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9.混沌之触

39.混沌之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夜半时分,塞拉摩郊外,在通往城市和尘泥沼泽的道路旁边,几十个乔装打扮的精锐士兵正在做最后的潜入准备。

    这是一支来自暴风城,库尔提拉斯,洛丹伦,铁炉堡和诺达希尔的联合作战部队,其中选择的,全部都是真正的各族精锐,他们的目标就是潜入如今已经变得混乱到极致的塞拉摩城内,搜寻各族领袖的消息。

    战争已经开始了5天,整个世界都乱成了一锅粥,但到目前为止,其实战争的重心还停留在拯救领袖的事情上,但不管是联盟的军团还是部落的军队,都不会允许对方先一步踏入塞拉摩,而且在这座城市周围,数不尽的娜迦几乎将城市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

    这座城市现在就像是一头张开了嘴巴的恐怖巨兽,吞噬着一切敢于进入其中的勇士或者是疯子。

    安度因将自己的手甲的扣环死死绑住,然后将如一轮太阳一样的真理守护者背在了自己身后,将锋利的誓言践行者束在自己腰部的皮扣上,在他身边不远处,库尔提拉斯的王女,芬娜·金剑也将那对寒冰一样的短剑打磨完毕,又在自己腰带上插上了三把精致的连发火枪,在背后背着一把细长而锋利的蛇形长剑,堪称武装到了牙齿。

    按道理说,这样危险的行动,是不能允许王子和王女这样身份的人进入其中的,在国王失踪之后,他们几乎就是整个国家的象征,但现在毕竟事态严重,而且库尔提拉斯的普罗德摩尔家族的秘术,也只有芬娜能够使用,要寻找失踪的领袖们,就必须用到这个秘术。

    至于安度因,小王子如今的武力水平,在整个暴风城都名列前茅,他参加过流沙之战,亡灵之战,也有足够的资本自称为年轻的老兵,而且还有来自军情七处的首领马迪亚斯·肖尔和精锐的刺客以及守卫全程护送,又由刚刚归来的达拉然的罗宁大法师和卡德加大法师作为领队,几乎将危险性降低到了极致。

    这才有了这一次的行动。

    “根据斥候拼命送出的情报,娜迦们确实已经将城市完全封堵了,但他们忽视了一个地方。”

    卡德加还是穿着自己那件绛紫色的法袍,手里握着守护者法杖,他用魔力线在空中绘制出了一副简略的塞拉摩地图,以及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线,

    “塞拉摩曾经作为洛丹伦的临时王城,自然是有一条供女王陛下在最危急的时刻逃生的道路,很隐秘,实际上,如果不是从塞拉摩突围出来的萨缪尔少校的提醒,我们可能也会忽视这一点,不过在经过战斗法师的探查之后,好消息是这条密道还存在,坏消息是,这条秘道直接通往的地方,就是塞拉摩的王宫深处!”

    罗宁指着那副地图的最中心,额头上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型,

    “那里也是领袖们失踪的地方,注定很危险,所以我还是建议,王子和王女从队伍里离开,你们的身份太敏感,很可能会吸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这话,王女芬娜冷哼了一声,以王族特有的高冷说道,“罗宁先生,我的父亲,我的姐姐,我唯一的两位亲人都在那座城市里失踪了,现在您却告诉我,我不能加入寻找他们的队伍里!你觉得我可能会答应这个无礼的要求吗?”

    说完,王女也不理会有些尴尬的大法师,自顾自的带着库尔提拉斯的斥候队伍走向了尘泥沼泽深处,其他人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只能快步跟上。

    十几分钟之后,在底下阴暗的密道里,手持火把的士兵们悄无声息的前进着,在队伍中央,安度因火光之下的脸显得有些焦躁,在他身边,手臂上还打着绷带的萨缪尔少校一手扶着长剑,紧紧的护卫在王子身边,预防着可能会出现的所有危险。

    “萨缪尔,你确定在你离开的时候,父王已经脱险了吗?”

    面对王子殿下的询问,已经为王室服务了20年的萨缪尔少校点了点头,低声说,“我可以肯定,殿下,当时陛下被维伦先知救走,但整个塞拉摩都被封锁了,先知带着陛下和其他重伤的领袖暂时隐藏了起来,我们则各自带着信物沿着密道冲出塞拉摩,向距离最近的军队求援。”

    说到这里,萨缪尔少校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摸了摸眼角,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可惜格默森下士...那是个勇敢的年轻人,他自告奋勇的前往石爪山脉求援,他还有个3岁的孩子,我真希望去那里的是我,最少小格默森不会失去父亲。”

    “我会为下士报仇的!”

    安度因咬牙切齿的说,“部落那些该死的野兽,等我救回了父王,我会把他们从我们这里拿走的,通通都拿回来!”

    安度因的话音刚刚落地,整个密道就飞快的震动了一下,似乎是上方正在进行战斗,这个加固过的密道都开始摇晃了起来。

    “快走!”

    卡德加释放出了一个法术,将摇晃的密道稳住,众人立刻快步向前冲去,但就在他们冲到一个分叉口的时候,一道黑影从后方的分叉路里冲了出来,将跑在最后方的矮人战士撞翻在地上,紧接着芬娜的惊呼声就响了起来,

    “娜迦!注意防御!”

    三头娜迦武士从前方冲了过来,他们的举行三叉戟挥舞起来,将整个队伍隔开,紧接着,在法师和战士们的怒吼声以及武器的交击声中,更多的娜迦冲了出来,将整个队伍完全冲散。

    安度因在混乱中拉着芬娜的手,一边躲避,一边向着前方突进,结果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和大部队失散了,这个密道当初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追兵的问题,在密道每一段周围,都有数个错误的通道,就像是迷宫一样,只有最精锐的斥候才能从蛛丝马迹里分辨出真正的通道所在。

    很可惜,不管是安度因还是芬娜,都没有这种本领。

    但就在两个人有些彷徨的时候,另一个声音惊喜的响了起来,

    “殿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安度因猛然回头,发现一身血迹的萨缪尔少校正拄着火把从旁边的通道里走了出来,就像个真正的长辈一样,他前前后后的拍打着安度因满是尘土的衣服,小王子则趁着这个机会对芬娜打了个眼色,后者楞了一下,随后将左手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但又被安度因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萨缪尔,你也和大部队走散了吗?”

    王子低声问道,少校摇了摇头,

    “不不不,我是特意来找您的!两位大法师已经处理了那些娜迦,快随我来,殿下,我们已经找到了出口,他们正在那里等你们呢,快跟我来!”

    说完,少校就快步在前方带路,安度因和芬娜跟在他身后,果然,没过几分钟,三个人眼前就出现了一道向上的阶梯,少校第一个踏出阶梯之外,手持剑盾的安度因和芬娜随后走上了地面,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大法师和斥候们,而是空无一人的广场。

    “大家在哪?萨缪尔?”

    安度因左右看了一圈,确认这里的确就是塞拉摩的王庭深处,他看向少校,后者指向前方,

    “在那里,那是领袖们召开会议的大厅,罗宁先生说要在那里探查情况,跟我来!”

    安度因和芬娜紧随其后,芬娜的左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短剑上,而安度因看向萨缪尔背影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丝难以形容的痛惜和...厌恶。

    小王子走入大门已经被暴力拆毁,还被火焰焚烧过的会议大厅,内部空无一人,就连之前走入大厅的萨缪尔少校都消失不见了。

    他叹了口气,紧紧的握住了武器,高声喊到,

    “萨缪尔,出来!让我看看你这叛徒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值得让你背叛你的国家,你的君王和你的家庭!我给我滚出来!”

    “哎...聪明的代价往往就是英年早逝,我的安度因王子...老老实实的当个笨蛋不好吗?”

    伴随着萨缪尔少校阴沉的声音响起,从其他两个门里,涌入了十几个手持武器的黑袍人,在看到这些黑袍人胸前的徽记之后,安度因的眼神猛地缩了一下,

    “暮光之锤!果然是你们,你们这些阴魂不散的杂碎!你们把我的父王带去哪里了!”

    “抱歉,殿下!”

    萨缪尔从那些黑袍人身后走了出来,夸张的行了个礼,他原本忠厚坚毅的脸上,满是狡猾和阴毒的神色,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不过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面容。

    “本来想让您在没有痛苦的情况下去见您的父亲,但很可惜,现在我们不得不用暴力一点的手段了,您果然是传闻中那般聪慧,我能问问,我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吗?”

    “休想我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这恶心的叛徒!”

    安度因骂了一句,将真理守护者横在身前,芬娜也抽出了短剑,萨缪尔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

    “果然是乌瑞恩家族的血脉,宁死不屈?好!”

    “不过我不会让你死在我们手里,殿下,我会把您和那位漂亮的王女的尸体扔进奥格瑞玛!想想吧,在尊敬的瓦里安王之后,伟大的王子也被野蛮的部落杀死,这场战争大概会因此进入最疯狂的混乱吧!哈哈哈,混乱,我喜欢这个词,混乱才是一切,秩序是那么的让人厌恶!我们本来已经成功了,暴风王国本来已经成为了混乱的乐土!但你们父子两毁了这一切!”

    “你真的以为我是萨缪尔?哈哈哈哈,你忠诚的萨缪尔2年前...就死啦!我,只是混乱的先锋,我将开启一个新时代!”

    萨缪尔的神色疯狂,就像个真正的疯子,他的双眼里露出了一丝锐利的色彩,紧接着,他挥动双手,那些黑袍武士就手持武器朝着安度因和芬娜冲了过来,不过就在这时候,另一个声音却在大厅之外响起,

    “哦哦哦!我的比格沃斯先生,不要乱跑!这个地方都是野蛮的娜迦和蠢货,他们会伤害你的!快回到爸爸这来!”

    “嗯...找到你们了,小家伙,有个讨厌的家伙托我向你问好,他让你和那位小姑娘乖乖带着军队回去暴风城和库尔提拉斯等着,他还说他会处理好一切的,这个游戏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还太过危险了。然后...掠风者克尔鲁克先生,您愿意帮我们清理掉这里的一切吗?这些散发着臭气的蠢货,真的太让人厌烦了!为什么世界上都是这样的混蛋!为什么?为什么呢?”

    “...谨遵您的指示,伟大的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