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在人间·麻烦

4.在人间·麻烦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诺发生的一切目前还影响不到艾泽拉斯,也没有人会去关心一群囚犯的混乱生活。

    艾泽拉斯有自己的麻烦。

    8日战争的余波到现在还没有过去,整个世界在恩佐斯的搅动下已经变得一团糟,联盟和部落之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开战的可能,在已经逐渐淡去的仇恨之下,新的鲜血又将人们内心里的恐惧唤起,这种被杀死,被毁灭的恐惧驱使着他们先一步杀掉对手,而对手,也是这么想的。

    这种高压式的精神压力让双方的首领有些苦不堪言,就像戴琳说的,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已经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一句话就能解决的,战争之影从未如此接近这个世界。

    但它总是不能接近这个世界,因为第三方强行压制了战争的进程,所有人都很清楚,8日战争才不是因为国王们的命令停止的,是那些钢铁巨人和英灵们加入了战场,用不属于现世的力量强行中止了这本就不该发生的一切。

    这种真相是没办法隐瞒的,所有战场上的士兵都看到了那些比凡人强大一万倍的存在,有些笃信宗教的士兵认为那是上天神灵的愤怒的体现,再加上守护者们从天而降的登场方式,让这种流言越来越浓重。

    “是神灵们结束了战争!”

    于是,大家都这么说。

    首领们虽然知道真相,但他们对此只是表示了沉默,所有的势力都是如此...毕竟,只有高高在上的神灵才不会谋夺现世王国的统治,为了预防可能会出现的国家动荡,他们宁愿承认狄克和他的随从,以及他的无敌士兵们为神。

    他们宁愿将信仰和荣光双手呈递给他,但也只有信仰和荣光...

    不过好在,不管是他们,还是狄克,其实都不怎么在乎这回事,艾泽拉斯可没有信仰之力这一说,也不会有人点燃神火,所以即便是出现一些“神灵”的狂信徒,又有什么关系呢?

    总归不会影响大局。

    但实际上,终于出现在惶恐大地上的神灵现在正眉头紧皱,狄克站在灰谷大树荫的翡翠梦境传送门前方,看着眼前那曾经是翠绿色,但如今已经变成了红绿混杂的传送门光芒,他的眉头紧锁,这事情,很麻烦!

    2个月前的大海沟之行,他全程目睹了恩佐斯是如何逃入翡翠梦境的,当初借助艾露恩的力量强行打穿了翡翠梦境的位面,重伤了恩佐斯,但现在看来,那个最弱古神为这一次行动已经准备了很久,即便是重伤之后,也有足够的力量掌控整个翡翠梦境。

    哦,对了,那地方现在应该叫梦魇之地了。

    圣骑士伸出左手,轻轻点在眼前的红绿色传送门的能量漩涡里,那深红色的不详能量汇聚在他指尖,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飞快的顺着圣骑士的手臂窜上了他的身体,就像是暗红色的毒蛇。

    但在触及到脖子之前,银色的火焰就从狄克皮肤上点燃,飞快的顺着暗红色能量出现的途径,将其完全的焚烧殆尽。

    “很具有攻击性,这种性质的能量,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老朋友”。”

    狄克的手指尖摩挲着,将最后一点点的残渣甩在地面上,昔日绿草成荫的灰谷大树荫神殿,如今已经变得不正常了起来,就算以外行的目光来看,狄克也能感觉到这片森林正在哭泣。

    别忘了,灰谷和海加尔山的森林里,可是居住着最神秘的自然半神,森林半神艾森娜的,不过看上去她并不打算和狄克见面,这也就意味着,这种从梦魇之地延伸出的能量,对于森林的腐蚀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

    狄克的心稍微安定了一些,他扭头看着跟在他身后的绿龙女王,温声说,

    “翡翠梦境的生物都转移出来了吗?”

    “怎么可能全部转移出来...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

    伊瑟拉一脸愁苦,她的双眼里有掩饰不了的哀伤,她抬头看着眼前巨大的传送门,那包裹着传送门的古树枝干都已经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枯萎和断枝,“翡翠梦境彻底毁了,我们居住了数万年的家乡就这么失落了。”

    绿龙女王双眼里已经有了泪痕,但她不愿意让这么多人看到她的软弱,所以她转过头,沙哑着声音说,

    “梦魇侵蚀的速度比我们想象的快太多了,那些原本平和的优雅生物已经被扭曲了身体和神智,我们甚至来不及将它们转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在痛苦的哀嚎里坠入黑暗的深渊,就像是天堂一样美好的和平,几乎在眨眼间就被完全颠覆,我到现在还忘不了那从天边滚滚而来的暗红色风暴,所到之处,一切都变成了地狱。”

    “为什么?为什么它们要承受这可悲的一切?”

    伊瑟拉终于忍不住内心的煎熬,哽咽着,眼泪从眼睛里落了下来,又被面色凝重的伊兰尼库斯抱在怀里。

    其他龙王和守护者们无言的看着这一切,他们能理解伊瑟拉的痛苦,绿龙从诞生之日就一直居住在翡翠梦境里,但现在,他们失去了这一切,甚至没办法保卫自己的家园,这种不战而逃的耻辱,和失去家园的痛苦交织在一起,几乎在几天之内就让整个绿龙军团的意志濒临破灭。

    从上古到现在,绿龙军团还从没有输的这么惨过。

    狄克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伊瑟拉,不过面对同一件事,总有人会有不同的看法,就在众人都悲伤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

    “其实你们不用悲伤啦,毕竟按道理说,没准是你们占了人家的家来着。”

    狼女背着月神镰刀,抱着双臂,背后的尾巴一边甩来甩去,一边猜测着说,“按照狄克的说法,古神是和这个世界一样古老的,那么我们换个思路想一想,没准恩佐斯可能早在绿龙军团进驻翡翠梦境之前,就发现了这片特殊的位面,而且以古神的灵魂强度,要完全转移到翡翠梦境,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丝半点。”

    这句话就像是一盏灯,猛地将狄克眼前的迷雾打开了,圣骑士一拍手,大声说,

    “应该就是这样!伊瑟拉,我们之前不是怀疑过,为什么萨维斯能三番两次的在你们根本没察觉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进入翡翠梦境吗?这就是答案!”

    “不是萨维斯和恩佐斯入侵了翡翠梦境...它们本来就在那里!是绿龙军团在他们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否则以你们对翡翠梦境的掌控力度,没道理那个位面在面对梦魇之力的时候,会脆弱到这种程度。”

    圣骑士倒吸了一口冷气,身边的众人也露出了惊容,红龙女王面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病变的传送门,

    “腐蚀的种子...早就种下了,这一次,恩佐斯只是引爆了它们...泰坦在上!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伊瑟拉的哽咽也在这一刻停止了,她瞪大了眼睛,但最后,却只能露出了苦笑,她以为绿龙军团失败了,但却没想到,他们其实从一开始就从来没有胜利的希望,这真是,让人绝望的事实啊。

    整个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凝滞到了极点,几分钟之后,狄克摇了摇头,对身后跟随的守护者米米尔隆和托里姆说,

    “恩佐斯被艾露恩大人击成重伤,最少有百年的安定时间,所以从现在开始,彻底封锁翡翠梦境的四个现世入口,在入口处构建大型封印,让米米尔隆先生的机械造物来看守封印,他们不用睡眠,被恩佐斯腐蚀的几率是最小的,将封印地周围的生灵全部迁走,这一点我会亲自和那些国王们沟通的。”

    “狄克!让我们来!”

    伊瑟拉固执的上前一步,大声说,“恩佐斯从我们这里夺走的,我们要彻底夺回来!让我们来看守封印!绿龙们对于梦境的波动是最敏感的,我们这一次不会再让恩佐斯有机可乘了!”

    “你们...唉...”

    狄克犹豫了一下,英雄巨龙伊兰尼库斯也走上前,和自己的女王站在一起,绿龙军团的两位领袖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纵使狄克有些犹豫,但最终,他还是点头同意了下来。

    “好!绿龙军团分出一半高端战斗力守在四个入口,其他成员跟随巨龙军团转移到德拉诺,奥丁的军队已经在转移中了。”

    圣骑士的目光从龙王们身上划过,

    “先生女士们,我们作为守护者守护了这个世界数千万年,现在,我们要主动开始进攻了,随我去奥杜尔,我将具体为你们解释这一次的作战计划。”

    玛里苟斯摸着自己的胡须,他看着狄克,问到,

    “那这一次的对手,是?”

    “燃烧军团!”

    狄克遇到了一些麻烦,但这改变不了他和伊利丹早就计划好的作战方案,实际上,第一波入侵德拉诺,打算教训伊利丹的恶魔已经在影月谷和虚空风暴登陆了,现在就算是狄克想停下来,也根本不可能,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而在另一边,现世的统治者们,也遭遇到了另一个麻烦。

    在现在这个多事之秋,联盟部落随时都有开战的可能,各个国家都在准备战争事宜,连带着潘达利亚的粮食生意也火爆了不少,双方都在拼命购买粮食,来预备很有可能会突然爆发的战争。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另一个势力却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世界舞台。

    暴风城的王座厅,瓦里安王靠在王座上,他的脸上有难以掩饰的疲惫,王后瓦蕾拉正温柔的为国王揉着额角,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王子安度因却跑了进来。

    “父王!港口区出现大群的娜迦武士,他们带来了...”

    “砰!”

    瓦里安王被惊醒,他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他们还敢来?真当暴风王国是泥捏的吗?安度因,集结军队!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

    “不不不!父王,这些娜迦不是来作战的,他们...他们...”

    说到这里,王子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他砸吧着嘴巴,最后在瓦里安王疑惑的目光中,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封点缀着华丽宝石的邀请函,双手递给了瓦里安。

    “他们归还了上次抓住的俘虏,还有泰勒将军,还带来了“深海女王”的一封信,他们...他们要和暴风王国建交,还邀请您去托尔巴拉德参加深海女王的宴会,据说他们给所有势力的统治者都发了邀请函。”

    说到这里,王子殿下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他感觉自己就像个说胡话的傻子,但手里的邀请函却不是假的,所以最后,他只能咧嘴松了松肩,

    “总之,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