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1.深海之下

41.深海之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深海之下活动,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实际上,如果是真正的凡人,恐怕在进入深海海底的时候,就会被强大的水压直接碾成齑粉,这里本就是凡人生物的禁区,实际上,不管在哪个世界,哪个星球,深海都意味着神秘和危险。

    瓦里安等人用泰兰德扔过来的钥匙解开了束缚的枷锁,当他们从那个神秘的监禁大厅跑出来之后,力量就在逐渐的恢复,看上去之前的虚弱,果然是某种诅咒形成的结界,但力量的恢复是需要时间的,所以这些艾泽拉斯最强大最高贵的人物们,只能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从海底那些娜迦巡逻的间隙向外盲目的逃亡。

    他们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逃出去的路在哪里,但逃亡这种事一旦开始,就不能再停下来了。

    坦白说,在场的所有人,都缺乏在深海里活动的经验,就连大萨满萨尔,也只能勉强借助水元素的力量,来保护众人不被强大的水压压死,以及能勉强在强大的水压之下呼吸,这个伴随着大陆碎片沉入海底的宫殿混乱异常,有时候一步踏出,就会直接置身于海底,但在大部分时候,由于众人头顶那大结界的存在,水压都还维持在一个相对比较缓和的程度上。

    “艾萨拉为什么要帮我们?”

    沃金拄着自己的木质长矛,一边在水中艰难的向前跋涉,一边在萨尔撑起的精神链接里询问其他人,“我有种不好的猜测,没准,这也是个针对我们的陷阱...那些怪物可能会希望看到一曲逃亡的戏剧,也许我们做的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

    对于沃金悲观的思考,所有人心头都压着沉重的压力,其实这个猜想在众人逃出监狱之后就有了,不过走在队伍中央,背着卡莉雅前进的吉安娜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法师大小姐的情况,是众人当中最轻松的一个,她的契约水灵波波坐在她肩膀上,在深海之下,正是这远古水元素的主场,实际上,如果不是顾忌到这里数目多到让人恐惧的娜迦卫兵,波波完全可以用水流夹裹着众人直接冲出海面之外。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巡逻的娜迦...他们和艾萨拉不太一样。”

    吉安娜皱着眉头,有些困难的组织着语言,“呃,我的意思是,他们看上去很清醒,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相比艾萨拉,我总觉得他们身上缺少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们给我的感觉,不完整!”

    “我明白你的意思。”

    作为火焰大法师的凯尔萨斯绝对不喜欢这种被水流包围的感觉,但他的神智却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在吉安娜说完之后,凯尔萨斯接话到,“失心症!嗯,你们可能对这种症状不了解,但有魔瘾出现的时候,失心症就已经是奎尔萨拉斯的家常便饭了,这些娜迦的症状虽然和魔瘾不同,但他们的反应却像极了失心症初期的病人。”

    太阳王的目光向远方看去,在极远的地方,一队高大的娜迦武士正在赤红色的珊瑚走道上巡逻。

    “他们还有意识,也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但对于某种东西却有着超乎寻常的狂热,最可怕的是,他们从不会思考这种不正常的狂热来自何方,放佛那就是本能存在的一般...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娜迦被控制了!被某种远超我们想象的生物,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方式控制了。”

    “那你们的意思,艾萨拉是清醒的?”

    瓦里安伸手抓住了一条从眼前游过的鱼,递给了萨尔,后者有些无奈的接过那条海鱼,放在手心里,岩浆一样的红色光芒在手心一闪而逝,然后他将其递还给瓦里安...鱼熟了。

    从萨满娴熟的动作来看,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把火焰震击用来“烹饪”了,实际上,麦格尼国王此时正坐在沙地上,和凯恩·血蹄一起,毫无形象的分享着一只烤熟的特大号龙虾,其他人也在大吃大嚼,众人被困了最少4天,早就饿坏了。

    “并不是完全清醒。”

    凯尔萨斯接过瓦里安递过来的烤鱼,友善的朝他笑了笑,靠在满是珊瑚和海藻的墙壁上,一边优雅的进食,一边说,“实际上,根据之前那惊鸿一瞥,艾萨拉要比这些普通娜迦强很多,但实际上,她同样有失心症的征兆,这一点从她喜怒无常的情绪就能看出来...根据我们的记载,历史上的艾萨拉虽然傲慢,但却是个真正的统治者,对于自我情绪的控制,那是她的本能之一。”

    “但最少她知道,自己不是自由的。”

    地精亲王加里维克斯随手将手里的龙虾壳扔在一边,粗鲁的摸了摸嘴巴,用一句话给这场讨论画上了句号,“托那位女王的福,咱们逃出来了,这就够了,我现在只关心我们什么时候能逃出去,你们敢想象这多么领袖一起失踪,会带来什么样可怕的结果吗?”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失去了谈话的兴趣,实际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现在文明世界可能会遭遇到的严重情况,但坦白说,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战争啊...就算我们现在回去,真的就能制止战争吗?”

    原本脾气最倔强的戴琳,此时也有些颓废的靠在废墟的墙角,“真是悲哀,我们本可以提前终止冲突,但却因为我们本身引发了更可怕的战争,血已经流了,仇恨被重新激活,哪怕是国王和酋长,在这种大规模的流血之下,别说终止战争,我们很可能自己都会陷入其中。”

    “战争之轮会碾碎挡在它眼前的一切,诸位,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事情了。”

    “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要逃出去!”

    瓦里安摸了摸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一抹忧愁在他眼眸里闪耀,“现在最麻烦的事情是,维伦先知去哪了?他是我们当中最强大的一个,戴琳陛下也说了,在他昏迷之前,他看到维伦先知冲出去了,但现在,他在哪?我们不能放任他被留在这里,否则单是德莱尼人的问询,就足以让我们焦头烂额。”

    吉安娜正要说话,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她脑海里响起,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法师大小姐的眼泪猛地流了下来,那就像是在最无助的时候,面前出现的温暖的怀抱,总是让人无法自已的想要扑过去,在那怀抱里隔绝整个世界的恶意。

    直到现在,因为卡莉雅的事情而产生的怒火和裂痕在瞬间就被抹平,她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妻子一样,对于丈夫的错误,在最后总是会选择原谅。

    “亲爱的,抱歉,我来晚了...在你们前方2500米的海沟里,陶矢和希瓦娜正在等你们,先离开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温和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吻,印在了大小姐的额头上,也许并不是错觉,毕竟在整个世界的帮助下,他总是能做到很多凡人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安娜,你怎么了?”

    戴琳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自己女儿的异常,不过在其他人看过来的时候,法师大小姐已经将眼泪拭去,在终于重新得到了心灵的支柱之后,吉安娜重新变得坚定,她的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她指着前方的黑暗海底,对众人说,

    “我的丈夫来了,他安排的接应就在前方2公里之外的地方,先知的事情也不用担心了,他会处理好的,各位,让我们离开这里吧!”

    “我就知道,还是狄克小子最靠谱!”

    麦格尼听到可以离开的消息,立刻从地面上跳了起来,让一个本能讨厌水的矮人在海底待了这么久,也真的是难为他了。

    就在众位领袖被瓦格里带着悄无声息的离开深海的同一时刻,在瓦斯琪尔最边缘的凹陷型大海沟之外,狄克的身影正站在海底的沙滩上。

    他不需要萨尔那样的呼吸法术,也不需要结界来帮助他减缓水压。

    他就站在那里,所到之处,沉重的海水主动的分开了一条前进的道路,就像是在国王面前臣服的忠诚卫兵,为自己的陛下清理出一条最安全的通道。

    世界管理者,拥有整个世界的最高控制权,尽管限于自身的规则无法打破平衡,但在平衡之外,他几乎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解的存在,就用一句不太恰当的话来形容。

    “凡是为攻击我打造的武器,必然断裂。凡是为伤害我存在的意志,必然泯灭。”

    可能还不到这个高度,但也相差无几了,正是因为这种仅低于艾露恩的至高权限的存在,他才有了和奥丁真正讨论的资本,他也许还打不过奥丁,但也绝对不会失败。

    狄克站在这条世界上最幽深的海沟之外,却没有迈步进入其中,他在等待,等待某个向导的到来。

    十几分钟之后,一个纤细的身影从远方的海水里游了过来,就像是一条在海洋中肆意游荡的巨蛇,艾萨拉隔着很远就看到了狄克的背影,女皇游动的速度降低了一些,似乎是并不愿意在狄克面前,失去自己的最后尊严。

    她毕竟曾经是一国之君,毕竟曾经统治着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度。

    她有她的骄傲。

    “尊敬的世界守护者先生,您来的可真够晚的!”

    艾萨拉的蛇尾在沙地上不断摇曳,以一种爬行类生物特有的,怪异的优雅从背后靠近了狄克,她揶揄道,“我几乎用尽了心思,才维持着娜迦没有攻破世界上的任何一座城市...如果您再晚一些,恐怕我就会失去对他们的控制了,真可悲,不是吗?一个国王居然要依靠谎言才能控制自己的国家。”

    “这并不可悲,艾萨拉女士。”

    狄克扭头看了一眼这个深海尤物,也许是为了表达某种礼仪,艾萨拉将自己的六条手臂用某种方法收了回去,现在的她,看上去就像是个长着蛇尾的暗夜精灵,光中之光那流传千古的美貌果然不同凡响,实际上,狄克严重怀疑,紧紧是依靠这张脸,艾萨拉就能俘获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的忠心。

    当然,不包括他,也许在战斗这一方面狄克已经登峰造极,但在感情这一方面,圣骑士真的是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团糟,他现在对于一切美貌的事务都敬而远之,他不想再惹麻烦了。

    但这不妨碍他对于艾萨拉的欣赏,毕竟,美丽的事物总是能让人身心愉悦。

    “瓦斯琪现在在奥杜尔做客,女王陛下,等到一切事情结束之后,你就能接回你那忠诚的女仆长了。”

    狄克伸出手,一个装满了蓝色液体的水晶瓶出现在他手心,他将其递给了艾萨拉,

    “喝了它,永恒之水已经没有了,但这种源自世界核心的精华,能帮你完全摆脱恩佐斯的思维枷锁,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以你现在的状态,根本见不到古神的真面目,就会发疯的。”

    女王接过那瓶子,也没有露出统治者特有的怀疑,而是仰起头,就将世界精华喝了下去,这同样是她对狄克信任的象征,当然,这也是艾萨拉做给狄克看的,以圣骑士现在的身份,完全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欺骗她。

    “呃,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

    艾萨拉优雅的抹了抹嘴,“就像是烂掉的浆果和牛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不过,感觉还真是不错啊。”

    说话间,娜迦女王被某种力量扭曲的身体快速的复原,蛇尾和鳞片,以及小蛇的头发在星光闪耀之间褪去,转而是一副完全裸露的躯体,稍带着一丝淡紫色的皮肤,以及那银色的头发,完美到极限的弧线,足以让所有雄性疯狂。

    当然,这并不是艾萨拉在故意诱惑圣骑士,她自己也没想到这一瓶世界精华的威力这么大,她的脸上也有一丝猝不及防的尴尬,狄克第一时间扭过头,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一件长袍递了过去。

    “好了,我们出发吧...老维伦在那里坚持的很辛苦,我得去救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