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3.领袖会议?吉尔尼斯&命运

33.领袖会议?吉尔尼斯&命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这之前,有一件事我需要询问各位...关于吉尔尼斯的战争。”

    卡莉雅坐在椅子上,她的左手按在吉安娜的右手上,法师大小姐有些尴尬的想要将手掌抽回来,正如我们知道的,吉安娜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很容易就能分辨出自己曾经的闺中密友和自己准丈夫之间的某些小秘密,但是卡莉雅的手却攥住了她的手掌,女王只是个凡人,吉安娜只需要意念一动,就可以将女王的整只手都封冻住,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任由卡莉雅握住了她的手。

    一个小小的妥协。

    这大概是两个女人之间的小秘密,不过在眼下这个场合,卡莉雅自然不可能和吉安娜谈起关于狄克的事情,伴随着她清朗的声音落下,关闭的大门再次被打开,一个显得有些狼狈的人影进入了众人视界里。

    高弗雷勋爵的脚步有些踉跄,倒不是因为卡莉雅女王折磨了他,而是因为内在...他能感觉到,另一个思维正从自己的身体里苏醒,他的本能意志正在和那个意志做着艰难的斗争,这导致他根本没办法将精力集中在其他事情上。

    而伴随着高弗雷勋爵在两名士兵的搀扶下走入大厅,女王的声音也重新响起,

    “就在昨天,娜迦发动进攻之后的30分钟,来自吉尔尼斯的高弗雷勋爵出现在了斯坦索姆,他带来了关于吉尔尼斯战争的最新进展,还有吉恩的嘱托。”

    在说起那个名字的时候,女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毫不掩饰的轻蔑和仇恨,但她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用一位统治者应有的冷静补充到,

    “对了,诸位,高弗雷先生的计划失败了,而且据他说,他和吉恩达成了共识。”

    部落的众人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就连萨尔都不清楚眼前这个显然很痛苦的中年人是谁,这也可以理解,毕竟部落很难在完全封闭,并且兵荒马乱的吉尔尼斯里安插眼线,而且说说句实话,吉尔尼斯发生什么变故,都和部落没有关心,最少在萨尔看来,那是联盟内部的事情,哪怕吉尔尼斯已经退出了联盟。

    “那么请允许我们暂时离开...等到你们的问题讨论完毕之后,我们再来说说娜迦的事情。”

    萨尔第一个站起身,沃金紧随其后,不过瓦里安却朗声说,

    “反正要讨论战争,干脆我们趁着这个机会说说关于暴风城在石爪山脉的军队遭到窥视和挑衅的事情吧,还有你们那些偷偷摸摸的计划着什么的远亲,麦格尼陛下,您不是也在烦恼关于暮光高地的龙喉兽人的事情吗?”

    提到这茬,矮人国王也猛地反应过来,他摸着胡子,冷哼了两声,

    “瓦里安说的不错,萨尔,是你对你的兽人掌控力度下降了,还是那些兽人本身就是你安排的?你知不知道,那些不知道从那搞来了一批始祖龙的家伙,已经开始在暮光高地攻击蛮锤氏族的城堡了!”

    麦格尼也是个战士,他更习惯于直来直去的说话,他看着兽人酋长,稍显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当然,我已经下令反击了,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铁炉堡的战士们,很愿意给那些狂妄的龙喉兽人一个难忘的“教训”!”

    这种不客气的态度让萨尔也有些生气,连带着一脸憨厚的凯恩·血蹄都有些忍不住了,准备离开的酋长们干脆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萨尔拍着桌子大声反击到,

    “你们想要谈?好!我和你们谈,不过在说这些之前,我想问一问你,麦格尼,5年前在奥特兰克山谷划分的界限是不是已经不管用了?雷矛矮人光是上个月,就秘密越界了14次,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是想和霜狼氏族再来一场战争吗?”

    “还有你!暴风城的国王,你说你们在石爪山脉的军队遭到了我们的挑衅?呵呵,也许你忘了,是谁先把军队驻扎在部落的领地里的!那本来就是我们的地盘!看在亡灵战争的份上,我们暂时忍耐了,但你们居然得寸进尺的想要在烈日石居再建立一个前进基地!”

    “告诉我,瓦里安,你到底想要什么?”

    萨尔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不等瓦里安回答,坐在一边的沃金就一手把玩着手里的骨质护符,一边阴测测的说,“在诺森德的时候,伯瓦尔公爵数次表示,两国的摩擦可以用会谈的方式解决,但现在看来,伯瓦尔公爵显然想错了,瓦里安王,我感觉到你在主动寻找战争!你在挑衅整个部落!”

    面对这种质问,年纪最大的戴琳猛地站起身,双手撑着桌子,一个老兵应有的气质出现在他身上,完整参加过第一次和第二次兽人战争的他,在面对兽人的时候,从来都不知道妥协,

    “战争?挑衅?开什么玩笑!这是我们的世界!你们这些外来者在十几年前就应该被统统杀掉,能允许你们活这么久,你们已经该感谢我们仁慈了!”

    “砰”

    牛头人酋长再也忍不住了,他硬生生掰断了座椅的副手,握紧了拳头,这愤怒的牛头人站起来,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他盯着戴琳和瓦里安,

    “从烈日石居撤走!!!那是血蹄的领地!从那里滚出去!”

    “休想!暴风城永不后退!”

    “先让你的兽人滚出暮光高地!”

    “龙喉兽人从来都没有服从过我!你这该死的矮子,你们这些该死的联盟,你们听清楚了吗?”

    “野兽!去外面决斗!我会狠狠的教训你,让你知道这个世界做主的是谁!”

    “艾露恩不会允许我们放弃石爪山脉,从那里和灰谷滚出去!兽人!”

    整个大厅的气氛在几秒钟之内就达到了一种让人焦躁,让人不安的氛围里,维伦左手上转动的玉石念珠已经停了下来,另一只手上,浓郁的圣光法术捏成了团,只要任何人动手,都会在瞬间就束缚住,但还没等到凝滞的气氛发展到真正的拳脚相向的时候,一声凄惨的,带着野性的咆哮声就让所有的争吵告一段落。

    就连已经愤怒到极致的凯恩和戴琳,都被这一声惨叫吸引了目光,已经跳上桌子的麦格尼和挥舞着手枪的加里维克斯同时朝高弗雷勋爵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几乎是同时发出了惊呼。

    高弗雷最终在对抗体内狼人血脉的战斗里落入了下风,他在地面上不断挣扎着,但黑色的鬃毛和扭曲的肌肉,以及那狼头,还是彻底将他变成了怪物,在完全释放了狼人状态之后,高弗雷安静了下来,但他似乎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最终变成了怪物的事实,他蜷缩着身体,如影子一样窜到墙角,瑟瑟发抖,似乎是被击溃了神智。

    “锻炉在上!这是什么怪物?”

    “金币啊!狼人!你们居然放进来了一头狼人!快!快拿防护服来,听说他们的呼吸都带着瘟疫,会传染所有人!果然是狡诈的联盟狗!”

    “闭嘴,你这愚蠢的部落猪!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一看!他已经被控制住了!”

    “砰!”

    “好了!”

    卡莉雅女王再也看不下去这一团糟的会场了,她站起身,生平第一次用呵斥的声音喊了一句,手里的奥尔西斯权杖也在这一刻飞快的伸长,将要挥拳相向的加里维克斯和麦格尼分开。

    “好了,瞧瞧你们的样子!瓦里安,给我放下你的剑!还有萨尔,我记得几年前的你可不是这么鲁莽的!”

    有儿时的经历,瓦里安一直将卡莉雅视为真正的姐姐,现在看到一向好脾气的卡莉雅都露出了怒容,他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将提在手里的萨拉迈尼放在了手边,而当初卡莉雅主政塞拉摩的时候,和萨尔也有过几次会面,她的年纪比萨尔还要年长,对于这位艾泽拉斯第一个主动接纳了兽人的统治者,萨尔还是颇为尊敬的,所以他也放下了手里的毁灭之锤。

    “戴琳叔叔...请体面一些!”

    卡莉雅最终看向了同样抽出了指挥刀的戴琳,老国王冷哼了一声,将长刀入鞘,坐回了椅子上,沉默的点起了一根烟斗。

    “好了,先生们,现在来说说吉尔尼斯的事情吧,高弗雷勋爵,你还能转述一次吉恩的话吗?如果不行,就由我来!”

    大概是吉尔尼斯几个字唤起了高弗雷崩溃的内心最后的理智和坚持,他的身体颤抖了几次,最终,极度沙哑的声音响起,

    “不...不用,还是我...让我来吧。”

    高弗雷站起身,将那3米多高的身体伸展开,他闭着眼睛,似乎是不愿意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他颤抖着说,

    “在我离开的时候,血牙狼人和月怒狼人的战争还在进行,他们已经毁了二分之一个吉尔尼斯城,我们剩余的士兵根本救不过来,还是月怒狼人分出了一部分力量,才帮我们挡住了血牙的入侵,我不知道血牙和月怒谁会是胜利者,但不管是谁...吉尔尼斯都已经走到了毁灭的边缘。”

    “这能怪谁呢?”

    戴琳冷漠的说,“当你们建好那堵墙,当你们把第四军团卖给亡灵的时候,当你们抛弃曾经的盟友的时候,你们就应该做好了承受一切的准备,吉恩是你们的国王,他犯下的错误,你们也有份!如果他带来的话只是这个,那么你可以走了,我不会再派第二支舰队去送死了。”

    “不!”

    高弗雷听到这回答,猛地睁开了眼睛,他那张变得极其丑陋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表情,“不!娜迦已经从南部海岸登陆,正在突入吉尔尼斯内陆!我们最后一道方向之后,是吉尔尼斯仅存的120W平民!我们也许是罪有应得,但他们不是!那些人民不是!他们没有错!他们不该承受这一切!”

    “一面是狼人,一面是娜迦,他们根本没办法保护自己!如果你们不帮忙,留给他们的,就只有一场屠杀!看在圣光的份上,看在当年阿拉索帝国的份上,求求你们,救救他们!求你们!”

    高弗雷说到最后,甚至颤颤巍巍的跪倒在了地上,并不是带着礼仪性质的半跪,而是双膝触地,这种哀求的姿态,是一个真正的贵族无法承受的羞辱,但现在,化身狼人的高弗雷却放弃了这一切,他低垂着脑袋,就像是一个等待审判的囚徒。

    之前的一切,那种意气风发,那种贵族式的冷漠,那种坚持,那种坚定,统统消失,没有了,在更重要的一切面前,统统不重要了。

    尊严和荣誉的另一头是120W拼命的生命,即便是月怒胜利,血牙的灾难依旧在那里,不会因为头狼死去就变得无害,实际上,即便是头狼死去的现在,月怒狼人也不敢分出太多力量去南方抵抗娜迦,那么多游荡的狼人,吉尔尼斯城几乎是不设防的。

    这就是内部无解的问题。

    戴琳看着跪在地上的高弗雷,又看了看瓦里安和卡莉雅,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说说吉恩带来的话吧。”

    “只要能救下那些平民,他的一切都可以交给你们,哪怕是生命,哪怕是...格雷迈恩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