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漫漫苦囚路

1.漫漫苦囚路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诺,这本该是个和艾泽拉斯毫无关系的名字,但二十多年前的一扇门,和一场战争,让这个名字和艾泽拉斯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两个世界的相识是从战争和掠夺开始的,但最终,却走入了相互适应,相互依存的道路里,黑暗之门没有被拆毁,相反,在26年的那一场持续了8天的世界战争之后,这扇曾象征着灾难的大门和那片末日一样的土地,却又有了新的变化。

    它开始重新繁荣...却又不是以战争作为基础,或者说,它的繁荣是畸形的,是象征着另一场战争的开启,或者是,一场盛宴。

    恐惧已经摆好了桌椅,悲伤正在鸣泣,毁灭穿上了华服,而死亡正中高坐,它冲踔满志,它即将起舞。

    死亡的盛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快走吧,这个鬼天气,这里没准会下雨...晦气”

    十几个骑在马上的骑士一边闲聊,一边说着话,大概是因为地形被完全摧毁的原因,赤红色的诅咒之地的天气很多变,在军队中有传言说这是因为20多年前这里的战争死了太多人,那些亡魂在地下不甘心死去,一直在悲伤的哭泣,雨水就是他们的泪水。

    但这就是无稽之谈了,艾泽拉斯可是真正有亡灵的,谁都知道,战死的亡灵可没有那么大本事呼风唤雨。

    骑士们的衣甲算不上整齐,但从骑马的姿势,就能看出,这是真正的沙场老兵,他们胸口和肩膀上佩戴的军徽也证明了这一点。

    那是一头雄狮和一把利剑,鼎鼎大名的暴风王国第七军团,整个艾泽拉斯最善战的一支军队,不过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第七军团的大部分军人目前都被分散到了世界各地的战场上,防备狡猾的部落侵袭,还有一部分在吉尔尼斯帮助难民撤离以及维持战场情况,现在他们出现在大陆最南部的诅咒之地,必然是肩负着任务的。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

    在全副武装的骑士身后,是三个特制的铁笼子,用的是最坚固的黑铁打造,被驼在马车上,这种大笼子一般是用来关押凶猛的野兽的,但现在,那三个笼子里,却关押着三个人。

    而且光有笼子还不保险,那三个人的手腕,脚腕上都有沉重锁链,放佛这三个家伙,是比野兽还要凶猛的存在。

    而在这一行人最前方,诅咒之地唯一的军事堡垒,守望堡,已经在时不时划过一道诡异雷霆的夜空之下,若隐若现了。

    他们的目的地肯定不是守望堡,位于诅咒之地最中心的黑暗之门,才那是他们旅程的终点,或者说,黑暗之门背后的另一个世界,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地。

    十几分钟之后,守望堡的大门前,神色冷漠的守望者指挥官洛森登老将军亲自接待了这些骑士,他从为首的骑士手里拿过了这一次押送的人物的名单,上面只有三个名字,但却让老将军眉头一挑,然后就紧紧皱了起来。

    “哼,三个大麻烦!”

    这位完整经历过两次兽人战争的老将军冷哼了一声,走到了那三个铁笼子前方,守望堡城墙上的火把将他的脸映的若隐若现,洛森登摸着自己白色的胡子,看着被所在笼子里悄无声息的三个人,猛然开口喊到,

    “艾德温·范克里夫!”

    “伊瓦·血牙!”

    “兰多菲·摩洛克!”

    听到自己的名字,三个囚犯抬起了头,那是三个人类,都穿着囚服,剃了头发,坦白说,他们给人的印象并不深刻,但熟知内情的老将军,却知道这三个家伙都是什么样的人物。

    也难怪高层要派遣这么多精锐士兵押送了,这三个人哪怕走脱一个,都会惹来滔天的麻烦。

    “有什么事吗?洛森登先生。”

    其中一个家伙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用一种调笑的眼睛看着面无表情的老将军,嗤笑了一声,“你看着我干什么?想杀了我吗?哦,那你得排队了先生,整个暴风城有无数人想杀我...”

    这家伙从笼子的地面上爬起来,双手抓着栏杆,手腕上的锁链和栏杆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还有那张虽然疲惫,但能看出一抹阴狠气度的脸,以及那让人厌恶的笑容。

    “但你们杀不了我!你们还得把我送到德拉诺去,你们还得亲手放了我!哈哈哈哈!”

    这家伙猖狂的大笑了起来,“洛森登,我知道你恨我,但那又怎么样?我马上就要自由了!我自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的儿子!那个敢背叛我的叛徒!他死定了!你等着给他收尸吧!”

    这一番明目张胆的威胁让老将军身后的侍卫愤怒了,他们上前一步,猛地抽出了长剑,但却被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将军制止了。

    洛森登看着眼前朝他叫嚣的兰多菲·摩多克,这个一手掀起了20多年前暴风城暴乱的罪魁祸首,一个王国贵族里真正的渣滓,整个暴风城黑暗世界的首领,在那一段黑暗的年代,暴风城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杀人和失踪案都和他有关。

    这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而他之所以被捕,除了几年前归来的瓦里安王大力整肃王国秩序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被下属出卖,而那个下属,就是眼前洛森登将军的儿子,后者凭借出卖兰多菲的功劳,已经彻底退出黑暗世界,又在遥远的诺森德大陆的灰熊行省成为了一名体面的贵族老爷。

    这让暴风城的黑暗教父摩多克怎么能不恨呢?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洛森登将军并没有愤怒,甚至连一丝生气都没有,相反,他苍老而又不苟言笑的脸上慢慢扯出了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让摩多克心里突然一阵发寒。

    “你真的以为你能得到自由?”

    老将军挥了挥手,身边的侍卫和那些骑士都退出好远,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如鹞鹰一样的锋利眼神在眼前的三个人身上划过,

    “就你们这样的人,恶棍,叛军和盗贼,双手沾满了平民的血,你真的以为正义会放过你们?自由...呵呵,这一年里,我亲手送过很多和你们一样的人渣去德拉诺,每个人都想要自由,都认为自己能够得到自由,一群可怜虫!”

    洛森登舒了口气,他活动了一下拳头,

    “摩多克,他们都说你是个聪明人,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那么多被送到德拉诺的恶棍,你猜有几个人真正得到自由回来了?”

    不等摩多克说话,老将军脸上的嘲讽就越加清晰,“一个都没有!你本该被秘密处决的,你知道是谁向陛下建议,把你流放德拉诺的吗?你真的以为我会忘记你对我那可怜的儿子做的事情吗?你以为整个暴风城的贵族们会忘记你给他们带来的那段黑暗不堪的岁月吗?”

    兰多菲原本的凶狠表情慢慢凝滞了下来,而老将军却没有兴致和一个必然会死掉的人渣多说话了,他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

    “啧,真可怜...瞧瞧你们,真可怜,也许送你们过去之后,第一时间自杀是个好选择,你们这样的人很难熬过第一战,哦,对了。”

    老将军饶有深意的伸出两根指头,指了指摩多克身边同行的两个囚犯,“摩多克,你最好巴结好你的“狱友”,据我所知,不管是迪菲亚还是血牙狼人,在那边可都有了自己的势力,不管是范克里夫还是伊瓦,过去之后没准都是个督军,只有你这可怜的家伙是个最低级的“奴隶”。”

    “奴隶的死亡率可是100%哦~”

    洛森登转过身,大手一挥,

    “这三个家伙太危险了,连夜把他们送往黑暗之门前线!交给考尔曼大骑士,自由...嘿嘿,他们很快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了!”

    老将军哈哈笑着,带着侍卫离开了城门,而骑士们则骂骂咧咧的重新上路,在那一天午夜,他们到达了黑暗之门前线。

    原本的黑暗之门是没有所谓的“前线”的,但是在1年多之前,由于黑暗之门频繁的打开,上层干脆就在这里设置了一个小型的补给点,在亡灵战争结束之后,又因为要供应整个守夜人军团通过黑暗之门,这个小型补给点就在2个月之内扩大了10倍。

    这里有来自艾泽拉斯各个种族,各个势力的代表和卫兵,这里是真正的中立区,在这里发生的任何战斗,都会得到来自各大势力的制止,当然,也没有谁会发疯到在黑暗之门中立区进行战斗。

    能驻守在这里的,可都是真正的精锐!

    当然,除了士兵们自我的克制之外,还有另一个原因维持着这里的和平,因为恶魔!德拉诺世界遭受了恶魔的进攻,这并不是一个秘密,事情大概发生在2个月之前,那时候8日战争刚刚结束,紧接着就传来了恶魔入侵德拉诺的消息。

    所以这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小股恶魔会从黑暗之门冲出来,尽管对于这些精锐来说,对付一些恶魔残兵并不难,但真正重要的是这件事背后的意义。

    恶魔来了!

    恶魔又来了!

    海加尔山之战发生在6年前,那场战争有多么惨烈,最少在场的精灵和塞拉摩的老兵是深有体会的,现在,恶魔距离艾泽拉斯只有一扇门。

    面对这种对手,谁还顾得上挑起纷争呢?

    而从另一方面来看,人多了,自然就有了商业存在的基础,前线驻扎着将近6000人的部队,仅仅是供应这些士兵的衣食住行,就是个天文数字了,而且精锐军团的补给还要更高一层,自然有人能发现其中的商机,而商人们是懦弱的,但在有钱赚的时候,他们又是最勇敢的。

    所以出现在三名囚犯眼前的,就是一片堪比闪金镇一样繁华的小镇子,坦白说,在诅咒之地这样环境恶劣的地方,出现这样的繁华小镇,这画风一下子就突变的让人有些受不了了。

    “又送来了新人?”

    守卫在小镇门口的牛头人战士甩着尾巴,好奇的看着被骑士们从铁笼里押出来的三个人,忍不住向同样在站岗的奎尔萨拉斯圣骑士低声说,

    “怎么这一次只有3个?”

    那精灵圣骑士叼着草根,抬起眼睛瞥了一眼那三个带着脚镣手铐的囚犯,哼了一声,

    “这你都看不懂吗?瞧瞧他们手上的锁链,啧啧,这一次来的估计是狠角色。”

    “狠角色?呵呵”

    牛头人战士不屑的咧嘴嘲讽到,“这一年多去了多少狠角色?回来了几个?那个地方...哼哼,吃人的地方。”

    说完,这高大如战争堡垒一样的战士也有些意兴阑珊,不过就在他甩着尾巴打哈欠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号角声却从小镇背后的远方传来,牛头人楞了一下,抓着身边的战斧就朝着小镇里冲了进去,同样紧张的精灵圣骑士跟在身后。

    刚刚被从囚笼里提出来的摩多克,范克里夫和伊瓦血牙,以及那些看守他们的其实老兵都没反应过来,但下一刻,在众人眼中犹如一道绿色的地狱之门一样的黑暗之门,那墨绿色的星光当中,一个漩涡一样的大风暴快速成型。

    紧接着,一头高大的,长着黑色的双角,穿着血红色的盔甲,手持两把战戟的恶魔卫士就狂怒的从漩涡里冲了出来,发出了这一波袭击的第一声咆哮。

    恶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