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6.战争之影?联盟和部落

36.战争之影?联盟和部落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奎尔萨拉斯,永歌森林最前线。

    这里曾经是辛多雷对抗亡灵的一线战场,无数精灵勇士埋骨在这里,为了纪念他们的牺牲,以及为了防备还游荡在幽魂之地的大股亡灵的袭击,在亡灵战争结束之后,这条战线也没有被撤销,常年有一个全副武装的游侠军团和魔法师军团驻守在这里。

    但毕竟亡灵天灾已经不成气候,新任的守夜人长官也没有兴趣来理会幽魂之地这些质量层次不齐的亡灵,所以这里的战事其实已经真正安定了下来。

    奎尔萨拉斯作为一个半岛地形,在凤凰王朝的智者们讨论了很久之后,他们最后决定保留幽魂之地的亡灵,虽然之前这些复生的死者险些毁掉了这个国家,但在现在,这些游荡的死灵,反而会成为这个国家最好的庇护。

    奎尔萨拉斯需要休养生息,但突如其来的意外战争,却打乱了这个国家一切已经规划好的节奏。

    “巨魔冲上来了!”

    一名精灵游侠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然后拉开手里的巨弓,将手中的四根箭矢以极快的速度射了出去,将两头冲入阵线的阿曼尼巨魔打翻在地,但下一刻,这名英勇的游侠就被巨魔掷斧手扔出的飞斧击中,整个人都被巨力带着向后飞了好几米。

    石斧撕裂了他的皮肤和内脏,倒在地上的时候,这年轻的精灵急促的呼吸着,但却怎么也感受不到空气的存在,在艰难的支撑了几秒钟之后,他带着最后一丝对生命的留恋,倒在永歌森林最前线的土地上。

    他的牺牲并不是毫无价值的,他为身边的魔法师赢得了时间,在一阵魔力的剧烈震荡之后,一团从地面上窜起的魔法火焰,将刚刚攻击这年轻游侠的巨魔完全吞噬,然而,更多的巨魔踏着火焰冲了过来,他们的双眼通红,野兽之灵在他们身体上显现,这让他们变得更强壮,更嗜血,更疯狂!

    哈杜伦·明翼,这个游侠部队的二号人物正带领着自己的亲卫在最前线和疯狂的阿曼尼巨魔厮杀,援军正在赶来,在他们到来之前,永歌森林的战线绝对不能失陷!

    在这战线之后,有7个辛多雷精灵的村庄,一旦被巨魔突破,那些平民根本无法阻挡死亡。

    但他们的数量太少了,哈杜伦·明翼用战戟砍下了一头巨魔狂战士的脑袋,他抬头看去,密密麻麻的绿皮肤巨魔正从他们的阵线里冲出来,乍一眼看去,眼前最少有3万巨魔!这绝对不只是阿曼尼巨魔,那些已经被辛多雷逼入绝境的阿曼尼没有这么多人!

    没准还有来自辛特兰的邪枝巨魔,据说他们也被蛮锤矮人逼得很落魄。

    但哈杜伦的思考还没结束,一抹犀利的刀光就从他背后的阴影里刺了出来,游侠领主感觉到了杀气,他不顾地面的肮脏,整个人向前翻滚了2周,落在地上,手里的战戟横在身前,他看到了袭击者的真面目,那是一个只有一只手臂,带着红色面巾,还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老巨魔,但仅剩的哪只眼睛里,却充斥着毁灭一切的憎恨,以及黯然跟不寒而栗的疯狂。

    他已经很老了,他头上的头发都变成了灰白色,但时光没有带走他的凶悍,而是让他变得更加危险!

    “祖尔金!你居然还没死!”

    哈杜伦咬着牙,看着这阿曼尼巨魔的首领,这个该死的巨魔从他诞生开始,最少杀死了近千名精灵,这是辛多雷最憎恨的一个恶棍,游侠领主看到祖尔金的时候,想都没有想,手里的凤凰长戟带着呼啸的风声朝着这个阴狠的老巨魔砸了过去。

    “但你也就活到今天吧!”

    “砰”

    赤红色的长戟和巨魔剩下那只手里握着的异型拳刃撞击,老迈的祖尔金没有后退,年轻的哈杜伦却被巨力掀翻了,向后退了好几步。

    阿曼尼巨魔领主不屑的看着朝他挑衅的哈杜伦,

    “就凭你?阿纳斯塔里安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想要我的脑袋?让凯尔萨斯亲自来!”

    说完,不等哈杜伦回应,他就哈哈大笑着举起了仅剩的那只手,

    “哦,对了,凯尔萨斯回不来了!所以狂妄的精灵们,你们!所有人,都想要从我们这里索取什么,但现在,我们要夺回失去的一切!伟大的阿曼尼帝国回来了!我们要复仇!”

    祖尔金的拳刃指向了哈杜伦,他独眼里绽放的邪恶笑容,让哈杜伦不寒而栗,

    “复仇...从你开始!”

    “还有什么比侍奉熊之圣魂更好的呢?来吧,把你的灵魂给我!”

    “哈哈哈,我是猎鹰,你是猎物!”

    “听说你们学着召唤野兽?你们就要大大的后悔啦!”

    “要我说...烧死你!”

    四个或低沉,或粗壮,或愤怒,或平静的声音从哈杜伦的四周跳了出来,阿曼尼巨魔的四位野兽祭祀从四个方向将他团团围住,每一个,都是不弱于他的好手。

    哈杜伦左右看了看,握紧了手里的长戟,他知道...今天大概是很难活着回去了。

    “求饶...我放你一命!”

    祖尔金在妖术领主马拉卡斯的簇拥下走上前,傲慢的对哈杜伦说,“跪下!然后带着阿曼尼帝国归来的消息回去银月城...哦,对了,银月城已经毁了,算了吧,随便回去哪里,把我的恐惧,带给你的人民!”

    “休想!”

    哈杜伦将战戟拄在左手,他抬起头,看着祖尔金,“只有战死的哈杜伦,没有投降的哈杜伦!”

    “好!我满足你的愿望!”

    祖尔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然后转身,挥了挥手,

    “杀了他!把他的脑袋送回去!”

    “嗖!”

    一抹死亡的轻响在祖尔金眼前亮起,那突然出现的白色音爆云夹裹着一支利箭朝着他面门直刺而来,老巨魔的眼神缩了一下,下一刻,一抹刀光就将那利箭从中央分开。

    要杀祖尔金,可不只是一支箭的问题,但从这支箭里,祖尔金却放佛看到了一个老“朋友”。

    罗格里奥·逐星的身影在远方的一棵树枝上出现,冷漠的游侠带着而黑色的眼罩,用不属于精灵的冷漠声音打断了哈杜伦的悲壮,

    “阿曼尼回来的消息我知道了...你们可以滚了!”

    “或者我送你们离开。”

    另一个声音伴随着传送门的破碎在前线上出现,大法师罗曼斯带着破法者卫队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他苍老的脸上是不怒自威的威严,他手里的法杖指向祖尔金,

    “说,巨魔,关于凯尔萨斯陛下,你都知道些什么?”

    “嘿嘿”

    祖尔金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充满恶意的笑容,“我知道的很多,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准备好迎接凯尔萨斯的葬礼吧,啧啧,逐日者,要绝嗣了!”

    就在奎尔萨拉斯被战争缠住的同一时间,在灰谷和艾萨拉的交界处,另一场毫不逊色的战争同样在进行着。

    “把这些黑石兽人赶回去!或者把他们永远留在这里!”

    哨兵指挥官巴恩斯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手里的刀轮飞快的转动着,将一个从他身后扑出来的黑石刺客的胸口切开,在他身边,精灵和兽人的尸体重叠着,几乎将整个塔伦迪斯大桥的桥面占满了,而在黑石兽人的滚滚洪流之后,完全被摧毁的塔伦迪斯营地,已经被火焰点燃了。

    连同营地里的347名精灵一起被点燃了,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

    但巴恩斯没办法,哪怕在他身后有全副武装的银翼哨所的精灵士兵,但他们没办法冲过塔伦迪斯大桥去拯救自己的同胞,连接灰谷和艾萨拉的,只有这一座石桥,而且在6年前的海加尔之战里,为了对付盘踞在艾萨拉的恶魔,联军亲手炸掉了大桥,眼下这座还是刚刚修建起来的。

    黑石兽人将大桥堵得严严实实,几乎隔绝了精灵的所有攻势,但他们进攻却并不积极,相反,他们的行为就像是真正的在挑衅,在激怒精灵。

    毫无疑问,他们成功了。

    巴恩斯和他麾下的刺客部队已经出离的愤怒,他们出手直指要害,几乎每一击都能带走一头兽人的生命,但即便是这样,还是...不行。

    “哈哈哈,眼睁睁的看着同胞被烧死的感觉很不好吧!”

    一个垂垂老矣的黑石老兵趴在大桥的另一端,恶声恶气的嘲讽着正在疯狂进攻的精灵,他的胸口插着一只箭,显然是活不久了,但他的语气里却充满了某种让人作呕的恶意,

    “啊,很痛苦对不对?”

    “但我们的痛苦是你们的千倍,是你们的万倍!你们以为我们忘记了你们屠杀我们同胞的场景?你们以为黑石兽人屈辱的跪下了?不!我们没有!一切都是为了现在!我们要复仇!我们要杀光联盟!杀死你们!杀!”

    “让他闭嘴!”

    巴恩斯朝着身后吼了一声,银翼哨所的神射手立刻搭箭弯弓,长箭呼啸着刺穿了那兽人的脑袋,但却没办法阻止更疯狂的厮杀。

    精灵们要救人,兽人们要杀人,哪怕他们应该向暴风城复仇,而不是向暗夜精灵...但对于已经疯了的家伙来说,这些事情早就变得毫无意义了。

    战争之轮一旦开始,一切的正义,怜悯和审判,都会被无情的碾碎,战场上只有生死,没有善恶!

    “德鲁伊来了!他们来了!”

    从背后传来的喊声让巴恩斯也有了一丝希望,他挥起手,

    “弓箭手,为德鲁伊们肃清天空,让他们去救...”

    “砰”

    巴恩斯满怀希望的话还没说完,对面熊熊燃烧的塔伦迪斯营地,就在兽人投石机的攻击下,在火焰的焚烧中,彻底坍塌了。

    火焰荡起的灰烬就像是红色的蝴蝶,拍打着翅膀在死亡的空气中飞舞,巴恩斯的眼睛在这一刻彻底红了,那里面有他的爱人,有他的兄弟...

    “杀光他们!为同胞报仇!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绝望而愤怒的声音在灰谷上空响起,伴随着月刃弩车的最终开火,生命和死亡...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尘埃落定的,还有穆拉丁的心情,当他亲自带着巡山人军团赶到米奈希尔港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片燃烧的废墟,整个城市都被火焰笼罩了。

    这座刚刚被娜迦进攻过的城市,在几个小时之前,又被骑着始祖龙的兽人进攻了一次,虽然没有被攻陷,但矮人们花了近百年才建立的城市,彻底的毁了。

    幸存下来的人茫然的站在熊熊燃烧的城市之外,看着愤怒的矮人亲王发誓要让兽人们血债血偿,失去了亲人和朋友的人趴在废墟上痛哭,而另外一些人,则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半个身子都打着绑带的吉布斯就是其中之一,在他身边,北地之矛号幸存下来的船员聚拢在那里,等待着大佬的发话,他们对于复仇是渴望的,黑魔王从不掩饰仇恨,从不保留仇恨。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他们的传统。

    “老大,今晚砍谁?”

    脖子和手臂上打着绷带的菲尔拉伦满脸杀气的问,吉布斯抬起手,示意他闭嘴,片刻之后,他低下头,在胸口画了个宗教符号,紧接着,一股慑人的杀气从这个老海狗身上跳了出来。

    “联系海妖舰队!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来接我们!让托尼和沙塔斯也行动起来,准备好武器弹药,这一次,我们要大开杀戒!”

    “去暮光高地!去杜隆塔尔!去燃烧平原!去艾萨拉!杀光那群该死的兽人!”

    “以黑魔王的名义,我们吃了亏,就该他们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