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2.领袖会议·娜迦&异常

32.领袖会议·娜迦&异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塞拉摩行宫,一场至关重要的会议正在开始。

    “砰,咔咔咔”

    沉重的会议室大门被身披厚重盔甲的骑士们推开,光明温暖的阳光从越来越大的裂隙里照入这黑暗的大厅里,暗红色的地毯和红木制作的会议桌似乎也因为阳光的照耀鲜活了过来,被擦拭的极为干净的桌面上闪耀着特殊的光芒,然而去驱散的黑暗,却没有那种阴暗潮湿在接受阳光时候的怪味。

    这座被用于特殊使命的大厅有专人维护,而在它建好之后,这是第一次承担重要的使命。

    身穿淡红色外套,手持奥尔西斯权杖和银色王冠的卡莉雅女王,第一个走入大厅当中,在她身后,来自暴风城的瓦里安王,铁炉堡的麦格尼·铜须,暗夜精灵大祭司泰兰德·风语者,库尔提拉斯的戴琳·普罗德摩尔。

    五位联盟的首领从左侧大门进入。

    同一时间,兽人酋长萨尔,巨魔酋长沃金,地精贸易亲王加里维克斯,还有最高大的牛头人酋长凯恩·血蹄,从右侧大门进入。

    在前方的第三扇门,走入大厅的是奎尔萨拉斯的太阳王凯尔萨斯,德莱尼先知维伦以及代表神秘的奥杜尔守护者狄克出席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法师大小姐同样是这一次紧急召开的领袖会议的东道主。

    几乎囊括了整个世界所有势力的统治者,说明这一次将要讨论的事件绝对重要,而且从落座的统治者们或愤怒,或冷漠的表情来看,必然是和所有势力都有关系的。

    之所以选择在塞拉摩进行,是因为这座城市的特殊性质,虽然名义上归属于洛丹伦王国的海外行省,也会每年向洛丹伦缴纳足额的赋税,但实际上,它是艾泽拉斯第一座绝对中立的城市,任何遵守这座城市律法的种族都可以进入其中,当然,最大的主体,还是人类。

    造成这一切的是一个人,洛丹伦的塞拉摩大公,尽管他并不在这里,但他特殊的身份决定了,他非常适合成为三方的联系点,也唯有在这座城市里,大家才不用担心会被捅刀子。

    这可不夸张,最少人类和兽人的血仇,就决定了他们要坐下来谈一谈,是非常艰难的事情。

    所有统治者都只带着两位侍卫,而在所有人落座之后,脾气暴躁的矮人国王就第一个发言了,他双眼里还残留着血丝,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疲惫,他坐在特别加高的椅子上,双拳砸在桌子上,似乎是要宣泄自己内心的愤怒。

    “昨天中午,娜迦袭击了我们的米奈希尔港,这是卑鄙的袭击,那群恶棍最少杀死俘虏了2000人,四分之一个港口都被摧毁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一点,我来参加这个会议也是为了这个,那些该死的软体生物为什么会发了疯的从海面下袭击我们?”

    虽然嘴里说着问题,但麦格尼的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左手边的大祭司泰兰德,娜迦和暗夜精灵之间的关系在凡人世界里是个秘密,但对于这些统治者来说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娜迦现任的首领,是卡多雷曾经的女王。

    所以如果在场有谁最了解娜迦进攻世界的原因,那无疑就是泰兰德了。

    不过大祭司却没有立刻回答,相反,接话的是一向存在感很低的地精贸易亲王,这个穿着考究的礼服,带着大礼帽,十根手指上都带着很爆发气息的戒指,他用尖锐的声音尖叫着,

    “昨天一天!锈水财阀就损失了5支商队!我们死伤了最少3000人!还有价值数百万的货物,娜迦疯了,他们在到处袭击我们,大祭司,我并不是在指责你,但如果你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消息,最好现在就说出来,在那些娜迦变得更疯之前!”

    “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我还以为这里是人类说了算的!”

    戴琳一拳砸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作为大海的皇帝,库尔提拉斯在昨天一天的损失绝对不会比地精更少,更何况,马修上将带领的远征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也传了回来,这位脾气并不好的统治者早就快被怒火吞噬了,而地精对盟友的指责,毫无疑问直接点燃了这种愤怒。

    “兽人也遭受了损失,整个部落的所有港口都被袭击了!”

    萨尔的声音紧随其后,“我们不是在指责谁,但我们需要一个说法!整个世界对娜迦了解最多的就是暗夜精灵,我们询问暗夜精灵有错吗?”

    “你的说法没什么问题,但据我所知,奥格瑞玛的利刃海湾遭受的攻击可是最小的...”

    瓦里安将双手放在桌子上,这脸色铁青的统治者看着萨尔,“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这是你们和娜迦演的一场戏!”

    “这是这种毫无证据的诬陷!”

    沃金阴测测的回应到,“我们知道暴风城远征吉尔尼斯的舰队覆灭了,但这不是你诬陷部落的理由!”

    “那你们也就别用自己肮脏的心思揣摩我们的盟友!”

    瓦里安的声音猛地变大了,“我相信,大祭司会把他们的消息分享给我们的,对吧,泰兰德女士?”

    这下,所有人都闭嘴了,闭着眼睛的泰兰德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这种被人问责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但月之祭祀内心也是憋屈的,凭什么艾萨拉惹怒了世界,却要让她来承担?

    但下一刻,她还是深吸了口气,低声说,“黑海岸遭受了4次大海潮的袭击,我们的损失不比你们少,即便是在你们已经得到了和平的现在,我的女儿和我的子民还坚守在南部的羽月要塞,我知道所有人都被袭击了,但...暗夜精灵遭到的攻击是最强的,你们找我要理由?可以,那我就告诉你们。”

    泰兰德睁开眼睛,扫了一眼会场的所有人,

    “艾萨拉回来了,我们已经确认了,她在昨天在灰谷海岸出现过...至于她为什么回来,又为什么要掀起这场战争,很遗憾,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她大概是带着仇恨而来的。”

    “仇恨?”

    麦格尼冷哼了一声,他舒了口气“我可不记得矮人和艾萨拉有什么仇恨,但我愿意相信你,大祭司,只是希望你不要有什么隐瞒。”

    听到这话,泰兰德的脸色变了一下,怒火在月之祭祀的内心燃烧着,但她最终还是将其压制了下来,然后从椅子上站起来,冷漠说,

    “我没有隐瞒,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回海加尔山了,卡多雷的子民还在被攻击,我没有时间浪费在这里!”

    说完,月之祭祀就打算转身离开,显然,对于这场根本没有理由的无妄之灾,她的忍耐已经到极限了。

    “等等,泰兰德女士。”

    吉安娜在这时候开口了,她站起身,看了一眼凯尔萨斯和伟伦,然后大声说,“实际上,我们对娜迦的行动有一些猜测,这可能会对你们的抵抗有帮助。”

    “嗯?”

    这声音让已经离开的泰兰德楞了一下,她看着吉安娜,确认这位法师没有开玩笑之后,就又坐在了椅子上,但却将椅子向外挪了挪,毫不掩饰自己对于坐在旁边的麦格尼的厌恶。

    矮人国王有些尴尬,他之前的那句话确实是被愤怒驱使着才说出来的,实际上说出来他就后悔了,但现在这个场合并不适合道歉,所以他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请说吧,吉安娜,我们都在听。”

    一直没有说话的卡莉雅女王伸手拍了拍吉安娜的肩膀,在昨天的袭击里,洛丹伦是唯一没有被攻击的国家,倒不是说洛丹伦有什么特殊,只是因为娜迦将那片海域的主攻方向放在了吉尔尼斯,所以南海镇躲过了一劫,因此,卡莉雅大概是所有与会者里最没有压力的一个了。

    “好吧,昨天娜迦掀起的大海潮被我和塞拉摩的法师们阻止,实际上,我们在随后的战斗里,意外抓住了袭击塞拉摩的娜迦领袖。”

    吉安娜组织了一下语言,她看着眼前的统治者们,其中还有她的父亲,她低声说,“塞拉摩的术士大师威尔弗雷德先生亲自抽取了那头娜迦的灵魂,但...我们一无所获。”

    “什么叫一无所获?”

    瓦里安皱着眉头问,“难道连一点信息都拷问不出来吗?”

    “实际上,确实是一点都拷问不出来。”

    太阳王代替吉安娜说出了接下来的话,“因为那灵魂被抽出体外的时候,就会立刻消散,我甚至亲手尝试了一次,但...我可以肯定,那不是因为魔法的问题。”

    凯尔萨斯的声音在整个会场里盘旋着,“娜迦们被某种更高级的存在控制了,就连灵魂都无法逃脱。”

    “那是什么意思?”

    麦格尼大声问到,作为一名矮人,他本能的讨厌这些魔法师说话的方式,结果被戴琳嘲笑了一次,

    “因为他们被控制了,天才...太阳王,你的意思是,这次入侵不是娜迦们的本意?”

    戴琳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痛恨,“但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他们杀起我们的同胞来,可是毫不手软的!我可以肯定他们很清醒,而且他们还非常有指向性的入侵了吉尔尼斯,这又怎么解释?”

    “很简单,某些存在让他们以为那就是他们必须要做到的事情。”

    活了2W5千年的先知用一种洞悉一切的口吻解释到,“在我看来,你们苛责泰兰德女士是毫无意义的行为,不要被愤怒主宰了神智,统治者们,你们难道没有发现,那些入侵的娜迦根本没有携带任何和那位艾萨拉女王有联系的东西吗?”

    “如果是大规模的入侵,他们最少会带上战旗,但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不是吗?他们攻下了港口,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遭遇到攻击之后,就只能带着那些俘虏潜回深海,那么问题来了!”

    维伦停了停,问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法解释的现象,“如果娜迦们的目标真的是掀起战争,那么他们的退却难道不显得太过诡异了吗?如果他们本身就只是想劫掠,那么为什么又要同一时间进攻整个世界?”

    “娜迦根本没有做好全面战争的准备!”

    吉安娜在所有人都陷入思考的时候,一锤定音的解释到,“他们甚至连自己入侵港口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唯独吉尔尼斯和黑海岸!世界上所有的入侵都退却之后,唯独那里的战争还在进行...他们攻击暗夜精灵可以说是仇恨,那么吉尔尼斯又是为了什么?”

    卡莉雅女王也将双手叠在一起,

    “所以,这才是我们真正要考虑的事情,娜迦会不会再来?还是说,这一次的入侵,真的只是一场意外...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另一件事需要征求大家的意见...”

    “关于吉尔尼斯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