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2.门的那一头,是绝望

42.门的那一头,是绝望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影月谷的战场上,7万恶魔已经和有备而来的死灵以及各族的勇士打成了一锅粥。

    原本应该摧枯拉朽的毁灭,在现在竟然变成了让人难以忍受的拉锯战。

    燃烧军团的恶魔还是如同之前一样勇猛,一样残暴,一样让人畏惧,但是当它们身上那层所谓“无敌”的光环被彻底打碎之后,它们也就是一群蛮横的暴徒而已。

    要知道,打消耗战,曾经的亡灵天灾,现在的守夜人可不畏惧任何对手!

    一头巨大的冰霜巨龙悄无声息的划过战场,带着黑色蔷薇王冠的乌瑟尔冷漠的看着影月谷大地上犬牙交错的战势,命运让他从生命走向了死亡,并且站在了死亡的至高点上,当他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整个守夜人那在这方世界里密密麻麻的亮点。

    那就是他现在的力量,每一头亡灵,都是他意志的延伸,

    他们就像是黑色的洪流,冲垮一切,不管挡在前方的是恶魔,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在这股洪流之下,都会被彻底淹没。

    “你看到了什么,阿奈尔?”

    乌瑟尔双手拄着死亡裁决,站在骨头的头顶,他黑色的大氅被冷风吹得呼呼作响,而在他身边,那个同样穿着萨隆邪铁战甲,头顶上还带着小一号的黑色王冠的小孩子…呃,应该是和安度因差不多大小的青年正用自己的方式观察着这一场残酷的战斗。

    他的腰间悬挂着两把被寒冷的坚冰覆盖的长剑,那一层冰霜并没有影响这对利刃的锋利,甚至还给它额外增加了更致命的冰霜伤害,最重要的是,这用被斩断的魔剑霜之哀伤的碎片制作的双剑,同样具备着霜之哀伤的某种特性。

    喋血以显其锋锐,噬魂成就其威能!

    听到乌瑟尔低沉的声音,米斯希尔萨·阿奈尔恭恭敬敬的说,

    “导师,我看到了死亡,不可阻挡的死亡!”

    “唉…”

    乌瑟尔的左手扶在自己的弟子的脑袋上,“这还不够…仅仅是死亡,这还不够。”

    “我们是死亡本身,但别忘了我们为何挥动死亡之镰,为了更光明的未来,我们坠入黑暗,我们拥抱黑暗,我们是为了守护的杀戮,是绝望中的希望,是毁灭中的圣歌。”

    “你很有天赋,你的天赋甚至让我感觉到恐惧…但阿奈尔,抱有你内心的温柔和守护意志,不要走上阿尔萨斯的旧路。”

    乌瑟尔将手收了回来,然后轻轻一挥,

    “去吧,阿奈尔,收拢你的力量,亮出你的獠牙,然后,执行你的裁决!”

    阿奈尔脸上闪过一丝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他微微后退,俯身行礼,

    “是,导师!”

    黑色的钢铁手甲拂过天空,一团黑色的雾气出现在阿奈尔身边,紧接着是一声马蹄响动的声音,阿奈尔翻身骑上自己的无敌战马,他握紧了马缰,卡莉雅的身影在他脑海里划过。

    “姐姐,我最后的亲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和你的世界…”

    黑色亡灵战马破烂的肉翼在这一刻猛然展开,阿奈尔和自己的战马从冰霜巨龙上一跃而起,在这一刻,整个北段战场所有的亡灵都抬头看向天际,他们眼中那原本冰蓝色的亡灵之火在这一刻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暴虐的意志,那蓝色的火焰齐刷刷的变成了让人惊恐的血红色。

    这一刻,那狂暴的亡灵天灾似乎又一次回到了这片大地上。

    “噌”

    双剑出鞘,阿奈尔沉默的意志扫过所有的亡灵,他的声音在那些亡灵的精神中响起,冷漠的如同冻结一切的冰霜。

    “撕碎,吞噬…士兵们,淹没它们!”

    “吼!!!”

    沉默的亡灵在这一刻齐齐发出了狂暴的吼叫声,如果说前半段恶魔们看到的是亡灵无孔不入的防御,那么现在,它们就看到了这些死灵最狂暴的那一面。

    战盾退场,利剑长鸣!

    狂暴的深渊领主布鲁塔卢斯,作为北段战场的指挥者,这个野蛮的家伙已经感觉自己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布鲁塔卢斯是除去破坏者玛洛诺斯之外,最强大的深渊领主,它的一生都在战场上度过,它曾被斩去深渊领主的双翼,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看上去就像是个垂垂老矣的家伙,但当布鲁塔卢斯举起自己双拳上的战刀的那一刻,就连玛洛诺斯也要畏惧三分。

    这个老家伙是不折不扣的毁灭者,它这一生,毁掉的星球是以复数记得。

    看着麾下的恶魔竟然被一群尸体逼得后退,布鲁塔卢斯那倒三角的头顶上燃烧的灵魂之火更加疯狂,它已经无法再忍受了,这种不能一击摧毁的拉锯战,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了它的脸上。

    “这是可耻的失败!这是耻辱!你们这些软弱的家伙!如果不能死在冲锋的路上,那干脆就死在我手里吧!”

    布鲁塔卢斯嚎叫着举起双拳,墨绿色的邪能在它手心中汇聚,就像是一团灼热非常的流星,朝着它前方那些无法突破亡灵阵线的恶魔们砸了过去,当这颗灼热恐怖的流星坠地,爆开的邪能将挡在它眼前的一切都焚烧殆尽。

    一个巨大的凹陷出现在影月谷的地面上,感受着眼前的屠杀传来的那种感触,布鲁塔卢斯狂暴的血液流动的更快了,它粗壮的四只蹄子开始在地面上奔驰,那如巨龙一样满是骨刺的尾巴甩来甩去,将恶魔和亡灵砸飞,将地面砸出一道道裂痕。

    “死死死死死!”

    布鲁塔卢斯的双拳疯狂的砸击,就像是最勇猛的突击者,不管是行尸,食尸鬼,憎恶,死亡骑士,还是骸骨巨人,在这种超越了凡人的蛮力之下,都被统统砸碎,在布鲁塔卢斯亲自上场之后,守夜人的阵型第一次被撕开了巨大的裂隙。

    同样因为进攻受挫而倍感焦虑的恶魔卫士们跟随在自己的指挥官身后,也发动了一波反冲锋,布鲁塔卢斯肆意的享受着这种屠杀带来的乐趣,它回头看向那被恶魔们守护的军团传送门,当看到一抹绿色的星点在传送门中央亮起,然后快速膨胀成一团神秘绚丽的光幕风暴的时候,深渊领主发出了一声高昂的狂笑,

    “我们的援军要来了!这个可悲的世界就要被…”

    “砰”

    它的话还没说完,一抹赤红色的光芒就从那军团传送门中亮起,接近着,一个全身熊熊燃烧,如同层次不齐般怒卷的岩浆巨人的幻影就从光幕中冲了出来,那巨人手里握着一把同样在熊熊燃烧的巨型战锤,一锤砸向了传送门之前蜂拥的恶魔。

    下一刻,大地裂开,灼热的岩浆从裂缝中扑出,将猝不及防的恶魔们吞噬了。

    一个粗鲁的声音在那炎魔之王的虚影消散之后,响彻整个战场,

    “哈哈哈,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布鲁塔卢斯的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之外,但扛着炎魔之手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黑铁国王索瑞森大手一挥,下一刻,高大的钢铁军团的钢铁维库人就从三座重新被点燃的传送门里扑向了那些已经被吓到的恶魔们。

    它们混沌的大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为什么这些艾泽拉斯的士兵,会从它们的军团传送门里冲出来,那里明明是另一个世界!

    “你们的退路已尽…”

    黑铁国王甩动手里的炎魔之手战锤,传奇武器的意志怒吼着横扫战场,灼热的风暴在他矮小的身体之后爆开,还有那嚣张,冷酷的声音,

    “这里就是你们最后的墓地!谁也别想跑!”

    “我不信!!!”

    布鲁塔卢斯怒吼着扑向了索瑞森,就像是一台以最快速狂奔的火焰战车,它感觉自己被愚弄了,感觉这些该死的,软弱的生物在嘲笑它,它要撕碎他们,来惩罚他们的愚弄和嘲笑,它要杀死他们!

    “砰”

    一道金色的闪电挡在了索瑞森和布鲁塔卢斯的中央,海姆达尔在落地的瞬间,就膨胀成了守护者形态,他手里的风暴大剑缠绕着金色的怒气,将布鲁塔卢斯斩下的双刃死死挡住。

    身高15米的守门人后退了一步,他看着狂怒的深渊领主,那钢铁战盔之下,绽放出一个阴森的笑容。

    “这叫…关门打狗!”

    “轰”

    一道更耀眼的金色光芒横置在影月谷的天空之上,就像是一把金色的光剑,将影月谷永夜斩开,苍穹之门从隐藏在世界上方的瓦拉加尔里投射而出,当狄克已经完成了远征的使命之后,被隐藏起来的杀手锏,也到了该用的时候了。

    奥丁手握审判之枪,从金色的光幕中缓缓走出,在他身后,悬浮在黑暗神殿上空的四艘军团星舰已经被瓦拉加尔的女武神卫队列为了攻击目标,而最外侧的那一艘星舰的甲板上,也已经被审判之枪撕开了一个可怕的伤口。

    墨绿色的邪能缠绕在那艘星舰上,当奥丁冲入了伊利丹和玛洛诺斯和提克迪斯奥在黑暗神殿的战场的那一刻,一团巨大的脸色火花在黑暗神殿上空爆开。

    狄克和伊利丹的计划比恶魔们想象的更狂妄…他们不仅要打败恶魔,他们还要全歼这一支入侵的恶魔军团。

    就像是索瑞森的那句话…一个都别想跑!

    “砰”

    完全的恶魔形态的伊利丹和玛洛诺斯硬碰硬的对撞了一波,黑暗之门之前,三个最能打的家伙已经把这里彻底变成了一片地狱,面对两头高阶恶魔领主的夹击,伊利丹打的很狼狈,但却远不会失败。

    而在这一击之后,从黑暗里跳出来的提克迪奥斯还想要偷袭,不过一道银色的枪影却硬生生将它从伊利丹背后逼开,不管提克迪奥斯怎么躲闪,那道枪影都如影随形,最终精准的刺入了它的胸口,让这纳斯雷兹姆的领袖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它的胸口被灼热的长枪撕破,它的胸骨被击碎,在这一枪之下,它甚至连化蝠逃走都做不到,在面对艾泽拉斯最古老的神力的那一刻,提克迪奥斯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奥丁的身影大步走入黑暗神殿的战场,在他身后,闪耀着无尽光芒的英灵们从苍穹之门中走出,如散入大地的金色流光,将笼罩黑暗神殿的黑暗丛林从外围一点一点的摧毁。

    当伊利丹狞笑着将手里燃烧着邪焰的埃辛诺斯战刃刺入玛洛诺斯的脊背的那一刻,破坏者才意识到,它和它背后的燃烧军团犯了同一个错误,它们轻视了伊利丹,也轻视了两个世界联合起来的能量。

    伊利丹已成为它们联手都无法击败的对手,而第一舰队的远征成功,更代表着这第三次入侵的彻底失败,它们本该全力一搏,就像是入侵艾泽拉斯那样的规模,没准会让伊利丹和他的盟友们焦头烂额,但它们只选择了一支不管是数目还是质量都远不如的入侵军团。

    它们为它们的轻视付出了代价…惨痛至极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