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抉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在前35年的人生里,范克里夫从没有遇到过现在这样的情况,恶魔从大门里入侵,他们三个囚犯却被带到了前线,身边是一群正在休息的老兵,押送他们的骑士已经加入了战斗,一个穿着金色盔甲的圣骑士快步走到了他们面前,他甚至没有看范克里夫一眼,就挥起长剑砍了下来。

    灼热的光芒在盗贼首领眼前绽放开,范克里夫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但想象中的痛苦和死亡没有来,相反,一声清脆的碰撞声让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手铐和脚链已经被斩开,跟在那圣骑士身后的士兵随手给了他一把黑色的战戟,然后范克里夫就听到那圣骑士下达了命令。

    “我是暴风骑士团指挥官考尔曼,听着!新人,我不管你以前是恶棍还是人渣,现在,你们的身份只有一个,就是暴风城的士兵!记住了,第一个任务,守在这里,保证火炮阵地的安全!”

    考尔曼骑士又挥起两剑,将范克里夫身边的伊瓦和摩多克的禁锢砍开,他们同样得到了武器,在说完了命令之后,大骑士不耐烦的给了眼睛乱转的摩多克一拳,将这个混蛋贵族打翻在地上,

    “听着!混蛋,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见多了,但是为你们的小命想一想,黑暗之门方向周围10公里内遍布着整个艾泽拉斯各族最精锐的游骑兵,当然,还有逃跑的恶魔,如果你们自信你们能跑出去,我们绝对不会阻拦你,但如果你们想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那么你们5年的服役期,就从现在开始!”

    说完,考尔曼就带着卫兵朝着远方正在和恶魔厮杀的战场冲了过去,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根本不在乎这3个菜鸟的死活,艾泽拉斯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恶棍,这种人渣到处都是,对于大骑士来说,上层下令将恶棍们送到德拉诺的恶魔战场,简直是个完美的命令。

    “嗨,伙计们!”

    摩多克一脸晦气的揉着脸从地面上爬起来,他将手里的剑盾扔在地上,对开始熟悉武器手感的伊瓦和左右观察的范克里夫低声说,“别理会那个大兵的蛊惑,听我的,我们逃吧!只要能逃出诅咒之地,我就有办法给我们换一个新身份,让见鬼的5年服役去死吧!老子也不会去当什么炮灰。”

    “滚开!我只说一次!”

    伊瓦·血牙嘲讽的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摩多克,根本没有搭话的意思,血牙狼人的指挥官可不是被第七军团抓住的,狄克的追随者,瓦格里女武神希瓦娜亲自在银松森林里追猎了4天,才抓住了这个狡猾的狼人,也让伊瓦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强大的力量。

    在奥杜尔的所见所闻让伊瓦根本就提不起和狄克作对的想法,更何况,血牙狼人在吉尔尼斯已经彻底失败了,大批狼人被送到了德拉诺的战场上,伊瓦甚至觉得那个满是战争的世界,要比艾泽拉斯更适合他这个失败者。

    而摩多克算什么?

    伊瓦一爪子就撕碎他,而且这家伙看上去就像是个十足的蠢货。

    “我必须去德拉诺...我的女儿在等我回家,以一个堂堂正正的父亲的身份回家。”

    范克里夫握紧了手里的战戟,他同样对摩多克的馊主意没有任何兴趣,迪菲亚兄弟会也有很多成员被送到了德拉诺世界,如果能在那里见到他们,简直再好不过了。

    这番话让伊瓦诧异的看了一眼范克里夫,相比滑头的摩多克,范克里夫显然更像个优秀的合作者。

    “恶魔上来了!准备作战!”

    身后炮兵阵地的指挥官大喊了一声,下一刻,一排排健壮的兽人武士就手持盾牌从后方的阵地里冲了出来,精灵的游侠和魔法师已经开始吟唱魔法,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从天而降的冰风暴和从地下涌出的火焰,就将第一波冲向炮兵阵地的恶魔猎犬完全撕碎。

    但是那些恶心的生物就像是不知道害怕一样,如潮水一样向着阵地的方向滚动。

    三个人身边的老兵们已经列好了队列,准备迎接冲击,离他们最近的恶魔猎犬只剩下了不到100米,范克里夫甚至能看到那些烈焰恶心的长相和让人不寒而栗的牙齿,他握紧了长戟,他不认为他这样一个凡人能对付这样的对手,这可比那些呆滞的亡灵难对付多了!

    不过下一刻,伊瓦沙哑的声音就在范克里夫耳边响起,

    “跟紧我!我们杀过去!”

    “什么?”

    摩多克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伊瓦,结果就看到这个高大的吉尔尼斯人身上的皮肤开始扭曲,他立刻就想起了关于狼人的传说,手脚并用的朝着战线之外窜了出去,

    “该死的!你是狼人!混蛋,离我远一点,你们会传播瘟疫!”

    “愚蠢的废物!”

    完全变成了3米高的狼人,伊瓦活动着被灰色鬃毛包裹的手掌,十根匕首一样的利刃从爪子里弹了出来,他歪着脑袋,看向身边后退了两步,同样震惊的范克里夫,讽刺的笑道,

    “怎么?你也怕了?”

    怕?当然怕!

    狼人虽然在吉尔尼斯泛滥了,但对于远在大陆南部出生的范克里夫来说,这简直就是神话里的邪恶生物,不过联想到伊瓦刚才说的那句话,凝视着伊瓦那已经完全变成了一颗狼头的脑袋,盗贼首领咬了咬牙,

    “我要活着回去见我女儿!我...不怕!”

    他的身体明明在颤抖,在他的眼眸里却像是燃烧着一团烈火,伊瓦怔了怔,他想到了2个月前,在吉尔尼斯战场上的那些士兵...他们也是这样的眼神。

    名为守护和执着的坚定眼神。

    “好!”

    伊瓦伸出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利齿,“那就跟紧我!”

    “那位女士说,在一万年前,狼人曾正面击退过恶魔...我今天就要试一试!”

    血牙狼人张开双臂,双眼里闪耀着疯狂和野性的光芒,“到底是恶魔更凶狠,还是我的狂野更可怕!”

    下一刻,这灰鬃狼人就窜了出去,就像是一道灰色的影子,十根血红色的爪印在空中闪过,三头扑向他的恶魔猎犬的身体在空中被切成了十几段,腥臭,灼热,带着腐蚀性的血液洒在地上,那种味道让伊瓦身体里流淌的疯狂之血躁动了起来。

    他双爪扑向前方,将跟在恶魔猎犬身后的恶魔卫士粗壮的大腿抱住,然后双臂用力,左右一撕。

    “嘶啦”

    被凡人视为死亡使者的恶魔卫士的左腿,就硬生生被从身体上撕了下来,那穿着绿色盔甲的恶魔卫士痛苦的咆哮了一声,但它手里的双刀还没抬起来,一个人影就从它影子里跳了出来,锋利的黑色战戟从背后狠狠的刺入了它的心脏里。

    这只是个最低级的恶魔卫士,它的皮肤远不如高级恶魔那么坚硬,范克里夫在亡灵战争里也不是白混过来的,他除了是个好石匠,是个糟糕的谋逆者之外,还是个不错的刺客,尽管段位并不高,但他也不是好对付的。

    “嗷!”

    伊瓦并不在乎范克里夫抢了他的猎物,他已经充血的双眼里满是兴奋和野性,下一刻,他反曲型的双腿用力,整个人跳到空中,朝着另一头握着长鞭的魅魔扑了过去,那恶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狼人撕破了胸膛,抓碎了心脏,他就像是一道灰色的风暴,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腥风血雨,说真的,伊瓦开始喜欢这里了。

    这里遍布猎物,这是个好猎场!

    范克里夫跟在伊瓦身后,他不断的使用潜行和刺杀的方法,手里不合手的战戟也换成了两把恶魔用的匕首,两个人配合起来,一个冲锋,一个刺杀,效率顿时提升了好几倍。

    而这种厮杀也鼓舞了那些老兵的斗志,不到10分钟,进攻炮兵阵地的恶魔就被一扫而空。

    当然,这并不是说守卫在这里的士兵们有多么强大,实际上,他们面对的也只是最低级的恶魔罢了,而且黑暗之门那一边的守军也不是吃素的,能偷渡过来的恶魔数量就那么多,否则这里根本不可能只驻扎6000士兵。

    不多时,指挥这一次入侵的4头精英恶魔卫士被考尔曼大骑士和其他指挥官们斩杀,恶魔的攻势立刻就崩溃了,范克里夫和伊瓦的初战也就这么结束了,堪称没头没尾,但由于这一次入侵的搅和,本来要送他们通过黑暗之门,也只能拖延到了明天。

    战斗结束之后,范克里夫因为自己的出色表现,得到了考尔曼的嘉奖,对于新兵而言,他很不错了,所以他得到了一套还算坚固的旧皮甲和一套刺客用的武器,但经历过了和恶魔的战斗之后,石匠却有了新的打算。

    他在一个酒馆里找到了伊瓦,狼人正以人形态坐在角落里喝着酒,就像是考尔曼说的那样,这里的士兵根本不担心这些新兵会逃跑,所以哪怕伊瓦和范克里夫在大街上乱转也没事。

    “砰”

    一杯上好的麦酒被送到了伊瓦眼前,范克里夫坐在了狼人对面,血牙狼人根本不理会范克里夫,他拿起酒杯就将那麦酒一口喝干,然后摸了摸嘴巴,灰色的眼眸看向了沉默的刺客,

    “用这杯酒你想换什么?提前说一句,我的友谊很珍贵,一杯酒可不够!”

    “摩多克那个杂碎说感染了狼人瘟疫的人也会变成狼人,但会彻底失去理智,对吧?”

    范克里夫谨慎的问到,伊瓦咧开嘴笑了笑,

    “没错,但只要你能控制住你心里的狼,你就不会失去理智,相反,如果你能驯服他,你将会变得和我一样,不过这很难,一旦你的意志崩溃,你就会失去自我,彻底变成野兽。”

    “但是我看到你可以在狼人和人类之间切换,狼人都可以做到吗?”

    范克里夫又问到,伊瓦耸了耸肩,惬意的靠在了椅子上,“当然...不是!女士那里有一种药剂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那玩意需要长期服用,而且只有吉尔尼斯有,而且新的利亚姆国王把那玩意当成战略物资,除非你得到他们的友谊或者奉献自己的忠诚,否则很难弄到手。我嘛...我属于特殊情况。”

    说完这句话,伊瓦就不再说了,他眯起了眼睛,看着眼前沉默的范克里夫,他知道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在吉尔尼斯的那一段时间,他见多了这种事情,信奉拜狼教的很多平民,他们渴望力量,但他们却没有驾驭力量的能力,在伊瓦看来,范克里夫也属于这样的家伙。

    不过和那些纯粹只想要力量,却不知道用力量干什么的蠢材,眼前的男人显然属于意志坚定的那种,一个念头在伊瓦脑海里成型,他舔了舔嘴唇,等待着范克里夫的回答。

    二分钟之后,范克里夫伸手要了两杯麦酒,将自己的那一份一口气喝干,然后解开了左臂的衬衣,将手臂递到了伊瓦面前,

    “咬我!”

    “你的意思是,你想成为狼人?你想成为我这样的怪物?”

    伊瓦玩味的看着咬牙这做了决定的范克里夫,他耸了耸肩,“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你知不知道吉尔尼斯有多少人渴望得到高阶狼人的“种子”,我说过了,范克里夫,我的友谊很昂贵!”

    范克里夫收回了手臂,他的身体前倾,这一刻,在那双坚定的眼睛里,伊瓦看到了一抹深藏于其中的疯狂,显然,眼前这个家伙是个有故事的,他并不如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平凡,但狼人依然没有动摇,他举起酒杯,笑着看向范克里夫,他在等待范克里夫开价。

    “我什么都没有了。”

    范克里夫压抑着某种情绪,低声说,“我的势力被摧毁了,我的兄弟被送到了德拉诺,但我还有一个女儿...我说过了,我要活着回去见她,但见识了刚才的战斗,就像守望堡的将军说的,我这样的,根本活不到最后...伊瓦,我需要力量!我需要你这种强大的力量!”

    “给我这种力量,我剩下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不管是灵魂,还是忠诚,我只需要我能熬过5年,堂堂正正的回去见我女儿,看着她幸福快乐的长大,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好!”

    伊瓦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他伸出一根手指,在范克里夫面前晃了晃,“我给你这个机会,但这不是无偿的,听着,我要在地狱火半岛南部活跃的迪菲亚战团加入我的血牙战团!”

    范克里夫听到这个要求,有些茫然,

    “地狱火半岛?哪是什么地方?还有迪菲亚战团,那又是什么?”

    “呵呵...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知道了,记住了,范克里夫,我不要你的忠诚,也不要你的灵魂,但如果你敢欺骗我...你知道结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