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8.自由的化身

28.自由的化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风暴要塞号是一艘非常棒的船,纳鲁和德莱尼人曾城乘坐着它横跨星域,在万千世界里寻觅自己的家园。

    这艘飞船的速度早已经超越了凡人能够想象的极限,实际上,它更像是用一种空间跳跃的方式,在茫茫无垠的宇宙里前进,在它的飞船力场之内,它的三艘护卫舰和缴获的“邪能之槌”号小型星舰伴随着这艘船的前进,同样在快速的跳跃前进。

    宛如一个整体。

    但虚空的景色,和狄克记忆中冰冷的星空没有什么两样,而相比曾经的银河,已经遭受了燃烧远征肆虐的星海,要远比另一个记忆里的星海更加荒凉。

    军团所到之处,世界成灰,这并不是一个夸张的形容词,实际上,为了让狄克对燃烧远征有个更直观的了解,伊利丹在返程的时候,特意选择了一个停靠点,那是个不知名的星系,在风暴要塞的舷窗中,狄克,罗宁等人真正看到了那颗被墨绿色邪火烧成了宇宙里的残骸的世界。

    在冰冷的黑暗星河里,那是一堆毫无生命反应的残渣,整个星系超过三分之一的星球都被焚烧殆尽,又像是被一道利剑切开,就像是一具具早已经死去的尸体,最让人疯狂的是那个绿色的太阳...被邪能完全污染的太阳,它悬挂在星系中央,但却已经失去了一切的光热,只能将充满恶意的射线朝着四面八方散射,放佛就是在哭泣。

    残忍的凶手特意在这凶杀惨案的现场留下了自己的身份证明,它狂笑着大步离开,留下了一地尸体,任由死难者的灵魂在原地徘徊,将文明完全熄灭之后,又用这残酷的一切,向所有围观者展示惨绝人寰的遭遇。

    以此来显现自己的罪恶力量。

    这一幕让所有看到的人心悸,哪怕是在离开那无名星系之后,狄克的内心都远远不能释怀,他无法相信如果是艾泽拉斯遭遇到这一切。

    不,他不会让这一切就这么发生的!

    狄克站在舷窗边,看着窗外毫无变化的风景,他们已经进入了群星之墙以内,最多再有一天,就能返回德拉诺世界,然后通过黑暗之门再次回到艾泽拉斯,这是这一趟遥远旅行的最后时刻了。

    希尔瓦娜斯没有陪着他,风行者姐妹正在讨论着关于奥蕾莉亚的事情,罗宁则在伊利丹的邀请下,进入了邪能之槌号里,研究燃烧军团星舰的秘密,狄克闲了下来,很多想法在他脑海里不断涌动,关于艾泽拉斯,关于守护者,关于那个世界,关于伊利丹要进行的那个大胆而疯狂的反攻计划。

    这一切混杂在一起,将他的脑海搅得一团糟,但到最后,出现在他思维里的,却还是那墨绿色的太阳...那个已经死去的星系,他可以肯定,那里同样诞生了星灵,但他并不如艾露恩那么幸运,在成长之前,就被萨格拉斯和他的燃烧军团彻底毁灭了。

    圣骑士将双手搭在舷窗的边缘,他从怀里取出烟斗,正要叼在嘴上,突然间,一阵源自灵魂的阵痛让他捂住了额头,将他的所有思维完全打乱,就像是大脑就要在这一刻裂开一样,他手里握着的烟斗掉在了地上,他整个人也在这一刻摔倒。

    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在他这个层次,居然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也是在同一时刻,圣骑士立刻意识到,出事了!

    他急忙取出世界权杖,忍受着那股灵魂撕裂般的痛苦,将意识沉入其中,这里距离艾泽拉斯太遥远了,即便是手握能和星球对话的世界权杖,他的意识也是极其艰难的,才重新回到了艾泽拉斯,他顺延着灵魂的刺痛不断向前行走,在那根源之外,他睁开眼睛,结果就看到了慢慢沉入河里的维琳德。

    那个他在暮色森林救回来的暗夜精灵,那个接受了戈德林的使命,第一个离开他身边的追随者,那个和他灵魂相连的小狼女。

    她的脸上不再充满笑容,反而是遍布着痛苦,她仍然睁开的眼睛里,还有一缕对于生命的渴求,她的头发散落在水中,让那清丽的脸上搭配着一丝难以想象的柔弱,她失去了活力的双手在水中摇摆着,似乎是想要抓住某些已经失去的东西。

    是生命,还是希望?

    狄克以一种凡人无法想象的形态出现在河流当中,没有激起一丝一毫的涟漪,他伸手想要将维琳德抓住,但不能,如果他还在艾泽拉斯,哪怕相隔万里,整个世界都会帮他做到他想做的事,但现在,他已经不在那个世界了,他对于世界力量的调动也在这一刻减弱了太多太多。

    维琳德死了?

    那个自由的小狼女就这么死了?

    不!

    狄克咬着牙,不!他不允许!

    他抬起头,看着幽深河流中的某个存在,那里空无一物,只有一艘唯灵魂才能看到的小船,在船头点燃着一盏白色的小灯,另一个维琳德坐在上面,神色木然。

    引魂舟!承载灵魂前往影之国的木船。

    狄克快步靠近那艘小船,伸手想要将维琳德从上面拉下来,以他目前的权柄,很轻易就能做到这一点。

    但就在他伸出手的时候,一抹银色的光点挡在了他的手指前方,圣骑士无法再向前,他尝试了好几次,放佛有一层无形的结界挡住了他,最重要的是,那一抹银光他很熟悉,那是他的力量,秩序的力量。

    他无法突破它,因为生命和死亡...那是秩序的一部分,那是组成现在的他的一部分,他怎么能否定自己?

    成为秩序的践行者,就要恪守秩序的法则,他曾亲口发誓要维持这一切,就不能再亲手打破这一切。

    但他没想到,第一次见识到法则的无情,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明明有拯救的力量,却无法干扰一切秩序内的演变,这让狄克的心慢慢沉到了谷底,一切都是这么充满讽刺,一切都是这么让人难以释怀。

    那独木舟已经开始朝着影之国的方向流动,圣骑士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不!不对!

    狄克悲伤绝望的目光猛然一变,不对!

    维琳德不一样!她和其他追随者不一样!除了狄克之外,维琳德身上还有另一份力量!

    来自戈德林的力量!

    圣骑士猛然回头,果然,那头孤傲的狼神的影子就趴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河面上,最神秘的荒野半神,它静静的趴在水流之上,那双幽绿色的眼眸盯着狄克,放佛是在等待他的决定。

    狄克知道它在等什么,就如同希尔瓦娜斯不会和其他女人分享狄克,戈德林也不愿意和狄克分享自己的眷者,即便是他现在贵为世界管理者,戈德林仍然不愿意,它的眷者只能继承它的意志,继承它的力量,却不能归属于另一个存在。

    没有什么原因,只因为它是戈德林,它永远不会服从任何人,仅此而已!

    “你要我给她自由?”

    狄克低声问到,戈德林抬起头,没有别的表现,那那双变得越发明亮的眼睛,却代表了它的态度。

    “你能救她?”

    圣骑士再次问,戈德林的尾巴甩了甩,半神不需要语言来交流,狄克就已然明白了它的意思,它不但可以救维琳德,还能给她更多。

    “好!我给她自由!”

    狄克睁开眼睛,眼前是风暴要塞闪耀着幽红色光芒的墙壁,圣骑士站起身,将地面上的烟斗叼在嘴上,追随者是诺甘农留在圣骑士灵魂里的力量演化的一种形式,在这种力量还存在的时候,想要解除追随者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现在,70%的世界扭转度已经达成,诺甘农的锁已经完全打开,这股力量已经可以被狄克随意支配了。

    但即便如此,在灵魂相连的时候,要给维琳德真正的自由,依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那就是...

    “呃!”

    狄克将手指放在额头上,他的脸色在这一刻苍白了很多,那是亲手撕下一部分灵魂的痛楚,那是灵魂!

    即便是以现在的狄克这种程度,灵魂受损也是很麻烦的事情,但维琳德...他不能放弃她。

    这和爱情无关,仅仅是不能放弃,没有理由,没有为什么。

    伴随着和维琳德灵魂相连的那一部分被撕开,趴伏在河流之上的戈德林感受到了那坐在引魂舟上的维琳德的灵魂的完整,它从河流上站起,以一头狼的姿态扬天咆哮,这一刻,正转身准备伸手握住插在地面上的月神之镰的莱拉尔的身体猛地停滞在原地。

    在他身后,一声悠远的狼嗥从更遥远的地方传来,整个狼人的战场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不管是月怒还是血牙,不管是有理智的,还是丧失理智的,所有狼人,都在这一刻停止了攻击的动作,源自血脉最深处的悸动让他们无法控制身体里的力量。

    戈德林沿着水面开始奔跑,朝着坐在引魂舟上神色木然的维琳德,最后,它纵身一跃,整个流线型的身体,都化为虚影消失在了狼女的灵魂当中。

    这一刻,已经沉入河底,躺在泥沙当中的维琳德,那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双眼里,一团绿色的火星跳了出来,然后熊熊燃烧,然后点燃一切,燃点已经熄灭的生命,她痛苦的表情在这一刻鲜活了过来,灰色的鬃毛也在这一刻飞快的在皮肤上蔓延开来。

    “嗷!”

    莱拉尔回过头,就看到那条无名的河流在这一刻沸腾开来,就放佛有一条无形的裂隙在水流之下打开,白色的风暴切开流水,露出了其中隐藏的路径,再次恢复了狼人形态的维琳德从那路径里走了出来,她脖子上的伤痕还在,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那塌陷下去的喉咙飞快的恢复了原状。

    一层白色的气流包裹在她的爪子之外,她的身体微微下垂,就像是准备捕食的猎手一样,双眼里毫无情绪,冷漠的就像是一块坚冰,但凡她所到之处,不管是地面的泥土,石块,还是周围的树木,都被这如刀一般的风刃直接切开。

    这是风的力量,这是戈德林的力量!这是最适合狼人的力量!

    “哦...看啊,你终于决定要放弃身为人的那一部分了吗?”

    莱拉尔眯起的双眼里异彩连连,他活动了一下肩膀,语气里多出了一丝兴奋和嗜血,直到此时,他才从眼前的维琳德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同类应有的气势和味道,他舔了舔嘴唇,已经收进爪子里的利爪再次弹了出来,血红色的能量开始在身体之外缠绕,盘旋,他伸出手指,朝着维琳德勾了勾。

    “来,小丫头,让我看看,戈德林又给了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