯民众进入他们的土地里。

    利亚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传说中的“月下银狼”的。

    在罗娜的带领下,他在一众虎视眈眈的强大狼人的簇拥下,走入了位于北门森林和火石矿场之间的营地里。

    维琳德此时正在和月怒狼人的几位领袖讨论着即将开始的战争,在她刚刚到达这片土地的时候,她毫无疑问是弱小的,面对狡诈强大的莱拉尔,她数次被逼入绝境,但后来,在结识并治疗了落难的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又冒险从影牙城堡里救出了狼王南杜斯之后,月怒狼人的发展才真正进入了正规。

    有戈德林的意志体现,只要诚挚的供奉月神镰刀,即便是最狂乱的狼人也能在一段时间之后恢复理智,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这么做,莱拉尔·牙火是月神镰刀的第一任主人,他将其用于毁灭,维琳德是这把镰刀的第二任主人,她将其用于拯救。

    以月神镰刀的名义,他们两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这就是戈德林曾经说的使命,维琳德必须站在莱拉尔的尸体上,才能成为那位狂野的狼神真正的代言者,尽管现在的她,可能已经不需要这个身份了。

    于公于私,她的主人狄克·唐,都要比戈德林强大的多,也好相处的多。

    但长生种是固执的,尤其是维琳德这种笃信命运的倔强丫头,大概狄克亲临,都没办法将她从她的“事业”里拽回来,更何况,现在的狄克,还在玛顿处理着更麻烦的事情呢。

    “父亲,我回来了!”

    罗娜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在营帐里响起,下一刻,一个穿着坚固盔甲,带着黑色眼罩,脸上还有三道不同纹路的鬃毛的强壮狼人就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双还抱有一丝残暴的眼睛里,透露出的是激动和柔情。

    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在2年前他掀起了失败的北门兵变,在重伤逃往之后到现在,他已经2年没见过自己的女儿了。

    “罗娜,我的女儿,我唯一重要的亲人!”

    达利乌斯大步走上前,想要给自己女儿一个拥抱,但是当他探出手的时候,却看到了自己双爪上锋利的爪子,就像是十根匕首,可以轻而易举的撕碎一头大象,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个狂野的战士最终还是害怕伤害到自己娇弱的女儿,但罗娜却大步上前,死死的抱住了自己已经面目全非的父亲,泪水从她眼角涌出。

    “父亲...我好想你!呜呜,这2年里,我每天都在担心收到不好的消息,感谢圣光,它最终还是把我带到了你面前。”

    “好孩子,好孩子...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达利乌斯纵使是狼人形态,也是老泪纵横,他异常温柔的将利爪收回爪子里,用肉呼呼的手掌拍着女儿的肩膀,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起身,维琳德甚至还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眼角,不过小狼女很快就注意到了跟随在罗娜身后的那个年轻人。

    利亚姆的脸上有一丝掩饰不住的尴尬,克罗雷领主曾经也是他的长辈,但在差点焚毁了整个吉尔尼斯城的北门兵变之后,这位长辈在他心里就是敌人的代名词了,但他又是自己深爱的女人的父亲,这种纠结的感情让王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克罗雷领主。

    “你是利亚姆,对吧?”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旁边传来,利亚姆猛地抬起头,就看到了那个有灰色鬃毛的女狼人正好奇的看着他,她的身高并不出众,但和其他狼人不一样,她的耳朵竖起在头顶而非脑后,在她身后,还有着其他狼人没有的毛茸茸的尾巴,最让人忘不掉的,则是她手里握着的那把镰刀,利亚姆在注视那把星光璀璨的镰刀的时候,能感觉到一个庞大的意志正在注视他,这让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你是谁!”

    利亚姆握紧了拳头,警惕的看着对面的灰鬃女狼人,但这种攻击性的姿态却给他惹来了麻烦,原本安静的趴在维琳德脚下的黑白恐狼猛地从地面爬起来,朝着利亚姆呲着牙齿,而他背后的月怒卫士们也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将猝不及防的利亚姆掀翻在了地上,十几把长剑和弯刀抵在了他身上,只是因为他那种对女士不敬的态度。

    “愚蠢的利亚姆王子,站在你眼前的,是最伟大狼神戈德林的真正使者,为吉尔尼斯带来了希望和未来的维琳德女士,你怎么敢在她面前放肆?”

    一头有漂亮银色鬃毛的狼人将不断的怒吼着挣扎的利亚姆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恶狠狠的朝他叫到,“在你的父亲亲手打断了吉尔尼斯的脊梁之后,你还有什么资格蔑视新的希望?”

    “我的父王没有!他是为了保护整个吉尔尼斯!”

    利亚姆为自己的父亲辩解着,但却引来了周围狼人的哄笑和嘲弄。

    “所以伟大的吉恩国王为了保护我们,引来了血牙那群杂碎?”

    “嘿嘿,没准吉恩陛下是想要用自己的威严让那群野兽服从他,哈哈,毫无疑问,他失败了!”

    “可怜的王子,莱拉尔可不会在乎你们高贵的身份,他只会用自己的爪子把你们变成他身边的一条狗!看看你们惹下的大麻烦,保护?呸!”

    这种嘲弄和嘲笑让利亚姆变得愤怒,但他内心里也知道...引来狼人混乱了整个国家,这个锅,他父亲甩不掉的,在这种致命的错误面前,格雷迈恩之墙是为什么建立的,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但就在王子即将被愤怒和愧疚吞噬的时候,维琳德的声音却制止了这种嘲笑,

    “好了,南杜斯,放开他!莱拉尔带来的灾祸让这个国家很痛苦,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不能将这种痛苦宣泄在无辜的人身上,年轻的王子,我知道你是罗娜的恋人,我也能看出你的愧疚和失落,所以我问你一个问题吧。”

    影牙城堡的狼王顺从的放开了利亚姆,其他的月怒卫士也向后退开,就连克罗雷领主,都拽着自己的女儿站在了一边,罗娜想要走上前和利亚姆站在一起,却被她父亲阻止了,这个曾经的大领主低声对自己的女儿说,

    “我的女儿,这是女士的考验,吉恩的过错无论如何都会延伸到利亚姆身上,如果格雷迈恩家族还想要继续统治我们脚下的大地,他就必须通过这考验,然后以战士的身份加入对莱拉尔和他的狗腿子们的战争里,南杜斯他们希望女士来统治新生的吉尔尼斯,但女士背后的力量远比吉尔尼斯更伟大,她不属于凡人,所以俗世的国王是必须的...利亚姆理应是这片土地的统治者,但如果他做不出正确的选择...格雷迈恩家族,就彻底完了。”

    罗娜挣扎着了一下,她看着自己的恋人,最终,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父亲身边。

    尽管被一群嗜血的狼人包围着,下一刻可能就会被撕成碎片,但利亚姆还是保持着一名王子应有的姿态,他倔强的看着眼前的灰鬃女狼人,似乎是在等待她的问题,维琳德则回忆着昨晚莉亚德琳和她的长谈,精灵告诉她,作为狄克的追随者,她注定不属于俗世,所以吉尔尼斯的未来其实和她的关系并不大。

    但维琳德希望将自己的事业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克罗雷曾经是她的选择,但北门兵变之后,这位大领主的声望在吉尔尼斯的平民当中已经落入了最低点,而现任的国王吉恩·格雷迈恩...只要狼人还存在,新生的吉尔尼斯就没有他的位置。

    哪怕如今狼人之灾已成,但吉尔尼斯还是个人类为主体的国家,不是每个人都已经被狼人瘟疫感染了,所以这个托付者,就必须能够同时得到狼人和人类的支持。

    看上去,眼前的王子是最合适的人选了,但...维琳德很好奇,这个王子,到底能不能承担这沉重的责任呢?

    几秒钟之后,女士的手指划过整个营帐里的所有人,然后低声问到,

    “那么,利亚姆,告诉我,在你心里,我们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