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5.和泽拉的长谈

15.和泽拉的长谈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阿古斯和艾泽拉斯横跨千百个星域,这种距离对于凡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对于任何初级星空文明也近乎于不可跨越的鸿沟。

    索性凡人并不需要考虑这些,他们只要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满足了,而对于狄克来说,他除了和陶矢的精神链接之外,也有自己的方法能够在两个地方快速来回,那就是已经加入了艾泽拉斯守护者体系的诸界观察者奥尔加隆。

    在返回万神殿的旧址,看到了那一片衰败和毁灭的景象之后,奥尔加隆知道,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他之前的使命将告一段落,而之后的使命,就是服从于狄克的意志,和燃烧军团拼个你死我活。

    当然,狄克并不会让这种特殊人才上战场,奥尔加隆身为诸界观察者,他的能力可以让他自由出入任何一个存在星灵的世界,他之前遵照狄克的吩咐去过一趟阿古斯,确认了那个世界确实存在未成熟的星灵,但阿古斯遭遇的一切,让那个世界存在的星灵处于一种很危险的平衡点上。

    狄克每一次想到星灵阿古斯目前的状态,都会感觉到一股难以诉说的紧迫。

    在奥尔加隆出发之后,狄克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眼前那块漂浮在半空中的剑型水晶,泽拉的圣光之心,承载着泽拉意志的一部分。

    “你难道就这么打算一直沉默下去吗?”

    狄克看着它,低声说道,“你我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让我们开诚布公吧,泽拉,圣光之母,我需要圣光军团的所有资料,还有你们在阿古斯世界的布防情况。”

    那水晶在空气中微微旋转了一下,发出了一连串悦耳的声音,却没有回答狄克的提问,相反,在几秒钟之后,它...不,她温和的声音响起,

    “艾泽拉斯...我很早就知道了这个星球的存在,在万神殿还未崩溃的那段时光里,关于艾泽拉斯的一切都曾是宇宙间最绝对的秘密,现在我终于知道泰坦们为什么要对艾泽拉斯如此钟爱,星灵,这个星灵是我所见过的,所有未成熟的星灵中,潜力最大的一个...难怪萨格拉斯要竭尽全力的毁掉这里...但你们不会成功的,你们存在于一个被扭曲,被改变的命运之中...这种扭曲,已经向我昭示了你鲁莽发动战争的结果。”

    “你说我会失败,你的意思是这个世界也会失败,对吗?”

    狄克并没有因为泽拉的判断而生气,他很早之前,就知道泽拉,这位圣光之母是一种什么样扭曲的性格,在狄克还未变成狄克的那些年里,有很多游戏大神分析了泽拉的性格成因,狄克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所以他不会和泽拉针对这个问题辩论,他需要的,只是泽拉的合作,哪怕是最初级的那种合作。

    “我不会和你讨论关于失败的问题,圣光之母,我知道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在你的麾下作战,我也知道阿古斯世界还幸存的那些人受你的庇护,我还知道你们在阿古斯世界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

    狄克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东西,泽拉的圣光之心发出的悦耳的声音更加急促,似乎代表了这位圣光之母的惊讶,狄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摊开手,

    “瞧,不只是你,我也能算是一位先知,而且在我看到的命运里,我们会战胜阿古斯的恶魔,我们会把战火烧到恶魔控制的每一个世界,我会让它们自顾不暇,我们会砍掉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的脑袋,我们会让萨格拉斯恨得牙痒痒,却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会让艾泽拉斯成为一个永垂不朽的文明,我们会重建万神殿,我们会树立宇宙的新秩序...相比我看到的命运,你所坚持的那一套,太悲观了,太陈旧了。”

    泽拉沉默了,她虽然精通于命运的指引,但对于狄克的说法,她无法反驳,在到达艾泽拉斯的第一天,从她接触到她的后裔沃洛斯开始,她就发现,这个世界的命运已经被更改了太多,最让她感觉到恐惧的是,这种被更改的命运,既不是原本的,也不是被萨格拉斯扭曲过的...是一种她前所未见的,蓬勃发展的,看不清未来的命运之路。

    而一切的命运扭曲的节点,都位于眼前这个人身上,以泽拉的视角来看,狄克的身体上洋溢的命运光辉几乎就像是一轮太阳,即便是仰望,也会被灼伤双眼,而这种灼伤,就是他对于更改命运,操纵命运,谱写命运之后那无尽的威严的最好诠释。

    这是一个不被命运束缚的存在,连带着他所管理,他所庇护的世界,都已经超脱了命运之外。

    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从泽拉第一次体会命运跳动的韵律开始,她从未像现在这一刻这么无助,这么迷茫过。

    泽拉精于预言,但她不相信预言,否则她也不会千方百计的要求图拉扬将她投入世界裂隙,以这种危险性极大的方式穿越宇宙,最终到达艾泽拉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试图改变命运,她希望将命运拉回原本的轨迹上,但到达这里之后,她愕然发现,也许现在的命运,才是这颗星球最好的状态。

    “但伊利丹,光暗之子...他身上确实有着我能观察到的命运...我不能就这么放弃,他得接受他应有的一切,他得重新变成他本来的样子,他理应得到他应有的力量...”

    泽拉还在试图劝说狄克,但圣骑士已经没有耐心再听泽拉说关于伊利丹的事情了,他挥手打断了泽拉的叙说,

    “好了!够了!泽拉,你已经被你所看到的命运束缚了,你执着于完成你看到的那些,你认为只有恢复正规才能对付燃烧军团?你错了!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狄克摊开双手,一道道星光投影在他身后出现,每一块投影上,都记载着狄克的每一场战争,从亡灵,到黑龙,从流沙,到海加尔山,从奥杜尔到德拉诺,那些画面里是狄克自我的记忆,是这个星球的记忆,泽拉说这个世界的命运被改变了,那么她所说的,应该就是这些,每一次世界被改变的节点,那是狄克亲手完成的所有一切。

    在看到阿克蒙德被麦迪文杀死,看到钢铁军团从德拉诺战场的军团传送门里冲出来,看到艾泽拉斯第一舰队横跨星域,出现在夏坎的天空,泽拉那颗圣光之心上跳动的温和光芒,都会快速的起伏,闪耀,这是圣光之母情绪的体现。

    没准是震惊...

    相比其他纳鲁,泽拉的情绪是最鲜明的,她更类似于一种拟人化,甚至演化出了自我的性格,那种执拗和固执,这是泽拉身为最古纳鲁的特权,在经历了太多关于毁灭的悲惨之后,泽拉已经具备了完整的灵魂和意志。

    不过在狄克看来,没准就是这种自我灵魂和意志的觉醒,导致了泽拉如此的执着于恢复命运的轨迹。

    说到底,这是个可怜人,被自我意志束缚的可怜虫,泽拉最终的命运也很悲惨,在原本的历史里,她竭尽所有复活了已经被杀死的伊利丹,但又在和伊利丹的理念发生冲突之后,强行将力量灌入伊利丹的身体,试图让外域之王回归他更纯洁的状态,但却被伊利丹亲手杀死...彻底灰飞烟灭。

    “看看这些吧,泽拉,你只看到了命运,而我...我一直在改写命运,我一直在编织新的命运。”

    狄克拄着世界权杖站在圣光之心面前,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而坚定,“你所说的命运束缚不了我,也改变不了我,更改变不了伊利丹,他现在活得很好,不需要你来“拯救”他,你也拯救不了任何人...我们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了,现在,告诉我,泽拉,你愿意合作,还是继续对抗?”

    圣骑士走到那颗圣光之心面前,伸出手在它的表面轻弹了一下,这一敲让泽拉的光芒全部收敛了起来,

    “若合作,我会在战争开始的时候,把你送回阿古斯,若对抗...你知道的,我不会放任一个传播某种古怪思想的家伙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我不允许你以命运的名义去蛊惑任何人!”

    “你在威胁我?狄克...你在威胁一位宇宙间最古老的存在?”

    泽拉的声音也变得激烈了起来,她的光芒重新散播开来,最古纳鲁的强势,引导着灼热至极的圣光在这一刻充斥了整个星穹大厅,就像是一颗太阳在这一刻爆发了一样,但没等到那光芒扩散到最强,就被一层无形的锁链从四周聚拢,反向压迫,让那光芒在剧烈的对抗中被死死压回了圣光之心里。

    四周的星光再次绽放出优雅而静谧的光芒,还有狄克那冷漠的声音,

    “是的,我在威胁你,在这个世界上,你只能选择服从,或者被彻底毁掉,连同你那荒诞不羁的预言一起...而且说起来,泽拉,你难道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吗?你真的认为你看到的一切就是正确的吗?谁给你的信心拥护你所看到的一切,并且将其侍奉为真正的圣典?”

    “啪”

    圣骑士的双手按在了那不断跳动的,被束缚的圣光之心表面,他的双眼里充满了一股毫不加嘲讽的玩味,

    “你的预言,是错误的!”

    “够了!”

    泽拉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暴躁至极,就像一位真正发怒的小姐姐一样,她所有的温和以及那种温暖都变成了一种被嘲讽之后的暴怒。

    “你!一个凡人...你凭什么说我看到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你太狂妄了!你拥有的力量已经蒙蔽了你的目光!让你看不到真正伟大的一切!你已经疯了!”

    “疯掉的是你!泽拉!”

    狄克收回双手,他转过身,背对着泽拉,然后挥挥手,将那些空中的星光投影的大部分都散去,只留下了他面对克苏恩,面对尤格萨隆,面对煞之心,面对恩佐斯时候的影像,他将其放大,并排显示在自己身后,然后他转过身,慢里斯条的问到,

    “我在你的预言里只看到了对于燃烧军团的刻骨仇恨,欲除之而后快的果断,和它们斗争到底的决心,以及不畏惧被毁灭的意志,这很好,这也是我们需要的,但问题是,除掉它们之后呢?”

    “泽拉,作为最古纳鲁,我不相信你不知道虚空势力的存在,我想问你,在萨格拉斯堕落之前,整个万神殿面对的最大的对手是谁?”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击败了燃烧军团,终结了燃烧的远征之后,整个宇宙就会恢复了和平了吧?”

    “在你看到的,或者没有看到的宇宙的每一个角落里,每时每刻都有虚空的无数爪牙,在破坏着这个宇宙间的一切,它们在我们和燃烧军团的斗争的同时,在张开残忍的大嘴,吞噬着这个宇宙的一切...”

    “我恪守秩序的平衡,其实在我看来,燃烧军团的存在不一定是件坏事,最少即便是堕落之后的萨格拉斯,依然奋战在对抗虚空大君的第一线...他依然是这个宇宙的英雄,哪怕他一手导演了无数毁灭的灾难。”

    狄克连续不断的话音停顿了那么一刻,泽拉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

    “你居然认同萨格拉斯...你这个疯子...”

    狄克冷漠的看着她,看着那颗不断颤抖的圣光之心,他知道,他的这一番话,已经触及到了泽拉真正恐惧的地方,于是,他再次开口,用低沉而清晰的声音问到,

    “你坚持你看到的都是正确的,那么告诉我...在你的预言里,虚空位于什么位置?”

    “咔擦”

    在狄克的问题出现的那一刻,圣光之心的表面,裂开了一条清晰的裂痕,就像是她坚持了数万年的预言,出现了第一丝...混乱。