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9.那些隐藏在我们身边的...

29.那些隐藏在我们身边的...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吉尔尼斯南部海岸几乎是一片荒凉,有咬人礁的存在,注定了这片海岸不会太繁华,实际上,在吉尔尼斯立国之后,几乎从没有对这片海岸投入太多精力,天险就在那里,这已经注定了不会有舰队从南方进攻这个国度。

    但今天不一样了!在吉尔尼斯西南部的格雷迈恩庄园到东南部的风雨崖,那一片荒芜的海岸线上,已经布满了青色的生物,它们就像是从海水里走出的深海噩梦,上半身勉强能看出人类的形体,下半身却是完完全全的巨蛇,还有全身覆盖的鳞片,以及鱼类的肉翼,还有触须和各种颜色的骨刺。

    真正的软体动物,却又有毒蛇一样的阴森。

    冰冷的黄色蛇瞳扫过之处,其中蕴含的那种恶意,让所有被注视的生物都会忍不住打个寒蝉。

    这是娜迦,万年前跟随着卡多雷帝国的荣光沉入海底而形成的扭曲生物,着亿万年里,他们隐藏在深海之下,除了保守的暗夜精灵之外,没有人会认为他们对世界是个威胁,但今天,这艾泽拉斯世界普通的一天,他们却从深海里走出,向着整个世界的海岸线发动了进攻。

    吉尔尼斯只是其中一站,但很显然,这里的地形决定了,它必然是娜迦们进攻的重点区域。

    东南部的黑森林已经沦陷大半,由月怒狼人和一些人类建立起来的幽风谷堡垒已经被娜迦们驱使的蛮荒海兽彻底摧毁,在数量多到让人不敢相信的鱼人军团的肆虐之下,沿途的一切都会被践踏入尘土当中,然后被那些野蛮的生物分尸,吃掉。

    这是哪怕面对狼人的时候,都不会出现的残忍景象,狼人最少不吃人!但在鱼人眼里,这些陆地生物,全是食物!

    “鱼人又冲上来了!”

    凄厉的号角声响彻阴沉的天际,正坐在地面上,艰难的休息的瓦尔登勋爵楞了一下,他感觉到地面都在微微震动,在过去的2个小时里,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太多次了。

    他咬着牙用一把沾满了冰冷液体的长戟支起身体,大步走到瞭望台之前,不需要望远镜,那从拍打海岸的海水里冲出来的鱼人们就进入了他的眼帘。

    吉尔尼斯当然也有鱼人,这种就像是长着双腿双手的大鱼一样的生物,几乎遍布整个艾泽拉斯的每一寸土地,对环境的适应力简直让人发指,瓦尔登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第一次跟着父亲打仗,就是驱逐庄园附近的鱼人强盗,但那时候,他面对的鱼人只有30多只。

    那些狡猾的生物胆小,又懦弱,甚至为了活命,还会跪在地上向人祈求,他们似乎也有自己的语言,但却没有自己的文明,即便是一个普通的成年人,在手持武器的情况下,也可以轻易的干掉一头鱼人。

    但问题是,在他眼前,在整个已经被鱼人和士兵的尸体完全遮盖了一层的海岸战场上,这一次冲出来的鱼人有多少?

    无穷无尽!像极了每天秋天爬上海滩产卵的螃蟹,几乎是一只接一只,瓦尔登感觉眼前一阵眩晕,就算有人告诉他,这就是世界上所有的鱼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过去的2个小时,他们杀了多少鱼人?

    数不过来了,但即便如此,这些该死的生物的数量,却没有哪怕一点点降低!

    真是见鬼了!它们呼啦呼啦的乱叫声让人心烦气躁,它们手里握着各种各样的垃圾武器,甚至有鱼人手里提着不知名生物的腿骨当战锤,它们没有盔甲,就那么用身体上的鳞片抵抗吉尔尼斯战士们手里的利刃,它们的身高甚至只有一个孩子那么高。

    但数量!该死的数量!

    “第一排!准备!”

    前线指挥官的声音已经变得异常干涩,战士们几乎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用一种麻木的姿态握紧了手里的火枪,这大概是他们唯一幸运的事情了,在他们身后,是吉尔尼斯最后一块人类聚集地,为了保护这个大型半岛,吉尔尼斯王室在这里囤积了足够的武器弹药,还有皮甲和一些铁甲。

    实际上,如果不是这些盔甲的保护,坚守在这一条战线上的士兵早就被鱼人们淹没了,吉尔尼斯男人从不缺少勇气,但现在,他们身后已经没有了援军,他们就是唯一一批保护国家的战士了。

    他们能依靠的,只有手里的武器,只有身上的盔甲,只有身边的战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砰!”

    第一排火枪的白色硝烟猛地在战场上升起,呼啦呼啦乱叫的鱼人就像是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绿色的鲜血横飞,这种数量,这种距离,根本不需要瞄准,但这一次齐射根本没能阻止鱼人的突进,所有的战士都能看到,在若隐若现的海浪里,还有更恐怖的巨蛇们在驱使着鱼人亡命的进攻。

    娜迦们可不是没有智慧的野蛮生物,他们的进攻方式很简单,鱼人冲锋,等到守军的意志被打垮的时候,就轮到更难对付的娜迦武士上场了。

    第二排齐射响起,在瓦尔登勋爵的指挥下,准备突击对抗冲锋的士兵们在火枪兵身后排成了三排,他们手握锋利的长矛,组成枪阵之后,能有效的阻挡鱼人的攻势,实际上,在过去的2个小时里,他们就是用这种方试坚持下来的。

    瓦尔登勋爵也提着一根长戟站在士兵们当中,他已经有些脱力了,但作为指挥官,他不能离开,整条海岸线上坚守的3000名勇士和2000名自愿加入战场的平民舍生忘死的在这里坚持,他不愿意后退。

    而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穿着不怎么合身的皮甲的中年人,不怎么起眼,花白的络腮胡子,就是最普通的那种人,从他身上穿着的旧礼服能看出来,这不是个士兵,倒更像是个做生意的小商人。

    瓦尔登深吸了一口气,在这个极度疲惫的时候,他突然想要找个人说说话,鱼人的前锋距离他们只有不到300米了,火枪兵最多再齐射3次,就该他走上前直面战斗了。

    勋爵自嘲的笑了笑,但还没等他说话,一根抽了一半的雪茄就递到了他面前,这让勋爵楞了一下,他扭过头,就看到了那个络腮胡子正吐着烟圈,朝他咧嘴笑着。

    放在平日里,这种逾越的举动甚至会被贵族们视为一种侮辱,但现在,瓦尔登早已经不想再去理会那些事情了,他接过那半根劣质的雪茄,也不嫌弃肮脏,叼在嘴上狠吸了一口,辛辣的烟气让他有些疲惫的精神勉强提了起来。

    勋爵舒服的吐了口烟圈,然后又把手里的雪茄递给下一个士兵,他伸出手,朝着那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笑了笑,

    “格林·瓦尔登,龙骨湾领主”

    中年小商人伸出粗糙的手,握住瓦尔登的手摇了摇,“乔治·马林,身份嘛,吉尔尼斯商业区小店主,不过现在,是士兵了。”

    瓦尔登领主沉默了一下,

    “是啊,我们都是士兵了。”

    片刻之后,他又问到,“乔治,你害怕吗?这些鱼人想吃了我们。”

    小商人活动了一下肩膀,握紧了手里的长枪,不屑的啐了口口水,

    “就凭它们?”

    这个反应让瓦尔登又楞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他使劲拍了拍乔治·马林的肩膀,

    “你会成为一个好士兵的,乔治。”

    “准备迎接冲击!”

    传令兵的喊声在这一刻响起,看着距离不到50米的鱼人,感受着地面越来越沉重的震动,火枪兵们的最后一轮齐射打出,瓦尔登和手持长矛的士兵们大步上前,将长枪放在胸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同的表情。

    有愤怒,有悲伤,有冷漠,还有绝望。

    但当那些丑陋的,哇哇乱叫的鱼人疯狂的冲上来的时候,一切的表情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种,暴躁和怒吼。

    “去死!”

    “噗”

    瓦尔登手里的长矛在他的力量推动下,一连洞穿了三头鱼人的身体,就像是一杆血肉大旗,被领主双手握着挥舞了起来,横扫,横扫,这一刻,瓦尔登简直势不可挡!

    他眼前的整个空间都几乎被他扫平了,鱼人的凄厉哀嚎和那些残肢断臂被甩的到处都是,刺鼻的味道让瓦尔登想要呕吐,但他不能,他怒吼着大步向前,就像是愤怒的战神,他的英勇鼓舞了士兵们,士兵们跟在这个突破口之后,也向前发动了反冲锋。

    鱼人的数量很多,但它们的羸弱是不可否认的,面对真正打出了火气的人类勇士,在他们团结起来之后,这些鱼人根本没有突破的希望。

    但就在瓦尔登想要再来一次横扫的时候,他手里的长枪却就像是撞到了坚硬的岩石一样,剧痛的反震让长矛脱手而出,领主惊愕的抬起头,就看到一头凶狠的娜迦武士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布满了鳞片的粗壮双臂握着锈色的巨型三叉戟,刚才就是这把不折不扣的重武器扫飞了他的长枪。

    长时间的厮杀让瓦尔登勋爵的精力已经绷紧到了极致,在看到这头凶狠的娜迦武士的瞬间,领主就是一拳砸了过去,但高大的娜迦狞笑着同样砸出一拳,后发先至的将勋爵砸翻在地上,他胸前的盔甲上印出了一个清晰的拳印,胸口疼的几乎要叫出来。

    娜迦双手举起了沉重的三叉戟,他冰冷的目光里满是不屑。

    “肮脏的陆地生物...去死吧!”

    三叉戟呼啸着砸下,瓦尔登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但2秒钟之后,该有的痛苦没有来,勋爵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黑影挡在自己面前,用双手架住了那带着千钧巨力砸下来的三叉戟。

    乔治·马林嘴里叼着一个雪茄屁股,扭头看着瓦尔登,瓦尔登也惊愕的看着他,

    “你...”

    “你是个好领主,你不该死在这里...”

    乔治的声音变得沙哑,伴随着他双臂变得粗壮,娜迦武士发出了一声恼怒的吼叫,因为他的力量,竟然被这个该死的人类压过了。

    而黑色的鬃毛也飞快的在乔治的脸上,手臂上窜出,1秒钟之后,一头高大的黑鬃狼人出现在了瓦尔登面前,凶悍的,狂野的气息几乎是扑面而来,狼人双爪向前一挥,娜迦的身体就晃了晃,身形向后退了几步。

    “回去吧,瓦尔登,防线还需要你!”

    乔治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带着一丝决然,他扔下了一句话,然后张开双爪,仰天咆哮,凄厉的狼嚎声在顷刻间传遍了人类和鱼人的战场,

    “隐藏起来的兄弟们,来啊,吉尔尼斯需要我们的力量了!”

    “嗷嗷嗷!”

    此起彼伏的狼嗥在战线上一个接一个的响起,他们也许是隐藏在普通人里的小商人,也许是和善的厨师,也许是普通的丈夫,也许是垂垂老矣的祖父,他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狼人瘟疫感染,但又接触到了月怒,得到了那些珍贵的药剂。

    他们本可以安然就此隐藏下去,在凡人社会里生活一生。

    现在,120W平民的安危就寄托在这些士兵们身上,但他们太累了,凡人之躯过于羸弱,他们需要帮助,于是,乔治站了出来,在自我的自由和群体的安危之间,他选择了主动暴露自己的秘密。

    在他之后,更多隐藏在凡人之间的狼人们站了出来,他们要保护他们的亲人,哪怕他们的亲人在以后会视他们为怪物。

    但那又怎么样呢?

    对于英雄来说,外形并不重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