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0.为失落的杀戮

30.为失落的杀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月神镰刀插在北门森林的地面上,那锋利的刀刃闪耀冷漠的光芒,这是一把真正的凶器,在它的锋利面前,就连巨龙的鳞甲都无法抵抗,在维琳德手持这把利刃的时候,它收割过太多强大的生物的灵魂。

    但在现在这场致命的死斗里,它却帮不上主人哪怕一点点忙,只能以奖品的身份,在这场死斗中保持绝对的中立。

    两串疾影在已经被削成了一个冲击性的凹陷大坑的战场里你来我往的缠斗着,白色的疾风如刀,红色的鲜血如网,在利爪的交缠之下,在碎石纷飞当中,不同能量的冲击伤害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怒卷的飓风,几乎每一秒,都在不停的撕扯着战场周围的大地。

    相比之前的轻松写意,此时的战斗,才真正让莱拉尔感觉到了压力,如果说之前是狼王和狼崽,现在就是狼王对狼王,同一阶位,同一等级,同一种战斗风格,更凄惨,更血腥。

    “撕拉”

    “呜!”

    白色的五道利刃抓痕在空中亮起,在顷刻间就撕碎了血红色的能量护盾,在如同玻璃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抛飞的能量碎片的飞舞里,莱拉尔痛苦的捂着肩膀,狄克的牺牲,加持给维琳德的疾风之力并不如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实际上,这种源自狼神最核心的力量要远比它表面上看起来更具威胁。

    而维琳德也倒飞了出去,血红色的能量在莱拉尔的操纵下,化为镰刀,一击击溃她身边环绕的风暴,让她从胸口到腹部都撕开了一条裂痕,但即便是鲜血横飞,但维琳德的身体在空中快速的旋转了一下,反曲型的双腿向后蹬踏,白色的风暴在她脚下形成了一堵墙,提供借力之处,让狼女再一次如利剑一样,朝着莱拉尔扑了过去。

    “嗷!”

    “噗”

    头狼根本没想到维琳德还有这一招,猝不及防之下,两只胳膊都被横扫而下的利爪打折,身体也踉跄着向后倒退,但维琳德却不再给他翻盘的希望,灰色的身影飘飞,十根挥起的利爪上缠绕着寸长的白色光芒,那是被压缩到极致的风暴,在不起眼的外表之下,旋转的气流以每秒3W次的频率飞速震荡。

    只需要轻轻碰触,莱拉尔的身体上就会多出一个爆炸型的外放式伤口,更别说此时的维琳德,一脚将莱拉尔踹翻在地上,整个人骑了上去,十根爪子来回横扫,每一次都能直接撕裂莱拉尔的大半个身躯,在完全愈合之前,又一爪子甩了上去,真正的血肉横飞,这种破坏的速度,终于第一次正面压制了莱拉尔的恢复速度。

    更让他恐惧的是维琳德的那种疯狂的神态,并不只是她的表情,狼女的表情很冷漠,就像是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但是感官敏锐的莱拉尔分明从那冷若冰山的表情之下,感觉到了那恍如喷发的火山一样的狂躁,她已经亮出了真正的真正的獠牙,这时候的狼女,才真正进入了那种不死不休的疯狂里。

    这是哪怕在之前她被硬生生溺死的时候,都没有过的剧烈情绪波动。

    “不见了!不见了!我听不到了,我感觉不到了!”

    维琳德的目光阴森,嘴里咕哝着莱拉尔听不懂的声音,最终,这声音汇成了一句判决,

    “都是因为你!他不见了!他不见了!杀了你!杀了你!!”

    “噗”

    莱拉尔剧烈的挣扎着,身下的泥土飞溅,维琳德的身体被推了出去,但下一刻,呜呜狂叫的狼女就以更快的速度扑了回来,沉重的风暴在这一刻汇聚成实质,肉眼可以看到的白色龙卷就像是四道锁链,缠在了莱拉尔的四肢上,下一刻又被血红色的能量斩断,两者就像是拉锯一样,艰难的对抗着。

    头狼也被这种致命的攻击打出了火气,血色的腐蚀能量在这一刻完全收缩,然后像是一把血色的长枪,朝着扑过来的维琳德刺了过去,狼女不闪不避,任由那血色长枪刺穿心脏,任由腐蚀性的能量在身体里爆开,而她的爪子,也在这一刻刺穿了头狼的双臂,将他死死钉在了背后的泥土墙壁上。

    那是让莱拉尔毛骨悚然的沙哑声音,他敢发誓,这不对劲!戈德林的力量虽然狂暴,但那是受控的,眼前的维琳德,更像是...更像是被一种更狂暴的灵魂主宰了身体,甚至比他更像是疯狂的化身。

    那双灰色的眼眸已经彻底成为了血红色的双眸,她呵呵笑着,

    “抓到你了...”

    “轰!”

    白色的风刃组成的大风暴在这一刻从两人脚下飞窜而起,就像是通天彻地的龙卷,将僵持在一起的两个人完全包围,紧接着,完全利刃加身,白色的风暴在瞬间就被莱拉尔的血液沾染着变成了血红色,就像是一道诡异的让人心寒的血红色风暴。

    “啊!!!”

    凌迟的痛苦,即便是以高阶狼人的恐怖恢复力,在这样的进攻之下,莱拉尔也感觉到飞速流逝的生命力,他手里的鲜血长枪在维琳德身体完全爆开,让那腐蚀性的鲜血进入了她的体内,但完全释放了力量的狼女就跟完全感觉不到这痛苦一样,只是死死的盯着他,那种眼神让莱拉尔的每一条神经都颤栗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

    回答他的是沉默,痛恨的沉默,失去了最重要东西的沉默。

    十分钟之后,风暴散开,一副高大的狼人骨架散落在维琳德脚边,那白玉似的骨骼上,留有完全刀刃劈砍的痕迹,但却没有一丝血迹,所有的血肉都被无孔不入的风刃彻底剃光,维琳德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张口喷出了带着内脏碎片的黑色鲜血,莱拉尔的力量仍然在她身体里肆虐,但她赢了,不是吗?

    小狼女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插在地面上的月神镰刀身边,她看着那把镰刀,伸出手,却又猛地缩了回来,最终又握住了那镰刀,她闭着眼睛,试图在一片死寂的精神中寻找那个熟悉的存在,但没有!

    一片荒芜,一片死寂...那是自由...但那也是她最不想要的东西。

    她颤抖的身体在这一刻摇晃了一下,然后如落叶一样倒在了地面上。

    “没有了,没有了...我失去...他了。”

    就在她坠落的这一刻,整个吉尔尼斯,不管是战况最激烈的北门战场,还是吉尔尼斯内城,还是在更遥远的地方,同时失去了大脑里那个最高级意志的管控,血牙狼人们立刻就从那种势若疯狂的扑杀中清醒了过来,野兽的习性在这一刻完全主宰了他们的灵魂,面对杀气腾腾的月怒狼人,和那些浴血奋战的人类战士,源自于野兽中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它们彻底失去了仅有的秩序。

    甚至被血液刺激的发疯的狼人们彼此都进攻了起来。

    所有人都觉察到了这不对劲的对方,一个恍惚间的思绪在月怒狼人们脑海里升起,

    “莱拉尔死了!”

    利亚姆挥起一剑,将眼前的血牙狼人的脑袋砍下来,大声疾呼到,“头狼死了!它们失去控制了,把它们赶出去!”

    伊瓦·血牙也觉察到了莱拉尔气息的消息,这位被莱拉尔异常器重的狼王几乎是立刻从和达利乌斯的战斗里抽身而退,扭头发出了一声急促的狼嗥,然后转身就朝着格雷迈恩之墙的方向冲了过去,那些隐藏在血牙当中的精锐狼人也随着伊瓦的逃离而逃跑,这下,血牙算是彻底失去了控制。

    “去支援城市!”

    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咆哮着第一个从战场上冲向了还在恶战的吉尔尼斯城,下一刻,月怒狼人纷纷随着这位大领主,朝着已经在沦陷边缘的城市冲了出去,而一个金光肆意的身影则反方向从吉尔尼斯城冲了出来,莉亚德琳跟疯了一样拍打着背后的金色羽翼,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赶到了北门森林的战场中心。

    维琳德还在昏迷,但莉亚德琳已经知晓了一切...她和维琳德的那种特殊的感知消失了,小狼女...她自由了。

    她永远回不去奥杜尔了...

    另一边,位于吉尔尼斯最东南角的格雷迈恩庄园,和凶猛的娜迦以及鱼人,还有海兽的战斗正在激烈的进行着,这座属于格雷迈恩王室的庄园,早在2年前,就被吉恩国王下令开放给失去了居所的北方难民,这一举动或多或少的帮吉恩国王挽回了一丝声望。

    2年之中,这座庞大的王氏庄园里居住着1W人,都是妇女和儿童,这里本该是吉尔尼斯最安全的地方,但现在,靠海的它,却成了这个国家最危险的地方。

    在吉恩带着士兵经过2个小时的跋涉,赶到这座庄园的时候,留守在这里的士兵的防线,在鱼人和娜迦的冲击下已经岌岌可危,平民们也在帮助那些士兵对抗从大海里跑出来的凶徒,但没用,娜迦很显然是经过一番侦查的,他们突袭的位置刚好卡在两条防线最脆弱的地方,如果吉恩和士兵们晚来10分钟,这座庄园就不会再有生命留下来了。

    此时,庄园的大门洞开,惊慌失措的平民们在疲惫的士兵们的带领下,以最快的速度沿着唯一的一条道路,朝西北方撤离,尽管吉尔尼斯城目前情况未名,但那里再坏,也总比待在这里等死强。

    吉恩国王刚刚从庄园最深处的防线里扯下来,他的腹部盔甲都被娜迦武士的三叉戟撕开,那一道血迹简直触目惊心,以人类的眼光来看,这妥妥的已经是重伤了,但是吉恩的人类外表下,隐藏的是更强大的灵魂和生命。

    不过为了避免身份暴露,国王还是在一队亲卫的护送下,来到了庄园出口,在这里暂时休息。

    看着眼前在山道上快速撤离的平民队伍,吉恩那苍老的脸上满是一种深沉的悲哀。

    他完全不明白,吉尔尼斯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厄运,从格雷迈恩之墙建立到现在,灾难几乎是一个接一个,狼人瘟疫,格雷迈恩之墙的沦陷,克罗雷家族的背叛,还有血牙狼人的蔓延,他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二的国土,但即便如此,灾难的脚步还是未曾停下。

    看看身后吧,那些娜迦,他们带着死亡从大海里冲上了陆地,吉恩甚至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战争随时都会发生,士兵和统治者能做的,只是接受。

    “哎...罗根,你说,我们能顶过这些灾难吗?”

    老国王低下头,低声询问自己的亲卫官,罗根是个沉默寡言的士兵,他从吉恩登基为王之前,就一直守卫在他身边,可以说是吉恩国王最信任的人了,面对老国王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罗根先按毫无准备,而且他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但对于王室的忠诚,还是让他脱口而出。

    “当然!陛下,在您的领导下,吉尔尼斯肯定能重新崛起!”

    “我?不...不再是我了。”

    吉恩发出了感慨的苦笑声,“我做错事了,罗根,即便是这场灾难平息,其他国家也会向我要个说法,不过你说得对,吉尔尼斯不会就这么垮了,利亚姆会代替我守护好这片大地的!”

    罗根没有回答,实际上,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老国王拄着金色的长剑站起身,用一根绷带将腹部的伤口捆住,然后拍了拍罗根的肩膀,

    “走吧,让我们继续去厮杀!让我这个老头子,最后再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

    吉恩转过头,正要走向战线,但下一刻,一声剧烈的轰击声就让他猛然回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些撤离的平民惊慌失措的躲避从山道两侧爬上来的娜迦,这些拥有巨蛇身躯的深海怪物,显然也继承了一部分巨蛇的习性,攀岩,这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难题。

    但一个艰难的选择出现在了吉恩面前,他回头看了一眼罗根,他身后的20几名亲卫是现场仅剩下的士兵了,已经没有多余的士兵能抽出来去支援那些被袭击的平民了,而从山壁两侧爬上来的娜迦的数量数以百计,如果他不管,那将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

    凡人无法对抗这些即便是用蛇身蜷伏在地面上,都有3米多高的怪物。

    老国王抿着嘴,最终,他叹了口气,伸手将背后残破的披风甩向一边,将长剑倒插在石块上。

    “罗根,做好和我一起被人视为怪物的准备了吗?”

    “与您同行,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陛下!”

    “好!那就让我们,最后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事情吧!呵呵,我从未想过,我会是以狼人,而非国王的身份拯救我的子民...瞧啊,这就是这该死的命运。”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