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格鲁尔的临死反扑

26.格鲁尔的临死反扑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戈隆是力量的象征,实际上,从上一次戈隆们和黑龙的战争就能看出来,这些来自德拉诺世界的岩石生物在力量这一项上绝对不会比巨龙们更弱。

    它们无法遨游天空,但作为补偿,它们拥有了主宰大地的天赋,传说站在地面上的戈隆是不会死去的,就比如现在的格鲁尔。

    哪怕在刚才被死亡之翼的赤红色岩浆触须险些洞穿了心脏,但在不到10秒钟的时间里,它那几乎被完全撕开的胸口就又再次恢复了完整,重新怒吼着扑向再次飞起的死亡之翼。

    但这一次,死亡之翼不会再给它机会了。

    作为一头身经百战的守护巨龙,死亡之翼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哪怕是在巨龙形态下,面对再次跳起来的格鲁尔,他狞笑着甩动身体,缠绕周身的暗红色火焰和钢铁的碰撞声给熊熊燃烧的三分之一个奥格瑞拉高地敲响了最后的丧钟。

    格鲁尔想要故技重施,抓住死亡之翼的躯体,将他拖回地面,那里是戈隆的主场,但死亡之翼的尾椎却没有再次穿刺,就像是长鞭一样,狠狠的拍在了格鲁尔的面上,又在它的双拳抓过来之前,用两只巨大的,包裹着钢铁的前爪一左一右砸在了格鲁尔的手臂上。

    “砰”

    戈隆之王的身躯在空中晃动了一下,这势大力沉的一击让它几乎是立刻就失去了平衡,但就在它坠向地面的时候,黑龙之王却拍打着翅膀,悬浮在空中的身体飞快的向前冲刺,绕到了格鲁尔的身后,四只龙爪探出,死死的抓进格鲁尔身体表面的岩层里,他的翅膀也在这一刻张开到了最大,就像是天地之间盘亘的一面黑翼大旗。

    “给我起来!”

    死亡之翼咆哮着,用力的拍打双翼,硬生生将坠落的戈隆之王提到了空中。

    在地面上是无法杀死一头像格鲁尔这般强大的戈隆的,只有废掉它强到可怕的愈合能力,才有可能彻底击杀它!

    “上一次留你一命就是个错误!你这混蛋!”

    耐萨里奥的双眼里闪耀着恶毒的光芒,他已经用自己的力量将之前藏身的地穴完全遮蔽了起来,但仅仅是打扰他实验这一项,就已经触怒了死亡之翼。

    尽管他很明白,那是胆大包天的背叛者塞贝利安引起的一场龙虎斗,但作为黑龙之王,作为死亡之翼的骄傲,让他根本无法允许被这样一头无知肮脏的野兽惊扰,再加上之前格鲁尔可是真的奔着杀掉他而来的。

    那种痛苦和死亡已经让他对格鲁尔的容忍到达了极限...先杀掉它,再去杀掉那个逆子,还有站在那逆子身后的家伙...

    塞贝利安是没有胆子背叛他的,死亡之翼对于自己的次子非常熟悉,他没有那个胆子孤身耍弄这种阴谋,所以他背后肯定站着一些试图挑战死亡之翼威严的混蛋。

    “杀光你们!”

    一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阴谋的针对者,死亡之翼内心的愤怒就开始熊熊燃烧,他扣入格鲁尔身躯里的利爪再次抓紧了几分,这让戈隆之王发出了痛呼,巨大的身体也开始在巨龙爪下挣扎了起来。

    这种重量几乎达到了死亡之翼所能承受的极限,他的身躯也开始摇曳了起来,但他低下头就是一口暗影烈焰的火柱喷到了格鲁尔的脸上,那锋利的,暗红色火焰缠绕着的灼热尾椎也从背后刺入了戈隆的心脏!

    但仅仅是这样,还无法杀死它...岩石生命的强横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他们的生命力强大到能让其他生物绝望。

    “嗷!放开!放开!”

    在烈焰加身,在尾椎穿刺的情况下,格鲁尔依旧在疯狂的挣扎,而且伴随着这野兽的挣扎,已经被彻底变成了一片岩浆火海的地面上,也飞快的窜出了四五道石笋,朝着天空中的死亡之翼激射而来。

    轰鸣的大地扭曲着,那锋利的石锥就像是长在地面上,飞快生长的巨树,层层蜿蜒,扑向天空中的黑龙之王。

    这是操纵大地的力量,在大地权柄之下,重塑大地是很简单就能做到的事情,这也是刀锋山变成了现在这样怪石嶙峋,石锥遍地的原因...在当初黑龙和戈隆的战争中,格鲁尔之子们,就是用同样的方法,攻击低空飞行的黑龙们,猝不及防的黑龙会被这样的攻击刺穿身体,在坠落到大地之上,被那些野蛮的格鲁尔之子一拥而上,活活分尸。

    就在现在的鲜血之环的山丘之上,还有当年被屠杀的黑龙们早已经风干的残躯,那是格鲁尔屠龙者的证明,那也是黑龙军团的悲哀和一段黑暗的历史。

    “用大地来对抗我?哈哈哈,大地就是我的力量之源!”

    死亡之翼根本不在乎那些朝着他飞快穿刺的石锥,他咆哮着,从胸前蔓延出的赤红色触须如最灵活的蟒蛇一样,朝着格鲁尔的脖子缠绕了两圈,那温度极高的触须在接触到戈隆的脖子的那一刻,就将坚硬的岩石腐蚀出了一道道黑色的焦痕。

    这可不只是单纯的高温,和古神有关的任何生物,都会被强制性的附带上腐蚀之类的效果,而死亡之翼也不会例外。

    这触须的收紧让格鲁尔挣扎的力度减缓,死亡之翼松开一只前爪,狠狠的向下挥击,两块巨型的石块从他背后被暗红色火焰笼罩的天空中出现,那石块就像是枣弧形的圆锥石箭,在出现的瞬间就开始飞速旋转。

    “摧毁它们!”

    灭世者冷漠的哼了一声,那两道急速旋转的石锥就伴随着他挥击的爪子,朝着地面上不断蔓延生长的石锥砸了过去。

    呼啸着洞穿天空,却没有碰到哪怕一根正在快速生长的石锥,而是直接冲入大地,在那两块疯狂旋转的石锥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就连狄克所在的地方,地表都开始飞速的起伏波浪,就像是涌动的大海面一样。

    其中还混杂着某种摇曳能量,狄克能听到大地最下方传来的痛苦的呜咽和断裂的声音,当大地的震动稍减,他抬头看去,那锋利的窜上数百米的天空上的石锥已经片片破碎,坠入大地,就像是下了一阵石头雨一样。

    格鲁尔掀起的大地攻势从根子被死亡之翼用源质箭干掉了,狄克的身形一闪,进入了高空之中,他向下看去,原本狭长的奥格瑞拉高地已经变成了两块。

    正是从源质箭刺入大地的那一块开始,可怕的断裂层直刺入地表之下,将整个高地从中央一分为二,地底下方埋藏的一切,不管是岩石,还是土壤,还是土层,甚至是岩浆,这一切都被完全切断。

    这种威力让狄克都有些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魔法世界的小型核武器了,那种枣核一样的锋利石锥,看上去就是死亡之翼对于大地权柄操纵的实质性显示。

    这种威力,难怪这头疯龙被称为最强大的守护巨龙,只要他愿意,他立刻就能掀起一场遍布一个行省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大地震。

    圣骑士收回目光,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和死亡之翼死斗的格鲁尔的身上,他此时已经被死亡之翼带入了近千米的高空中,这种陆地生物对于天空有种本能的恐惧,再加上他的脖子被死亡之翼的触须死死勒住,那触须的血肉吸盘扎根在它的身躯里,汲取着它的生命,它的身体被锋利到极致的龙爪刺穿,死亡之翼锋利如刀般的尾椎还停留在它的心脏里。

    失去了来自大地上那源源不断的生命能的补充,仅仅是这种伤势,就已经足以威胁到它的生命了,它还在挣扎,但伴随着死亡之翼摧毁了它最后的挣扎手段,格鲁尔距离大地越远,它能驱使的力量就越加弱小。

    它输定了...而且如果没有意外,它死定了。

    死亡之翼意得志满的咆哮声在这一刻响彻苍穹,格鲁尔死去之后,刀锋山就是他的所有地,再加上马上就要孕育出的暮光龙,一切都似乎在朝着非常好的方向发展,一切都似乎摆脱了那种难缠的宿命和厄运。

    格鲁尔之死只是宣告死亡之翼回归的第一声钟鸣,很快,他就会带着真正的死亡和绝望重新返回那个可悲的世界...是的,不需要多久了,他在破碎的德拉诺世界隐藏的这些年,他已经受够了。

    他要杀戮,他要发泄,他要毁灭!

    他要给那个曾给他带来了耻辱的失败的世界一个大号的“惊喜”。

    是的,不会太远了!

    格鲁尔的死期将至,这头雄霸刀锋山的巨兽也感觉到了这一点,不过就在这一刻,一直在从头到尾旁观这一切的狄克伸出左手,银色的光芒在手心跳动着,肆虐着,瞬间,一把银光肆意的太阳长枪就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精致的长枪表面还有秩序圣纹的篆刻,在长枪最前方,在阳光的闪耀下,一抹阴森的光弧跳动着。

    圣骑士将左手举起,艾泽拉斯的混沌力量已经被清扫一空,就算是成功逃亡的恩佐斯此时也已经是元气大伤,但现在,这只针对混沌的灾难而出现的秩序力量却又一次有了用武之地。

    一抹银色火焰跳动,安薇娜站在了他的肩膀上,光灵看着远处的正在抓着格鲁尔不断攻击的死亡之翼,撇了撇嘴,

    “好丑的家伙!笨蛋,我们就要打它吗?”

    “嗯...它是最后一个大麻烦。”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身体微微后仰,双腿分开,一个标准的投掷姿势,在感觉全身的力量都灌注到了手腕的时候,狄克低吼一声,手里的太阳长枪茫然窜出了手掌。

    “给你自由!反击吧,野兽!”

    “嗖”

    银光出手的瞬间,就消失在空气当中,犹如一道跳动的银色闪电,朝着死亡之翼和格鲁尔的方向狂飙了出去。

    死亡之翼猛地抬起头,在长枪出手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不妙,但光速有多快?

    他只是看到一抹银色的光影飘过,紧接着,缠绕在身体周围的暗影烈焰的护盾就怦然破碎,而从他胸口那源质盔甲的裂痕中蔓延而出的,缠绕在格鲁尔脖子上的腐蚀性触须在下一刻就被从中央斩断。

    秩序遭遇混沌,必然能爆发出最强大的杀伤力,而在斩断了持续之后,那一根能量充足的长枪也轰然爆开,最锋利的银色光刃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出,将猝不及防的死亡之翼弄得手忙脚乱。

    “嗷!”

    格鲁尔最大的束缚在这一刻消失,巨兽的双拳向上窜出,死死的抓住了死亡之翼的身体,然后用尽全身的力量,在最后一次挣扎中,将自己抓住的东西,完全撕裂。

    “嗷!!!”

    灼热的混沌龙血向着四面八方撒了出去,被痛苦折磨的几乎疯狂的黑龙的尾椎疯狂的晃动着,格鲁尔的脖子被切开了一个大豁口,他虚弱的身躯从高空坠向地面,而他的手里,还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战利品。

    那是...三分之一的龙翼...

    永远不要小看被逼入绝境的野兽,纵使虚弱到极点,纵使只剩下一口气,它们的反击,依然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