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2.战场第三方

22.战场第三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唰”

    锋利的月神镰刀朝着莱拉尔当头斩下,但面对维琳德的突袭,莱拉尔不闪不避,当月神镰刀即将砍到他脖子上的时候,莱拉尔才探出手,精准的用左爪抓住了月神镰刀锋利的刀刃。

    那斩铁如泥的利刃,没能伤害到莱拉尔的哪怕一寸皮肤,并不是它不够锋利,而是有某种规则,在阻止着月神镰刀伤害眼前这位头狼。

    “我很早之前就说过了,小丫头,月神镰刀对我没用...因为我也是它的主人!”

    “唰”

    维琳德连人带刀被甩了出去,不过她敏捷到过分的身体在空中轻盈的旋转了一下,最终轻巧的落在了地面上,她小巧的鼻子抽了抽,最后将手里的镰刀随手一扔,那绽放着绿光和星光的镰刀就非常精准的插在了战场中心,就像是一把旌旗。

    小狼女活动了一下双爪,利爪碰触之间,有银色的小火花在跳动,她在战斗中很少用到这对爪子,但说实话,这十根如银色匕首一样的爪子,在锋利程度上,可是完全不比月神镰刀差多少的,而且由于是狄克追随者的原因,维琳德也能稍微使用一点狄克的力量,比如将淡淡的银色秩序之火缠绕在爪子上,威力当然不如原版,但说实话,这种程度,却更适合维琳德使用。

    “来吧,释放你的怒火,让我们以狼人的方式分个高低!”

    莱拉尔身上的血色长袍无风自动,血色的雾气在他身体边缘缠绕着,显然,作为月神镰刀的第一任主人,这个艾泽拉斯历史上的第一头狼人,也有属于自己的特殊力量,他的双爪交叉在身前,那双总是眯着的眼睛也睁大了。

    “来!撕碎我的胸膛,撕裂我的心脏,小丫头,我能感觉到,你在对抗你血脉里流动的疯狂,为什么?为什么要抗拒它?服从它!服从它!你就能像我一样强大!”

    “砰”

    “你对真正强大的力量一无所知!你这屈从于本能的懦夫!”

    回答他的嚎叫的,是如影子一样跳到他身前的维琳德挥起的一巴掌,锋利的爪子在他脸上留下了可怕的抓痕,他的脑袋都被砸向另一边,但是在莱拉尔转过头的时候,那已经被完全撕开的脸,却飞速的恢复了正常,还有莱拉尔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砰”

    维琳德再次挥起一拳,但却被莱拉尔的左手稳稳的接住了,他抓着小狼女拳头的左爪慢慢向下弯,维琳德拼命挣扎,但男性狼人本身在力量上就要远超于维琳德这样的女狼人,更不要提及莱拉尔在翡翠梦境当中沉眠了近万年的时光,要说他对于狼人力量的探索和研究,维琳德是拍马也比不上的。

    “你看,谁才对力量一无所知?”

    “噗”

    莱拉尔的另一只爪子抬起,在维琳德根本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如影子一样刺入了她的腹部,小狼女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痛苦至极,但在死亡的威胁下,她挣扎着挣脱了莱拉尔的束缚,整个人跳向了后方,腹部的伤口在脱离之后,飞快的开始愈合,在莱拉尔怒吼着扑过来的时候,那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

    痛苦激发了小狼女血脉里流动的野性,她毫不畏惧的挥舞着爪子同样扑了上去,下一刻,疯狂的厮杀,血肉横飞,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血肉磨坊,但双方却根本杀不死对方,哪怕利爪撕破心脏,也能在几秒钟之内完全恢复,这这种近乎不死的体质,让他们彼此的厮杀在瞬间就达到了最疯狂。

    维琳德的爪子刺入了莱拉尔的胸口,但头狼根本不闪不避,反身一爪子将维琳德的脖子切开大半,小狼女的另一只爪子挥起,锋利的爪刃从莱拉尔的左眼刺入,但又被头狼一脚踹开,这种足以让任何一个凡人生命瞬间死去的伤势,在分开之后不到5秒钟,却又完全愈合,两头猛兽又一次撞在一起,下一波疯狂厮杀开始!

    永不防御,进攻!再进攻!

    高阶狼人的战斗总是这么狂野,这么让人肾上腺素飙升,同时也是这么的...无聊,他们身体的高速愈合天赋,决定了除非能一击秒杀,否则就要持续的耗下去,直到一方的生命能彻底耗尽为止,坦白说,这根本没有技术含量。

    维琳德和莱拉尔的厮杀暂且不说,就在吉尔尼斯城区内,面对源源不断的从城墙上跳下来的血牙狼人,吉恩带领的近卫军团却已经陷入了真正的麻烦里。

    “第七街区被突破了!瓦尔登,你这混蛋,要装死到什么时候,带着一队士兵去支援!”

    吉恩一剑砍翻了一头朝他递爪子的血牙狼人,扭头朝着正在艰难对抗围攻的瓦尔登勋爵喊了一声,这位刚刚还打算叛变的勋爵对于国王的命令有些抵触,他能跟着高弗雷叛变,就说明瓦尔登勋爵本人也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大人类主义者,他对于任何狼人都没有好感。

    但问题是,面对身为狼人的国王的指挥,另一边是随时可能被突破的战线,在他们临时组成的脆弱防线之后,吉尔尼斯城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平民们正在惊慌的撤离,面对这种情况,瓦尔登勋爵内心艰难的做着抉择,最终,他看了一眼已经转身继续和狼人恶战的吉恩,狠狠的跺了跺脚,手里的刺剑如毒蛇一样刺穿了眼前狼人的眼睛,然后高声一呼,

    “灰狼猎兵团,跟我来!”

    听到瓦尔登勋爵的吼声,吉恩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他一脚踹飞了眼前的狼人,抽出火枪,将扑向一名士兵的血牙爆头,又举起长剑,带着身边的王室守卫将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的狼人逼退,但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丝虚弱。

    狼人之躯没有解放的时候,以人类的力量作战并不能发挥全部的实力,可惜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吉恩根本没办法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是这条岌岌可危的战线的主心骨,一旦他出现了问题,这条正肩负着整个城市的平民撤离的防线,很可能顷刻间就会崩溃掉,明明有能力解决眼前的一切,却不得不隐藏这种能力,吉恩内心也是非常崩溃的,但即便如此,他仍然不希望吉尔尼斯的最后火种在自己手心里熄灭。

    老国王从战线上后退了几步,抬头看向吉尔尼斯的东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而在他眼前,近卫军团的伤亡越来越大,被现场的血腥刺激到的狼人越来越狂怒,仅仅是依靠普通的士兵,已经快要无法对抗这种持续崩坏的局势,甚至连吉尔尼斯理论上最精锐的王室卫兵,都在狼人们的集群攻势下伤亡惨重。

    实际上,如果不是每时每刻都又从其他地方赶来的士兵加入战场,这条用简陋的拒马和房子的残骸制作起来的方向,恐怕在第一时间就已经被彻底攻破了。而在防线之后,坚守在城市最后方的市民们此时也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家,在士兵们的指挥下,快速的从交战区前往城市南部的教堂区躲避,在最前线的防线之后,这些民众也开始帮助士兵搭建第二重防线。

    任何一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眼前的方向是绝对守不住的,而士兵们,也已经做好了面对最残酷的巷战的准备了。

    “国王陛下,炮兵的方向已经构建完毕了!是否开炮?”

    一名满脸都是鲜血的下士从后方跑过来,大声报告,老国王抬起头,他的手甲在刚才的战斗中,被一名狼人用牙齿硬生生的咬碎了,现在手上鲜血直流,这一幕被他身边的士兵看到了,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现存的吉尔尼斯士兵们都知道,狼人最难缠的地方,其实并不在于他们的杀伤力或者是狂暴的攻势,而在于他们身上附带的狼人瘟疫,一旦被抓破皮肤,就会很快变得新的狼人,尽管士兵和平民们内部一直流传着关于某些还保有理智的狼人的传说和故事,但说实话,一旦被抓伤之后,士兵们最期待的,就是身边的战友能给自己一刀,让他们没有痛苦的死去。

    对于吉尔尼斯的士兵们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变成怪物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了,毕竟他们的国家,都是被这些怪物彻底搞乱的,但在这个关键时刻,吉恩却没有在意这些事情,他2年前就已经是狼人之身了,如果不是及时的,秘密的找到了维琳德女士,恐怕吉尔尼斯早在2年前就闹翻天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维琳德的存在,确实是帮助了吉尔尼斯拖延过了最艰难的2年,吉恩告诉高弗雷,是女士和月怒在保护吉尔尼斯,其实并没有错误。

    而面对炮兵下士的报告,吉恩摇了摇头,沉声说,“再等等!平民还没有完全撤离,这样开炮,会伤害到他们!”

    话是这么说,但吉恩的目光却又一次看向了吉尔尼斯城的东方,伴随着战斗的进行,老国王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但就在他抬起手,准备命令炮兵阵地开火的那一刻,一扇破旧的吉尔尼斯灰狼旗帜,却在东部城门的城墙上屹立而起,一起响起的,还有吉尔尼斯特有的尖锐号角声。

    这特质的号角声很快传遍了整个战场,所有士兵都忍不住看向东方,他们不知道,在眼下这个时候,哪里还有援军能够前来支援!

    而在东部城门之外,伴随着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灰色皮甲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东城门防御将军尼克·杨的眼中,尼克将军看到那个从黑森林的迷雾里走出的年轻人,他紧张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艰难的表情,他大步走上前,大声说,

    “利亚姆殿下,看到您安然无恙,这太让人高兴了,但现在吉尔尼斯城内情况危急,你不适合在这个时候进入城市,我相信,吉恩陛下也是这个意思!”

    利亚姆抬起头,他还是几天前的打扮,只是看上去有些胡子拉碴的唏嘘,在他身后,一生戎装的罗娜·克罗雷小姐走上前,对防御将军说,

    “别担心,尼克叔叔,我们知晓前线战事,而且我们带来了援军!”

    “胡闹!这个时候,除了守卫南部的七个猎兵营和五个步兵团之外,所有的军队都集中在城市里打巷战了,你们哪里来的...”

    尼克将军的话说到一半,就被那些从沉默的利亚姆王子身后的迷雾里走出来的黑影们惊呆了,在他身后仅存的近百名士兵,也齐刷刷的抽出了自己的武器,严阵以待。

    那些黑影身上的军装,他认识...那是曾效忠于达利乌斯·克罗雷大领主的精锐军团,来自萨伯切尔和焚木村驻守的北方军团,整个吉尔尼斯最能打的一支军团,但他们分明在3年前格雷迈恩之墙沦陷的战争里已经全部战死了,尼克敢肯定这些军装都是真的,因为他也曾是那支军团里的一员。

    而且穿着这些军装的人...不,不是人,出现在尼克扬面前的,是超过4000人的真正大军团,但却全部是由身穿北方军团军装的狼人组成的,但除了空气中弥漫的野蛮和狂怒之外,那种肃杀,那种只属于老兵的气质,却是普通的血牙永远也无法拥有的。

    “你们...你们真的是...”

    老将军捂着胸口,在他这个层次,自然知道关于月怒狼人的一些秘密,但他从未想到,自己那些本该死去的老兄弟,居然也以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身份,重新回到了这片土地上,而且现在看上去,他们是打算...挽救这座城市?

    一直沉默的利亚姆走上前,他看着眼前已经升起了硝烟的城市,听着这座城市在狼人的利爪下传来的悲鸣,他脸上一片冰冷,双眼最深处,那双蓝色的眼眸里,是无法隐藏的怒火,

    “这些吉尔尼斯的勇士在赎罪岛待了整整3年,他们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尼克将军,我的叔叔,我恳求你,让开,以吉尔尼斯王子的身份,我们要和那些该死的血牙,算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