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5.战争的漩涡·双重重击

25.战争的漩涡·双重重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高弗雷勋爵神色呆滞的坐在已经平静下来的吉尔尼斯宫廷区的台阶上,在他身边还有同样呆滞的瓦尔登勋爵和其他贵族们。

    从残酷的巷战里幸存下来的士兵们脸上也有同样的疑惑,他们收敛着同伴的遗体,一边还在交头接耳。

    甚至连那些帮忙打扫战场的平民们之间,都有些劫后余生的惊慌失措,还有一些激动的家伙在大喊大叫,没人去阻止他们,也没有人想去阻止他们。

    造成这一切的,就是在20分钟之前加入战场的那支特殊的援军,吉尔尼斯的北方军团,曾经威名赫赫的一支劲旅,在当初血牙狼人攻陷格雷迈恩之墙的那一战里近乎完全覆没,但是他们在今天又出现了,以另一种身份!

    狼人!

    而且还是和利亚姆王子一起出现的狼人,这位几乎代表着吉尔尼斯国家意志的王子,和狼人们一起出现,给民众和士兵们造成的是一种震撼性的结果。

    狼人之灾毁掉了吉尔尼斯,但现在,不夸张的说,如果不是北方军团在关键时刻加入战场,恐怕吉尔尼斯巷战的最后防线就会被无情攻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穿着北方军团制服的狼人们,在最关键的时刻,拯救了整个吉尔尼斯城和超过10W名平民的生命。

    这种事情即便是官方想要隐瞒也瞒不住的,北方军团和血牙狼人的血战幸存者们几乎都看在眼里,这让原本对狼人们满是厌恶的民众,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难得的保持了沉默。

    毕竟,即便是再凉薄的人,面对刚刚拯救了自己的恩人,多少都会有一丝感激,哪怕他们是异类。

    但这种感情是脆弱的,如果那些有亲人死在了这场狼人入侵里的平民,即便是看向那些仍然在保护他们的北方军团的狼人的时候,双眼里也会有一丝无法掩饰的仇恨。

    这一切都被同样坐在台阶上休息的吉恩国王看在眼里,老国王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作为统治者,他思考问题的方式和平民们是不一样的,月怒狼人的出现,对于已经赢弱到极致的吉尔尼斯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他们的出现,给了吉尔尼斯战胜血牙狼人的希望,但整个过程太遥远了,而留给吉尔尼斯的时间太短了。

    老国王尝试了2年,才让自己的一部分信得过的近臣接受了月怒的存在,但同样也让贵族阶级产生了分裂,高弗雷勋爵的叛变,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直到今天,在吉尔尼斯城即将被攻陷的这一刻,吉恩才算真正下定了决心。

    吉尔尼斯不能就这么毁掉,血牙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接纳月怒狼人势在必行,如果有谁想要中断这个过程...

    吉恩的目光在高弗雷勋爵和他的一众党羽的背影上划过,他摇了摇头,从地面上坐起,准备前往吉尔尼斯城北城门,在那里,利亚姆正带着北方军团驱逐那些血牙狼人,他们毫无疑问需要援助,如果其他人不愿意去,那么就只有他去了。

    趁着他还有威望的时候,给利亚姆早早铺好路吧,他的儿子,才是吉尔尼斯真正的未来。

    但就在吉恩国王走过高弗雷身边的时候,勋爵怀里的传音石在这一刻飞快的跳起,高弗雷脸色一变,将那传音石握在手里,这是他和停泊在吉尔尼斯外海的库尔提拉斯以及暴风王国的联合舰队联络的传音石,现在他的逼宫失败了,难道那支联合舰队准备强行进攻吉尔尼斯吗?

    他们是要在这片大陆上掀起另一场战争?

    高弗雷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即便他要反对吉恩,也是出于吉尔尼斯的大局考虑,对于这个国家的热爱,他不会比吉恩差一丝,如果库尔提拉斯和风暴王国的舰队要强行进攻的话,高弗雷也不惧怕和他们战到最后一滴血,但是现在的情况...

    高弗雷打开了传音石,还没等他询问,一个尖锐的声音就跳入了他的耳朵里,

    “高弗雷勋爵,我是诺莫瑞根空军指挥官菲兹兰克,娜迦入侵了你们的沿海,他们的数量非常多,正在快速向内陆突进,做好战斗准备!”

    “什么?!”

    高弗雷唰的一下从台阶上坐起,他的声音也变得急促起来,“舰队呢?联合舰队没有阻拦他们吗?你们难道就放任娜迦入侵吉尔尼斯?”

    “舰队...舰队已经没了,我们全军覆没了!8000名军人...都...糟糕!躲不开了!”

    “轰!”

    传音石里传来了一声尖叫和爆炸声,紧接着,他手里的传音石就化为灰白色的粉末,从手心里坠落了下去。

    高弗雷勋爵的脸色在这一刻苍白到了极点,直到瓦尔登将他拍醒之后,高弗雷一把推开眼前的所有人,朝着已经骑上战马的吉恩冲了过去,

    “等等!陛下,等等!”

    吉恩听到了这喊声,他勒住马缰,回头看着高弗雷,大领主根本不在意吉恩双眼中的冰冷,他快步冲到吉恩身边,全身颤抖着,压低了声音,

    “娜迦...娜迦从南部海岸登陆了,大举入侵...库尔提拉斯和风暴王国的联合舰队...全军覆没!”

    “什么?”

    听到这个坏消息,吉恩的身体在马上摇晃了一下,纵使是老国王意志坚如钢铁,在这一刻,他也近乎感觉到了绝望。

    前方是无法阻挡的血牙狼人,后方是趁火打劫的深海娜迦,整个国家已经彻底变成了一锅粥...吉尔尼斯,真的就要亡国了吗?

    “瞧瞧...你们干的好事!”

    吉恩被侍从从战马上扶下来,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并不是他失去了理智,将所有的一切厄运都怪罪在高弗雷身上,两个人都知道吉恩说的是什么意思。

    为了这一次逼宫顺利,高弗雷冒险抽掉了原本守卫在吉尔尼斯西南部,最后一块平民聚集地的一部分军队进入吉尔尼斯城,这个行为原本没有什么,在血牙狼人进攻城市的时候,高弗雷还有些庆幸自己提前做了准备,但现在,娜迦正从南部海岸线向吉尔尼斯内陆推进,少了这些原本守卫南部的士兵,吉尔尼斯平民聚集区就变得岌岌可危了。

    那可是超过120W平民!

    一个弄不好,吉尔尼斯就会彻底亡国灭种!这种可怕的后果,让高弗雷全身都在冒出冷汗,没等到吉恩发布命令,高弗雷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士兵们走了过去,他要在第一时间带着军队回防南部防线,结果被吉恩一把拉住,

    “混蛋!给我听好了!”

    老国王此时就像是一头真正发怒的雄狮,手里的力气大的惊人,高弗雷勋爵转过头,就听到吉恩压低了声音,

    “去给我联系洛丹伦的军队,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进入吉尔尼斯,去找利亚姆,月怒狼人在火石矿场藏着炸药,去把格雷迈恩之墙给我炸开!给洛丹伦的混蛋说清楚了,帮吉尔尼斯顶过这一劫,哪怕让我去死都可以!那是我犯得错误,别让我的国家因此覆灭!去找奎尔萨拉斯的精灵,去找矮人,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在我战死之前,给我把血牙狼人赶进银松森林去!”

    高弗雷看着吉恩,他结结巴巴的问,

    “那您...您准备去...”

    “我去南部防线!”

    吉恩再次翻身上马,他握着马缰,那双脸上满是坚毅和决然,“高弗雷,自己想想吧,现在的局势,难道还要死抱着那愚昧的一套继续坚持下去吗?在我死之前,我不会让一头娜迦越过防线,我会给你们争取最大的时间,高弗雷!你给我听好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我以吉尔尼斯国王的身份命令你,必须把血牙狼人赶出吉尔尼斯境内,给民众们留一个最后的栖息地!”

    “吉尔尼斯可以灭亡,但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吉恩接过侍从递过来的长剑,他最后看了一眼高弗雷,“去做你该做的事吧。”

    下一刻,国王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铿锵有力,就像是一把真正出鞘的利刃,

    “吉尔尼斯的勇士们,我知道你们很疲惫,我知道你们需要休息,我也是一样...但我们不能休息了,南部的敌人正在逼近最后一块聚集地,我们的防线随时有可能崩溃,所以,愿意跟着我一起守卫我们深爱的国家的人,请跟我来。”

    吉恩停了一下,

    “我不能保证我们一定能取得胜利,但是最少在我战死于前线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一个敌人伤害到我的子民,如果真的要死,我会是第一个!”

    “今天,我,吉恩·格雷迈恩,我将和你们一起在地狱里欢宴!”

    说完,吉恩也不再管那些目瞪口呆的贵族和士兵们,他带着近卫军团最后一些士兵,快速赶往吉尔尼斯南门,从那里奔赴战场,所有人都被吉恩的发言吓了一跳,从吉尔尼斯建国到现在,数百年的时间,还真没有战死沙场的国王,但是今天的战斗所有人都看到了...吉恩陛下,也许并不是在说笑。

    当一个国家的国王都已经下定决心战死沙场,来保卫自己的祖国和领地的时候,还有谁会吝惜自己的生命呢?

    第一个士兵站了出来,他脸上满是血污,只是从站立的姿势,就能看出他的疲惫,但当他一瘸一拐的朝着国王离开的方向追过去的时候,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第二个,第三个,很快,所有还能动的士兵都加入了那支沉默的队伍里,一股难以形容的悲壮和勇敢让旁观这一切的所有人都有种想要哭泣的感觉,还有那些被救出的平民当中的丈夫,父亲,甚至是垂垂老矣的祖父,他们伸手拥抱自己的妻子,亲吻自己的孩子,朝自己的亲人挥手告别,从地面上捡起武器,甚至提着木棍,在士兵之后,勇敢的进入其中。

    高弗雷和瓦尔登,还有那些对吉恩的统治已经极其不满的贵族们站在人群后方,他们脸上的表情早已经不如之前那般坚定,有的人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

    “咔”

    瓦尔登勋爵手里的火枪上膛,他咬了咬牙,第一个走出了贵族们的群体,朝着吉恩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瓦尔登,你...”

    高弗雷的声音让这位曾经的同行者停滞了片刻,他回头看着高弗雷勋爵,咧开嘴,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高弗雷,我想通了...我们没有做错,但吉恩陛下也没有做错,但在最恐怖的战争到来的时候,对和错已经没有意义了,再见,我的朋友们,我要去履行瓦尔登家族对这片大地许下的承诺了,如果我们够幸运...我们战后再见!”

    说完,这位总是沉默寡言的老兵朝着众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扭过头,大步走上前,

    “灰狼猎兵营,集结起来,我们要为吉尔尼斯而战!我们要为这个国家流尽最后一滴血!”

    瓦尔登的举动就像是压垮高弗雷这一边贵族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愿意跟着高弗雷一起逼宫的贵族都是深爱这个国家的,那些投机者早在巷战开始的时候,就已经逃离了城市,只有真正的奉献者才会留在这个地狱里。

    第二个贵族朝他们行礼,然后带着自己的私兵离开,第三个,第四个...最后,只剩下了高弗雷一个人。

    这位曾经最厌恶狼人的大领主伸出手,看到了手臂上那道被血牙狼人划伤的伤口,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生物了。

    这一刻,高弗雷觉得命运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在他眼前只剩下了两条路,向左,是追求自我的救赎,向右,是为了自己甘愿奉献的一切而坠入黑暗。

    最终他苦笑了一声,将一直握在手里的毒药远远的扔进了下水道里,朝着吉恩离开的方向单膝跪地,然后抬起头,从侍从手里接过两把新的刺剑,翻身上马,朝着和他们完全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并不是逃亡,也不是畏惧,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放下一切骄傲,去联合那些自己一直鄙视的对手,去祈求一个对吉尔尼斯憎恨到极点的统治者,给濒临亡国的吉尔尼斯,留下最后一丝希望。

    坦白说,这可比自杀难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