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血火

20.血火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王子失踪的第五天,吉尔尼斯城已经风声鹤唳。

    在过去三天里,各种不靠谱的流言在整个城市里飞速传播,利亚姆王子失踪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在一夜之间几乎就传遍了整个吉尔尼斯城,平民们纷纷传说这是吉恩国王送王子出国避难。

    他们认为国王已经不打算坚守城市了,送王子离开只是第一步!

    王室在第一时间辟谣,最近身体身体情况很糟糕的吉恩国王甚至亲自现身城市广场,告诉惊慌的民众他永远不会撤离这座城市,随后守卫宫廷的近卫军就分布到了城市的各个区域,这才勉强让差点酿成暴动的惊慌气氛被压制了下来。

    要知道,最近5年,整个吉尔尼斯的风云突变已经把这些可怜人彻底吓坏了,任何一丝风吹草动都会撩动他们脆弱的心弦,尽管表面上依然有秩序存在,但经过黑暗里3天的酝酿,一场不可避免的风暴已经在开始在吉尔尼斯城里涌动。

    那些躲在黑暗的老鼠纷纷探出了爪子,似乎是打算在这场风暴过境之后的废墟里抢到一块属于自己的面包。

    但即便城市里已经吵翻了天,位于城市最东方的吉尔尼斯宫廷却依旧平稳如山,就像是即将沉默的天地之间,最后一根镇压大地的柱子,只要它不乱,整个城市就依然安稳。

    “高弗雷勋爵到!”

    “瓦尔登勋爵到!”

    伴随着宫廷侍从官的高声提醒,正在接受皇家医师克雷南治疗的吉恩国王艰难的握着权杖从椅子上直起身,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沉重,伸手婉拒了克雷南的搀扶,依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挪到了王座边。

    在他坐下的时候,他忍不住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将身体里流动的痛苦压制了下去,就像一头盘踞在自己地盘的老狮子,最后一次磨亮了牙齿,要面对即将到来的挑衅。

    这位国王如今已经50多岁了,他这一生经历了太多波澜壮阔的事情,从兽人入侵到洛丹伦灭亡,吉恩几乎是这十几年所有大事的见证者,但时光总是如此残忍,他老了。

    那个曾经可以和最勇猛的兽人在战场上分个胜负的悍勇战士,已经老了,他的肩膀不再高耸,而是慢慢的有了一丝驼背,再加上最近这几年吉尔尼斯的糟糕处境,让他原本灰色的头发,彻底变成了斑白,看上去就像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当然,造成他如此虚弱的原因,并不只是时间,还有2年前那一次卑鄙的刺杀,在他最信任的战友和兄弟达利乌斯·克罗雷大领主掀起了针对他的兵变之后,吉恩国王的心情就一直很糟糕,那一年深冬,他在格雷迈恩家族的王室庄园,位于吉尔尼斯西南方的格雷迈恩庄园打猎的时候,被一伙暴徒刺杀。

    据说那一场战斗结束之后,老国王差点流失了全身一半的鲜血,赶去支援的王子也差点死在刺客的匕首下,由此可见那一战的惨烈,而从那之后,老国王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他甚至需要每天接受克雷南医师的治疗,才能保证存活下去。

    但即便如此,这位老国王对于入侵国家的血牙狼人和头狼莱拉尔的态度却依旧坚定,就像是一把老而弥坚的利刃,除非将他彻底折断,否则他永远不会认输。

    “咳咳,高弗雷卿,瓦尔登卿,你们对城墙的修复已经完成了吗?”

    老国王看着在侍从的引导下,踏着红色的地毯,走入王座厅的两位贵族,低声问到。

    “是的,陛下!因为2年前的北门叛乱被焚毁的北城门,已经修复大半,最多在3天之后,就会彻底完工,但是我们的密谈发现了一些不妙的事情,所以我前来报告!”

    高弗雷勋爵向前走了两步,非常恭敬的将左手放在胸前,朝吉恩国王俯身行礼,尽管爵位是勋爵,但实际上,文森特·高弗雷是目前吉尔尼斯仅存的几位大领主之一,在抵抗血牙狼人入侵的战争里,高弗雷家族的大人物几乎全部战死沙场,而接任族长的高弗雷勋爵,更是不输于那些先行者。

    他常年率领着家族的私兵守护在吉尔尼斯城附近,顽强的和狂暴的血牙狼人在战争前线对峙,厮杀,据说这位念过40的勋爵,是头狼莱拉尔最痛恨的几个吉尔尼斯人之一,高弗雷欣然将其当成一种夸奖。

    不过今天,大概是要面见国王的原因,他脱下了自己的军装,患上了吉尔尼斯传统的贵族服饰,那顶黑色的礼帽被他放在手里,腰间悬挂着一把装饰用的刺剑,黑色的头发和胡须打理的整整齐齐,那双灰色的眼睛里闪耀的是真正的坚定和勇气,看上去就像个真正的吉尔尼斯贵族,儒雅中又带着一丝吉尔尼斯人特有的高傲。

    “哦?是什么消息?”

    吉恩也忍不住好奇了起来,尽管他早就通过某些渠道知道高弗雷在密谋推翻他的统治,但作为统治者,他却并不厌恶眼前的贵族,吉恩知道,自己做出的错误决定会让他彻底被钉在吉尔尼斯乃至整个人类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从不奢望得到救赎。

    但最少,这个国家应该被交到利亚姆手里,他是无辜的,而眼前的高弗雷,则是利亚姆继位之后,最好的托孤大臣,但可惜...

    “是关于血牙狼人,陛下,他们这两天的行动颇为奇怪...我和瓦尔登亲自前往北方森林侦查之后,得到了一个结论。”

    高弗雷上前几步,大概是因为消息太过重要,他压低了声音,

    “血牙狼人很有可能要在最近,和那些神秘的月怒狼人展开决战,我在焚木村的探子,亲眼看到莱拉尔带着影牙城堡的精锐狼人翻越了格雷迈恩之墙,他们还看到...”

    “什么?”

    高弗雷的声音低垂了下去,他正要说出更重要的东西,吉恩的身体也忍不住前倾,而就在这一刻,一把冰冷的匕首贴在了老国王的脖子上。

    吉恩抬起头,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但他看到的,是高弗雷那张冷漠的脸,

    “陛下,为了吉尔尼斯,请您退位吧!”

    “...荒谬!”

    第一个拍着桌子站起来的人,是一直侍奉在国王身边的皇家医师克雷南,这位吉尔尼斯最负盛名的医师大声呵斥到,

    “你想干什么?高弗雷,你这是在叛乱!”

    “让他闭嘴!瓦尔登!”

    高弗雷勋爵的头也没回的扔了一句冰冷的话,一直站在原地的瓦尔登勋爵大步上前,两拳打翻了克雷南,将他的呜咽打回了喉咙里,最恐怖的是,这一切都是在守卫王座厅的王室守卫的注视下发生的,本该最忠诚于国王的王室守卫们,这一刻就像是对这叛逆的一切熟视无睹一样。

    吉恩的守卫们被买通了!这在吉尔尼斯这种君主制已经传承了数百年的国家,这简直是完全不可能的,但它就是发生了。

    “呵呵,高弗雷,有人告诉我你会叛乱,但我不愿意相信,可惜,你还是这么做了...”

    面对吉恩低沉的声音,高弗雷那张冷漠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他握着匕首的手掌都变得惨白,由此可见,这位大领主内心还是同样的不平静。

    几秒钟之后,他开口了,声音变得沙哑,

    “对不起,陛下,我辜负了您的信任,但我做的一起都是为了吉尔尼斯...”

    “是谁?”

    吉恩不愿意听这些无聊的话,作为一个统治国家十数年的国王,他直接了当的开口问到了问题的核心,

    “是谁给你承诺会帮助我们解决这些麻烦?你不是个没见识的莽夫,你也知道要平定现在的吉尔尼斯需要多大的力量...所以,让我猜一猜,能赢得你的信任,能让你违背高弗雷家族的荣耀做出这么大牺牲,又有能力平定这一切...嗯,乌瑞恩的军情七处?还是米奈希尔的王室密探?或者是库尔提拉斯的海军行动部?”

    老国王闭上眼睛,将有可能的各大势力都说了一遍,但高弗雷只是沉默,最终,在吉恩又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才叹了口气,

    “所有!库尔提拉斯和暴风王国的舰队就停泊在米奈希尔港,随时可以出发,至于洛丹伦的军团...他们2个月前就在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集结了。”

    吉恩的目光在这一刻变得犀利起来,“所有?”

    在得到了高弗雷的确认之后,老国王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一样,瘫坐在了王座上,他紧闭着眼睛,

    “看上去所有人都希望我死,看起来6年前我确实做了个真正该死的决定,谁又能想到,当年已经一盘散沙的国家联盟,居然还会有再次联合在一起的一天,最让人讽刺的是,他们联合起来,居然是为了干掉我?呵呵...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高弗雷。”

    “不,陛下,他们早就联合起来了。”

    大领主收回匕首,后退了一步,“在我们闭关锁国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了,您曾认为无法阻挡的亡灵天灾已经被彻底打败,整个世界所有的势力都参与了那一战,除了我们...我无意评论格雷迈恩之墙的建立是否是个错误,但至少在今天,请您为整个国家想一想!”

    高弗雷没有再逼宫,但吉恩却也没有再反抗,哪怕他的长剑就放在王座边缘,他只是像个垂暮的老人一样,低声问到,

    “那代价是什么呢?高弗雷,我不相信,仅仅是因为仇恨,或者是同为人类的感情,一切都是利益的交换,那么你付出了什么?”

    “吉尔尼斯重归联盟...”

    高弗雷咬了咬牙,“格雷迈恩之墙以北归属洛丹伦,赎罪岛归属库尔提拉斯,对暴风王国免税10年...”

    “愚蠢!”

    吉恩听到这里,猛地睁开眼睛,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朝着高弗雷怒吼到,“你把王国的土地就这么轻易的分给了其他人!就是为了平定狼人之灾?你知不知道,如果一切都像你计划的那样,即便是狼人没有了,我们的国家也会彻底沦为这三个国家的附庸!你太蠢了,高弗雷!”

    “但至少吉尔尼斯能保全!”

    高弗雷梗着脖子,褪去了所有的礼仪,像个粗鲁的士兵一样朝着吉恩大喊着,“最少我们能保护我们剩下的民众!而不是看着他们被狼人杀死,让他们不至于变成那种怪物!陛下,为你的国民想一想!我会保证利亚姆王子安然继位,我会保证格雷迈恩的血脉流传下去!”

    “为了吉尔尼斯,请您去死吧!”

    说着,高弗雷朝着吉恩扑了过来,年老的国王根本没办法躲开这一击,只能任由那封闭的匕首刺入了他的腹部,鲜血横流。

    但高弗雷还没来得及高兴或者悲伤,一只沉稳有力的手就狠狠的掐住了他的手腕,大领主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看到是愤怒的吉恩,再也不是那个虚弱的老国王,而是一个就像是得到了新生和新的力量的战士。

    他的脸在肌肉的扭动里变成了一头愤怒的狼头,他的手掌变成了一只满是利刃的爪子,白色的鬃毛在他身体表面飞快的窜生,当锋利的狼吻在高弗雷眼前张开的时候,那疯狂的荒蛮之力差点让大领主在这一刻吓晕过去。

    他并不畏惧狼人,但吉恩...吉尔尼斯至高无上的国王,竟然...竟然也...

    “我不怪你,高弗雷!”

    变得诡异而沙哑的声音从吉恩的狼吻里传出,他的利爪一寸一寸的握着高弗雷的手腕,将刺入他腹部的匕首拉了出来,他那双并没有变成绿色的眼眸证明了他还抱有理智,他轻轻一甩,高弗雷和吓呆的瓦尔登勋爵就被摔在了地面上。

    完全狼人化的吉恩活动了一下肩膀,大声说,

    “我不怪你,高弗雷,但我不会任由我的国家被其他国家就这么瓜分!吉尔尼斯的事情,就由吉尔尼斯人来解决,我不会再是国王,但...我依然会为我的国家献出一切。”

    “嗷嗷嗷!”

    几乎从整个吉尔尼斯城区升起的狼嚎声让高弗雷勋爵忍不住回头看去,在遥远的北方天空,一道闪电撕裂了阴沉的云层,在那天空之下,是更疯狂的狼嚎声。

    吉尔尼斯的国王伸手摘下已经破烂的外袍,更多的精锐狼人从王宫的各个角落窜了进来,将那些已经叛变的卫兵缴械,而吉恩则越过同样被束缚起来的高弗雷和瓦尔登,他走到了大门边,那一双灰色的狼瞳看着远方,

    “瞧啊,战争,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