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2.娜迦的故事和未来

42.娜迦的故事和未来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时间回到战争开始的那一天,确实如同戴琳看到的那样,已经达到半神阶的维伦在当天冲突出现的时候,独身冲破了数万娜迦的包围,但众所周知,老先知是个真正的老好人,他同样不缺少智慧,他知道这些首领被带走之后,世界会产生的变化。

    所以他在匆忙之间向坚守在秘蓝岛的守备官领袖玛尔拉德传出了讯号,然后就悄悄的跟随在娜迦们的身后,通过传送门来到了深海。

    在确认领袖们暂时没有危险之后,维伦也没有贸然动手。

    瓦斯琪尔有数百万娜迦,一旦被群起围攻,即便是半神阶的维伦,也需要大开杀戒才能最终脱离,蛮横的使用暴力并不是维伦的风格,更何况,在进入瓦斯琪尔的瞬间,老先知就察觉到了这片海底隐藏的黑暗,娜迦们的异常也被他看在眼里,所以稍微迟疑了片刻,维伦就顺延着黑暗的走势,靠近了这片海沟。

    “以他的风格,现在肯定是在寻找办法彻底封印这里。”

    狄克行走在已经被混沌完全侵染的海沟当中,银色的秩序力场将他和在前方带路的艾萨拉完全保护了起来,每一秒钟,银色的秩序和本源的混沌都在撞击,泯灭,擦出火花,就像是黑暗中的一盏灯,指引着光芒到来。

    “老维伦总是这样,总喜欢将责任抗在自己肩膀上,哪怕他根本扛不起这种责任...那老头简直是在玩命!这种浓度的混沌,即便是半神,这么长时间,恐怕他也已经到极限了。”

    听到狄克的感慨,艾萨拉忍不住开口说,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那么愚蠢和鲁莽的生物,不过托他的福,这几天倒是轻松了一些...恩佐斯的意志就像是黑暗的大山一样压在我们心头,哪怕它对于我们并不感兴趣,但那种存在本身,就足以摧毁我们在心灵上的抵抗...在真正见识到恩佐斯的力量之前,我几乎无法想象,这世界之下,居然还隐藏着这样可怕的力量。”

    “愚蠢?”

    狄克摇了摇头,对于这毒舌女王彻底是没话说了,“我们一般将其称为勇敢,像老维伦这样的人,我们一般将其称之为英雄。”

    “英雄?呵呵”

    艾萨拉不屑的说,“你们同样也把泰兰德和玛法里奥叫做英雄,但这改变不了他们是卑鄙的小偷和叛徒的事实,凡人总是这样,只在乎自己的感受,却从不会理解规矩的重要性,看看现在的暗夜精灵,赢弱到我只需要派出十分之一的娜迦,就能完全摧毁他们所有的防御...简直就像是个笑话一样!”

    对于这个问题,狄克并不想和艾萨拉谈论太多,在真正清楚了娜迦攻击全世界并不是出于艾萨拉的授意之后,他和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女王也不再是敌人,但,同样不会是朋友,只是在恩佐斯藏身的海沟里,他需要熟悉环境的艾萨拉来指引前进的道路。

    在混沌所在之地,秩序就变得毫无用处,这块广阔的海沟就像是被从整个星球上挖走一样,进入这里,就相当于是迷路了。

    为了打发时间,狄克干脆问了另一个问题。

    “这么说,你们并不是在永恒之井大爆炸的瞬间,就被扭曲了形体,听你的意思,你们变成娜迦这件事,还和恩佐斯有关系?”

    “当然不是!你这魔法白痴!”

    在察觉到狄克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出乎意料的好说话之后,艾萨拉性格里的那种顽劣的傲慢就重新占据了上风,她非常鄙视的看了狄克一眼,这才一边不怎么适应的用双腿向前走,一边解释到,

    “如果真的是永恒之井的大爆炸毁灭一切,我们只会在顷刻间被杀死!扭曲形体这回事,根本就不可能是瞬间的能量冲击造成的,这无论在哪一个派系的魔法学说里都不成立!”

    “所以别去相信暗夜精灵篡改过的历史,我是亲身经历过那一切的!永恒之井当初的大爆炸是因为联通世界的能量被切断,导致能量倒灌形成的,另一个世界的本源力量冲入艾泽拉斯,才将完整的大地完全撕开,但那大爆炸却只是破坏了地层,当时上层精灵的伤亡并不怎么严重,但我们确实如同传说的那样,被抛入了大海之下。”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的命运所致,总之,当初金·艾萨拉的三分之一砸下来的位置,刚好就在恩佐斯的大海沟旁边,你也知道的,我当时统治下的国度,魔法文明异常发达,我们的城市即便是在水下,也能保证大部分成员的幸存,但恩佐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我们...它阻止了我们的上浮。”

    说到这里,艾萨拉狠狠的握住了拳头,放佛是要宣泄那种愤怒,“我们本可以逃走的!你知道吗?我们本可以逃离这残酷的一切,但恩佐斯阻止了我们!它张开了自己的力量,将瓦斯琪尔笼罩在一片黑暗天幕里,那个过程持续了数百年,混沌的力量将我们包围,我们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每一天都在被扭曲,等到黑暗天幕撤去之后,我们就成为了娜迦...来自恩佐斯的力量扭曲了我们的身体,还有一部分灵魂!”

    女王舒了一口气,她耸了耸肩,

    “我其实从不否认这一点,恩佐斯将我们的灵魂扭曲之后,我们确实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怪物了,但是它在做完了那一切,就似乎对我们失去了兴趣,我曾以为我们得到了自由,但这一次的事情证明了我的愚蠢,只需要恩佐斯的思维轻轻一动,整个娜迦王国就背叛了我,甚至连我的灵魂,也差点背叛了我。”

    女王陛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后怕,实际上,如果不是瓦斯琪从伊利丹那里得到的两瓶永恒之井的井水,让她的灵魂得到了一部分释放,恐怕在这一次恩佐斯的意志之下,她也会完全的沦为俘虏。

    “其实我们也不是刻意要复仇,过去的事情早就没意义了,当年永恒之井那种事情,我也承认我犯了一些“小错误”,所以就让它过去吧。”

    “小错误?”

    狄克哑然失笑,“你滥用永恒之井的魔力,引来了恶魔的入侵,整个世界都差点被完全摧毁,这就是你嘴里的小错误?你对自己可真够宽容的。”

    艾萨拉头也不回的辩解到,

    “你们这些男人总喜欢将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我们女人身上,麻烦你想一想,守护者大人,如果真的只有我一个人滥用魔法,可能会引来恶魔的注意吗?不,不可能的!当年的情况是你无法想象的,所有人都在讨论魔法,金·艾萨拉的居民以魔法为荣,甚至是如今显得冰清玉洁的泰兰德,你真的以为那个小姑娘当年没有接触过魔法吗?”

    艾萨拉脸上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我来告诉你吧,泰兰德也曾接受过魔法,但她只是意志坚定而已,我承认,我是开起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时代,但不是所有的错误,都能归结到我身上,说白了,那是卡多雷帝国由盛转衰的必由之路罢了,从历史的角度看,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

    “好了,不说那些了,在这一万年里,娜迦都一直在瓦斯琪尔的海底繁衍生息,起初是因为我们惧怕离开会触怒恩佐斯,但后来,当我们适应了海底的生活之后,陆地的一切对我们就没有意义了,当然,也有那么一些执着于仇恨的家伙想要去找暗夜精灵报仇!”

    艾萨拉熟门熟路的带着狄克在海沟之下,恍如迷宫一样的地底穿行着,两个人的速度非常快,而在这个过程中,艾萨拉的故事也讲到了最后,

    “但我可以保证,那些在过去袭击陆地生物的娜迦,不是我授意的,尽管我也对窃取了我的一切的泰兰德很仇恨,但我知道,在恩佐斯的力量离开之前,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只是给了她们行动的自由,而纳兹夏尔,我的宫廷女官,她似乎是执着于复仇的那些娜迦的首领之一,也是她在策划攻占吉尔尼斯来作为娜迦在陆地上的据点。”

    “所以,你告诉我,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

    狄克的眼睛眨了眨,他指着自己的脸,“你看我像白痴吗?艾萨拉,我这人性格温和,但我同样不喜欢有人欺骗我,神话里的神灵是怎么惩罚那些欺骗他的凡人的?你知道的,我不是做不到,我只是不想那么做而已。”

    女王前进的脚步慢了一丝,她停留在一个最幽深的黑暗洞穴的入口处,她扭过头,朝狄克露出了一个魅惑的笑容,

    “好吧,我承认,那是我策划的,但那又怎么样呢?世界守护者先生,我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我是站在您这边的,大人物有大人物观察世界的方式,而恰巧,我也曾是这样的大人物,哪怕是最底层,但我知道在您心里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我背叛了恩佐斯,我投靠了您,难道连这一点自由您都不愿意赏赐给我吗?”

    艾萨拉露出了一副我见犹怜的姿态,她伸手将自己的银色头发向后抚了抚,

    “难道,真的要让我自荐枕席,才能真正为娜迦的深海帝国,赢得一片陆地行省吗?”

    狄克舒了口气,他摇了摇头,

    “只此一次!你们和吉尔尼斯的战争我不会插手,但我希望我不会听到诸如大屠杀之类的事情,你知道的,艾萨拉,一旦平衡被打破,双方都会承受问责,那种遭遇你无法想象,你也永远不会愿意遇到...所以,不要挑衅秩序!”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忠告!”

    狄克大步走入黑暗的隧道里,他的声音传入了艾萨拉的耳中,

    “文明世界自有一套行事准则,既然你看重规矩,那么最好学着理解它,使用它,而不是打破它。回去吧,准备重整你的王国,你们属于深海,就安然的接受深海,你选择重归世界,自然也要履行对这个世界的责任,瓦斯琪会对你说明的一切的,我希望能尽快看到深海帝国的士兵出现在德拉诺的战场上。”

    “那么就这样吧,再见,艾萨拉陛下。”

    狄克的身影消失在了通往恩佐斯巢穴的巨型岩洞里,艾萨拉则活动着自己修长美丽的双腿,颇为新奇的感受着走来走去的感觉,在万年之后,重获原本的形态这是一件好事,但说实话,双腿在海底行走并不方便,所以在玩腻了之后,艾萨拉慵懒的挥了挥手,她又变成了深海女王那种兼具妖娆和魅惑的娜迦形体。

    她用蛇尾撑起上半身,朝着黑暗瞥了一会,最终摇了摇头,摇晃着尾巴朝着瓦斯琪尔的方向快速的游了过去。

    “啊,真是个可爱的管理者,我已经开始喜欢他了...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事。”

    “吉尔尼斯?不不不...还有托尔巴拉德,一个行省哪有两个行省来的愉快呢?啧啧,我已经开始期待在文明世界的宴会上再次看到小泰兰德的情景了...哈哈哈,真是让人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