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1.头狼和头狼

21.头狼和头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吼!”

    一声狼吼,锋利的爪子带着千钧巨力从天而降,将眼前狂乱突进的黑鬃狼人几乎沿着胸口完全撕开,但他没有停,整个战场上充斥空气的血腥味让进入其中的狼人完全进入了疯狂的暴怒状态,他挥起另一只爪子,挡在他眼前的血牙狼人惊恐的呜咽着,从那双满是恐惧的眼睛里,不难看出,在被感染之前,这家伙绝对是个胆小鬼。

    但当锋利的爪子扫过他的胸口,那胆小鬼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几乎被撕成四半的身体就朝着外方抛飞了出去,而那狂暴的,穿着厚重铁甲,爪子上还带着金属爪刃的高大身影仰天怒吼,他的左手里攥着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他脸上的三道颜色不同的鬃毛已经被鲜血染红,让他看上去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屠夫一样。

    前任大领主达利乌斯·克罗雷尽情的在战场上释放着自己血脉里流动的无尽怒火,但他的神智却始终紧锁着最后一道失心的枷锁,在他身后,来自月怒的狼人们虽然狂怒,但和克罗雷一样,他们同样被某种高于血脉的理智束缚着,尽管散乱,但他们仍然维持着最基本的阵型,就像是他们曾经身为士兵的时候的习惯。

    他们会互相帮助,会配合着杀敌,仅仅是这一点,就要比挡在前方,混乱无比的血牙狼人强出一万倍,那些已经完全沦为力量的奴隶的疯子,只知道不断向前,只知道像野兽一样挥舞爪子,但他们永远不可能打破月怒狼人的防线,野兽再强,也不可能战胜人类。

    而森林中的战场也和人类的战场没有什么区别,除了没有飘扬的旌旗,没有号角,没有战鼓,以及更加血腥,更加残忍之外...几乎没有区别。

    但血牙狼人们却不在乎这些,他们的总数是月怒狼人的十倍,这让他们完全可以用月怒无法抵挡的力量,将他们拖到最后,等到他们崩溃的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

    凭借吉尔尼斯残存的人类,根本无法阻挡这样一只狂怒的野兽大军,实际上,在北门森林之外发生的狼群决战,早已经吓呆了守卫吉尔尼斯外城的士兵们,那不是一个或者两个狼人,那是两个部落的厮杀,那是二分之一个吉尔尼斯民众的厮杀。

    超过十万狼人拥挤在曾经广阔无垠的北门森林当中,几乎每一刻都有树木被连根拔起,每一刻都有狼人的尸体被撕碎,但士兵们已经不敢再看了,他们的指挥官双腿发软,因为在望远镜的视界当中,每一个地方都已经被狼人占据了,树上,山坡,废墟里,甚至是河流边,源源不断的血牙狼人和月怒狼人混杂在一起,让人类根本无从分辨。

    但战场里长得一模一样的狼人们却能很轻易的分辨谁才是敌人,达利乌斯,南杜斯和那些月怒的领袖们,统帅着各自的狼人队伍,朝着血牙的阵型不断压过去,就像是一道道锋利的尖刀,普通的血牙狼人根本挡不住这些还保有理智的狼人的进攻,唯有那些被莱拉尔·牙火赋予了真正力量的精锐血牙们,才能勉强挡住他们的无双攻势。

    几乎无可阻挡的克罗雷也遇到了自己的对手,那头穿着血红色战甲,挥舞利刃的血牙统帅,伊瓦·血牙,一个来历不明,但绝对是吉尔尼斯土著的凶猛狼人。

    “滚回你的地狱去,达利乌斯!这是血牙的时代!”

    伊瓦的双爪疯狂的横扫,将达利乌斯逼退了好几步,但狼人大领主只是咧开嘴狞笑了一下,就再度扑了出去,狼人的化身给了他近乎无穷的力量,哪怕限制于本身的阶位,无法将那愤怒完全释放,但几乎一生征战的经验,却给了他更多的胜利方式。

    面对这真正的老兵,在之前5年里战无不胜的伊瓦·血牙终于感觉到了压力,他本就绿色的眼眸再次焕发出了更加深沉的光芒,身体上的肌肉膨胀的更狂野,借助这种近乎于天赋的二次狂暴,才算是将狂怒的达利乌斯遏制住,但他身边的狼群却也陷入了苦战当中。

    直到现在,伊瓦才算是真正明白了月怒狼人选择北门森林作为战场的原因,那些狡诈的杂碎,这片森林的地形异常复杂,除非是将所有的树木都砍伐干净,否则一次性容纳的狼人绝对是有限的,仅仅是一个战场,就将血牙狼人最大的优势-数量抵消于无形。

    如果血牙无法突破北门森林的屏障,他们就永远别想用数量战胜这些月怒...毕竟相比这些屈从于力量的野兽,月怒才更像是力量和智慧的完美结合。

    这个想法让伊瓦感觉到了一丝丝恐惧,但很快,他就想到了破局之策。

    “砰!”

    伊瓦的身体被跳起来的达利乌斯的左腿狠狠扫中,他胸口的铁甲在这一刻都被砸出了一个反曲型的凹陷,这位血牙统帅无可阻挡的朝着一边飞了出去,一连砸翻了好几个血牙战士,才勉强从地面上爬起来,但他只是用手背的鬃毛抹了抹嘴角的血液,他抬起头,那已经被血液侵染的利齿张开,朝着达利乌斯·克罗雷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你想救他们,对吧?”

    达利乌斯正要扑出去的身体停滞了一下,这一个动作被伊瓦捕捉到了,他哈哈笑着张开了双臂,将一头扑过来的月怒狼人的脑袋撕了下来,随手扔在了达利乌斯的脚边,他的手指探出,那犹如弯钩匕首一样的黑色爪子指了指森林之外,不远处的吉尔尼斯城墙上那些慌张的士兵。

    “哪怕他们放逐了你,背叛了你,想要杀死你...但你还是想保护他们,对吧?哈哈哈,多么让人感动的伟大啊,但我很好奇,克罗雷...在血牙的愤怒之下,你能救得了几个人?”

    “你敢!”

    “嗷!!!”

    伊瓦用最直接的行动告诉了达利乌斯答案,伴随着血牙统帅一声悠长的狼嗥,守卫在吉尔尼斯城北门城墙上的士兵惊恐的发现,这一刻,最少有三分之一的血牙狼人调转了方向,从北门森林战场里脱离,朝着吉尔尼斯城扑了过来。

    “快拉警钟!”

    守卫城墙的防御长官噌的一声抽出了自己的战刀,朝着身后惶恐不安的传令兵怒吼了一声,1秒钟之后,刺耳的警铃声就传遍了整个吉尔尼斯城北部,紧接着是同样刺耳的声音在城市上空敲响。

    遇袭!城门遇袭!

    所有的士兵,不管是忠诚于国王,还是已经倒向高弗雷勋爵的军队,再听到这刺耳的声音之后,都在第一时间朝着北门的方向冲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国王胜利或者是勋爵胜利,这个国家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但一旦是狼人胜利,恐怕整个吉尔尼斯在顷刻间就会化为一片废墟。

    尤其是血牙...他们会直接摧毁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文明!

    “刺刀上膛!”

    防御将军大喊一声,士兵们手里的长柄火枪狠狠向下一甩,被禁锢在火枪下方的锋利刺刀猛地弹了出来,他们将长枪抵在肩膀上,第一排下蹲,第二排站起,第三排整理弹药,更远的地方,被固定在城墙上的城防炮已经就位,并且在个子长官的命令下,朝着不远处黑压压一片涌过来的狼人开火了。

    “砰,砰,砰”

    灼热的炮弹带着硝烟砸在正前方的战场上,在落地的时候,轰然爆开,明亮的火光将落点周围的一切都吞噬了,但没用,就像是当初面对亡灵天灾的洛丹伦士兵们一样,吉尔尼斯人面对那黑压压一片,数目多到让人头晕眼花的狼人,胆小的家伙们甚至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数量太多了...要以一座城,对抗一个国家二分之一的人,更不要说,不管是力量,还是士气,都远不如对方的情况下,他们几乎毫无胜算。

    “300米!”

    “200米!”

    “100米!标尺归零,放!”

    防御指挥官的左手猛地滑下,这一刻,整个高大的北门城墙上方,一条橘红色的火线闪耀吉尔尼斯暮色沉沉的空气,那下方不断突击的狼人就像是遇到了礁石的水流,第一排狼人就像是正面撞上了无形的墙壁上,翻身就栽倒在了地上,但后方的狼人根本不顾及同伴的伤亡,疯狂的朝着城墙突进。

    “第二排!放!”

    “砰,砰,砰!”

    又一排狼人被打倒在地,然后第三排,但100米的距离,对于全速奔跑的狼人来说,简直和咫尺差不多了,几乎是一瞬间,这些狂怒的野兽就扑到了城墙下方,这高大的城墙也许挡住任何凡人生物,但它们根本挡不住狼人,就连比吉尔尼斯城的城墙更高一倍的格雷迈恩之墙都挡不住这些狼人的攀爬!

    不到2分钟,挺着刺刀的吉尔尼斯战士们,就已经和翻到了城墙上的血牙狼人展开了残酷的肉搏,一败涂地!

    紧紧10分钟,吉尔尼斯北门...沦陷!

    在吉尔尼斯城的宫廷区,全副武装的近卫军团正在一身戎装的国王的带领下,朝着北门快速突进,但就在他们走到商业区的时候,从前方跑回来的溃兵和狼人的嘶吼声就传入了这些士兵的耳朵里,吉恩一甩披风,冷漠的看了看自己身边没有被捆住的高弗雷和瓦尔登,

    “现在...你们还认为我们能活下来,是依靠我们的智慧和力量吗?”

    “愚蠢!是月怒一直在保护我们啊!是你们最看不起的狼人在最前线牵制着血牙的大部分力量...高弗雷,睁开你的眼睛看看!看看对这个国家最忠诚的,到底是谁?”

    说完,吉恩翻身上马,伸手拔出了腰间的火枪,另一只手抽出了背后的金色重剑,最后看了高弗雷一眼,

    “你知道吗?高弗雷...我曾和你一样厌恶狼人,但现在,我却早已经不再厌恶我灵魂的另一面,它最少可以给我保护我子民的力量,而不是借助其他人的手,来保护我的家,所以我们两,谁才是懦夫?”

    老迈的吉恩在人形态下,总是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但这一刻,老国王的腰杆再一次挺直,他将手里的长剑高高举起,在他身后,沉默的近卫军团纷纷举起了武器,尽管是在吉尔尼斯的城市里,但宽大的街道,却足以提供给骑士们冲锋的道路。

    在溃兵之后,那些拥有绿油油眼睛和非人躯体的怪物奔踏着地面,狂野的思维在他们大脑里吼叫着,喝令着他们不断向前,撕碎沿途的一切。

    “砰”

    第一声枪响,冲的最快的狼人脑袋就像是西瓜一样爆开,无头的尸体摔在地面上,吉恩冷漠的将手里的火枪一甩,灼热的弹壳退开,老国王将长剑指向前方,下一刻,滚滚铁蹄向前突进。

    “士兵们!随我冲锋!”

    就在吉尔尼斯城市内的反击战争打响的同时,在北门森林最中央的战场上,一道无形的环已经散开,不管是月怒还是血牙,没有一个狼人敢闯入这道圆环里。

    小狼女维琳德拄着锋利至极的月神镰刀,背后的尾巴轻轻的摇动着,在她对面,一个高大的,身穿华丽血色长袍的狼人低垂着双手,锋利的爪子上,闪耀着赤红色的光芒,和维琳德一样,他背后...也有一条尾巴。

    “真像啊...”

    这个古怪的狼人用眯起来的眼睛打量着对面的维琳德,咕哝着嘴巴,但他沙哑的声音却在维琳德的耳中清晰可见,“瞧,小丫头,我们两都曾是暗夜精灵,都曾侍奉月神,现在却都是狼人,都是戈德林的信徒,还都统帅着自己的狼群...瞧,我们两多像啊。”

    小狼女抽了抽鼻子,满脸厌恶的回应到,“得啦,莱拉尔,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戈德林大人早已经不认同你了,而且我和你不一样,最少我不会把数百万人变成自己的走狗!”

    “啧啧啧,瞧瞧,多么幼稚的想法!”

    莱拉尔举起爪子,抓了抓下巴,“已经是头狼了,却没有头狼应有的觉悟吗?小丫头,如果你抱着这种想法来和我打,你绝对会像前几次一样...败的很惨!而且这一次,不会有人来救你了。”

    他抬头看去,全身闪耀着耀眼光芒的莉亚德琳,正在被他麾下的精锐血牙们围攻,纵使以莉亚德琳英雄阶的战斗力,在这些悍不畏死的精锐血牙面前,也无法在短时间之内突破封锁。

    所以,就像是莱拉尔·火牙说的那样,这一战,将是他和维琳德两个人的战争。

    “你知道吗?莱拉尔,从我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非常讨厌你!”

    维琳德呲了呲牙,爪子上的利爪从肉掌里探出,身体在这一刻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跳到了莱拉尔的头顶,她手里的月神镰刀熠熠生辉,“这世界上只能有一个长尾巴的狼人,那只能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