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2.渗透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克罗库恩的燃烧军团基地里,哈顿手里的骨锤已经彻底断裂,4头恶魔卫士的尸体倒在地上,哈顿甚至击伤了那头作为头领的恐惧魔王的双臂,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他也已经坚持到了极致。

    “呼...呼...”

    哈顿单手握着从恶魔卫士那里抢过来的邪能战刀,将它拄在地面上,支撑着让他的身体不倒下,但破碎者酋长身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这些恶魔崽子下手非常狠毒,它们根本不在乎是不是能抓到哈顿。

    它们只要灵魂...是的,哈顿的灵魂落到燃烧军团的那些典狱官手里,任何秘密都会被挖出来,所以哈顿必须坚持下去,即便是死,也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或者说,不能用恶魔们希望的方式去死。

    “给我滚开!”

    哈顿提起一口气,咆哮着最后一次冲向监禁区的入口,他狂乱的将手里的魔能战刀甩出了绿色的刀影,这最后一搏的,恍如猛虎下山一般的气势,那种与之搏命的疯狂,硬生生的将眼前阻路的恶魔卫士劈开,将一头恶魔卫士的手臂砍下。

    在那种腥臭的,四处飞舞的血液中,哈顿看到了冲出去的希望,他再次加快了脚步,但就在他冲出恶魔卫士包围的那一刻,黑暗的影子在蝙蝠的尖叫声中,出现在了哈顿的面前,恐惧魔王张开双臂,那锋利的爪子垂下两边。

    这是最后一个阻碍,只要冲破,就有机会逃出去。

    哈顿的身体在这一刻从地面上跳起,双手将魔能战刀高举向身后,恐惧魔王背后的蝠翼在这一刻也猛然张开,一大一小两个影子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飞快的撞在一起,恐惧魔王的狞笑和哈顿的怒吼声在这一刻响彻这个小小的俘虏区。

    “铿”

    恐惧魔王的身体落在地面,后退了两步,而哈顿则打着旋倒飞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面上,手里的魔能战刀碎成了三片,连带着刀柄的那一段倒插在他的脑袋边。

    他从胸口到腹部,整个被撕开了三道恐怖的伤口,这几乎是打断了哈顿所有反抗的最后一击。

    “哼哼”

    恐惧魔王看了看自己爪子上的两道伤痕,冷哼了一声,

    “把他抓起来,带回玛雷凯,圣光军团...他们跑不了!”

    两个恶魔卫士从门外冲进俘虏区,蛮横的一人提着哈顿的一只胳膊,将他的身体拖着,快步走向门外。

    不过就在他们即将离开俘虏区的时候,那恐惧魔王却大喊了一声,

    “站住!你们两个!你们是那个督军统帅的?”

    这一声怒吼让整个俘虏区刚刚平稳下来的气氛再次变得激烈了起来,那恐惧魔王看着那两个站在那里不再走动的恶魔卫士,它阴霾的双眼里绽放着怀疑的光芒,

    “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呃,恶魔们虽然在凡人看来都是一个丑样子,但实际上,它们彼此之间确实是有不同的,恶魔们就能分辨出这种不同,而这两个“陌生人”在这个当口闯入这里,其意味已经不言而喻了。

    两个恶魔卫士对视了一眼,左边那个叹了口气,

    “自作聪明的家伙,活着...不好吗?”

    带着点精灵口音的艾瑞达语响起,被他们拖着走,本来已经万念俱灰的哈顿猛地睁开了眼睛,而那个恐惧魔王则皱起了眉头,它谨慎的后退了一步,锋利的爪子向前挥动,

    “上!杀了他们!把灵魂抽出来!”

    但就在它身边那些还能活动的11个恶魔卫士举起的武器的那一刻,11道黑影从它们的影子里跳了出来,锋利的,边缘和刀刃上还流动着灼热的蓝色电芒的刀轮从这些恶魔卫士的背后亮起,连续不断的骨骼撕裂声和重物坠地声之后,恐惧魔王的腿都开始打颤了。

    一击必杀!全部都是一击必杀!

    这些...这些见鬼的刺客!她们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跟随玛维而来的11名守望者姑娘们用坚硬的附魔手甲攥着手里锋利的刀轮,将那个试图逃跑的恐惧魔王困在原地,在这些姑娘们甩出的锁链缠绕当中,即便是使用天赋的化蝠绝技,也不可能冲破那层钢铁捕网。

    而身份败露之后,玛维和娜莎并没有停留,而是继续以那两个伪装的恶魔卫士的样子,将不再反抗的哈顿拖着走出了营地之外。

    像那个不怎么聪明的恐惧魔王只是少数,营地里的恶魔们在得到命令之前,对于“同类”根本不会怀疑,而克罗库恩地区的恶魔军团也必然不会是什么精锐,所以就让她们用这种极其冒险的方法,将已经闭目等死的哈顿救了出来。

    5分钟之后,11个守望者的身影在娜莎身边逐一浮现,她们将装满了恶魔灵魂的灵魂石交给了娜莎,那些萦绕着诱人的紫色光芒的小水晶对于恶魔猎手和术士们来说几乎是完美的补给,但对于守望者来说毫无用处,她们收集被杀害的恶魔之魂,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行动依旧隐秘。

    而玛维女士则坐在一块石头上,她已经撤去了伪装,穿着厚重的墨绿色刀刃披风,头戴猫头鹰战盔,穿着附魔的轻甲,她手中的刀轮和其他队员一样,经过奥杜尔的机械侏儒的改造。

    变得更锋利,更有杀伤力的同时,在激活那些小装置之后,也能让刀锋呈现短时间的元素化征兆,破魔效果提高了最少3倍。

    以哈顿的眼光,自然能看出这些彪悍的恶魔杀手们简直武装到了牙齿,她们的披风,盔甲和武器上都有种他不认识的魔法符文,而她们的钢铁腰带上插着的一排排墨绿色犹如水晶一般的匕首,更是传来了代表死亡的味道。

    那是涂抹着致命毒素的匕首,哪怕是高级恶魔,也不会愿意接触一点点。

    最重要的是,她们的形体和哈顿记忆中的阿古斯完全对不上号,酋长可以肯定,这些家伙不是阿古斯的生命...她们和恶魔一样,来自更远方的世界,而且,她们会说艾瑞达语!

    纯正的艾瑞达语,虽然有点古怪的口音,但其中的语法和音调告诉了哈顿,她们极有可能是从更早些的时代就接触到了这种文字,这是2W5千年前,世界还未陷入黑暗的时候,整个星球都在使用的语言。

    但现在,破碎的阿古斯世界的文化已经崩塌,在玛雷凯城市废墟和安托兰废土,那些投降了恶魔的走狗们只说恶魔语,或者是参杂着恶魔语的艾瑞达语。

    她们是从什么地方学到的?

    哈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2W5千年前的语法,一群世界之外的人,这两点结合起来,他内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一个很大胆,但却又唯一能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猜测。

    “维伦...他还活着吗?”

    在玛维开口之前,哈顿主动问到,他受了伤,难免有些中气不足,但那种声音里的颤抖和憎恨,却让玛维沉默了。

    在她们来之前,狄克就反复叮嘱过,如果土著问起关于先知维伦的问题,不要隐瞒,统统告诉他们。

    几秒钟之后,玛维开口了,

    “先知很健康,他带着德莱尼人在艾泽拉斯已经生活了4年,他们还建立了名为埃索达的国家,已经重新融入了我们的世界。”

    “砰”

    哈顿的拳头狠狠的砸在身边的石头上,他那丑陋的脸在这一刻完全扭曲了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一个让人全身心都要被点燃的消息,就像是被点燃的火药桶一样,几乎要彻底炸开。

    “那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来替维伦看我们的笑话吗?滚!滚回去,滚回去告诉那个叛徒!就说哈顿已经死了,阿古斯已经彻底灭亡了,让他在新世界好好活着吧!让他忘了阿古斯,忘了我们这些早该死掉的,却还在坚持着挽救这个世界的蠢货吧。滚!”

    哈顿的声音撕裂的就像是一头哀嚎着躲回了巢穴的孤狼,很无理,很暴躁,但看到那破碎者眼角的泪水,玛维却没有在意这些负面的情绪。

    这是一个感觉被背叛了的可怜人...

    女士这样想着,但她的回答却颇为生硬,甚至是强势。

    “我们救了你的命!而且记住,不是维伦派我们来的...先知还没有这么大权力,或者说,他随后也会回到阿古斯,那个时候你可以当面质问他,现在来谈谈你知道的事情吧,我们需要克罗库恩活动的所有恶魔的资料!”

    “他回来干什么?”

    哈顿的注意力却还停留在维伦身上,酋长不屑的撇了过头,“回来看我们的笑话吗?还是向恶魔低头?”

    “他回来战斗,先生...我们的世界马上要发动一场针对阿古斯世界的战争,我们只是这场战争的先行者...”

    玛维毫无感情波动的说,“一年前我们挫败了燃烧军团对于德拉诺世界和夏坎世界的入侵,但我们知道,恶魔不会停下战争的脚步,所以我们要先一步将战火引到恶魔的世界里...你恨它们,对吧?所以我们可以合作的,退一万步说,我们刚救了你的命...”

    “挫败?”

    哈顿的目光在这一刻咪了起来,他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等等,你刚刚说你们来自哪里?”

    “艾泽拉斯...”

    “是的...就是这个名字。”

    哈顿咕哝了一声,他随手捡起一根棍子,撑着身体,从地面上站起来,他看着玛维,那猫头鹰面甲之下的双眼,冷漠的如同镰刀一样,哈顿记忆中阿古斯最精锐的军团,也曾是这种眼神,可惜他们已经顺从了恶魔的旨意,成为了毁灭家园的刽子手。

    酋长后退了一步,他低声问到,

    “你说你们来自艾泽拉斯...那你们知道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吗?”

    玛维闻言,扭头和娜莎交换了一下眼神,紧接着,玛维伸出手,阻止了酋长的下一句话,

    “稍等,关于这个问题,我会找另一个人来回答你...不过我可以提前告诉你,我们知道,而且,我们就是为他们而来的。”

    另一边,娜莎已经接通了联络器,

    “希尔瓦娜斯女士...是的,我们找到了关于您姐姐的消息,从本地土著嘴里听到了她的名字...嗯,我们在克罗库恩3号基地附近,已经留下了联络标志...好的...一路顺风!”

    “女士,希尔瓦娜斯女士将在2-3个小时之后到达这里!”

    玛维点了点头,她站起身,朝着休息的地方走了过去,娜莎则对哈顿说,

    “稍等2-3个小时,奥蕾莉亚的妹妹将赶到这里,她会证明我们的态度。”

    哈顿微微俯身,那是一个标准的艾瑞达礼节,

    “可以...另外,感谢你们救了我,不要再提维伦了,来自艾泽拉斯的勇士们,你们是克罗库恩部落的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