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在人间·新势力崛起

5.在人间·新势力崛起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昏暗的是扭曲的梦境,鲜红的是洋溢的绝望,还有掺杂其中的灰色悲伤,在这个扭曲的世界里,一个愤怒的灵魂高叫着。

    “杀!”

    “娜迦...我的舰队,没了...”

    “死了,都死了...”

    时而癫狂,时而悲伤。他被困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梦境中没有时间的流逝,但越是这种孤独,就越显得残酷,当沉浸的绝望即将溢出的时候,往往是灵魂防线即将崩溃的时候。

    但就在他被实质性的负面情绪碾压的即将崩溃的那一刻,束缚着这个梦境的枷锁却突然一松,压力骤然而去,他睁开双眼,握紧的拳头狠狠的砸了出去。

    “杀!”

    “砰”

    泰勒的手腕被瓦里安死死抓住,安度因抓住了癫狂的将军的另一只手,应王室要求,从北郡紧急赶来的“盲眼修士”巴隆第一时间将安抚心志的圣光点在了如野兽一样嘶吼的泰勒将军的额头上,他挣扎的更加剧烈了,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瞪大到了极致,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几分钟之后,巴隆诵念了一声祷词,手指离开了泰勒的额头,被疲惫和绝望压得喘不过气的海军上将终于安静了下来,真正进入了沉睡当中。

    瓦里安放开了泰勒的手臂,他看着自己的将军,他也是个老兵,也是个统帅,他能理解全军覆没之后指挥官的绝望心情,但从表面上,那些送泰勒回来的娜迦水法师们倒是没有说谎,深海女王艾萨拉并没有虐待他,只是用魔法让他进入了某种幻术当中。

    但国王还是将目光投向盲眼修士,后者微微后退了一步,低声说,

    “泰勒将军的身体没有问题,精神也没有遭受折磨,但是他的精力几近干涸,他需要休息,最少会睡3天,这几天,请务必不要打扰他。”

    瓦里安点了点头,对于巴隆这位完整的从头到尾参加了亡灵战争的牧师新星,他还是很信任的,甚至打算在几年后,让巴隆开始主持目前大主教仍然空缺的光明大教堂,不过现在他更担忧的是泰勒这位绝对忠于乌瑞恩家族的将军的生命安全,所以在巴隆说完之后,国王抬起手,

    “那就麻烦你,在这几天暂住在暴风要塞,务必要保证泰勒将军的生命!”

    巴隆微微俯身,“遵命,陛下。”

    十分钟之后,暴风要塞的议政厅就坐满了乌瑞恩家族的近臣,不过此时的气氛多少有些诡异,源头就在那封被放在国王桌子上的邀请函上。

    娜迦的前身是曾经统治了大半个世界的上古卡多雷精灵帝国,所以在礼仪和装饰方面,这些在海底宅了一万年的扭曲生物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穷奢极欲,但偏偏他们源自万年前的艺术水准却又高的吓人,即便是瓦里安这样的战士,也能从那用通用语,萨拉斯语,矮人语三种语言书写的请柬当中,感觉到一股滞留在时空当中的庄严和肃穆。

    但偏偏送来这请柬的势力,在2个月前,却又刚刚攻破了他们的城市,最让人纠结的是,这一次娜迦除了送回了那些俘虏之外,还送来了一笔让瓦里安都目瞪口呆的财宝,名其名曰“赔偿”,而这笔财富现在就存放在刚刚修复的港口区仓库里,由军情七处的肖尔亲自带人看守。

    实际上,瓦里安王接到已经快被吓傻的税务官的密报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那可是相当于整个暴风王国三年赋税的财物!足够瓦里安再建二十个码头区了!那些娜迦就用几十个破木箱子抬着随手一扔,然后就回到了深海里,可怕的土豪气息简直是扑面而来,糊了瓦里安一脸。要知道,海底最不缺这些东西,而埋葬了无数财富的深海,却又是艾萨拉的领地。

    曾经,人们都说统治了大海的库尔提拉斯国王戴琳是最富有的统治者,但现在,这个头衔肯定要送给那位深海女王了。

    这其实就是让瓦里安最纠结的地方,按道理说,他刚才就该把请柬摔在娜迦们的脸上,然后带着军队和他们大干一场,来为暴风王国遭受的屈辱正名,但那位曾见过一面,好救过他们的深海女王一出手,就连消带打的将瓦里安所有的怒火都熄灭了。

    国王和国家的尊严当真无价吗?

    不...对于政客们而言,任何东西都是有价值的,而只要有价值,就能做交易,所以思前想后,瓦里安决定再思考一下。

    近臣们激烈的讨论着,但却没有谁再提出开战的建议了,开战就意味着损耗,就意味着死亡,在如今守护者悍然插手现世战争,部落又逐步紧逼的情况下,实在不适合再进行一场完全没有胜算的战争了。

    毕竟,人类怎么能进入深海呢?

    “陛下,我的建议是...不如我们静观其变!”

    紧急从夜色镇赶来的艾伯洛克公爵老成持重的建议说,“先不忙做决定。”

    “嗯?”

    有些疲惫的瓦里安立刻来了兴致,他好奇的问,“艾伯洛克卿,怎么说?”

    穿着黑色长袍,手里握着一把荆棘权杖的老公爵眯起了眼睛,带着一丝嘲讽的说,

    “距离那宴会开始还有2天的时间,虽然娜迦们以他们女王的名义保证不会做出破坏“两国关系”的事情,但那些毕竟是异族,而且要我说,最着急的可能不是我们...陛下忘记娜迦的由来了吗?”

    瓦里安眼前一亮,

    “您的意思是,卡多雷和奎尔萨拉斯?”

    “是的,如果连那位大祭司都不怕深海女王伤害她,那么就代表这次宴会出问题的几率必然不大,如果他们拒绝了,我们也顺大流拒绝就可以了。”

    老公爵揉了揉自己的手臂,最近暴风城的天气并不怎么好,他已经老了,所以总会有些酸痛,但是他还是继续说完了自己的想法,“但即便是要去赴宴,也必须带足精锐,塞拉摩的事情不能发生第二次!如果再出现战争,恐怕就算天上的神真正降临,也办法平息了。”

    这一番话让所有大臣都点了点头,老公爵说的无疑是非常正常的,温德索尔元帅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这一次如果陛下要去赴宴,必须得带上肖尔和一部分第七军团的突击士兵,还有北郡那位,必须要带上,陛下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您必须考虑到整个国家的利益!”

    瓦里安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但当他联想到他在瓦斯琪尔见到的娜迦王国的势力,他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娜迦在海底休养生息了一万年,万年后重新出现在世界上,深海王国的出现已经成为定局,不过好在那位女王看上去是打算加入文明世界,而不是肆意挑起战争,但库尔提拉斯的大海霸权...哎,又是一个多事之秋了。”

    “陛下...这是好事。”

    老公爵低声说了一句,瓦里安怔了一下,最后也点了点头。

    “嗯,算是好事吧。”

    另一边,在铁炉堡温暖的王座厅,铜须三兄弟,这铁炉堡的统治者聚在这里,麦格尼手里同样捏着一封奢华的邀请函,矮人国王有些烦躁的敲打着桌子,和瓦里安不一样,他压根就不想去赴宴。

    矮人讨厌水,这是源自骨子里的天性。

    布莱恩·铜须坐在一边,对自己的哥哥说,“哥哥,大工匠刚才派来了使者,询问关于赴宴的事情,诺莫瑞根也收到了邀请函!”

    “那梅卡托克是什么意思?”

    麦格尼烦躁的抓着自己漂亮的金色胡须,有些纠结的问,“他怎么说?”

    “大工匠说,他的选择和你一样,你去他就去,你不去他也不去。”

    布莱恩有些惊讶的问到,“侏儒和矮人已经相互依存快300年了,哥哥难道还怀疑梅卡托克先生的品格吗?”

    “唉,我不是怀疑他...如果梅卡托克直接说不去,该多好...这样我们就有理由推脱了!”

    铜须国王丧气的坐在了椅子上,将手里的两封信扔在桌子上,“弗斯塔德和该死的索瑞森也是这么说的,我去他们就去,我不去他们也不去,该死的!他们把我放在炉子上烤!可是瓦斯琪尔那个鬼地方,我是真不想去第二次了,你们知道吗?那鬼地方上下左右全是水,我走在那里,腿都打颤!”

    穆拉丁也有些纠结,其实矮人们纠结的原因和瓦里安是一样的,不过区别在于,矮人们并不缺钱,所以从湿地登陆的娜迦送来的“赔礼”,是整整一百箱海底的稀有矿石,这对于矮人们来说,绝对是最好,而且绝对无法拒绝的礼物了。

    而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深海女王绝对不是个花瓶,她对于人心的把握和揣摩,已经到了一种极高的程度,就连对娜迦最仇恨的穆拉丁,在看到那些矿石的时候,复仇的心思,也在不知不觉当中淡了几分。

    “嘿!其实要我说,最烦躁的肯定不是我们!”

    三兄弟里脑子最好使的布莱恩·铜须嘎嘎笑着,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些娜迦送来的金·艾萨拉时代的小型雕塑,对自己的哥哥眨了眨眼睛,

    “哥哥不如询问一下泰兰德女士和太阳王,看看他们怎么说!”

    听到布莱恩的建议,麦格尼烦躁的脸立刻变得呆滞,但随后,他就开心了起来。

    泰兰德和凯尔萨斯能怎么说呢?

    “哎...准备一套上古帝国的礼服吧。”

    凯尔萨斯有些忧郁的看着手里的邀请函和一颗种子的化石,他苦笑着转头对身边的罗曼斯大法师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祖先留下的手稿里,隐晦的建议我们和娜迦修好了,瞧瞧咱们这位光中之光,真是个能看透人心的可怕存在啊。”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罗曼斯大法师也苦笑着回应,艾萨拉打出的牌让奎尔萨拉斯根本没办法拒绝。

    娜迦只送给了凯尔萨斯一样东西,奇迹之树阿坎多的树种化石,艾萨拉也言明,瓦斯琪尔保存着完整的,关于阿坎多的培育资料,那棵树现在已经是重建的奎尔萨拉斯凤凰王朝的精神象征了,比从前的太阳井还要重要的多,凯尔萨斯甚至不惜为此攻打辛德拉古城埃雷萨拉斯,如今艾萨拉手里有他最需要的东西、

    哪怕他的祖先曾经是艾萨拉麾下的谋逆者之一,但他又怎么能不去呢?

    而相比凯尔萨斯的失落,诺达希尔的月之祭祀现在就是妥妥的绝望了,她从没忘记过在瓦斯琪尔海底,艾萨拉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毫不怀疑那位光中之光对于自我意志的执行力,她甚至怀疑,这一次的宴会,也许就是艾萨拉为了羞辱和惩罚她,特意召开的。

    但...她同样无法拒绝!

    深海女王对于其他势力都是真正的“邀请”,而她的贴身侍女瓦斯琪,傲慢到达诺达希尔之后,带给泰兰德的只有一句话。

    “你的女儿珊蒂斯·羽月正在瓦斯琪尔做客,她很想念自己的养母,所以陛下特意派我来邀请泰兰德祭祀和玛法里奥大德鲁伊前往深海王国托尔巴拉德行省赴宴!”

    威胁!卑鄙的威胁!

    但这又怎么样呢?胜利者永远不受指责,而且以泰兰德对艾萨拉的了解,如果她真的敢拒绝赴宴,第二天就能收到珊蒂斯身体的一部分...这是她无法忍受的。

    泰兰德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所有的恐惧和不安强行压制了下去,这是为了珊蒂斯,而不是她自己,她看着眼前傲慢的娜迦女士,沉声说,

    “请转告艾萨拉陛下,我和我的丈夫,必然会准时赴宴!”

    “呵呵呵...很好!泰兰德,你果然和一万年前一样,是个聪明人。”

    瓦斯琪和泰兰德是旧识,但也是绝对的仇人,不过即便是泰兰德再愤怒,就像是瓦里安说的那样,新的势力已经在艾泽拉斯出现,除了守护者们,没人能拦住它的崛起...谁也不能!

    万年前的荣光和这荣光的承载者...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