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7.回归!一团糟的世界!

37.回归!一团糟的世界!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暴风王国的舰队以最快的速度,花了3天时间横穿了无尽之海,但却没能在塞拉摩直接登陆。

    不仅仅是因为塞拉摩整个海域都被数目多到无法相信的娜迦围困了,还有3天里,整个世界风云突变的局势。

    就像是原本已经被完全竖起来的多米诺骨牌,被一个粗心大意的家伙不小心撞翻了,结果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狼藉。

    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战火里,从奎尔萨拉斯到荆棘谷,从艾萨拉到塔纳利斯,只要有联盟和部落存在的地方,都已经有无数的鲜血流出,已经有无穷的仇恨出现,双方在6年里建立的一切,都在一夜之间轰然塌陷。

    直到这个时候,就算是脑子再不正常的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战争出现的太快了,而且席卷的太快了...已经快到了让人惊恐,让人猝不及防的程度,但战争之轮已经开启了,在双方能做主的人出现之前,没有谁能主动中断这一切,问题就出现在这里,能做主的人,都消失了!

    所有的消息都指向塞拉摩,但塞拉摩明明没有沦陷!那座城市依然在抵抗着娜迦的入侵,但偏偏最重要的那些人消失了!

    不管是魔法通讯,还是派遣斥候,没有消息,他们放佛凭空失踪了!

    暴风王国的舰队和库尔提拉斯的舰队在贫瘠之地外海汇合,安度因王子和库尔提拉斯的王女芬娜·金剑统帅大军,却什么也做不了,这两个统治者脑子还没坏,所以他们不会在海面上和那十几万娜迦作战,

    但这不意味着他们无法做其他事情。

    “跟我来,芬娜殿下,我找到了一些“老朋友”,他们没准能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乔装打扮的安度因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半精灵少女招了招手,后者楞了一下,随手伸手接过了安度因递过来的斗篷,在侍女的帮助下将那斗篷穿在自己身上,然后跟着安度因离开了海上王权号,坐着早就准备好的小艇,朝着贫瘠之地的海岸前进。

    芬娜·金剑,这是和吉安娜长相有6分相似,但又结合了辛多雷精灵特有的纤细的王女,是吉安娜的妹妹,戴琳的小女儿,据说这位往那边和戴琳陛下的关系并不好,但戴琳出事之后,她亲自带着舰队赶来塞拉摩,却让这个谣言不攻自破。

    不过芬娜殿下的性格和传说中一样,非常的冷漠...嗯,非常非常冷,就跟一块冰一样。

    乔装打扮的温德索尔元帅亲自划着桨,带着两位尊贵的殿下和几名军情七处的王牌刺客,顺着午夜的水流,轻轻的接触到了贫瘠之地的海岸线,背着剑盾的安度因第一个跳下船,然后伸出手,想要搀扶芬娜,结果被华丽丽的无视了,王女轻盈的跳到了沙滩上,那动作比安度因还要流畅很多。

    这证明了王女的优雅的同时,也证明了她还是个不弱的战士...也有可能是个刺客。

    安度因舒了口气,他并没有因为这么点小事就心情波动,实际上,在瓦里安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他做什么都是精神紧绷的。

    在不远处,四个同样穿戴着斗篷的高大人影就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下,看到安度因和芬娜走过来,他们也快步走上前,但却被温德索尔持剑挡在10米之外,

    “不要再靠近了!”

    老元帅的声音充满了一种审视和不信任,不过安度因也没有开口阻止,在眼下联盟和部落如此焦灼的战事之下,如果他带着库尔提拉斯王女面见部落的消息传出去,恐怕他的声望会顷刻间降低到冰点,而芬娜也看到了对面那几个人兜帽之下的脸,她后退了一步,双手在腰间一抹,两把如冰片一样,散发着致命低温的短剑就出现在了手心里,似乎下一刻就要扑出去。

    “等等,芬娜!”

    安度因伸手制止了王女不理智的举动,他张开双手,上前了几步,低声说,

    “对面的是谁!”

    “是我!安度因,贝恩。”

    瓮声瓮气的声音从那个个子最高大的身影传了出来,贝恩·血蹄,雷霆崖的少酋长伸手接下来兜帽,露出了那张憨气的脸,他和安度因很早之前就结下了友谊,尽管双方的父亲都不怎么愿意自己的孩子和对手成为朋友,但这并不影响两个年轻人的友情。

    不过现在,不管是贝恩,还是安度因,却都有了一丝迟疑。

    “贝恩,告诉我,是你们设计伏击了我父亲和联盟的首领吗?”

    安度因郑重的问到,小牛头人急忙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朋友,坚定的说,

    “不是我们,而且我们得到的消息是,是你们伏击了我的父亲和部落的首领!”

    “我补充一句!”

    另一个声音响起,加尔鲁什解开了自己的兜帽,他没有带血吼,这一次会面,不需要武器,战歌氏族的现任族长左右看了看,低声说,

    “关于现在联盟和部落的战争,我怀疑是有第三方在暗地里推波助澜!现在我锁定的嫌疑人是龙喉氏族的督军马尔考罗克,但扎伊拉告诉我,马尔考罗克背后还有其他人...交换一下情报吧,小王子,我们在诺森德并肩作战过,瓦里安王对我来说也有特殊的意义,如我所见,眼下的局势很糟糕,如果我们想要阻止这些该死的,毫无理由的战争,我们就最好合作一次。”

    安度因还没说话,芬娜冷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她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百灵鸟的歌声,

    “我不相信你们,部落!你们...不值得信任,除非,你们拿出证据,证明这一切和你们无关!”

    “我们已经证明了!”

    德拉诺斯代替加尔鲁什回答到,“加尔鲁什严令战歌氏族守在战歌伐木场,灰谷已经打成一团,但唯独战歌氏族没有加入战斗,为此,加尔鲁什甚至亲手处决了13个煽动战争的破坏分子,至于贝恩,这么说吧,攻击石爪山脉的先锋军的牛头人,都不是血蹄的战士,贝恩被摆了一道...你们知道恐怖图腾吗?”

    芬娜没有说话,安度因也没有,温德索尔元帅为两位殿下解释到,

    “恐怖图腾是牛头人的一支氏族,根据我们得到的信息,那是牛头人里最好战的一支,据说恐怖图腾的酋长是个巫婆,而且和凯恩酋长的关系很糟糕。”

    “是的,玛加萨。”

    贝恩接过话头,这小牛头人的语气有些低落,“我曾以为她是个和善的老婆婆,但可惜,她背叛了我和我的父亲,我们面临的情况比你们想象的更糟,雷霆崖已经开始内战了...玛加萨宣扬复仇,很多血蹄的战士加入了她那边,我只能勉强维持,现在前线还没有出现牛头人战士是因为我的阻拦,但很快,我就拦不住了!”

    “至于我们做了什么。”

    德拉诺斯指了指北方,继续说,“我的父亲,风暴峡湾的督军瓦洛克·萨鲁法尔正在安定那里的人心,你们没有接到北地的战争情报吧?这就是我们的诚意...人类女孩,你满意了吗?”

    芬娜沉吟了片刻,手腕一翻,将短剑装回剑鞘,然后快速的说,

    “我们的消息不比你们多,但可以确认的是,领袖们都还活着,最少我父亲的生命气息没有消失,库尔提拉斯王族的秘术可以保证这一点,不过塞拉摩被某种特殊的东西禁锢了,我们无法探知到内部的情况。”

    “我知道的更多一点,但也只是多一点点。”

    安度因抿了抿嘴唇,“我跟随导师的那一段时间,曾听导师说过,除了已经被消灭的克苏恩和尤格萨隆之外,在艾泽拉斯深海,其实还保存有最后一位古神,它是最弱的,但它又是最强大的,它和其他古神不一样,它更擅长用阴谋解决问题...而这一次,我隐隐感觉到了它的存在,我怀疑,这就是它布下的陷阱...但我需要你们配合我,最少在找到领袖们之前,我们得装作敌对。”

    “对了,你的导师?”

    加尔鲁什想到那位神通广大的大人,如果是他存在的话,这些问题恐怕会立刻就被解决掉,但安度因却为难的摇了摇头,

    “导师目前并不在艾泽拉斯...而且这种俗世的战争,他不会介入的。”

    “为什么?这可是成千上万的人命!”

    贝恩有些激动的说,“难道他不是为了守护生命而登上那至高之位的吗?”

    “呃...实际上,真的不是。”

    小王子摊开双手,“导师守护的是更伟大的东西,而且他归属于秩序,你们也许理解不了,实际上我也理解不了,但他说过,战争与和平,都是秩序的体现,除非是涉及到混沌和灭绝,让秩序的天平出现偏移,否则他不会干扰我们之间的战争,但好消息是,只要我们确定了这一次的事件和古神有关,就能请动导师出手。”

    部落的几个年轻领袖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好!我们答应你,那具体该怎么操作?”

    “见机行事吧,总之,我需要先稳住那个混沌的探子,他以为他伪装的很好,但他不知道,在他接近的时候,真理守护者就告诉了我他的存在,可不能打草惊蛇了,对了,这是通往塞拉摩王庭的密道图纸…这算是我们的诚意!”

    另一边,伴随着风暴要塞的最后一次跳跃,这座紫色的水晶飞船终于出现在了虚空风暴的临时星港里,已经知道了吉尔尼斯出现的一些乱象的狄克没有停留,第一时间带着罗宁夫妇就离开了德拉诺,希尔瓦娜斯已经决定暂时加入伊利丹的军团,来追寻奥蕾莉亚的踪迹,关于这一点,狄克也没有拒绝她的理由。

    而且将游侠将军放在伊利丹这里,狄克也足够放心。

    但就在圣骑士通过黑暗之门,回到艾泽拉斯的瞬间,他的脸色就阴沉到了极致。

    作为世界管理者,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而现在,他的双眼里看到的,全是战争,全是流血,全是毁灭,全是死亡!

    这简直比艾泽拉斯最混乱的时候,还要混乱十倍不止!

    那些躲在黑暗里的老鼠趁他不在的时候,从巢穴里爬了出来,将整个世界搅得一团糟,这已经彻底打破了狄克的底线。

    “这让人厌恶的混乱!够了!希瓦娜!剑曦!泰希!托里姆!让钢铁军团做好战争准备!预定目标,整个世界!”

    “奥丁,我需要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