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9.次子:萨博迈恩?塞贝利安

19.次子:萨博迈恩?塞贝利安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根据森夏手里得到的消息,整个刀锋山区域里,应该还隐藏着最少12头黑龙,在它们和戈隆的战争之后,它们就选择了隐匿的生存,任何需要的东西几乎都是通过拜龙教来筹集,实际上,这也是目前艾泽拉斯世界隐匿的黑龙的生存方法。

    在黑龙最后的聚集点黑石山被摧毁之后,加上被关押在黑曜石圣殿的近百头黑龙,整个艾泽拉斯应该还有120-140头黑龙的踪迹,它们担忧被其他巨龙找上门复仇,所以大都隐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比如南海的海岛,比如希利苏斯大沙漠,比如菲拉斯的丛林深处,还有一些则躲在人类世界的边缘,在距离燃烧平原很近的湖畔镇里,狄克就知道,那里最少藏着2头黑龙。

    但它们已经被吓破了胆,再加上死亡之翼长时间存在于另一个世界,血脉的混沌和疯狂并没有能主宰它们的神智,所以狄克并没有对它们赶尽杀绝,尤其是在血脉纯净的希奈丝特拉出现之后,这些躲藏起来的黑龙也终于有了新的希望。

    只要这位曾经的黑龙龙母能真正杀死死亡之翼,它们的后代就有可能恢复纯净的黑龙血脉,当然,它们这一代是没什么希望了,但能活下来的那些,都是有自己的方法可以压制这种邪恶力量的。

    而相比艾泽拉斯的同族们,当初跟随死亡之翼来到了德拉诺世界的黑龙显然更惨一些,长期和死亡之翼待在一起,它们血脉的里混沌和疯狂,早已经将它们的神智主宰,让它们变得好斗而嗜血,根本没有了守护巨龙那种高贵的样子,甚至连它们的身体都出现了一定的扭曲,当然,血脉纯度越高的黑龙,越能压制这种毁灭的冲动。

    比如正背对着走入洞穴的森夏,在处理着一些复杂魔纹和零碎的部件的萨博迈恩男爵,作为死亡之翼的直系血脉,黑石之王的弟弟,他看上去并不阴狠,也不邪恶,至少比那些已经被混沌主宰的家伙,显得更正常一些。

    但即便如此,面对随意闯入自己隐藏地的家伙,男爵也不见得会举双手欢迎。

    这家伙从背影来看,倒真的像是德莱卡说的那样,穿着画满了复杂魔纹的黑色长袍,有一头花白的黑色头发,手边放着一根火石法杖,看上去就像个落魄的人类法师。

    森夏还没开口,男爵沙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就自杀谢罪,要么就准备用你那渺小的存在,挑衅黑龙的力量...后一种方法会让你死的很痛苦,还有你...德莱卡,我不记得我给了你这卑贱的蠢材透露我秘密的权力,是我太仁慈了,还是你太大胆了?”

    这声音中包含着一股特殊的力量,在瞬间就弥散到了整个洞穴之内,德莱卡感觉沉重的压力压在她肩膀上,那种可怕的恐惧也在她内心生根发芽,几乎是瞬间就主宰了她并不坚定的意志。

    “噗通”

    德莱卡跪在了地上,低头趴在地面,瑟瑟发抖,不敢说一句话。

    而森夏则无所谓的站在那里,隐隐的保护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德莱卡,这个蠢女人好歹也投靠了他,她的生死倒是无所谓,但来自狄克的威严,却是不允许一头成年黑龙挑衅的。

    “萨博迈恩男爵...或者我该叫你黑龙塞贝利安,我是...”

    “够了,我不想知道你是谁!”

    男爵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他转过身,一双阴霾的眼睛在森夏身上打量了几次,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森夏身体里那股特殊的力量,那种暴躁的,恍如天上雷霆一样的力量信息让他皱了皱眉头,黑龙们是玩弄火焰和能量的大师,所以他一眼就能看出,眼前这个有恃无恐的人类,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资本。

    但如果他认为,用这种力量就能对抗黑龙的伟大,那么他必然要失望了,不过就在男爵准备动手的时候,森夏却飞快的从怀里取出了一块钢铁印记,将其丢给了黑龙男爵,然后后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没有恶意。

    “我只是替一些大人物传话的小卒子,您完全没必要这么对付我...实际上,如果不是考虑到这片大地上存在的两个不好惹的家伙,恐怕来传信的就不是我了。”

    森夏摊开双手,满脸的表情都是“我只是个小人物,所以请你放过我好不好”的无辜表情,萨博迈恩男爵好歹也是黑龙王子,这点气量他还是有的,当然更重要的是,从这块手掌大小的钢铁印记上,他感觉到了一种亲切的味道,这让他冰冷的心里绽放了一丝希望。

    男爵阴沉着脸,甩了甩手,

    “你们可以走了!再有下次...”

    “不不不!”

    森夏一把抓起瑟瑟发抖的德莱卡,大声说,“不会有下一次了,黑龙先生,再见!没准下次见面,我们就是朋友了。”

    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男爵楞了一下,但森夏却已经快速退出了石窟,他一把将德莱卡甩在了地上,然后舒了口气,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坦白说,他并不畏惧这头成年黑龙,来自早已经和身体融合的血腥橡木以及雷霆强化的力量,他甚至有把握重创萨博迈恩,但作为狄克的下属,森夏知道很多事情,他甚至知道这片大地上隐藏的是谁...所以只是低头罢了,能避免危险,森夏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服从。

    而且自己的事情这就算做完了,黑魔王大感内心轻松,他瞥了还浑浑噩噩的德莱卡一眼,摇了摇头,然后召唤了两人飞过来的时候乘坐的虚空鳐,毫不犹豫的将德莱卡抱到了如同大海鳐一样的,却能在天空中快速飞行的虚空鳐上,一边驱使着虚空鳐返回卢安荒野,一边盘算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即便是森夏这种层次的家伙,也能感觉到刀锋山越来越诡异的形式,他的主人和其他大人物已经将这里当成了预设的战场,森夏觉得,还是要提前将自己这边的重要材料和物资送出去才好,免得到时候大战将起的时候,会引发的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

    而就在他们离开之后,赛伯迈恩男爵谨慎的在自己的石窟里布下了2层隐匿结界,然后才取出了那个金属印记,上面是一只黑色的爪子,这是曾经的黑龙军团的标志,男爵轻轻的念动咒语,那金属印记的表面,便浮现出了很多特殊的文字,龙语,而且是龙语书写的密文。

    他将左手上带着的黑色皮质魔法手套摘下来,用手指感受着那些凹凸不平的文字,一段话很快出现在他的内心里。

    “我亲爱的儿子塞贝利安:”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你大概已经认为我已经死了,但没有,我只是设法逃离了你父亲的掌握,收纳虚空龙的计划已经失败,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自救失败,我回去了艾泽拉斯,黑龙军团的情况很糟,连你的哥哥奈法利安也不幸身亡,是的,他是被你的父亲逼迫着去送死的...就像是他逼迫着我们一样。”

    “但你的妹妹仍然活着,而且我还找到了其他重要的事物,相信我,你会对它们感兴趣的。”

    “我的儿子,我知道尽管你的血脉里有混沌的存在,但你可以压制它,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我都在渴望得到最终的自由,我们还希望看到黑龙军团的重新崛起...我知道你也对你的父亲非常不满,你只是无奈的屈从于他的邪恶力量...但相信我,我们不用再畏惧了。”

    “黑龙将不会再低头活下去,如果你也渴望这个未来,那么来沙塔斯城外的奥蕾莉亚要塞...我将为你展示你渴望看到的希望。”

    “你也可以将这份信转交给你的父亲,但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做的,当你的父亲对于你的兄弟的死伤毫不在意的时候,只有你还在想着复仇。”

    “你是个好孩子,我永远知道这一点。”

    “来自深爱你的母亲:希奈丝特拉。”

    “呋...”

    看完了这封信,萨博迈恩男爵的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毕竟不是小孩子了,不是一封温情满满的信就能打动的,他的母亲希奈丝特拉在2年前从刀锋山失踪,说实话,男爵真的以为她已经死了,但现在,她却又出现了,而且还带来了“希望”。

    “呵呵...希望。”

    萨博迈恩轻笑了一声,这个词在他看来是那么的讽刺。

    当初在离开艾泽拉斯的时候,死亡之翼将已经支离破碎的黑龙军团交给了他的哥哥奈法利安,却又将萨博迈恩和其他黑龙带入了德拉诺,曾经萨博迈恩还在为这种区别对待而感觉愤怒和不公,但现在,奈法利安死了...他的哥哥死了!

    就因为那个愚蠢的命令,命令奈法利安继续收容黑龙军团,死亡之翼分明就是在用奈法利安竖起一个靶子,那老混蛋已经彻底疯了,连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的性命都用来作为吸引目标的诱饵。

    但他们也不是一样?

    为了一个栖身之地就和戈隆大战一场,跟随死亡之翼到来德拉诺的黑龙伤亡惨重,几乎阵亡了三分之二,但在得到了一块区域之后,那本应该是所有黑龙的主心骨的家伙,却开始躲进实验室进行他残忍而疯狂的实验,对于麾下黑龙的死亡不闻不问,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如果死亡之翼执意复仇,格鲁尔又算得了什么?但他没有那么做,深感憋屈的萨博迈恩甚至只能自己来,用自己的小谋略来伏击那些格鲁尔之子,来给战死的兄弟们复仇...这样的黑龙王,真的有必要存在吗?

    他真的能算是自己的父亲吗?

    萨博迈恩的双手死死的扣住了手里的金属印记,最终,他舒了口气,内心做了个并不怎么让人舒服的决定。

    20分钟之后,黑龙巨大的身影拍打着翅膀落在了奥格瑞玛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之外,在光影闪动中,萨博迈恩大步走入了那山丘之下隐藏的密室里,他并没有完全进入密室深处,而是站在黑暗里,恭敬的大声说,

    “父亲,我可能要去一次白骨荒野,为您采集最好的泰罗果和亡者之魂,但是可能会遭遇到格鲁尔之子的阻拦,所以我希望,您能派遣麦泽利安他们,先将刀锋山通往白骨荒野的道路打通,这样我就能...”

    “废物!”

    一声暴喝从黑暗里涌了出来,混杂着实质性的能量波动,如同重锤一样,狠狠的砸在了萨博迈恩的胸口,紧接着,又是一声暴怒的吼叫,

    “如果你对付不了那些戈隆,就用自己的命为你的弱小忏悔吧!滚!”

    “噗”

    萨博迈恩狼狈的从密室里滚了出来,死亡之翼的力量是实打实的,那种仅凭情绪就能调动大量能量进行攻击的手段,已经近乎神迹,但越是这样,男爵内心的想法就越是坚定。

    他颤抖着身体从地面上爬起来,看了一眼那缓缓闭合的密室,呵呵笑了几声,大步朝着奥格瑞拉之外走去,只是短短几秒钟,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这世界上,从未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可惜,已经坠入混沌的死亡之翼没注意过这些,他也从不注意这些。

    力量能得到一切吗?

    不...它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