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5.和平-暗涌

45.和平-暗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残酷的时间不会为任何停留,在大人物们忙着逃出生天,解决问题,或者是头疼的时候,现世的世界战争走到了第8天。

    从第一天的小规模交火,到第二天的大规模进犯,到第五天的白热化,第八天的艾泽拉斯,似乎已经被鲜血和死亡彻底笼罩了。

    暴风城在卡利姆多的势力被连根拔起,整个石爪山脉连同暗夜精灵的两个营地在内的联盟势力被狂怒的牛头人一扫而空。

    暮光高地的蛮锤聚集地几乎被突袭的龙喉兽人从头到尾打穿,传奇英雄库德兰·蛮锤为了报复这种突袭,亲自带着外域的那支英雄空军,在一个夜里上演了教科书一样的偷袭,将龙喉兽人的营地连同内部的578名伤员和平民烧了个干干净净。

    米奈希尔港被焚毁的遭遇让穆拉丁不顾一切的下达了死命令,3000名侏儒和矮人飞行员乘坐的工程学飞行器,和从鹰巢山起飞的蛮锤狮鹫骑兵们一起,在一场惨烈的大空战之后,将龙喉兽人的主力全歼,生擒活捉了发动战争的狂人马尔考罗克。

    最让人遗憾的是,战后,2167名俘虏...被全部处决,至此,龙喉兽人就成为了历史的名词,除了那些提前跟着老兵督军扎伊拉前往奥格瑞玛的3000名“逃兵”之外,所有的龙喉兽人都被捕杀殆尽,据说,南海大海盗黑魔王的舰队也加入了这场猎杀里。

    这也是黑魔王在历史上最后一次出现。

    在开战之后的第8天,永歌森林的防线依然在坚守,从后方远远赶来的精灵游侠和魔法师们死死的顶住了阿曼尼和邪枝巨魔的联合进攻,但由于伤亡过大,奎尔萨拉斯精灵高层,甚至不得不请求远在破碎群岛的高等精灵城市苏拉玛援助。

    今天是第一批高等精灵法师加入战场的日子,今天的巨魔依旧狂暴,负伤的哈杜伦·明翼的左手上打着绷带,在之前的那场突袭里,他活了下来,但却生不如死,他的小半个手掌被祖尔金切了下来,他失去了一名游侠最基础的能力,他没办法在开弓射箭了。

    但他还有右手,当他手持军刀杀入巨魔战阵里的时候,他还是那个哈杜伦,勇猛,善战而且毫不留情。

    不过今天的战争和以往不太一样,就在巨魔们发动了第三波进攻的时候,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天空正中战场中央,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一刻被那光芒吸引,当这道光芒散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巨人出现在了战场当中,蓝色的雷霆在他身体上跳动着,在他身后,一只数百人的钢铁维库人军团同样屹立在了幽魂之地的战场上。

    “放下武器!停止毫无意义的战争!否则就是与守护者为敌!”

    托里姆不屑的看着这个战场,只要他愿意,从天而降的怒雷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将这在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干掉,当然,他不会这么做,狄克不允许他这么做,而他内心中永远活着的希芙也不会希望他这么做。

    雷霆之子决定给这些凡人一个机会,当然,此时站在他肩膀上的凯尔萨斯也很乐意看到守护者保持理智,毕竟如果这些远超于现世的大家伙们发疯,那就不是哪一方受损的问题了。

    太阳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扩音魔法,下一刻,他的声音传遍了永歌森林,

    “奎尔萨拉斯的子民们,我回来了!我带来了我们的援军和盟友,战场的一切我们不会忘记,但现在,我需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的盟友会解决一切的。”

    一刀砍下了一头巨魔狂战士的脑袋,哈杜伦抬起头看向那个身高20米的巨人肩膀上的太阳王,在确认了凯尔萨斯的真实存在之后,哈杜伦果断的放下了军刀,哪怕眼前正有三个巨魔手持利刃朝他冲了过来。

    和这些该死的巨魔不同,哈杜伦很清楚这些巨人的威力,他根本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甚至他巴不得这些愚蠢的巨魔去触怒那些巨人,他们也许不会死,但他们的后半生,将会在无尽的苦难里度过,这就够了,不是吗?

    报仇,有时候并不需要杀人性命。

    “停下攻击行为!你们这些野蛮的虫子!”

    看到精灵们放下了武器,而巨魔仍然在进攻,托里姆出离的愤怒了,什么时候,伟大的守护者的命令,可以被无知的凡人无视了?

    这是蔑视,这是狂妄,需要被惩罚!

    于是下一刻,洋洋洒洒的紫色雷电从天而降,精准的打在了每一个手持武器冲锋的巨魔头顶,于是顷刻间,阿曼尼和邪枝巨魔超过十分之一的战士就被当场化为了齑粉。

    这残酷的一幕让整个战场为止失声,正在后方观察这一切的祖尔金看到这一幕,立刻转身,在野兽之灵的操纵下,化为雄鹰,朝着远方窜了出去。

    精灵们找到了强大的盟友,无可抵抗,该逃了!

    但雄鹰再快,怎么可能快的过雷电?

    “轰!”

    从天而降的雷电将祖尔金从猎鹰状态直接劈回了人形态,但他还没死,不过下一刻,一抹锋利的利刃就架在了他脖子上,三个面色冷酷的钢铁维库人士兵将他团团围起了起来,在更远的地方,更多的钢铁战士从传送门里缓缓走出。

    托里姆的声音在祖尔金耳边整个战场响起,

    “把这些挑起战争的巨魔抓起来,以世界守护者的命令,他们将被流放到德拉诺!”

    同一时间,一扇巨型的传送门在被娜迦包围的塞拉摩城市中心出现,钢铁军团从其中大步走出,在熟悉本地地形的阿扎达斯和艾隆纳亚的指挥下,将占据了三分之一个城市的暮光教徒团团围住,而那些被吓坏了的平民则被告知可以重返家乡。

    至于那些在进攻塞拉摩的战斗里担任先锋的娜迦们,则被艾萨拉无情的卖给了守护者们,虽然大体都是被恩佐斯控制,但其中也有原本就不服从艾萨拉统治的娜迦,这些家伙就只能到德拉诺发挥余热了。

    而在吉尔尼斯的战场,海姆达尔亲自出马,早就得到了消息的纳兹夏尔女士提前就让娜迦们停下了进攻,吉恩和利亚姆也从这种诡异的局势里看到了希望,他们在得到从天空中降下的瓦格里卫队的警告之后,就很果断的后撤。

    唯有那些和野兽一样的血牙狼人不会服从命令,于是他们也被划入了炮灰的行列里。

    至此,吉尔尼斯的战争告一段落,但狼人和人类的联军只夺回了三分之二的国土,吉尔尼斯东方海岸的半岛,已经被娜迦完全占据,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个国家还是会被战争的阴云笼罩,但怎么说呢,能达到这个结果,不管是吉恩,还是达利乌斯领主,都已经很满意了。

    这最少比亡国强多了。

    奥丁制止战争的方法很直接,他和狄克不同,他不会考虑凡人的感情,在联盟和部落的战场上,带着回归的领袖们的钢铁军团直接用瓦拉加尔的苍穹之门空降到战场中央,在双方的领袖命令下挺火,哪一方不遵从,钢铁军团就会直接攻击那一方。

    双方都不遵从,那更好办,钢铁军团会打翻还继续战斗的每一个人。

    粗暴简单,但不得不承认,这种从天而降的方式,再加上钢铁军团的强横战斗力,还是能摆平绝大多数战斗,当然,更重要的是,所有战争的起点,都是要解救领袖,现在领袖们已经安然返回了,看上去,这战争就没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可惜,如果世界上的事情真的这么简单,就没有那么多纷争了。

    不管是萨尔,还是瓦里安,在看到自己的士兵看向对手那种发自内心的愤怒和仇恨的时候,所有人的心头都是沉甸甸的...表面上的战争结束了,但恩佐斯小试牛刀的结果,就是让联盟和部落花了6年时间才勉强建立起的新人被毁于一旦。

    要想让这信任重新建立,那就不是一两年能办到的事情了,克苏恩,尤格萨隆,亚煞极,他们都想用恐惧让这个世界陷入一片混沌,但他们都失败了。

    因为恐惧永远只能吓住一部分人,而非所有人。

    恩佐斯不使用恐惧,这个最弱的古神选择用邪恶的智慧来达到自己的使命...它找到了成功的方法,需要的只是时间和机会。

    但不管怎么样,在神秘的,不为凡人所知的守护者们第一次介入现世战争之后,持续了8天的世界战争告一段落。

    当然,还有余波。

    龙喉兽人的最后一位督军伊扎拉在一个下午带着仍然服从于她的兽人们离开了奥格瑞玛,半个月之后,阿拉希高地和湿地交界处的矮人城市丹莫德被龙喉兽人攻破,城市内部的2756名矮人平民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铁炉堡亲王穆拉丁亲自带着巡山人赶赴现场,在一片火焰和尸体当中,他们抓到了跪在地上祈祷的督军扎伊拉。

    实际上,这个绝望的女兽人根本没有想过反抗。

    最终,在铁炉堡的审判现场,扎伊拉宣布那是她和最后的龙喉兽人对于矮人们屠杀龙喉平民的报复行动,和部落没有关系。

    扎伊拉最终被判处死刑,但故事还没结束...就在扎伊拉即将被行刑的时候,那些曾跟随她一起攻击丹莫德的龙喉兽人们闯入了刑场,在付出了全军覆没的代价之后,扎伊拉被救了出去。

    最后一个龙喉兽人以这种形式留在了历史里,当人们再一次见到扎伊拉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年之后,那是在距离艾泽拉斯相当遥远的一个战场里。

    就在扎伊拉被执行死刑,然后逃亡的当天,在吉尔尼斯,被战火烧过的吉尔尼斯城里,一场特殊的加冕仪式正在进行。

    吉尔尼斯前任国王吉恩·格雷迈恩,那位在战争的最后时刻,毅然化身狼人保护平民的国王,最终在战后的一次和娜迦的小规模遭遇战里战死,利亚姆王子将在今天接过父亲的权杖和王位,带着已经残破到极致的吉尔尼斯继续前行。

    在破旧的还带着硝烟味道的城市大厅面前,利亚姆王子跪在又一次担任牧师的大骑士加文拉德·厄运的面前,这场加冕仪式相比卡莉雅女王当年的那一场,简直寒酸到了极点,没有其他国家的政要参加,联盟的每个国家只是象征性的派来了使节。

    但即便是这样,也代表着吉尔尼斯重归联盟的怀抱,这对于在战后急需希望的吉尔尼斯国民来说,已经算是个不小的安慰了,所以即便是仪式一切从简,但在战火中活下来的民众们的热情衬托下,还是显得相当的隆重,最少现场的气氛,已经和卡莉雅加冕的时候一般无二了。

    同样是浴火过的国家,洛丹伦已经重新上路,吉尔尼斯的未来却还是一片混沌。

    “你要接过父辈的旗帜,在这片大地上持火前行,你将引导你的子民走向胜利,你将承担你子民的所有期待和愿望,你将成为这个国家的代表,你将成为吉尔尼斯的最高者,但这不只是祝福,这更是枷锁!”

    加文拉德的表情严肃,这个曾经英俊潇洒的大骑士,如今也已经进入了垂垂暮年,相比其他大骑士还在战斗,加文拉德这位初代的五位大骑士之一,更像是褪去了战甲的普通人,但在大主教本尼迪塔斯意外身亡之后,加文拉德却又成为了新一代的圣光代言者。

    这不得不说,是命运的器重了。

    “告诉我,利亚姆·格雷迈恩,你能承担这一切吗?你愿意承担这一切吗?哪怕前路艰辛,哪怕毁灭再临?”

    “我...”

    利亚姆还沉浸在父亲意外身亡的悲伤里,即便是今天一身盛装,他的左臂上还是带着一团黑色的小花,来代表他对于父亲的哀思,他抬起头,看到了站在加文拉德身后的,人形态的达利乌斯·克罗雷领主,和他未来的王后罗娜·克罗雷,看到了一身书卷气的狼王南杜斯,最后,他看到了高弗雷勋爵,还是一样的冷漠,但他知道,高弗雷勋爵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看到了他们目光中的支持和期待,他也听到了背后民众们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在整个国家都沦为废墟的时候,他们需要希望和光明。

    这不就是王的意义吗?

    “我愿意!我能!我可以!”

    利亚姆大声回应,这种坚定的姿态让加文拉德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伸出手,用手里的月桂树树枝沾染了圣水,洒在利亚姆身上,然后将一顶镌刻着灰狼标志的,由麦格尼国王亲手打造的王冠带在利亚姆头顶上,又将卡莉雅女王赠送的权杖放在了利亚姆手中,最后将库尔提拉斯赠送的白色黑点的大氅披在了利亚姆背后。

    他用手里的十字架点在利亚姆的肩膀,

    “如此,我以圣光的名义,许你为王!”

    “不要辜负这个国家,不要辜负你的父亲!”

    “利亚姆陛下,向你的国民开始你的演讲吧!给他们希望,他们需要希望!”

    利亚姆深吸了一口气,他带着王冠,穿着大氅,手持权杖转过身,面对国民,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迫切的想要听过新国王的声音。

    “我是利亚姆·格雷迈恩,吉恩·格雷迈恩的儿子,你们曾经的王子,你们现在的国王!”

    “在不久之前刚刚结束的那场战争里,那些血牙狼人认为我们不堪一击,认为我们是一群窝囊废。他们以为我们会像吓坏的狗一样滚地求饶。”

    利亚姆的声音有些颤抖,而他的话也让国民们有些骚动,但很快,他更加铿锵的声音将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但他们大错特错了!”

    “我们将在战场上与他们血战到底,直到最后一条战壕被攻陷!直到最后一门炮熄火!”

    “我们将在街道上与他们死斗,直到弹尽粮绝!然后,我们会用砌成城市的砖石砸碎他们的脑袋!”

    “我们将在小巷中与他们肉搏,直到我们全身血肉模糊,身体支离破碎!”

    利亚姆的话似乎充满了某种魔力,更因为这座城市就像他说的那样,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一刻,所以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热血和情绪被带动了,但利亚姆的演讲还没结束,他的声音变得婉转,

    “如果我们发现自己被包围而且手无寸铁...身受重伤而且希望渺茫...我们该怎么做呢?我的子民们。”

    没有人回答,利亚姆也不需要回答,下一刻,他就用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的声音说出了答案,那个隐藏在吉尔尼斯国民内心里的答案。

    “我们依然要高傲的扬起头颅,哪怕是狠狠地朝他们脸上吐口水!”

    “没错,这就是吉尔尼斯,我们粗鲁,我们卑微,我们失去了一切,我们面临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但是我们...绝不投降!!!!!”

    “轰”

    整个会场都在这一刻沸腾了,这句话几乎瞬间就击中了所有人的内心,他们急促的呼吸着,他们举起双手,利亚姆举起左手,握成拳头,用尽力气高喊道,

    “为了吉尔尼斯!!!”

    “为了吉尔尼斯!”

    震天响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城市,整个大地,整个天空,这一刻,吉尔尼斯人不再迷茫,不再犹豫,他们有了新的支柱,如果他们是一群被打败的丧家之狼,惶惶而不可终日,那么现在,他们就有了新的狼王!

    “他真的适合成为国王!真的...”

    隐藏在人群角落里的维琳德看着利亚姆,满意的对身边的中年人说,“就像他当初说服我的那样,现在,他也说服了他的国民...你有个好儿子,吉恩,为他骄傲吧。”

    带着黑色面甲的吉恩国王眼角有些湿润,他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随口说,“当然,利亚姆一直是我的骄傲,他会带着这个国家更好的走下去的,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

    “那么跟我来吧,吉恩。”

    维琳德转身离开,吉恩国王跟在她身后,他忍不住问到,

    “那么,我们要去哪里呢?女士。”

    维琳德看向北方,变成了灰色的双眸里闪耀着一抹如火山一样的光芒,

    “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