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5.当脆弱的天平倾斜

35.当脆弱的天平倾斜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石爪山脉,烈日石居。

    这片大地曾经是暗夜精灵的领土,但就像是卡利姆多的大多数地方那样,在永恒之井爆炸之后,卡多雷们仅仅是对这些没有太多利用资源的土地,保持着最低等级的关注。

    实际上,他们仅仅是象征性的在这片大地上有两个驻军点,在牛头人从凄凉之地迁徙之前,暗夜精灵从来不认为这片被尖锐的石峰遍布的大地,会出现诸如战争之类的失态。

    长生种的迟钝,让他们对于这些事情不免有些不太上心,但实际上,局势变迁的速度要远比精灵们想象的快得多,等到这些长耳朵的家伙们开始正视部落的威胁之后,他们愕然发现,不仅仅是石爪山脉,甚至在他们控制的其他地区,都已经出现了部落的势力。

    惨烈的海加尔山之战对于卡多雷的伤害远远没有恢复,在战斗到现在的6年里,他们对于卡利姆多的大部分地区的控制一直在减弱,所以在暴风城的一支军团秘密进入石爪山脉之后,暗夜精灵上层,对于这个第三方盟友的行动,采取了默认的方式。

    先锋军营地,这是距离牛头人的烈日石居只有不到3000米的联盟军团最前线,凯恩·血蹄和瓦里安说的冲突,就是发生在这里的。

    这里驻扎的是暴风城第七军团的一支部队,约翰·霍索恩将军是这条战线的指挥官,这两天霍索恩将军一直有些心神不宁,不仅仅是因为那些牛头人锲而不舍的偷袭和谩骂,这位经历过兽人战争和亡灵战争洗礼的老兵更担心的是其他事情。

    就在一个周之前,一些兽人进驻了烈日石居,虽然兽人和牛头人同为部落的一员,但最少在石爪山脉,两个种族的营地是分开的,但现在他们汇合了。

    这个反常的举动让霍索恩将军那老兵的直觉疯狂示警,源自内心最深处的警告在告诉他,那些该死的兽人,是朝着他们来的!

    将军在第一时间朝着后方的暗夜精灵营地求援,但就在第二天早上,一个不速之客拜访了先锋军营地...他是被抬进来的。

    “你是谁?士兵!”

    霍索恩皱着眉头,带着卫兵走到营地中心,他看着眼前躺在担架上的人,他穿着暴风城的军服,但现在上面已经布满了伤口,凄惨的伤口上满是血迹,甚至连左臂都被利刃砍去了一截,如果不是看到这个士兵手里捏着的那块铭牌,霍索恩绝对会认为这压根就是一具尸体。

    “你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吗?”

    将军压低身体,靠近了那个脸色苍白到极致的家伙,大概是感觉到了有人靠近,这个只剩下一口气的卫兵猛地睁开眼睛,用仅剩的手臂死死抓住了霍索恩的手,沙哑的声音尖叫道,

    “快去救...救陛下!塞拉摩!他被伏击了!快去!”

    “什么!”

    霍索恩将军脸色剧变,连带着周围的士兵都开始交头接耳,将军抓住了那士兵的肩膀,将他直接从担架上抬起,大声喊到,

    “表明你的身份!士兵!”

    “暴风城...王室守卫...格默森...快去...救...”

    老将军还想要听到更多消息,但晚了,那士兵在挣扎着说完那句话之后,就断了气,将军急忙将手伸进他的口袋里,试图找到任何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瓦里安王在昨天到达塞拉摩参加领袖会议的消息,霍索恩将军是知道的,乍一听到这个士兵带来的噩耗,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事情的棘手,而当他从那士兵的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的时候,将军整个人都懵了。

    瓦里安从不离手的乌瑞恩家族印记,上面还有斑斓的血渍,以将军的身份,他曾不止一次近距离接触过这戒指,他能肯定,这玩意是真的,这可是乌瑞恩家族族长的徽记,陛下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才能让它离开自己的身体。

    “集结士兵!快!”

    将军回过神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身后的传令兵大声喊到,“所有人!所有人都准备出击!”

    “将军,冷静一些!”

    副官急忙急忙抓住了霍索恩的肩膀,低声说,“我们不能仅仅凭着一枚戒指就主动开战!这里是卡利姆多,我们是劣势的!”

    副官的提醒让老将军稍微冷静了一些,他点了点头,

    “那就把国王遇袭的消息传回暴风城,辨别真伪,再给后方的暗夜精灵发去求援信号,所有人准备好!一旦消息确认,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打穿部落的封锁,从贫瘠之地进入塞拉摩...如果陛下真的遇袭...战争,战争就要开始了!”

    霍索恩的话刚说完,一阵激烈的警告铃声就从营地最前方的哨岗传了回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里,然后他们就听到哨兵撕心裂肺的喊声,

    “部落!部落进攻了!”

    将军和副官对视了一眼,下一刻,霍索恩死死握住手里的戒指,他的双眼变得凌厉,血色的怒气开始在身体上涌动,而他嘹亮,铿锵如刀的声音也在营地当中响起,

    “联盟的士兵们!部落以为他们能打垮我们,用利剑告诉他们,他们有多愚蠢!准备作战!!!”

    而在先锋军营地之外,一名手臂上绘刻着龙喉标志的兽人正挥舞着手里的战斧大声咆哮着,

    “部落的勇士们!狡诈的联盟狗伏击了我们的大酋长,杀了他们!再去解救大酋长!”

    “随我冲锋!”

    在他身后,全副武装的兽人和牛头人齐声怒吼着,更远处,地精们的工程学火炮已经鸣响。

    战争...开始了!

    而战争,也绝对不会单独在这个地方开始!

    东大陆中心,暮光高地,这里是矮人三氏族之一的蛮锤氏族的传统领地,黑铁王国原本的都城格瑞姆巴托就坐落在这里,当然,那座被诅咒的城市已经无人居住,荒废了数百年的时间。

    前一段时间,外域五英雄之一的库德兰·蛮锤的归来,让蛮锤氏族的矮人着实兴奋了好久,这还被认为是蛮锤崛起的象征,但仅仅过去了不到1年,新的威胁就让蛮锤矮人们的喜悦和兴奋被浇灭。

    龙喉兽人!

    自从那些加入了部落,在诺森德征战的龙喉兽人们为他们的氏族带回了诺森德的特产,野蛮的始祖龙,这支曾经大胆的奴役过红龙女王的兽人们,就用最短的时间掌握了驯服这种野兽的手段,于是,之前被蛮锤矮人死死压制的龙喉兽人,就重新掌控了天空!

    蛮锤的狮鹫在野蛮的始祖龙面前不占优势,而性情狂躁,没有加入部落的龙喉兽人又一次握起了战争的重斧,当然,十几年前的失败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全面战争,只是试探性的进攻。

    不过在今天,密密麻麻的龙喉兽人站在他们的营地之外,在他们头顶的天空上,数量极多的始祖龙在翱翔。

    那个站在最前方的龙喉兽人高举着手里的战戟,大声咆哮着,

    “龙喉的兄弟们!我已经得到了消息,联盟和部落已经开战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要完成20年前先辈未竟的使命!我们要用手里的战斧,为兽人赢得一个新世界!”

    “而这一次,我们不会再失败了!”

    “有了部落的支援,我们必然会战胜那些羸弱的人类,那些该死的矮人!”

    “我,龙喉氏族酋长马尔考罗克正式宣布,龙喉兽人从今天开始加入部落,而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为部落彻底攻下暮光高地!”

    “兄弟们,20年前的灵魂们在天空看着我们,我们要以一场屠杀来祭奠那场失败!”

    “以部落的名义!敲响战鼓,让战争开始吧!”

    “为了部落!”

    面目狰狞的马尔考罗克的声音传遍整个营地,而无数龙喉兽人振臂高呼,“为了部落!”

    在这属于战争和死亡的狂欢中,唯独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有些绝望的看着周围已经狂热的同胞。

    扎伊拉的双拳死死握紧了,作为一名参加过亡灵战争,还荣升督军的女兽人,她愤怒的看着最前方的那个身影,马尔考罗克曾经是她的同胞,但现在,他无疑成为了一个野心家。

    最可怕的是,扎伊拉知道,依靠马尔考罗克那满是肌肉的脑袋,绝对想不出这样的点子,借助部落的名义来发动战争,所以,在他背后,还有其他人控制着这一切!

    扎伊拉感觉有些全身发冷,但她知道该怎么做。

    “奥格瑞玛...加尔鲁什!但愿你别跟着他们一起发疯!”

    “砰”

    安度因的双拳砸在眼前的桌子上,高阶圣骑士的力量让那坚硬的木桌上出现了两道裂痕,但现在,整个议政厅没有人关注这一点,在瓦里安前往塞拉摩参加领袖会议的时候暂代国家领袖的小王子,辅政的温德索尔将军,李奥瑞克公爵以及其他暴风城高官都陷入了某种沉默当中。

    “你再说一遍!萨缪尔少校!我父亲怎么了?!”

    小王子一字一顿的问到,那声音放佛有千钧重,伴随着他情绪的波动,被他放在手边的誓言践行者和真理守护者也散发出了越来越亮的光芒。

    那个半跪在所有官员面前的王室卫兵,瓦里安王的贴身侍卫长官萨缪尔少校,此时的他情况非常不好,一道狰狞的伤口几乎撕裂他的胸口,他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那身没来及换下来的军服上,满是鲜血,还有恶心的碎肉。

    面对王子的质询,萨缪尔少校的身体颤抖着,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瓦里安陛下在参与领袖会议的时候,遭遇到了部落卑鄙的伏击,陛下身受重伤,幸运的是,同行的德莱尼先知维伦大人冲破了部落的封锁,将陛下带入了塞拉摩境内的某个地方修养,同行的矮人国王麦格尼陛下,精灵大祭司泰兰德冕下,库尔提拉斯的戴琳陛下,洛丹伦卡莉雅女王均被部落重伤或者俘虏!整个塞拉摩都被娜迦围攻,它们联手了!”

    激动的萨缪尔少校扯动了伤口,他发出了一声痛呼,颤颤巍巍的从贴身的衣服里,取出了一把折断的权杖,将其高高举起,

    “陛下命我向暴风城求援,格默森下士去了石爪山脉求援!殿下!部落向我们开战了!”

    安度因接过那断掉的权杖,那是他父亲一直不曾离手的象征,他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他的心很乱,但一想到自己也许会失去父亲,他就有种立刻冲往塞拉摩的冲动。

    也就是在这时候,三名急色匆匆的魔法师大步走入议事厅,他们手上分别拿着来自三个地方的紧急消息。

    “殿下,暮光高地的龙喉兽人以部落的名义向蛮锤矮人发动了全面战争!蛮锤大领主弗斯塔德向所有联盟成员求援!”

    “这是来自守望堡加拉德将军的紧急求援信!藏匿在悲伤沼泽的黑石兽人重新冲出了包围圈,他们联合了荆棘谷的古拉巴什巨魔,正在围攻守望堡!”

    “报告殿下,10分钟前,我们受到了从石爪山脉传回的最后一封魔法信函...先锋军前线全面沦陷,霍索恩将军...战死。”

    “呼”

    安度因从座位上猛地站起,他的双眼里满是愤怒,就如同一头彻底被激怒的小狮子,

    “李奥瑞克元帅,集结摩根军团和守夜人军团,由你带领,前往支援守望堡!”

    “格里安·斯托曼将军,月溪旅和闪金旅的指挥权交给你,配合李奥瑞克元帅!务必击溃黑石兽人!”

    “温德索尔元帅,集结第七军团和所有军舰,和我前往塞拉摩!”

    小王子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手里的权杖,

    “一定要带回我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